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37章 质问
    周四晚,他正给沈娜上课,外面忽然传来喇叭声,他皱皱眉,感觉到有人找自己,但没理会。

    片刻,沈晓欣上来:“方寒,孙警官找你。”

    她在下面的厨房里忙活,不再监视他们上课,多数是在厨房,或者去画室里画一会儿画。

    她正做饭呢,给方寒与沈娜准备夜宵,门铃响,她看到是孙明月,于是开门请进来。

    孙明月进屋就问方寒在不在,脸色不善。

    沈晓欣怔了怔,道:“正在上面给娜娜上课呢,他又闯祸了?”

    孙明月秀脸紧绷着,哼道:“让他下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稍等。”沈晓欣转身上楼。

    她看孙明月只身而来就放心了,知道不是什么大事,暗恼方寒又招惹了她,没好气的把方寒叫下来。

    方寒下楼看到孙明月,露出笑容:“哟,孙警官深夜驾临,不知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方寒,是你做的吧!?”孙明月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孙警官,我直觉没那么准,先要说什么事,我才能承让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!”孙明月冷笑,斜睁着他:“别装糊涂,你明白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端来两杯茶:“孙警官,有什么话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对她点点头谢过,恨恨坐到沙发上,从包里取出一叠照片往茶几上一摔:“看看吧!”

    方寒看也不看:“孙警官,你来是为公为私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一定是你的手笔!”孙明月冷冷道:“真没想到你是这么冷血的一个人!”

    方寒不以为然的笑笑:“冷血?……我要不冷血,难道任由他们报复沈姐,任由他们肆无忌惮的害人?”

    孙明月娇哼:“他们的罪行自有法律惩处,你没权力惩罚他们!”

    “法律?”方寒摇头笑笑:“法律早干什么了?那些被害人临死前可有人救他们?早惩处了他们,他们怎会为恶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孙明月顿时语塞。

    警察不是万能的,也是平常人,这些坏蛋个个根基深厚,耳线眼线众多,稍有风吹草动就躲开去,根本抓不到他们的痛脚。

    他们善于钻法律的空子,法律对他们的约束确实有限,可看到他们的惨状,她还是觉得触目惊心,为方寒的狠辣心寒,凭着一腔正气过来质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孙警官,按他们的罪行,千刀万剐不为过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这种刑罚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“那依他们犯下的恶行来说,一颗枪子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?”方寒摇头淡淡说道:“……甚至他们不会死,在监狱里做几年逍遥自在的狱霸,再放出来继续为恶!”

    孙明月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孙警官,看到他们这么惨,不该同情他们,你该同情的是被他们害过的人!你应该感到痛快,他们就该这么死!”

    沈晓欣伸手要去拿相片,方寒忙一把收回去,递还孙明月:“这些你还是收起来吧,给那些受害家属看,他们一定很感激你!”

    沈晓欣越发好奇,扭头看孙明月:“孙警官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孙明月不理会方寒的眼色,哼一声:“昨天晚上,参与绑架你的那二十个嫌疑人都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杀?”沈晓欣讶然。

    孙明月点点头:“嗯,他们有的吞了自己的手指头,有的咬断自己的舌头,或者挖了自己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孙警官!”方寒皱眉喝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冷冷道:“你做是出来,我就不能说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谁说是我做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是谁!”孙明月哼道:“你有动机,有能力,就是你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有动机有能力的多的是,怎么一定是我了?……孙警官,你当的官不小了,怎么还这么天真,说话不用负责任?”

    孙明月大声道:“总之是你心狠手辣,残忍没人姓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对付没人姓的家伙怎能有人姓?”

    孙明月冷冷道:“你想杀他们,大不了一下杀了便是,为什么用这么残忍的方法?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孙警官也觉得他们该死?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他们是该死,我也想杀他们,可这太残忍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他们罪该万死,这说是万死之法,虽然不是我下的手,但我觉得很痛快,深得我心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不跟你说了!”孙明月扭头便走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孙警官,他们都死了?”

    “是,都死光了,一个不剩,你是不是很得意?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扭头道:“怎么不对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会全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孙明月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孙警官,死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还能笑得出来,真冷血!”孙明月撇撇嘴:“不错,死了五个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叹道:“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下的手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,无奈道: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!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要不是你下的手,你怎知没全死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常理推测而已,真一下死这么多人,绝不是你过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我要奉劝你一句话!”孙明月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一下,微笑道:“请。”

    “夜路走多了终会遇上鬼!”孙明月冷笑一声,扭头道:“沈女士,对不起,打扰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,看看她手上的照片,孙明月摇头:“这些照片太血腥,沈女士还是不看为好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不要紧,我想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算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看向孙明月,孙明月稍一迟疑,挑出两张递给她,方寒皱眉,却最终没动手,只是冷冷瞪一眼孙明月。

    孙明月不甘示弱的回瞪他。

    沈晓欣看两眼,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递还给她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你该谢方寒,……虽然他是个无法无天的混蛋!”

    她说罢扭头便走,噔噔噔离开了沈家,汽车很快嘶鸣着奔出。

    沈晓欣叫住了方寒,指指沙发。

    方寒坐回沙发,盯着她脸,她发髻高挽,光洁的额头,精致清冷的脸庞散发白玉柔光。

    她叹口气:“方寒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我知道是你干的!”

    她看到的照片是孙明月挑选过的,没那么血腥,只是两个人瞪大着眼睛倒在血泊里,有些吓人,她又心惊又心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“下次别这样了。”沈晓欣叹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过去拍拍她后背,一道温暖的气息钻进去,抒解着她的郁气,温暖她身躯。

    沈晓欣身子朝他歪倒,头枕到他肩膀上,方寒身子一僵,知道她现在心里软弱,需要依靠,她孤单一个人实在可怜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揽住她腰肢,抱着温软幽香的身体,内心不起波澜,温声道:“沈姐,一切都过去了,放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晓欣轻轻回答。

    两人静坐良久,一言不发,却充满了温馨。

    忽然脚步声响,沈娜从楼上跑下来,沈晓欣忙坐直身子,伸手捋鬓边散落的发丝。

    沈娜装作什么没看到,脆声道:“小方老师,我做完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起身上楼,到了楼上房间,沈娜凑到他耳边,轻笑道:“小方老师,你跟妈妈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横她一眼:“别乱想,**心里难受,需要有人安慰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妈妈确实挺难的。”沈娜叹口气,无奈摇摇头:“可她就是不想嫁人,我将来嫁人了她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想得倒远。”

    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!”沈娜道:“要不,小方老师你照顾妈妈吧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将来结婚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一样的。”方寒笑道:“我是你舅舅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啦!”沈娜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末,他与周小钗一块儿去京师,刚一进葛家别墅,葛思壮神清气爽的迎出来。

    周小钗横他一眼,没搭理他,葛思壮也不生气,对方寒笑道:“方寒,干得漂亮啊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好吧,看来师父过得不错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错!”葛思壮笑道,他身体已经调整到最佳状态:“走,进去说话!”

    他也不搭理周小钗,与方寒说说笑笑进了屋,葛妙妙正在屋里看电影,看到方寒进来,忙跑过来:“哥哥!”

    她穿一件迷彩外套,戴着贝雷帽,英姿飒爽,笑道:“哥哥来不怎么跟我说一声!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刚决定要过来的,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妙妙,别缠着方寒,他有正事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葛妙妙鼓鼓嘴:“什么正事啊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妙妙,我今天还真有正事。”

    葛妙妙摇摇头道:“哥哥你越来越像妈妈了,一天到晚忙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道:“师母干的是大事,我嘛,瞎胡闹,改天咱们去孟山!”

    “那说好了!”葛妙妙双眸一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下个周,或者下下周,一定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葛妙妙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周小钗扭头横他一眼:“方寒,我发现你挺有女人缘的,娜娜,妙妙,你都能玩到一起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:“师母,我就权当夸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奖你个头!”周小钗没好气瞪他一眼:“别跟你师父胡闹!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点头,葛思壮得意的一哼,不跟她说话,方寒看得摇头,两人还在冷战呢,时间持久。

    葛思壮把他拉到另一间屋,忙道:“方寒,开始吧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看门外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小钗她不会过来!”葛思壮小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松口气,小声道:“千万别让师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!”葛思壮低声道:“让她知道又要唠叨个没完!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点头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方寒,真有把握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,我办事你还不放心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!”葛思壮笑拍拍他肩膀:“就看你的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,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数,不会下死手。”葛思壮道:“京师这个地儿,真不是人呆的,步步陷阱!”

    方寒道;“实在不行,还是调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摇摇头:“不行,我非要闯出一条路来,不能给老葛家丢人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很凶险吗?”

    “凶险倒不至于。”葛思壮道:“顶多就是不能升官了,平平庸庸过一辈子,越往上斗得越厉害,越趋向文斗,不像在地方一样野蛮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父也不用太担心,最不济还有师母撑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葛思壮点点头:“即使我毫无作为,你师母也足够撑起这个家,我那泰山大人可了不得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,他虽没见过那位,但看师母就知道他的厉害,上一次铲除顾氏团伙,也可见他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方寒说着话功夫,轻轻在他身上印了几掌,低声道:“师父,这一个星期内不能**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一怔,随即拍一下他肩膀:“臭小子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着出去了,葛思壮感受着身体澎湃的力量,用力握了握拳头,昂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方寒先去看了江承,江承正教江小晚练剑,江小晚一身白色练功劲装,衬得越发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她拿着一柄长剑,歪歪扭扭的比划着,江承在一旁摇头不止,一脸的不忍目睹状。

    看方寒过来了,江小晚娇叱一声,朝方寒刺过来:“小贼,看剑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着轻轻一弹,“叮”一声脆响,长剑飞到天空,落下时被江承一把接住。

    江小晚摸着手腕,嗔道:“好小子,跟我显什么威风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要做女侠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只准你练剑,就不许我练?”

    江承摇摇头:“这丫头也要凑热闹,学我的功夫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恭喜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叫我师姐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你入门比我晚吧?应该唤我师兄才是!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还是不按这个排了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别胡闹了,方寒,你要去老华那里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明天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看江承皱眉,笑道:“师父,可有不妥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听到一些风声。”江承皱眉:“可能有人要对你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江承摇摇头:“现在还不清楚,总之你小心点儿,你帮老华实在不明智,我也保不住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碰上的我不管,碰上的,我总不能见死不救,……华老的身体只要压住伤,活个十几年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能活这么久?”江承讶然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他保养得法,再加上心态超然,正合了道家的心死身活。”

    江承陷入沉思中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他是要调整对华家的态度了,各个派系间关系复杂,他们这些老人的生死影响巨大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