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6章 医马
    他心思一转就明白了,她是在考验自己呢!

    装作不知道,他微笑道:“齐姐累了一天,还是早点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慵懒的轻笑,风情万种:“算不得累,挺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小晚姐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齐海蓉一怔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齐姐美丽动人,不过太突兀了,不自然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齐海蓉抿嘴轻笑道:“好小子,确实聪明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齐姐,休息吧,再见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白他一眼,眼波流转:“再见!”

    她婀娜身段摇摆,袅袅进了别墅,临关上大门时,冲他一笑,一笑百媚生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又是一个天生尤物,老天专门造出来祸害男人的,能把男人玩弄于指掌间。

    方寒回到别墅,李棠正在客厅看电视,看他回来,问了究竟,觉得别墅好像来过很多人。

    方寒将事情一说,李棠摇头,不再多问了,他看着一天到晚读书,认识人不多,却又很广,层次也很高。

    她坐在沙发上,笑眯眯的问:“江小晚漂亮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挺漂亮的,……放心吧,她年纪大我不少,不会跟你抢男朋友的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嗔道:“她爱抢就抢,你真成香馍馍啦!……对了,赵学妹对你很感激呢。”

    “救命之恩?”

    “感激你出手救赵总。”

    “成不成还难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这份心意她是领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她想怎么报答?”

    “救了你的女朋友还不行呀!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一点儿就足够了,再讽刺挖苦也不能跟她计较,……她完全好了?”

    “完全没问题,要不是咱们按着,她要马上开始练舞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就好,她也算命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预感怎么不准啦!”李棠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所预感的都是心中挂念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没把赵学妹放心上了?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够狠心的!”李棠笑道:“那你是把沈姐放心上了?”

    “沈姐是我义姐,当然放心上。”方寒笑道:“你,师母,沈姐沈娜,还有你们宿舍的三个,其余人就说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挂念着她们三个?”李棠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毕竟在我最低谷时安慰过我,我挺感激的,……不过她们这是决心跟我断交了!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李棠抿嘴笑道:“她们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难道是杀人魔王不成!”

    “她们知道不能,可毕竟有隔阂。”李棠道:“行啦,再过一阵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随她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赵学妹说,马场有一匹马得病了,不知道什么病,医生跟驯马师都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她想让我看马?”

    李棠轻笑:“她说你是爱马的人,想必不会袖手旁观,你懂得治人,想必也能治马。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她也想必知道我一定会去!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哼一声:“好吧,我去!”

    李棠笑着亲他一口。

    方寒顺势把她搂怀里,狠狠的吻一通,在她惊叫声中,横抱她上楼进卧室,抛到了大床上。

    李棠咯咯笑着从床上爬起来逃开,方寒追赶,两人一追一赶,从卧室跑到练功房,又进了静室,最终在楼梯口逮住。

    两人嬉闹着,最终倒在床上,别墅很快飘荡如泣如诉的呻吟声,夹杂着啪啪的撞击声,接着又响起她软语求饶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天方马术俱乐部

    方寒刚一到,还没等进他小屋,赵语诗出现在他身前,笑吟吟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一身骑士劲装,英姿飒爽,眯着灵动的眸子上下打量方寒:“方寒,我小瞧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大小姐,够积极的,马呢?”

    “随我来!”赵语诗一挥马鞭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方寒跨前一步与她并肩:“还没正式跟你说谢谢呢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你救了我,又救了我爸爸,该我说声谢谢才对!……好啦,你能不能治马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治过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说得这么有把握,不怕丢人?”

    “人畜一理,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人跟牲畜根本不一样好不好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别以为我没学过医就不明白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两人来到一座马厩里,正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在给一匹马打针。

    一匹枣红马,皮色黯淡,双眼无神,却很暴躁,四腿被系着皮带,正用力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赵博士,怎么样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中年医生摇摇头,满脸痛惜:“再这么下去,维持不了几天!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找来一位大国手!”赵语诗一指方寒:“方寒!……别看年纪轻,医术却极高!”

    中年医生伸手:“赵仁理!”

    方寒与他握一下手,来到枣红马前,伸手摸它脖颈,赵仁理忙叫道:“方医生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,一道内力进去,他常给黑星强化身体,对马的经络构造深入了解,并不逊于人,所以敢跟赵语诗说大话。

    赵仁理忙看赵语诗,赵语诗摇摇头示意别急,枣红马很快安静下来,轻轻打个响鼻。

    方寒松手,皱眉看着赵语诗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能治?”赵语诗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这个总经理不称职啊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啦?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赶紧说正事!”

    方寒弯下腰,在马左侧前腿腿根处摸了摸,拔出一根红色竹签,又从右后腿也拔出一根。

    马腿根处汩汩冒血,马却不再暴躁不安,一动不动很安静。

    “啊!”赵语诗吃了一惊,忙夺过两根血红的竹签,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,咬咬牙:“这是怎么回事!?”

    方寒哼一声:“有意思,这该问谁?”

    赵语诗咬着编贝般细齿,恨恨道:“可恨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这是有人要置它于死地,谁跟马有这么大的仇?”

    赵语诗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很愤怒,马对人忠诚,没有恶意,偏偏有人要害它,这心思委实恶毒!

    “这匹马有主人吧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赵语诗点点头:“行了,你不用管了,我会处理!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点点头:“我相信你会给它一个公道,……这样罢,这匹马交给我,我调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得问一下马的主人。”赵语诗道:“赵博士,打电话给陈总,让他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赵仁理忙点头。

    他诧异的看一眼方寒,匆匆出去了。

    马厩里只剩下两人,赵语诗皱眉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来到枣红马跟前,轻轻摸着它脖颈,它用马头蹭着方寒的手,不时舒服的打个响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大小姐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揪出这家伙,狠狠收拾!”赵语诗恨恨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赵大小姐,你的想法有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身为总经理,看问题的层次有问题,……你现在最该想的不是揪出这个凶手,而是怎样杜绝类似事件再发生,这难道反映不出你管理上的缺陷吗?”

    赵语诗怔怔看着他,蹙眉不语。

    “身为总经理,揪出凶手吩咐一声自然有人完成,你要统率全局,把眼光放眼于全局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你呀,还不称职!”

    “就你有理!”赵语诗道:“知道了,我会吩咐下去!……你怎么一下看出问题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我对马的了解比人更深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!”

    “不信?”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你知道马的语言吗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摇头:“我才不信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你说,我怎会一下找到这两根竹签?”

    赵语诗蹙眉沉思,这两根竹签很隐密,医生那么仔细检查都没看到,他一下就找到,实在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对马的了解实在太浅,等我有功夫写一本马术书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赵语诗忙道:“我帮你出版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订一百本!”赵语诗道:“现在就写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哪有功夫?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儿写。”赵语诗道:“我知道你写书很快。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过两天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今天就开始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你比我还急!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大伙对马的了解还很少,需要你这个专家指点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今天够呛。”

    让人们对马更了解一些,对马好处无穷,他乐于做这件事。

    两人正眉飞色舞的说,赵仁理带着一个高瘦中年大步流星赶来,远远的便道:“赵总,我的红红有救了?”

    赵语诗淡淡笑道:“陈总,恭喜,红红有救了!”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!”高瘦中年大喜过望,忙进来摸摸枣红马,怜惜的看着它:“我的红红受苦了!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来,陈总,我介绍一下,这位方寒方先生妙手施术,治好了红红,这是致恒地产的陈致和陈总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,多谢多谢!”陈致和感激的伸出双手,摇晃着方寒的手:“要是没方先生,我不知该多伤心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陈总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把两根竹签拿出来:“陈总,这就是罪魁祸首!”

    陈致和一怔,看看赵语诗,赵语诗如实讲了,陈致和皱眉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会调查清楚,给陈总一个交待!”

    陈致和摇摇头:“我信得过赵总!……无论如何,我的红红没事就好!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方先生帮忙调理一下,他是国手,一个星期后准保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红红!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“好!好!……多谢方先生!”陈致和痛快的答应,再次谢过方寒,非常客气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