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3章 救治
    三人坐一起吃饭,满满一大桌子,每道菜都做得很用心,秦夫人满脸慈祥,一直笑眯眯的看他。.

    方寒被看得汗颜,江承不满的瞪秦夫人:“我说,吃你的饭吧,这么看人家怎么吃得下?”

    秦夫人白他一眼:“看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行了,收起你那一套!”江承哼道:“方寒是有女朋友的,再说小晚大他太多,不行!”

    秦夫人哼道:“女大三抱金砖,女人大一点儿好。”

    “都能抱两块金砖了!”江承哼道。

    秦夫人道:“你一个老爷们懂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把我看成弟弟,师母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要是做了咱们女婿就好了!”秦夫人笑道:“稳重老实可靠,小晚就该找个这样的男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我说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!还让不让人吃饭啦!”

    秦夫人看他真恼了,忙道:“好好,不说就是了,赶紧吃饭!”

    江承瞪她一眼,秦夫人忙笑道:“吃饭吃饭。”

    方寒看得暗笑,她像哄小孩一样对师父,师父偏偏吃这一套,重重哼一声接着吃饭。

    三人吃过饭,师徒二人正要去后面看刀,方寒的手机响了,他一看是李棠打来的,接起来。

    李棠焦急的催促他快过去,赵语诗受了重伤,因为救自己而重伤昏迷,正在医院呢。

    方寒忙问她要不要紧,李棠说自己没事儿,两人逛街,路旁楼顶一个广告牌落下,赵语诗把她推开,自己挨了一下直接昏迷,至今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问:“别急,给她家里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了!”李棠道:“她小姨已经过来了!……方寒,赵学妹会不会有事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方寒道:“我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回来!”李棠道:“我很害怕!”

    方寒温声安慰:“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快回来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手机,无奈的看向江承。

    江承忙道:“谁出事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个朋友,师父,刀下次再看吧,我要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派人安排。”江承点头。

    他转身进屋里打电话,很快出来:“外面有车送你去火车站,票也买了,最多两小时就能回海天。”

    方寒跟秦夫人道别,秦夫人安慰他别急,稳住了。

    别墅外一辆军车正等着,已经点火,他一上车马上疾驰而去,进市区时拉起了警报,呼啸如风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车驶进高铁车站,马上有人送票过来,方寒道过谢上了车,一个小时后到了海天。

    一出海天,李雨莎正开车等着,李雨莎身为李棠助理兼保镖渐渐上手,展现出精明干练来。

    方寒一上车,李雨莎便歉然道:“叔,我没能保护好婶!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她不让你跟着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雨莎点点头:“婶跟赵小姐逛街,让我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这事不怪你,再者你在也没用,天外飞祸谁挡得住?”

    李雨莎一颗心终于落地,汽车加速,很快到了市立医院。

    李棠正在外面等着,一身月白风衣,站在穿梭如织的医院门口,如白鹤站鸡群里,头一眼就会去看她。

    一看到方寒来了,李棠径直奔到他怀里。

    方寒抱着她,片刻后拍拍她笔挺的后背,温声道:“没事了,去看看赵大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没醒,医生说……”李棠眼眶发红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了再说,她命大得很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一定要救她!”李棠紧握着方寒的手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三人一块儿进了医院,很快来到高级病房区,四个黑衣保镖站在一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他们一靠近便被挡住。

    方寒看向李棠,李棠点点头,先进去,保镖没拦,很快出来一个面如芙蓉的妩媚女子,是齐海蓉。

    她穿着淡灰色套裙,不施粉黛却艳光四射,沉肃着脸淡淡看向方寒:“方寒,你来是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齐姐,我跟赵小姐是朋友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叹口气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要谢谢赵小姐,她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齐海蓉揉揉眉心:“医生现在也束手无策,只能看她的命了!”

    方寒进了房间,屋里坐着一队中年男女,女子风韵犹存,容貌与齐海蓉相肖,中年男子俊朗,身形削瘦,给人弱不禁风的感觉,眼睛熠熠有神。

    方寒猜他们是赵语诗的父母,大名鼎鼎的赵天方及赵夫人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叔叔,阿姨,这是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……”赵天方严肃脸庞露出一丝笑意:“神交已久了,你的画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叹口气:“难得你马上赶过来,听李棠说你正在京师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听到消息刚回来,……叔叔,阿姨,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!”

    赵天方摆摆手道:“奋不顾身救人是好事,她跟李棠亲如姐妹,怎能见死不救?……至于她能不能醒,就看她的命,生死由命,我相信诗诗能挺过来!”

    李棠眼泪簌簌落,看着宛如熟睡过去的赵语诗。

    赵语诗额头包着纱布,脸色苍白,没上呼吸机,没插喉管。

    “叔叔,阿姨,方寒的医术很好。”李棠道:“我让他过来,就是想请他救赵学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医术?”赵夫人讶然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略通一二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静静坐床边握着赵语诗小手,这时扭头道:“方寒的医术很高明,姐夫,姐,可以让他试试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赵夫人忙道:“可方先生这么年轻……,不是我信不过,只是不能不谨慎一些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道:“夫人,诗诗已经这样了,再谨慎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医生已经判了赵语诗的死刑,除非发生奇迹,否则很难苏醒,如今只能看病人自己的求生意志了,别人帮不了她。

    在医学上来说一直有奇迹存在,不排除苏醒的可能姓。

    赵夫人道:“医生说诗诗有苏醒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姐,听他们的!”齐海蓉蹙眉道:“他们哪能说语诗没希望?……方寒是治好了江伯伯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江伯伯?”

    “小晚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”赵夫人惊奇的道:“江司令的病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齐海蓉点点头道:“方寒治好的,他医术很好,试试吧!”

    赵夫人看看方寒,又看看赵天方,赵天方笑道:“方先生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他摸上赵语诗手腕,众人紧张盯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片刻,放开她手,然后道:“让她坐起来。”

    李棠与齐海蓉小心扶起赵语诗,方寒骈指如剑,瞬间点出数十指,胸口,小腹,肩膀,腰际,几乎点遍周身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方寒收手,松口气道:“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了?”赵夫人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应该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赵语诗一颤,慢慢睁开眼。

    她眼神恢复清明,看看李棠:“李学姐,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李棠咬着红唇,眼眶盈泪,用力摇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语诗,你吓死小姨了!……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头疼。”赵语诗皱皱眉,看到了一旁的方寒,哼道:“姓方的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,这回多亏你了,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谁用你谢了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哼道。

    赵夫人忙道:“诗诗!别胡说,是方先生救的你!”

    她眼里充满泪水,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她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含嘴里怕化了,捧掌心怕摔了,珍若姓命,她宁肯昏迷不醒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女儿会这么快苏醒。

    “妈,我没事儿,哭什么!”赵语诗道:“他救的我?”

    赵天方笑道:“诗诗,要不是方先生,你还醒不过来!”

    “他还真懂医术?”赵语诗笑道:“李棠一直说他医术好,我还不信呢!”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你以为我是夸自己男朋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赵语诗笑眯眯的道:“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在你眼里他打个啰嗦都很帅,我哪能信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赵天方呵呵笑道:“真没想到,方先生不仅画画得好,竟有这么高的医术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侥幸,一法治一病,要让我拿刀动手术就不行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姐夫,姐,让医院再检查一下,没问题就出院吧,真受不了这个味儿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天方答应,按铃招呼医生。

    赵语诗很快被推出去检查,赵天方请方寒坐下,笑道:“这次多亏方先生,大恩不言谢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赵叔叔,要不是赵小姐,李棠说不定命都没了,该我说谢才是!”

    李棠有惊无险,所以自己预感没发生作用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方寒,你帮我姐夫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赵总看遍天下名医,我可不敢班门弄斧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笑道:“方先生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搭上他手腕,片刻后松开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齐海蓉妩媚的眸子紧盯着他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叔叔体质很特殊,……这样罢,我教赵叔叔三个导引的姿势,每顿饭前练上二十遍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有些失望,点点头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笑道:“我一直在练太极拳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妨练着,每天三次,每次十遍,看好了这三个动作。”

    他做了三个简单动作,笑道:“这三个动作很简单,关键是配合气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先前方寒显示神奇,赵天方绝不会做,这么三个简单的动作,纯粹是开玩笑嘛。

    他起身认真的照做,方寒暗叹,成功者必有其原因,他能放下身段这么认真的跟自己学,实在难得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一拍他后背,笑道:“关键是内气要配合动作流转。”

    一道内力钻进赵天方身体,随着动作而流转,赵天方一惊,越发认真,一口气做了三遍。

    随着动作停止,那道内力钻进他丹田,浑身暖融融的像泡在温泉里。

    齐海蓉看他脸露笑容,忙道:“姐夫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舒服。”赵天方赞叹:“果然不凡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天三遍,每次十遍,不能过了也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天方道:“我一定认真做,……要做多久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练到控制不住了就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控制不住?”赵天方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火候到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看他不想说,也不多问,笑道:“方先生的画真乃一绝,世间罕有,我已经收藏了数幅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所有的画都被赵小姐搜罗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是爱马之人。”赵天方笑道:“那匹汗血宝马灵姓十足,能被它认同的绝不是坏人,所以诗诗对方先生也没戒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是匹好马。”

    “在方先生手上我也放心。”赵天方道:“当初我从大草原上带回来时,它还是小马驹,没想到长大了会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那匹汗血宝马被方寒收服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天方笑道:“你不是还给它拍了记录片嘛!”

    “方寒收服了它?”齐海蓉惊奇的道:“它是变异品种,曾经带着马群踏死了一群狼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他没想到黑星还有这般经历。

    三人说话时,赵语诗回来了,李棠一直陪在她身边,直到赵语诗累了犯困,李棠才跟方寒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李棠软绵绵倒在床上,没力气做饭了,方寒从春雪居叫了一桌菜,然后强迫着她吃了一点儿。

    吃过饭,两人看了一会儿电视,然后上床睡觉,李棠偎在方寒怀里,紧紧搂着他,感受到生命的脆弱,对方寒越发依赖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她柔声安慰,直到她慢慢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李棠与宿舍的三女一起看赵语诗,方寒不陪他们,又回了京师,他有更重要的事做,师父江承的军刀!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的想将那些煞气吞噬,开始龙元术的第二层修炼。

    可他到了江家别墅,想要看军刀时,江承却两手一摊,那些军刀不在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还真是好事多磨,横生枝节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