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36章 做客
    车很快到了韩雪的小区,她停了一下,扭头道:“方先生,上去坐坐吧,我爸妈一直想好好谢谢你。.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举手之劳,不用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韩雪正色道:“对方先生来说是举手之劳,对我们一家却至关重要,无论如何都要道谢的!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扭头看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正闭着眼,似乎在听音乐,方寒知道她耳机根本没打开,正竖着耳朵听自己跟韩雪说话呢。

    他没好气的道:“沈娜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沈娜摘下耳机笑道:“我给妈妈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拨通手机,笑**的道:“妈妈,我跟舅舅在韩老师家吃饭啦,不回去了!……嗯,嗯,明白的,好的,不让他喝酒!”

    她放下手机笑道:“好啦,咱们上去吧!”

    韩雪瞪一眼她,这个小丫头鬼机灵!

    沈娜率先跑下车,方寒无奈摇摇头,跟着一块儿上去。

    韩母开门,一看方寒来了,顿时大喜,忙叫道:“老韩,快看谁来啦!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韩父正在屋里搬花,重新摆弄鱼缸的位置,忙得满头大汗,看到方寒,忙迎出来,呵呵笑道:“方先生,快请快请!”

    方寒来到沙发坐下,笑道:“叔叔婶婶别忙了,太客气我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不客气。”韩母笑道:“小雪,还不赶紧泡茶,你这丫头一点儿没眼力劲儿!”

    沈娜笑**看着韩雪,韩雪瞪她一眼,扭身去厨房泡茶。

    韩父笑道:“方先生年轻有为啊,我这病看了多少家医院,请了多少位中医,折腾了三年越来越重,方先生你轻轻几下,我就全好了,说出去都没人信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凑巧了,我只会这一门手艺,换了其他的病未必有用,也是叔叔幸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医术?”

    “是一套针灸术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针灸?”韩父惊奇的道:“针灸有这么神奇?”

    他印象里,针灸只是中医的理疗方法,做为用药的辅助,本身并不能治什么病,没想到自己竟然是针灸治好的。

    韩母忙道:“方寒,我叫你方寒好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叫名字亲切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叫你方寒,”韩母笑道:“那我怎么没看你用针呢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练了一点儿功夫,比用针效果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气功!”韩母赞叹道:“咱们实在没法子,也想过练气功,可老韩这头犟牛偏偏不信气功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气功不能随便练的。”

    韩父哼一声:“我见过练气功把自己练死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没名师指点最好别练功,太容易受伤!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严重?”韩母讶然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气功本就是违逆自然之法,没明师指点,几乎都会出问题!”

    韩母笑道:“那方寒你是有明师指点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一共拜了两位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那方寒,你看看我身体怎么回事?”韩母问。

    韩雪端着茶从厨房出来,嗔道:“妈——!”

    韩母笑道:“方寒很神奇,给我瞅两眼又有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伸出手,搭上韩母手腕,片刻后放开手,点点头:“婶的身体没大问题,一是熬夜太过,二是脾胃不合,调理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累。”韩母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血於气滞难免精神倦怠,我给婶婶调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在韩母胸口轻轻一拍,惹得韩雪翻了个白眼,这个位置太唐突了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回差不多了,注意别熬夜。”

    “老韩腿好了,我也不用熬夜了!”韩母笑**的揉揉胸口,笑道:“真奇怪,这一下就舒服了!”

    她觉得有一把刀一下把自己扎穿了,像堵住的管子被通开,浑身一下通畅,说不出的轻松。

    “真厉害!”韩母赞叹道:“真好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是要注意调养,否则再过一阵还会恢复原状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韩母笑道:“今晚一定要留下吃饭,跟老韩好好喝一盅!”

    “妈,他开车呢。”韩雪忙道。

    韩母笑道:“没关系,先把车停这儿,明天再过来开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进了厨房,韩雪要过去帮忙被她推出来,韩雪无奈的摇摇头,妈也真是的,热情得过头了,让他怎么想!

    韩父喜欢花草,方寒也略通,两人说起来很是投机,说着说着,又说到了象棋,然后韩父让韩雪拿出棋,两人开杀。

    沈娜与韩雪在一旁观瞧,沈娜不懂这个,但脑子灵活,韩雪解说了一遍规则她就记住了,盯着津津有味的看。

    韩雪从小跟父亲一块儿下棋,棋艺不俗,看了一会儿摇摇头,父亲的棋艺差了他一点儿。

    不过这方寒倒有几分本事,自己旁观者清,身在局中的爸爸是绝看不出他的礼让,杀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沈娜看得津津有味,抓耳挠腮,替两人着急,韩母不时从厨房探头瞧一眼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杀了两盘,方寒先输了一盘,又胜了一盘,正要杀第三盘,韩母在厨房里招呼韩雪端菜,要开饭了。

    韩父意犹未尽的收起棋盘,约定改天再一决胜负,然后拿出一瓶二锅头,拿了两杯子,两人一边吃饭一边喝酒。

    沈娜把妈妈的叮嘱置之脑后,反而鼓励方寒喝酒,巴不得他喝醉,然后不能回去,睡到韩老师的屋,生米煮成熟饭!

    两瓶二锅头下去,韩父醉了,方寒还很清醒,把韩父扶到**后才告辞,不能开车,两人打车回去。

    坐在出租车里,他看看头顶,圣力又增加了一丝,比华老给的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目前只能一点一滴积累,再少也比没有强,积少成多才是根本,这个世界没有梦中世界的魔兽,无法杀魔兽累积圣力。

    回到沈家时已经半夜,大厅的灯还亮着,方寒与沈娜进去一看,沈晓欣正坐在沙发上看书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灰色毛衣,毛衣紧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,柔美丰润,方寒每次看到都怦然心动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瞪着两人,沈娜嘻嘻笑道:“妈,你没睡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!”沈晓欣冷冷哼道:“方寒喝酒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只小喝了一杯。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叮嘱你的?!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:“我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狠狠瞪她一眼,又望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呢?”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,下班回来就累得不轻,等了你一会儿扛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沈姐也早点儿睡吧,女人不能熬夜的!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怎么回事?”沈晓欣蹙眉看着他,摆摆手:“沈娜,上去睡觉!”

    一听妈妈叫自己名字,沈娜便知道她真生气了,忙点点头:“那我上去啦,小方老师晚安!”

    她给他一个珍重、好运的眼神,一溜烟儿跑回楼上。

    方寒笑**坐到沙发上,紧贴着沈晓欣,沈晓欣明眸盯着他,没像往常一样后退避开。

    方寒能嗅到她幽幽香气,让他心跳加速的香气。

    沈晓欣淡淡道:“韩老师很漂亮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上次不是说不逊于我跟小钗嘛!”沈晓欣哼道:“想入非非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沈娜的老师,拉好关系总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好意!”沈晓欣淡淡道:“你还是跟韩老师保持距离吧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我怕你弄巧成拙,最后反而让娜娜受连累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沈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这位韩老师,刚毕业,还很单纯,又善良,万一对你有了感情,你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可不是万人迷,沈姐抬举我了!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抬举你,小心一点儿总没错。”沈晓欣道:“你看着老实,偏偏到处招惹女孩子!”

    方寒大觉冤枉,自己可谓专情了,哪招惹女孩子?!

    “行啦,我也睡了,你回去吧。”沈晓欣不给他分辩的机会,起身上了楼,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沙发上,无奈的摇头苦笑,这个沈姐,自从上次救回来之后,对自己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以前是躲躲闪闪,这回却相反,不但不感激,反而不给自己好脸色了,动辄就训自己一顿。

    都说男人是**骨头,自己不能免俗,被她这么对,自己不但不生气,反而觉得挺舒服,感觉比以前更亲近了。

    沈娜偷偷跑下来,鬼鬼祟祟,笑**凑过来:“小方老师,加油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这话被**听到,非训你!”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道:“我看妈妈对你也动心了呢!”

    “你饶了我吧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妈妈对你越客气是越疏远,不客气是亲近!”

    “嗯,有理,赶紧上去睡吧!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娜笑**的道:“要不要娶了我妈?”

    方寒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沈娜撇撇嘴,摇摇头叹口气:“难喽,妈妈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,说你跟我一般大,只拿你当成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所以你就死心吧,我已经死心了!”

    沈娜无奈的道:“那好,就拿下韩老师吧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消失!”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着跑回去,方寒摇头笑笑,这个鬼丫头,一肚子怪想法,但相处起来很有趣,很好玩。

    他第二天早晨打车去拿车,顺便上楼找韩雪,韩雪刚好要出门,方寒便要捎她一段儿。

    韩雪严辞拒绝,冷着脸,非要去坐公交,方寒无奈,只能由得她,看得出她想跟自己保持距离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