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5章 纯元
    他们吃完饭回到江家别墅时,军刀已经回来了,江承正坐在柳树下练剑,石桌上堆满二十多把军刀。.

    方寒顿时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江小晚抿嘴笑笑,哼道:“这些破烂寒森森的,看着就想避开,你真要用他们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承停剑笑道:“老二刚走,刀都在这儿了!”

    “二哥也真多事!”江小晚皱皱小巧的鼻子:“怕我真丢了,偷偷给送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老二怕你胡来气死你!”江承哼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,扭头道:“方寒,他们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师父,我要用一下静室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”江承摆摆手,道:“小晚,方寒要练丹法,需要静室,你在海天给弄一间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这一阵子不去海天的!”江小晚嗔道。

    “少啰嗦!”江承道:“一个星期内解决!”

    “是,首长同志!”江小晚娇哼,圆亮的大眼瞪方寒:“在你的别墅建,还是找个别的地方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笑道:“就在别墅吧,在我练功房旁边,一动一静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别放在练功房旁。”江小晚道:“你能保证只你自己用练功房?万一你要静坐,旁边房间有人又蹦又跳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能消音?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震动!”江小晚嗔道:“最好放在卧室旁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小晚姐做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江小晚叹口气:“真是欠你的,我明天去一趟,……周小钗不在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她这几天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。”江小晚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晚姐,你跟师母到底有什么仇?”

    “没仇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的假的,你别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小钗那孩子挺好的,她们两个小时候打过架,所以结了仇,女人就是小心眼儿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,摇头道:“化干戈为玉帛,跟师母和好算啦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她和好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你要多管闲事,我就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好吧!……师母这几天不会回来,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明天给你弄,一天差不多就行。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拿了二十四把军刀进了静室,顿时远离尘嚣,心变得宁静深远,沉潜入海。

    他盘膝坐下后,神庭内蠢蠢欲动的金雾分成两团,各包裹一把刀,一吞一涨,然后回归神庭。

    涨成两倍的两团金雾钻回去,与原本金雾相融,方寒静静观瞧,没发现异样,又分出两团出神庭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二十四把军刀上的煞气皆被金雾吞噬,金雾涨大了五倍,形成一大片金雾。

    他开始修炼第二层龙元术,金雾绕着一个中心缓缓旋转,开始时速度缓慢如牛,越转越快,一股地球引力般无形力量形成,旋转的金雾形成一个漩涡。

    龙元术第二层纯元成!

    他抬头看,两道光环在头顶上空流转,已然成就二环圣骑!

    方寒眼前一阵阵发黑,精神力量几乎损失殆尽,驱动金雾形成漩涡看着容易,做起来艰难。

    方寒支撑着起身,摆了一个低桩,内力滚滚流转于经络内,身体暖热,一丝丝清凉气息钻进脑海,缓解昏沉。

    方寒暗叹,这龙元术真不是人练的,这一关几乎没人过得去,自己独特的奇遇造就强大的精神力量,一般人没有如此强的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他温养了一会儿精神,挺过最开始的不适,神庭正旋转的金雾弥漫出一丝,他顿时精神一振,刹那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这第二层龙元术竟还有如此妙用!他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出了静室时,夕阳在天,余晖照遍江家别墅,他觉得一眨眼,竟已经是半天过去。

    他来到大厅时,江小晚正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,手上拿着遥控,不时按一下换一个台,江承拿着报纸,不时扫她一眼。

    看方寒进来,江小晚忙扔了遥控嗔道:“好啦?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,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赶紧走,都什么时候了!”

    “吃了饭再走!”江承放下报纸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爸,不吃啦!”

    “你不吃方寒得吃!”江承哼道:“他是练武的,不像你整天要减肥,他一顿不吃都受不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看看方寒,方寒点点头:“师姐,不急,一个小时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开车回去,一个小时能到?!”江小晚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一怔:“开车?”

    “明天不是要给你弄静室吗?!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练功把脑袋都练晕了?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那也不用开车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敢坐我的车,是不是?”江小晚瞪大圆亮的眼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江承,笑道:“小晚姐的车太快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真敢说!”江小晚嗔道:“你一个大男人,还是武功高手呢,胆子这么小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师父,我胆子小,可小晚姐的车开得太快!”

    江承顿时阴沉下脸:“小晚!”

    江小晚忙道:“爸,你别听他瞎说,才一百就快啦!”

    “不准超过八十!”江承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八十!八十!”江小晚忙点头:“那到高速呢?”

    “一百二!”江承冷冷哼道:“要我说多少遍,慢点儿开车,慢点儿开车,你就是听不进去!”

    江小晚嬉皮笑脸的点头:“是,首长,明白啦!”

    “在市里再超过八十,我就没收了你的车!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摇他胳膊:“是是,一定不敢啦!”

    江承这才消了气,哼道:“让方寒监督你,他只要再说一遍,你就甭想再开车了!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江小晚瞪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师父放心,我会瞪大眼睛!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妈做好饭了没!”江承哼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乖乖跑去厨房,江承摇头叹道:“方寒,你看着点儿,这丫头心里没数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放心吧,我会看着小晚姐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为这丫头艹碎了心!”江承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师父是乐在其中啊。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你以后有女儿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,厨房里传来江小晚的呼唤:“开饭喽,两位大老爷上座吧!”

    江承招呼方寒过去八仙桌坐下,江小晚如穿花蝴蝶,飞快的端菜上来,然后坐下开吃,不搭理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跟秦夫人说话,听她家长里短,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吃过饭,华灯初上,两人上了卡宴,江小晚慢悠悠的驶出江家别墅,一出了别墅,车速猛增。

    方寒轻咳一声,淡淡道:“八十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扭头瞪他:“方寒,你敢告状?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看着她:“你说呢?……开车请看前方!”

    她眸子又圆又亮,睫毛格外的长,小巧挺直的鼻子,樱桃般饱满的嘴唇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江小晚扭回头,重重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,你开车的习惯该改一改了,车再好开快了也危险,生命多么美好,该多加珍惜才是!”

    “行啦!”江小晚不耐烦的嗔道:“那你来开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正有此意!”

    江小晚把车停下,方寒坐上驾驶位,卡宴平稳的驶了出去,他的车速也不慢,几乎一直保持匀速运动,提前预判到路况,从容沉稳。

    江小晚在一旁盯着寻找弱点准备攻击,看了半晌却没什么能说的,几乎忍不住要赞扬了。

    方寒开车如驭马,很快上了高速,速度提起来,疾掠呼啸,却依旧平稳沉静,毫无躁意。

    江小晚盯了半晌哼一声,转头不理了。

    方寒盯着前方,笑道:“小晚姐你睡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小晚哼道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当她睁开眼时,卡宴已经到了高速路口,她扭头一瞧,竟然已经到了海天,低头看看表,过了两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海蓉家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开得不慢嘛!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方寒笑道,卡宴稳稳行驶在路上,很快到了望海花园,把车开到二十二号楼,不等齐海蓉出来就离开。

    他回到别墅时,别墅里空荡荡的没人,李棠今晚回了宿舍,方寒开车一路,有点儿饿了,于是去沈家。

    沈晓欣与沈娜正在沙发上看电视,沈晓欣拿着一本书看,沈娜津津有味的盯着电视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进来,沈娜跳过来笑道:“小方老师,还以为你回不来呢!……妈妈,宵夜!”

    沈晓欣依旧一身灰毛衣,曲线圆润柔和,扫一眼方寒:“怎么这么晚?”

    方寒到她身边,脱下外套,沈晓欣接了外套,起身挂到旁边衣架上:“新师父对你怎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方寒笑道,接过沈娜递上的茶,轻啜一口:“今天有事,所以晚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稍休息一下吃宵夜。”沈晓欣道:“李棠不要紧吧?听说差点儿出事!”

    “有惊无险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报纸上说差点儿没命呢,是李棠命大。”

    方寒说了事情的经过,沈晓欣蹙眉:“赵小姐确实很善良,但也没想到会舍身救李棠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这个人情欠大了!”

    “那也比李棠出事好!”沈晓欣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是啊,只能尽量弥补了!”

    “你出手治赵天方了?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问题。”方寒笑道:“运气好,碰上都是能治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小钗一直担心你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师母思虑深远,可总不能见死不救,有执业医师证和行医热照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小心点儿,越是大人物越难伺候。”沈晓欣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看着两人说话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会儿话,方寒问她画廊生意怎样,沈晓欣漫不经心的说还好,反正就那样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她对金钱不太在意,办画廊纯粹是爱好,最喜欢画画,一个月无论如何要做一幅画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方寒一杯茶喝完,沈晓欣去端菜,菜已经已经做好放保温箱里,拿出来就能吃。

    吃过饭,方寒陪两人看了一会儿电视,直到沈娜眼睛打架,困了,他才回了自己别墅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江小晚早早过来,身后带了一群人,还有齐海蓉。

    方寒让他们进去,江小晚迅速看遍他别墅,然后挑了一间卧室旁边的屋子,让工人们施工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楼下喝咖啡。

    “方寒,谢谢你了。”齐海蓉道:“语诗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袭职业套装,温婉妩媚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出院了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检查结果一切正常,没受伤一样,就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江小晚哼道:“他治的?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着点头:“亏了小晚你跟我说方寒的医术高明,不然语诗还昏迷着呢!”

    若非她极力肯定,姐姐肯定不会同意方寒救治,语诗也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他医术还是挺神的,你姐夫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姐夫说有感觉了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但姐夫的病不是三两下能好的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方寒喜欢兵器之类的古董,你帮他淘涣吧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齐海蓉妙目在他脸上一转,笑道:“方寒还有钱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一穷二白,我只喜欢看,不必拥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说。”齐海蓉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怎么没钱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齐海蓉抿嘴笑道:“方寒对女朋友极好,所有身家都入股诗棠娱乐,现在还欠着贷款呢!”

    江小晚打量一眼方寒,摇摇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现在难得有这么傻的男人啦,李棠算是捡着宝贝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摇头,同样一件事,被她一说,好像真成傻子一般,不过他对外界的看法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能还上贷款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那几本书的分成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差点儿忘了你还是位大作家。”江小晚斜睨他:“爱江山更爱美人,没看出你还是个多情种子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楼上开始叮叮当当忙活,三人上去看,他们施工速度很快,工具齐全,一上午完成装修。

    三人中午一块吃饭,是齐海蓉找的一家会所,饭菜很精致,吃过饭,江小晚直接返回了京师。

    他开车载着齐海蓉回望海花园。

    齐海蓉坐在他身边,笑眯眯的打量他几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被看得莫名其妙,笑道:“齐姐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晚说你很沉闷无聊,看来没错。”齐海蓉抿嘴笑道:“就是不知道李棠怎么受得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我笨嘴笨舌的,确实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嘴笨一点儿男人好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多嘴多舌,看着就烦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不再多说,很快到了望海花园,齐海蓉下车时,笑盈盈的问:“要不要进来喝一杯茶?”

    方寒发现她眼神有点儿奇怪,妩媚动人.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