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2章 吞噬
    孙明月斜睨他一眼:“怎么,你觉得警察不好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搞研究工作。.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?”孙明月笑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怎么不能搞研究?”

    “你能静下心来?”孙明月摇头道:“有个影星女朋友,又会这个又会那个,甘心只做一个研究员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是父亲的遗愿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岂不是可惜了你一身本事?”

    方寒武功绝顶,又有惊人的直觉,做警察最好不过,他偏偏要做一个搞研究的,岂不是暴殄天物!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车很快到了望海花园,方寒提着刀下车,笑道:“多谢孙警官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坐在车上:“你再考虑考虑,想做警察,我可以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好,再见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看着他进去,摇摇头,看来他确实没当警察的心思!

    周末,他去京师看葛思壮。

    葛思壮正在别墅里等着他,看他进来,手上拿一个盒子,笑道:“稀奇,还拿东西来了!”

    他神清气爽坐在沙发上,一脸的笑容,斜睨着方寒手上的盒子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,这是给江师父的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没好气的道:“好小子,有了新师父就忘了旧师父!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是一把曰本长刀,江师父与曰本打过仗,应该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他挺恨曰本人,给他最好。”葛思壮点头,笑道:“现在就送去吧,中午回来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急,明天再去,师父的仇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葛思壮笑起来,忍不住得意:“狠狠削了他一顿,他终于服气了!”

    “恭喜师父了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加紧练功了。”葛思壮摇头感叹道:“他们境界没我高,交手就未必了,还是要下苦功,我疏忽了这一点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去吧,好好学,别浪费了你一身天赋!”

    “明天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“呆这儿干什么!”葛思壮摆摆手:“别浪费我时间!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,师父这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,抓紧时间练功了,无奈的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他来到江家别墅时,只有江承,江小晚与秦夫人都不在。

    “不是明天过来吗?”江承穿着练服服,负手在花园里溜达,好奇的打量着方寒手上的木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直从师父家里拿东西,我总得带点儿东西过来,师父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是什么?”江承笑着接过木盒,在旁边长椅上打开木盒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花园位于别墅的东头,约有半个足球场大小,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,很茂密,空气格外好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!”江承“哗”一下把刀抽出来,挥舞两下,在阳光下抚着刀身,赞叹不已:“好刀!好刀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昨天几个曰本人去我朋友家的武馆踢馆,我帮了点儿小忙,缴了这把刀。”

    “三菊,这可是名刀!”江承手抚着刀身,抬头道:“好像是真品!”

    “师父喜欢就收下吧,我不用刀。”

    “这把刀挺贵重。”江承摇摇头:“要是拿去拍卖,百八十万没问题,看来你教训的不是一般人物,麻烦不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想拿这刀杀我,当然不能还回去,师父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江承笑道:“我就收下啦!……我最恨小曰本鬼子,家里有不少的曰本军刀,每回杀了他们军官,都收了他们军刀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识一下呗。”

    “好,走!”江承起身带路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后面一间院子,打开东边厢房,里面是一张张博物架,上面摆了不少古董,气息沧桑。

    方寒不懂真假,来不及看,马上被墙角处一个高高的刀架吸引,架上摆着二十把曰本刀,浓郁的煞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方寒后退一步:“好重的煞气!”

    “这些刀每一把都沾满了咱们同胞的鲜血,所以无论如何我要缴获了,不能给他们!”

    “师父,这里不宜常来。”方寒皱眉道:“煞气太重伤身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很少过来,看一次生一次气。”江承点点头,哼道:“只恨我本事低微,不能杀更多的鬼子!让他们投降,便宜了他们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,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,这些军刀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传下去,让子孙们别忘了耻辱!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父,给我一把吧,我也留点儿念想!”

    江承把最顶端的长刀给他:“这把吧,是一个大佐的军刀,……这家伙的刀法很厉害,被我一刀斩下了脑袋。”

    方寒收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两把也拿着!”江承指了指最底下的两把:“他们是小队长,要是不死大有前途,都是刀法高手,杀了不少国人!”

    方寒收下了,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江承笑道:“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死都死了,活着的好好活就是!……这里面的好东西不少,要不要挑一件?”

    他指指博物架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我对这个不在行。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古董这东西,喜欢的当成宝贝,不喜欢的看成破烂儿,一点儿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方寒抱着三把刀,感受着森森煞气,几十年犹如此深郁,可见当初这三把刀杀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忽然神庭位置一阵跳动,龙元活跃起来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方寒怔了怔,抬头道:“师父,我想找个安静地方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江承把他带到对面屋,推开里面,眼前随即一亮,月白色的墙壁与地板,厚软而安静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这才是真正的静室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江承自豪的道:“我可花了不少功夫弄的,你喜欢的话,让小晚帮你弄一间,有助于丹法修炼。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点点头:“行,那就麻烦小晚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闲着也是闲着!……你练功吧,练完了就出来。”江承转身出去,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屋内宁静幽远,这种宁静不是空间密闭,落针可闻的安静,而仿佛立于旷野之上,周围一切声音都变得缥缈,甚至自己的呼吸声与心跳声也变小了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一般的静音技术,方寒暗自感叹,法侣财,修道之人不可或缺,有这种密室,会大大提升入定的效率。

    他盘膝坐到地上,抽出那把曰本大佐的军刀,神庭里金雾越发活泼。

    方寒驱动一团金雾从神庭飘到军刀上,顿时一丝莫名的力量从刀身抽离,被金雾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金雾顿时涨成两倍大,方寒一怔,心中喜悦,这刀身上的煞气竟是一种精神力量。。

    他没急着继续吞噬,先把龙元收回神庭。

    这团金雾融入神庭的金雾,脑袋微涨,片刻后恢复。

    方寒睁开眼,看了看手上的军刀,看似没异样,刀还是那把刀,寒光闪烁,却没了那种寒冷的森森煞气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微笑,握了握拳头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看看另两把刀,最终摇摇头,阖眼开始修炼龙元术。

    龙元术有四层,生元,纯元,化液,成丹。

    龙息术第七紧时出现龙元术,只出现第一层,最后一紧,化凡为圣时出现了最后三层。

    四层之中最难的是第一层,一丝龙元在体内运转,抽取血肉中精华力量形成金雾。

    第二层驱动金雾在神庭旋转,形成一个漩涡,令其精纯。

    第三层金雾化为金液,最后一层金液凝成金丹,到那一步,则龙元生生不息,不必自己修炼。

    后三层需要庞大的精神力量,成就圣骑士才能修炼。

    龙元一直以来太少,达不到修炼第二层的要求,他几乎放弃了龙元术修炼,只当成一种提升内力作用的方便法门。

    这一次却让他找到了捷径,龙元竟可以吞噬煞气而壮大,从而提升圣力,如此一来,圣骑士九环可期!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,在梦中异世界圣骑士的提升是杀魔兽,可能根源就是煞气,只是没人发现这一点。

    金雾浑然融成一体,方寒睁开眼,拔出另两把长刀,两团金雾分别一扑,顿时涨大,再次回到神庭时,金雾已经扩大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方寒不由赞叹,煞气果然是龙元的大补之物,三把刀抵得上自己一身精华,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出静室时,夕阳西下,晚霞满天。

    江承正在沙发上看报纸,秦夫人在厨房里忙活,厨房飘出淡淡香气,方寒食欲大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练好了?”江承上下打量他一番,笑道:“精神多了。”

    龙元乍涨还没能纯化,江承这般敏锐之人能发觉异样。

    方寒把刀递过去:“师父,我化去了刀上的煞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江承接过刀,抽出一把,上下翻看一番,惊奇的抬起头:“果然没了杀气,好小子,你可以出家当和尚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,那些刀都交给我吧,我来超度一番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江承笑道:“能超度了最好,杀气太浓,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便往外走,秦夫人出了厨房:“老头子,快吃饭了干什么去?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见过师母,秦夫人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,要不要招呼小晚回来?你们年轻人有话题,跟咱们老家伙说不上话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小晚姐忙,别打扰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秦夫人笑道:“她呀,越到周末越忙,今天可能去高尔夫球场了,甭管她了!”

    “走走,咱们去拿刀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“又去显摆你那些破烂?”秦夫人哼道:“先吃饭再说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等一会儿才能做完嘛!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秦夫人哼道:“马上开饭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吃饭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