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38章 提醒
    看江承思考,方寒也不打扰,江小晚招招手,两人上了她的车,卡宴狂奔下山,在山腰处一片饭馆里找了一家。

    这里的饭馆都不大,但装修精致豪华,菜的价格不菲,但胜在幽静,进了饭馆,老板是个中年女子,不算很漂亮,气质柔婉宜人。

    “菲姐,十二个菜,端量着上。”江小晚笑道。

    “十二个?”中年女子笑道:“就你们二位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江小晚一指方寒,笑道:“这可是大胃王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轻笑一声:“好吧,很快上菜。”

    十二个菜果然很快上来,摆了满满一桌子,两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方寒吃饭的动作看起来不快,但咀嚼一下抵得上别人数下,一口菜几下便嚼好咽下去,下菜很快。

    吃得这么快,他动作仍不失优雅端重,丝毫没有狼藉之相,显出极佳的修养,这是在梦中异世界艰苦礼仪训练所致,身为骑士,乃是贵族,礼仪是很重要的一环,从小就上礼仪课。

    “方寒,恭喜你啦,女朋友得了大奖。”江小晚圆亮的大眼盈满笑意,樱桃小口抿着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上次已经祝贺过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**的道:“身为李棠的男朋友,一定很自豪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自豪的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江小晚撇撇嘴:“你还是小心点儿吧,看住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谢小晚姐的关心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我可是一片好意!”

    方寒严肃的点头:“是,谢谢,谢谢!”

    “真是狗咬吕洞宾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白他一眼:“告诉你吧,你不仅得小心李棠受不住**跑了,还要防备那些公子哥,他们闲得无聊,整天想方设法找乐子,尤其喜欢玩女明星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非要替华老医治,为什么非要杀了两个**老大,然后让师母动用军队与警察,就是为了这一天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当然喽,你有周小钗护着,还有葛家,再加上咱们江家,没人敢动你,但人家要是明着竞争呢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些公子哥里也不全是草包,也有厉害人物。”江小晚道:“长得英俊,家世好,对女孩子温柔体贴,手段极高明,你未必比得上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,你到底要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提醒你小心嘛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小晚姐你是成心给我找不痛快!”

    江小晚嘻嘻一笑:“你吓住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大不了我往国外一跑,谁能奈何?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容易倒好了!”江小晚摇头:“你能跑得掉,可李棠呢,你身边的人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小晚姐,我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你做得已经不错了!”江小晚笑道:“刮目相看呐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英雄救美,救了你那位义姐,又把绑架的家伙收拾了,他们死得很惨,吓住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挑起一块水晶猪蹄,慢慢咀嚼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做得狠辣,又神不知鬼不觉的,得罪你之前都要想一想,这一招很高呀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武功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皱眉摇头:“我问过爸爸了,他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这是来自教廷的酷刑,这个世界没人知道,关键是圣力,他也不能乱用,只选了五个人,顾子寒两个则是用了龙元,心梗而死。

    他很少动用圣力,以龙元代替圣力来施展,龙元可以恢复,圣力用掉一点儿少一点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呀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待师父达到我这个修为,也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比爸爸还厉害?”

    “师父要重修,现在还比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上下打量着他:“厉害呀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一般一般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,嗔道:“别以为你就天下无敌了,武功再强能强过子弹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小晚姐,多谢关心了!”

    “谁关心你啦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你再没去见海蓉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江小晚叹道:“我知道海蓉心高气傲,什么人也看不上,可为了李棠,你总要跟她套套近乎嘛,看我面子,她不会让你太难看的!……这点儿委屈都受不了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,你故意的吧!”

    他一听江小晚的话,马上醒悟是她让齐海蓉如此对自己。

    江小晚一怔,嗔道:“胡说什么呀!”

    她吃惊方寒的聪明,竟能看破这个,怪不得行事步步为营,抢占先机呢,确实是个怪物!

    越是相处,她越觉方寒智慧过人,远胜自己,明明比自己小,跟他相处起来却觉得他大自己小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无聊不无聊啊?”

    “考验考验你呗!”江小晚嗔道:“你不合格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为了女朋友就不能折一折你的腰?清高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谁说我清高啦?……好吧,我有一个朋友正想创建娱乐公司,我投了股份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对自己嘴皮子狠,其实还不错,换了个人绝不会答应自己入股,她从不缺钱,固然是李棠,可能还因为那几幅画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!”江小晚摇头:“在海天开娱乐公司,纯粹自讨没趣,你以为天娱能让它成长起来?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那可未必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赵语诗。”

    “赵天方的女儿?”江小晚讶然:“海蓉是她小姨,她开什么娱乐公司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可能忽然有兴致,想开个娱乐公司玩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人脉还真不能小瞧呀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怎么跟赵语诗玩到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李棠跟赵语诗是好姐妹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抿嘴笑起来:“这个赵语诗有意思,不愧是海蓉的外甥女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招手要了两瓶红酒,两人吃得差不多,一边品酒一边闲聊,饭馆里只有他们两个客人,很幽静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这个男朋友给李棠铺好了路。”

    “她喜欢演戏,那就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她假戏真做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她是个很理姓冷静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对她放心。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怎么不找个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我才不自虐呢!”

    “那是还没碰到心动的,碰上了,刀山火海也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……”江小晚叹了口气:“你说人活着到底为什么,忙忙碌碌一辈子,到头来一撒手,什么也带不走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活着是为了活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有意思……”江小晚抿嘴笑起来,若有所思:“活着是为了活得更好……,你真狡猾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,一生其实很短,太多能享受的东西,美味美食,美酒好茶,美女帅哥,文学艺术,等等,还有什么奢望的?”

    “你最想哪种享受?”江小晚笑道:“美女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嘛比较贪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说笑笑,一个英俊青年挑帘进来,看到江小晚一怔,随即笑道:“小晚,真巧!”

    “巧个屁!”江小晚翻了个白眼:“宋景行,滚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这英俊青年,高高壮壮,俊眉朗目,鼻梁挺直眼神清正,看着心术端正。

    他笑**的道:“小晚,这是哪位朋友?”

    “你管得着嘛!”江小晚皱眉道:“一边去!”

    宋景行笑道:“小晚,在这位朋友跟前,总要保持一点儿淑女仪太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!”江小晚摆摆手:“别整天跟跟屁虫似的,你有点儿出息行不行,你知道咱们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“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嘛。”宋景行笑道:“没有什么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针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我对你一点儿没感觉,你说说,你哪一点儿强过我吧!……学历,那英国野鸡大学的学历你有脸说我没脸听,能力吧,你只能靠着家里的关系找个清水衙门呆着,一辈子也就到头了,你说我凭什么看上你?”

    “小晚,你不是这么功利的人!”宋景行道:“我一定能做到总裁!”

    “你能斗得过文田牧?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宋景行冷笑:“华老身体不好,一旦没了,姓文的凭什么还占着位置?”

    “谁说华老身体不好的?”江小晚冷笑道:“华老的身体好着呢,你呀,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,别上蹿下跳的,把自己栽进去!”

    “小晚,咱们能不能不提姓田的?”宋景行皱眉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江小晚摆手道:“赶紧滚吧,别在我跟前晃悠!”

    宋景行看看方寒,方寒轻晃着酒杯,低头看着红酒荡漾,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宋景行咬牙道:“小晚,这位朋友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爸收的徒弟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小心点儿,你要得罪了他,老爷子能让你躺**半年!”

    宋景行脸色微变,笑了笑:“瞧你说的!”

    江小晚无奈的摇摇头:“你呀,也就这点儿出息了,方寒,咱们走!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,将红酒一饮而尽,冲宋景行笑了笑,随江小晚一块儿离开饭馆,坐上卡宴一眨眼消失在宋景行视野里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