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4章 炼神
    “师父,谁拿走了?”方寒无奈的问。.

    江承一身白色的练功服,正在柳树下慢悠悠的练推云掌,摇头道:“小晚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?”方寒讶然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她昨晚回来,嫌你来不招呼她,发了好大的脾气,知道你喜欢那些军刀,她就一股恼都弄走了!”

    “弄哪去了?”方寒忙问。

    “说要送铸造厂重新回炉。”江承笑着摇头:“这丫头,发起疯来我也管不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这种事她真干得出,打电话问问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掏出手机拨了过去,结果总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,打了两次后方寒明白了,被拉进黑名单了!

    江承笑眯眯的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父,拿你的手机打吧。”

    江承笑道:“这丫头!”

    他递过手机,方寒拨通之后,无奈的道:“小晚姐,是我,……别别,先别挂电话,咱们谈谈吧!……有的谈有的谈!……好好,我等你!”

    他放下手机,苦笑着递还江承。

    江承呵呵笑道:“小丫头嘴巴不饶人,一定不会放过你的,做好思想准备吧!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也不管管小晚姐!”方寒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我快到六十有的小晚,你说我管不管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也是。”方寒摇头:“掌上明珠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老婆子宠着,她两个哥哥也宝贝着,确实是惯坏了。”江承笑道:“任姓胡来,你别跟她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师父,那些军刀对我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煞气?”江承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父英明,我发现一个秘诀,可以炼化煞气提升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老葛家的心法没这一条吧?”江承想了想:“你达到炼神层次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是,正摸索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江承笑道:“厉害呀!”

    炼神是多少武林人物梦寐以求的境界,可惜千古以来,达到者寥寥无几,眼前就是一位大宗师了!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只能自己摸索,我发现煞气也是神的一种,通过与煞气的冲撞厮杀,可以增强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嗯,煞气确实伤神。”江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,你这么一提,确实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也只是试验阶段,不知道会不会有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得小心,一个不好,伤了精神可没法子恢复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,卡宴呼啸而来,“吱”一声停在方寒跟前,黄尘弥漫,飘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!”江承退几步避开。

    方寒轻飘飘一推,一股狂风从掌底涌出,卷走了泥尘,身上片尘不沾。

    江小晚下车看到这一幕,咬了咬饱满樱唇,没好气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想要那些破刀?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些刀对我挺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忽然笑了,笑吟吟的道:“我爸那些破烂有什么好的,还是小曰本用过的东西,我都嫌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废物利用嘛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点点头:“嗯,确实应该废物利用,我给扔铸剑工厂了,能铸出几把好剑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子,无奈的苦笑:“我有做得不周到的地方,请小晚姐指正!”

    “你昨天来了为什么不招呼我?”江小晚笑吟吟斜睨着他,圆亮的大眼冷冷的:“是不是不想见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昨天太急,小晚姐又是贵人事忙,不想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江小晚哼道:“借口!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终于想到了,忙道:“小晚姐不是说我这人没意思,无趣嘛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个小心眼的男人!”江小晚嗔道:“这话竟还记得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话难记,坏话更容易记住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扭头道:“爸,你别再说他心胸宽广,气度过人了!””

    “行了丫头,别逗他了!”江承道:“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交什么交!”江小晚嗔道:“那些破烂我早想扔了,爸你现在不但自己要拿着,还要传给徒弟!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那是国耻!”

    “国耻也不用拿这些破烂纪念!”江小晚哼道:“咱们早晚收拾这些小曰本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道:“师姐,我请客,咱们去吃顿好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哼,这才上道嘛!”江小晚露出得意的笑容,斜睨江承:“爸,你就不行啦!”

    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我对自己女儿还要请客吃饭?……你妈今天要下厨,你们别出去吃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自己吃吧,走,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对江承笑道:“师父,别让师母忙活了,一桌子菜做下来太累!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江承摆摆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上了车,车里散发着淡淡幽香,他对女人香气格外敏感,这香气是江小晚的体香,清新宜人。

    江小晚上了车,斜睨他一眼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就昨天那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江小晚踩一脚油门,卡宴冲了出去,她开车一点没有楚楚动人的风范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到了昨天那家饭馆,里面已经有了一桌,也是一对男女,男的英俊,女的美貌,看着很般配。

    看到江小晚进来,两人都望来,忙起身:“江小姐?”

    江小晚沉着脸摆摆小手,那两人忙点头,又坐下了,装作没看到她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江小晚坐下后瞪他一眼:“你笑什么?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这才有总裁风范嘛。”

    “哼,跟自己家人摆什么风范,谁的官都比我大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要那些破烂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练功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练什么功?”江小晚好奇的道:“不会是什么邪功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说不如不说,总之他们对我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嘛!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抿嘴笑着袅袅过来,江小晚瞪他一眼:“菲姐,你笑什么!”

    菲姐轻笑一声,摇摇头:“小晚你头一次连续请一个人吃饭!”

    “这是老爷子收的徒弟!”江小晚嗔道:“你别想歪了!”

    菲姐忙忍俊点头:“好好,再来十二个菜?”

    “嗯,别跟昨天的重样!”

    “要求真不低,明白!”菲姐笑道,笑眯眯瞥一眼方寒,眼波流转之际流露一股动人媚意。

    方寒看了看她,这女子乍看平常,气质温婉宜人,却很耐看,越看越觉有味道,女人味十足。

    她袅袅离开,江小晚瞪他一眼:“别打菲姐的主意,她有人家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道:“哪位大人物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是一个家伙的情人。”江小晚道:“你们臭男人啊,没一个老实的,有了点儿能耐就想三妻四妾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男人的本姓,一切奋斗都是为了争夺交配权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懒得理你们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别打岔,说说你为什么要那些破烂儿!”

    方寒正色道:“练精化气练气化神,这是练武的层次,小晚姐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。”江小晚点头:“挺玄乎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正在练神,军刀上的煞气对我很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煞气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就像练硬功要击打身体,煞气对精神有冲击有损害,对凝实精神有大用,这是我摸索出的独门秘术,你可别说出去!”

    这个法门其实并不适合所有炼神,没龙元术这么干就是自杀,说出来反而显示自身的坦荡无私,给人真诚感。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江小晚点点头:“好吧,我会保密!”

    她笑吟吟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能把这个秘密跟他说,说明信任自己,没拿自己当外人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:“这么说,那些破烂对你而言是宝贝?”

    “是宝贝。”方寒点头:“当然,我只要煞气,不要军刀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淘涣一些?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小晚姐能找到?”

    江小晚得意的哼道:“小菜一碟!……具体要哪些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刀剑的煞气最浓郁,其余的差些,……可惜保存到现在的刀剑很少,有时间要去一趟故宫。”

    “去故宫没用!”江小晚道:“你也太天真了,真以为摆在外面的是真品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总有一两件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看,我带你进库里看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煞气失去之后,不知器物会发生什么变化,他心里没底,所以先不急着去碰那边,免得给江小晚惹麻烦,先拿这些军刀做实验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不识趣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真需要我绝不会跟小晚姐客气的!”

    这时菜端了上来,十二道菜摆满了桌子,菲姐笑眯眯的送上一瓶红酒:“这算我友情赞助的!”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不用你赞助!”

    菲姐对方寒微笑:“小方,小晚可没谈过恋爱哟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顿时瞪大圆亮的眼,大声叫道:“菲——姐——!”

    菲姐银铃般轻笑一声,扭腰匆匆消失。

    方寒神情庄重,一丝不苟的盯着菜,好像没听到菲姐的话。

    江小晚扭头瞪他,看他这般模样,红着脸哼道:“装模作样干什么,没谈过恋爱很可笑吗?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小晚姐眼光高,看不上一般的男人,理解!”

    “哼,吃饭!”江小晚嗔道。

    她手机铃响,接通之后声音猛的拔高:“什么,不见了?怎么不见了?!……二哥要军刀干什么!?”

    她挂了手机又打出去,嗔道:“二哥,你拿我那些军刀干什么!……爸当然知道了!……就你孝顺,好吧好吧,你给送回去吧!”

    方寒松口气,摇摇头,真是好事多磨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