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1章 助擂
    方寒想来想去,自己有第三条路,修炼龙元,龙息九转,化凡为圣,但九转之后,龙息术并未到尽头,龙元极妙,可以转化为圣力。.

    龙元提升缓慢,但比圣力来要快得多,在龙元提升到极限前,修炼龙息术倒是好个主意。

    他目前发现的圣力提升法只有救人,度厄九针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解析圣术关键是学业,钻研数学,物理也得研究,即使两个世界不同,他山之石可以攻玉。

    周一上午,高波数学课后,两人到他办公室,方寒将疑惑一一提出,高波站在办公室小黑板前一一解答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高波才停下来,接过方寒递上的茶水,坐下来猛喝一大口,深深叹息一声:“方寒,你学得够快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发现越到后面越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前面的根基扎实,你所有时间都在学数学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挂科。”

    “六十分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嗯,英语别落下了,……瞧我!你英语是免勤的。”高波拍拍脑袋:“你可以多修点儿学分,早点儿毕业,三年甚至两年,读我的研究生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也这想法,可惜科目报名已经过了,只能等下学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给你想想办法。”高波想了想,觉得凭他这脑袋瓜,空等两年是巨大的浪费,天才总要有特殊的待遇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题库还是要做的。”高波放下茶杯:“很管用吧?”

    “管用!”方寒点头:“没题库我学不这么扎实,对后面学习帮助很大!”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几本书,你拿去慢慢看,……下个星期你再过来,再拿几本书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告辞。

    高波满意的看着他离开,能碰上这么一个学生实在幸运,好好培养,将来定是一个杰出的数学家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他一个人去图书馆自习,没了李棠,他觉得孤单,走在校园里有形影相吊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很快驱散这些负面情绪,想到自己修炼上,华老那里得到的圣力最多,从韩父那边只有些许,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看来还得找几个大人物来救,救大人物后患多,一个不小心就搅进派系斗争,权力倾轧,惹麻烦,但富贵从与就与风险相伴。

    他边走边想,到了图书馆,刚要进去,手机忽然响铃,打开一瞧是文西华,于是接通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方,是我。”里面传来华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华老,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华老温声笑道:“辛苦你啦小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谢谢华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我谢你才对。”华老笑道:“小方放心,没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华老这句话,我就彻底放心了,周末我过去下棋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当然欢迎。”华老呵呵笑道:“不多聊啦,周末见。”

    “华老再见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挂断了手机,方寒摇摇头,华老这一次会显示雷霆手段,新闻联播上很快会有某人升官某人罢官的消息。

    一个健康的华老威慑力还是很足的,自己将来也有了保障。

    他正感慨间,手机又响,挑了挑眉毛,是孙明月的。

    “孙警官,怎么,又要找我麻烦?”

    孙明月冷静清脆的声音响起:“方寒,我哥受伤了!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方寒一怔:“孙哥?……多重?”

    “他是被人打伤的。”孙明月沉静的说道:“刚刚倒地,一帮曰本高手过来踢馆,我哥敌不住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曰本高手?”方寒皱眉道:“哪一派的?”

    “无限空手道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离开图书馆,打车到天府广场,径直到了楼顶的孙氏武馆,偌大的武馆一片安静,没人一般。

    一百多人围着拳击台,台上一个高大魁梧老者正跟一个削瘦青年对峙,两人眼神锐利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扫一眼,人群分成两拨,一群是孙氏武馆弟子们,另一拨是四个青年,身穿白色练功服,头顶绑着头箍,头箍绘着曰本膏药旗。

    方寒拨开人群到台下,孙朋躺在地上,一个干瘦老者正在他身上摸来摸去,或按一按问疼不疼,确认伤势。

    孙明月蹲在孙朋身边,俏脸紧绷盯着台上。

    方寒过去:“孙哥,孙警官!”

    孙明月看到她,顿时松口气,忙指指孙朋:“我哥被打下来了,不知道伤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走过去,摸了摸孙朋的脉相。

    孙朋躺在地上,嘴角带血,看到方寒呵呵笑道:“方兄弟,让你看笑话了,没事儿!”

    方寒内力流转一周,皱眉道:“暗劲儿!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确实挺厉害,破了我的将军铠。”孙朋摇头道:“亏了方兄弟教那两招,不然早被收拾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曰本还有如此高手,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那干瘦老头不满的瞪一眼方寒:“小伙子,你也懂医术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右肋三根,脾脏出血,右手骨裂。”

    干瘦老头一怔,上下打量他:“还没请教小伙子师承何处,哪位名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前辈,我僭越了!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干瘦老头笑道:“倒要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摸了这一会儿,才能确定孙朋肋骨三根断了,没注意到右手骨裂,这小伙子年纪轻轻却身怀绝技呀。

    方寒伸掌揉了揉孙朋胸口,又揉揉他右手:“三天之内别跟人动手,好好静养。”

    “舒服!”孙朋笑道:“方兄弟,只有你能帮咱们了!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看着拳击台,皱眉道:“他们为什么踢馆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孙朋摇头苦笑:“也就那么回事儿,咱们孙氏武馆在海天也算响当当的了,这几个小曰本想扬名立万儿,当然要踩咱们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曰本高手……。”

    要是国内的高手,他才不想掺合,恩恩怨怨,一旦牵涉其中很麻烦,不出人命就是了。

    曰本高手则不同,他对曰本人毫无好感,师父江承的伤就是曰本人所为,曰本武学传承有其深厚底蕴,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老不以筋骨为能。”方寒道:“让伯父下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孙朋大喜过望,忙道:“小妹!”

    孙明月深深看一眼方寒,扬声道:“爸爸,等一下!”

    高大魁梧的孙伯扬扭头瞧一眼,对面削瘦青年见机一个箭步,骈掌如刀斩向孙伯扬腰间,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方寒轻哼一声,使出龙啸术,那青年耳边如惊雷炸响,脸色大变忙不迭后退,扭头四顾。

    方寒一跃上了拳击台,抱拳道:“伯父,杀鸡焉用牛刀,就让咱们年轻人玩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孙伯扬浓眉轩了转,笑道:“比武切磋点到为止,别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孙伯扬这是反话,示意他下狠手,不出人命就行。

    自身没有能量,不可能在海天开这么大一家武馆,他能够摆平很多事,只要不出人命。

    方寒对曰本青年轻蔑的笑笑,挑衅的招招手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低声议论,有的兴奋有的迷惑,兴奋者忙传扬当初方寒与孙朋之间的比试,这个方寒如何如何的厉害,有他出马,小曰本要倒霉。

    曰本青年面对方寒的挑衅眼睛一缩,微眯了眯,并不急着进攻,反而越发谨慎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一个滑步到他近前,双拳暴雨般击下,对方很意外,无奈的伸手抵挡。

    方寒拳速太快,人们只见一片影子,“砰砰砰砰……”曰本青年如沙袋般被连续击中,一口气挨了二十几拳,最后被一拳击飞。

    “砰”他重重落到四个膏药旗头箍青年跟前。

    “八嘎!”一个魁梧的英俊青年怒喝,双眼狠狠瞪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气定神闲站在台上,挑衅的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魁梧青年怒吼一声,一跃上了台,拔出腰间的长刀斩出,刀如匹练,惹得台下众人大怒,喝骂纷纷。

    方寒飘身后退躲过两刀,刀光如电,这青年深得刀法狠准之妙,气势纵横,压得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八嘎!”魁梧青年刀虽快,却碰不到方寒,总在毫厘之间被躲过去,他勃然大怒,挥刀更快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伸手一斩,掌刀与长刀相撞,众人惊呼。

    这小曰本的刀太厉害,铁棒也能斩断,方寒纵使练了硬气功也挨不住的,这是自杀啊!

    魁梧青年大喜过望,刀又快了一分,刀光化成一片虚影。

    在人们的惊呼与担忧中,方寒手掌一倒,由刚化柔,轻飘飘搭到了刀身,随后一拨,刀势逆转反斩回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魁梧青年大叫一声,左臂从肘部一断为二,下半断落地,上半段鲜血喷溅。

    方寒抢上前一步,在他肩处点两下,喷涌的血一下止住,好像关上了自来水开关。

    众人见到这血腥的一幕一下呆住,有的低头呕吐,有的双眼放光,死死瞪着台上。

    孙朋嘴角带笑,左手拳头猛的一握,孙明月挺峭的眉毛动了动,无奈摇摇头,拿起手机拨通了救护车。

    魁梧青年脸色苍白,软绵绵倒在地上,方寒淡淡看着他,无悲无喜,冲上台的三个曰本青年阴沉着脸,一个青年拿起地上的刀,猛的斩向方寒后背。

    方寒仿佛背后长眼,一脚把他踢飞,扭头淡淡道:“你们曰本武士就这么输不起?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改天再讨教!”一个英俊青年沉声道,他脸色阴沉,目光阴毒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等着!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英俊青年冷冷道。

    救护车很快到了,医生把地上的半截胳膊收起来,凭现在的医术能接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离开,武馆内顿时响起欢呼喝彩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孙伯扬上前握住方寒的手,用力摇了摇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孙伯父,客气的话别说了,我是孙哥的好朋友,岂能见着小曰本逞威风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老喽!”孙伯扬摇头笑道:“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喽!”

    孙朋道:“爸,你不老也打不过方寒的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闭嘴!”孙伯扬哼道:“你不是挺能的嘛!”

    孙朋道:“谁想到小鬼子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孙明月嗔道:“哥,你少说两句,还受着伤呢!”

    “这次多亏了方寒。”孙伯扬道:“臭小子终于交到一个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孙朋嘿嘿笑两声:“不过方寒,太狠了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看向孙明月,孙明月嗔道:“看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签生死状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孙明月哼道:“放心吧,他们告不了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我就放心了,那把刀呢?”

    “这儿呢!”一个小伙子跑过来,双手递上长刀:“师父,我看这把刀很好,就偷偷藏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有眼力劲!”孙伯扬笑着拍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他接过长刀扫一眼,赞叹:“好刀!”

    把刀递给方寒:“方寒,这是你的战利品!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来:“这把刀杀过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想杀你!……该死的小鬼子,断了他胳膊还是轻的!”孙朋恨恨骂道:“不行,我还得练功!”

    “知道天外有天了吧?”孙伯扬哼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,整天挑战这个挑战那个!”

    孙朋无奈的道:“知道啦,老爸,我受伤了,不能听唠叨!”

    孙伯扬狠狠瞪他一眼,扭头道:“大伙都散了吧,各忙各的!”

    “师父,能不能让方先生做咱们的老师?”先前藏刀的小伙子问道。

    孙伯扬一怔:“多事,滚回去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孙朋道:“爸,你趁早息了这念头,方寒很忙,没时间!”

    “行,知道了。”孙伯扬人老成精,看方寒的反应就知道不愿意,自然不会去勉强。

    方寒要告辞离开,孙伯扬忙挽留,无论如何要吃个饭的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,说真有事不能耽搁,改天再跟孙哥喝酒,孙伯扬无奈只能放行,让孙明月送他。

    坐在孙明月的陆虎上,方寒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孙明月开着车,哼道:“今天的事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杀人呢!”孙明月道:“相信你也能感觉到他们的杀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是杀人狂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眼角余光扫一眼他手上的刀:“这是什么刀?”

    刀已经配上了鞘,用灰布缠起来,看起来像一根棍子,不会想到是一把曰本长刀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清楚,应该不是凡品。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借花献佛,送给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好算盘!”孙明月哼一声道:“方寒,你想没想过当警察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孙明月道:“你直觉很准,当警察最适合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