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39章 刺杀
    方寒坐在车里摇头笑道:“宋景行,看着倒不错。.”

    “少提他!”江小晚撇撇樱唇哼道:“志大才疏的家伙,仗着家世好就不努力,没出息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对小晚姐你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用?!”江小晚哼道:“对我好我就要对他好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那倒也是!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一声:“你小心点儿这个家伙,说不定要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也想见识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海天干的事,我觉得挺好玩。”江小晚一边娴熟的开着车,一边漫不经心的道:“你把那帮家伙都收拾了,怎么却报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报警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狠狠收拾一顿,走了就是,他们也不敢声张,只能吃哑巴亏!”江小晚道:“你也奇怪,一身绝顶的武功,反而更依赖法律与智慧,尽量避免用武功,挺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武功是最低级的力量,不可恃,法律与国家机关力量才更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爸说你很难得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年纪轻轻就悟到这个道理,不被血气之勇所蒙蔽,是有大智慧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太抬举我了!”

    “行啦,你就甭谦虚了,我爸从来不夸奖别人,只实话实说,他说你看着老实,其实处处留情,不是个理想的丈夫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苦笑道:“还是师父了解我!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自己不是个理想老公?”江小晚歪头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看前面!”方寒忙道:“开车别分神!”

    “瞧把你吓得!”江小晚咯咯笑起来,摇头道:“我说方寒,你胆子也太小了吧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习惯比武功更可怕,开车绝不能分心,一旦违背了,总有一天要吞下恶果!”

    “习惯比武功更可怕?”江小晚抿嘴笑道:“方寒,我发现你虽然是练武的,偏偏把武功看得很低!”

    “武功用处不大。”方寒叹道:“也容易招祸,……武德不是为了约束自己而是保护自己,认识不到这点,不讲武德早晚要栽跟头!”

    “那习惯也不能比武功更可怕吧!”

    “那些得了绝症的,往往都是被生活习惯杀的!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想了想,慢慢点头,不良的生活习惯确实会导致生病,从而没命,这话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她扭头问:“咱们回去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去兜兜风,然后回去!”江小晚一踩油门儿,卡宴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还是我来开吧!”

    江小晚摇头:“我来!”

    卡宴很快驶进一条开阔的车道,车辆稀少,方寒很惊奇,京师还有这般清静的道路?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环山公路。”江小晚道:“这条路的人最少,是飓车的好地方,有很多人来玩。”

    “飙车?”方寒摇摇头:“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飙车?”

    “这种自杀的行为有几个人喜欢?”

    “很爽的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扫她一眼,江小晚笑道:“我很少玩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你怎么说也是大集团的副总……”

    江小晚打断他:“别别,你这话老爸老妈都重复无数遍了,副总那是上班,下班了我还是我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她在下属面前与在家人面前完全不是一个人,楚楚动人的脸一板起来,威严沉凝,确实有女强人的气势,可惜到了家又完全换了一个人,娇憨活泼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宽阔的车道上几乎没什么车,视野开阔,开起来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一辆扁平的跑车呼啸着掠过,方寒扫一眼,车的标志他没见过,想必不是一般的车。

    车上是一男一女,男的谈不上帅气,但衣装奢侈,神采飞扬,女的美貌姓感,正兴奋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两人超车时朝方寒与江小晚扫一眼。

    跑车到了前面忽然减速,一扭屁股上了他们的车道,一只手从左车门伸出,握成拳,大拇指往下狠狠一竖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江小晚娇嗔,圆亮的大眼一瞪,猛的踩油门,卡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被坐椅推了一下,无奈的道:“小晚姐!”

    跑车发出一声嘶吼加速,卡宴扑了个空,江小晚恨恨哼一声,放缓了速度,跑车也放缓速度。

    左手再次伸出,竖起大拇指,往下一按。

    江小晚咬车切齿:“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方寒道;“算了,别理他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种混蛋一定要教训!”江小晚哼道,猛的一脚油门踩下去,卡宴再次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跑车待卡宴靠近再次加速,两辆车一前一后追逐,卡宴忽尔追上,江小晚伸出左手,也竖起大拇指往下指。

    跑车上的青年哈哈大笑,状似疯狂,不要命的加速,再次超过去。

    江小晚不服气,待要再加速,脚尖却是一麻,使不上劲了,忙低头一瞧,方寒的手正按在她大腿上。

    方寒按着她弹姓惊人的大腿,摇摇头:“小晚姐,算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红着脸嗔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别理他,一个疯子。”方寒摇头道,慢慢松开手,竟有一丝怅然,她大腿浑圆,弹姓惊人,摸上去实在很舒服。

    江小晚红着脸狠狠瞪他:“知道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,你这么沉不住气怎么当的副总?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就你能沉得住气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,回去,你一点儿没意思!”江小晚哼道,忽然调头往回走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没反驳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知道海蓉怎么评价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方寒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他心志坚定,外人的评价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说你少年老成,沉闷无趣,就像一杯白开水,没啥滋味,所以不想理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点点头:“很准确!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一声:“我也觉得是!”

    两人很快回到江家别墅,江小晚气哼哼离开,方寒则随江承练剑,他对剑法的理解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在梦中异世界,他修炼了数年,江承很惊奇他的进境,但没多表扬,免得他翘尾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他来到华老别墅,与华老又下了三盘棋。

    华老精神越来越好,身体强了许多,拐棍已经丢掉,脚步矫健如年轻了十年。

    他与方寒仍是只谈棋,不谈其他,像一位无心世事的隐士,只关心象棋。

    方寒下完棋不多说,告辞离开,文西华送他出来。

    送他到门口时,方寒转身要上车,文西华忽然开口:“方先生。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文西华迟疑一下,推了推眼镜,低声道:“方先生小心,最近可能有人要对方先生不利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因为华老?”

    文西华缓缓点头:“华老有不少的敌人,不希望他活着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文西华道:“要是有情况,随时打电话过来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,多谢文主任。”

    文西华唉一口气:“惭愧,目前不能给方先生什么帮助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已经是很大的帮助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上了车,文西华看着车离开,长长叹口气摇摇头,奇人奇行,但愿他能躲得过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车上陷入沉思,文西华知道,师父江承也知道,都知道有人会对自己不利。

    这是对方故意放出的风声,吓跑自己,威慑众人,还是华老故意放出的风声,震住对手?

    圣力不是那么好得的,可惜为了复活自己父母,不能不冒险,靠平时慢慢积累,想达到九环无异痴人说梦,活得再久也枉然。

    他直接到了车站,坐上高铁返回海天。

    他在车上给李棠打了一个电话,让她别过来接自己了,李棠问为什么,她很想亲自接他。

    两天不见想念得紧,能提前一刻见到他都是莫大的幸福,她有点儿迫不及待,忍不住要接站。

    方寒坚持不让她过来接,让她去超市买点儿鱼,想吃鱼了,李棠怏怏不乐,无奈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方寒挂上电话,静静等高铁到站后,坐上一辆出租车,到了滨海大道时,让出租车停下,他下来走路。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挺惊奇,这里是滨海大道,没住户的,跟这里下车,难不成是去海边溜达,这个寒冷的天气去海边实在不正常。

    方寒下车后,沿着滨海大道的人行道漫步而行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正走着,忽然一辆别克从车流里钻出来,朝他猛冲过来,方寒往旁边轻轻一跃,躲过这一撞。

    他跟着又是一跃,“噗噗噗噗!”刚才站的地方有四个小孔,方寒练过枪,对这声音不陌生,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。

    他矮身贴着地面一滑,钻进了车下,随后大吼一声,双臂双腿同时用力,别克一下翻过来。

    一道内力顺着车钻进去,里面两个人顿时晕倒,枪也脱手落下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站起来,汗出如浆,浑身冒着白气,仿佛从沸水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手机拨通一个号,他沉声道:“文主任,我是方寒,在海天滨海大道七十号我遭到枪击,……对,……好,我会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别克车倒翻,车门变形,一般人没专门的工具根本打不开,他站在原地打量着里面两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昏迷过去,一动不动,方寒看得出他们是军人,是经过严格训练,经历过战场血火洗礼的军人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叹口气,这两人也算是身怀绝技了,对付常人以一敌十不成问题,可最终还是要成为棋子。

    约有十分钟,一辆奥迪缓缓驶过来,停在方寒跟前,两个脸色阴沉的中年人下来,来到方寒跟前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奉文主任的命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交给你们了,告辞。”方寒点点头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他正要走,忽然又一辆车驶过来,按了按喇叭,方寒转头一瞧,是自己的宝马车,开车的是李棠。

    她正好奇的看着那辆别克,又看看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钻进车,亲一下她饱满红唇,笑道:“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在车站半路了!”李棠没好气的白他一眼,又扭头看看别克与那两个中年汉子:“你们是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跟咱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棠哼一声:“别以为我是傻子!……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无奈的道:“好吧,他们是来杀我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瞒得了一时,瞒不了太久,李棠身为他的身边人,也需要心里有数,什么也不知道太容易被暗算。

    李棠瞪大眼睛,方寒忙道:“不过没成功,你知道我的预感,别人暗算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黑社会?”李棠忙问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可能是,也可能不是,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顾老大那一帮人,还会是谁?”李棠忙道:“方寒,你得罪的人那么多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救了一位大人物,他的仇人不罢休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去京师要救的那一个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华老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华老?”

    “你看新闻联播吧?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华老……,啊——?”李棠眼睛瞪得更大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来开车吧。”

    他解开李棠的安全带,然后下车到另一侧,李棠有些发呆的下车,坐到另一边副驾驶上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不惊奇她的发呆,对一般人来说,华老是远在云端,好像不是生活在一个世界上,太高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望海花园,方寒下车后在她红唇上亲了亲:“别发呆了,该下车了!”

    李棠一下醒过神,扭头道:“方寒,你真疯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进屋说。”

    李棠匆匆进屋,连后备箱买的东西都忘了,方寒摇摇头,把东西提进去,放进厨房。

    李棠正在倒水喝,看到他进来,忙放下水杯问道:“那些大人物要杀你,你能躲得过吗?要不要赶紧出国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经过这一次,应该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蹙眉,她确实慌了,本就担心黑社会的报复,现在又有大人物来,雪上加霜啊!

    方寒把她抱怀里坐沙发上,笑道:“没关系的,华老也不是吃素的,他要是保不住我,谁还敢救他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李棠想了想,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能感受到她在轻轻颤抖,心下怜惜又感动:“好啦,别担心了,真有危险我早就逃得远远的,绝不会以身犯险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预感真那么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方寒微笑。

    李棠慢慢点头,脸色好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打电话不让自己接,原来是预感到有人对他不利,前两次沈姐,还有这一次,再加上他预感过自己会得奖。

    想到这时,她信心十足,身体放松下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