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35章 治愈
    韩雪母女紧张的盯着方寒。.

    韩雪虽没抱太大希望,但凡事总有万一,万一他真的行呢?

    韩父微笑看着方寒,暗自点头,看来这小伙子是韩雪的追求者,模样一般,气质挺好,看着踏实稳重,让人放心。

    男人靠的不是长相,是本事,他要真会医术那最好。

    方寒慢慢松开韩父手腕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韩雪忙道:“爸爸早晨时候还行,但一下床走动,马上双腿剧烈疼痛,浑身也疼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止住她说话,对韩父道:“叔叔翻一**。”

    韩父笑**的点头,转身很艰难,韩雪与韩母忙上前帮他,让他俯身躺着,毯子滑落,露出他双腿。

    他只穿一件裤头,两腿肿得像萝卜,青得油光发亮,好像气球吹涨到极限,随时会炸开。

    沈娜捂住小嘴,不让叫出声来,怜惜的看着韩父,肿成这样子该有多难受啊,亏他还能笑得出来!

    韩雪母女看得多了,每次看都觉得心惊。

    方寒视若不见,撮指如鹤嘴,在韩父后背轻啄九下,收回手后说道: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?”韩雪一怔,忙道:“方先生,你是说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韩雪蹙眉道:“方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道:“叔叔是寒湿之气太重,伤及肾脏,还没到器变阶段,所以西医查不出,……韩叔叔工作在冰库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在一家冰库做工。”韩父点点头,笑道:“一看方先生就是年轻有为,……我这病有三年了,吃药时好时坏,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韩叔叔这病还好,明天就差不多了,……那今天就不多打扰,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再坐坐吧!”韩父笑道。

    韩雪忙道:“爸,方先生是接沈娜回家的,现在已经很晚了,沈女士会不放心的!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,可惜。”韩父笑**的道:“那今天就不多留了,改天一定过来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定一定。”

    他与沈娜出了韩雪家,韩雪送他们下楼,恰好碰到一个中年妇女往上走。

    韩雪打了个招呼:“孟阿姨。”

    孟阿姨个子不高,胖乎乎的,圆脸布满笑容,打量着方寒,笑道:“哟,雪儿也有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韩雪忙道:“孟阿姨误会了,这是学生家长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学生家长啊。”孟阿姨失望的摇摇头:“当老师真不错,总有学生家长送礼。”

    “孟阿姨!”韩雪嗔道。

    孟阿姨忙打一下自己嘴:“瞧我,好啦好啦,你们快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看韩雪脸红,望向方寒的目光越发怀疑,肆无忌惮的仔细打量,让方寒暗自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韩雪送他们到楼下车旁:“方先生,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知道她不信自己,笑了笑:“韩老师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上车,沈娜在副驾驶位上朝韩雪笑着挥手,方寒点点头,宝马车灵动的转了个弯,径直驶出小区。

    韩雪目送他们离开,失望的摇摇头,这个方寒,看着挺稳重,没想到是个吹牛大王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她用力吐一口气,把方寒抛出脑外,转身上楼。

    上了七楼,刚一开门忙退出来,刺鼻的臭气扑面而来,差点儿把她熏得吐出来,实在太臭了!

    “妈——?!”她扬声叫道。

    屋里传来韩母的声音:“小雪,你先别进来!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,妈?”韩雪忙叫道,捂着鼻子冲进屋里,只见韩母正呆在卫生间门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韩雪靠过去,臭味更强烈,她几乎忍不住了,忙拿了一条毛巾捂住鼻子。

    韩母摇摇头,看了看卫生间的门,里面传来轰隆隆声音,韩雪不明所以:“爸呢?”

    “在里面呢!”韩母指指卫生间。

    韩雪忙问:“爸怎么啦?!”

    “忽然拉肚子。”韩母皱眉摇头: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从来没拉得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看医生?”韩雪忙道。

    韩母皱眉:“你又不是**的倔脾气,他能看医生?……非拉得手脚发软,没力气了才能听话!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方寒!”韩雪咬咬牙,恼怒道:“要是爸有个三长两短,我一定不放过他!”

    韩母道:“我看方先生是个好孩子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还有谁!?”韩雪哼道:“我太轻信人,他没本事偏喜欢吹牛,怕是把爸治坏了!”

    韩母笑道:“你呀,也该找个男朋友了,这些年你一直拼命学习打工,再不找男朋友该成老姑娘了!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!”韩雪拉住她胳膊,嗔道:“我不嫁人,就陪着你们!”

    “别别,咱们不用你陪!”韩母忙摇头:“求你还是赶紧嫁人吧,只有你嫁了人咱们才能放心,就算你尽孝了!”

    韩雪哼道:“妈,凭我的条件,想找男朋友还不是小菜一碟?”

    “小菜一碟你倒是找一个啊!”韩母没好气的道:“别一天到晚只会说嘴,一到行动就焉了!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我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急我急,**也急,就怕自己闭眼的时候你孤零零一个人,咱们怎么能放心闭眼?!”韩母摇头道:“我看这位方先生就不错,应该是个有修养有学问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也太不靠谱了,他才是大一的学生!”韩雪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韩母一怔,讶然道:“他是大学生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韩雪点点头,关切的看着卫生间,里面已经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韩母摇摇头:“不像,真不像,倒像是工作几年的,看起来比你还老成稳重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像不像,人家是东南大学大一物理系学生!”韩雪道。

    韩母赞叹:“东南大学啊!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所以妈,你就甭乱扯红线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”韩母摇摇头,叹道:“真是可惜了……,不过你们也就差个三四岁,女大三抱金砖嘛!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!”韩雪跺脚嗔道:“求你了!”

    韩母无奈的笑笑:“好吧好吧,不说就是了,**这会怎么没动静了?……老韩!老韩!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!”卫生间里传来韩父中气十足的声音。

    韩雪忙道:“爸,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别进来,我通通气!”韩父说道,通风扇呼呼转动开来。

    韩雪嗔道:“爸,你先出来!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韩父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功夫,他才打开了卫生间的门,里面窗户开着,通风扇转着,臭味儿差不多散尽了。

    韩雪忙过去扶他:“爸,难受吗?”

    韩父推开韩雪的手,笑道:“哈,很舒服!”

    他缓步往外走,看得韩雪母女一怔,韩母忙道:“老韩,你的腿?”

    韩父呵呵笑道:“方寒这小子真有一手,肚子这么一拉,腿倒舒服了,好像把病气泄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!”韩母忙问。

    韩父点点头:“是有这么点儿感觉,再看看吧!”

    他走了几步笑道:“真是浑身轻松,跟从前不一样了!”

    “爸,你刚拉了肚子,身体虚弱,还是少走两步吧!”韩雪忙拉着他躺回**:“他的话也不能全信。”

    “嗯,观察观察。”韩父点点头,他们吃中药时,也偶尔有好转现象,又很快又恶化,空欢喜一场。

    韩母赞叹道:“这个小方真是不一般,还有这么厉害的一手医术!”

    “妈,他哪懂什么医术。”韩雪摆手道:“给爸做些吃的吧,很快会饿的,不能太油腻。”

    “嗯,咱们也该吃饭了!”韩母点点头,打开门与窗,先把屋里的味儿散去,手脚轻快的去做饭,一旦有了希望,心情格外好。

    吃过饭,韩父在**呆不住了,非要下来走,说不走双腿痒得慌,心里憋得慌。

    韩雪母女拗不过他,只能陪着他下了楼在小区里溜达,韩父先前走一圈就累得气喘吁吁,如今走了三圈气仍不粗。

    韩雪母女倒先累了,提议先歇一歇。

    三人坐在小区的小广场,与周围邻居打着招呼,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雪,这位方先生确实是有本事的。”韩母说道:“你瞧瞧**,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脸色完全不一样了!”

    韩雪也发现了,以前爸爸的脸透着一股青气,这会儿却脸色红润,确实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也隐隐担心,会不会像回光返照一样,因为好得太快了,她心里总是不踏实。

    “妈,观察两天再说,万一只是一时的呢!”

    韩母摇摇头:“以前再好转也没到这程度,确实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太邪乎了吧?”韩雪道:“就这么点几下,爸一下就从重病恢复了健康?”

    韩母笑着点点头:“确实有点儿邪乎!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他捣什么鬼!”韩雪哼道。

    韩母笑道:“万一他真治好了**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感谢他呗。”韩雪道。

    “拿什么谢人家?”韩母问。

    韩雪皱眉,方寒开的是豪车,沈娜家里又有钱,根本不缺钱,那缺什么呢?

    “不行你就嫁给他算啦!”韩母笑道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!”韩雪嗔道:“有你这么卖女儿的嘛!”

    韩母抿嘴笑道:“我看小方挺好的,人稳重,又是名牌大学生,将来前途无量,跟着他不会受苦!”

    韩父哼道:“跟着我你受苦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!?”韩母白他一眼:“嫁给你后,我享什么福了?!”

    韩父摸摸头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当初厂子效益还是不错的,生活过得挺滋润,下岗后找的工作就不行了,只能勉强混个温饱,这些年确实苦了她!

    韩母哼道:“**就是最好的例子,女人最重要的是嫁个好男人,有钱没钱不重要,关键是有本事,饿不着肚子!”

    韩父摇摇头,无奈道:“**说得有理,就凭方寒这一手医术,就吃喝不愁!”

    韩雪对老两口的绊嘴没在意,老妈也就是发发唠叨,对老爸可心疼得很,比对自己更好。

    他们又狠狠赞扬了方寒一番。

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呀……”韩雪无奈的摇摇头,叹道:“人家是有女朋友的,李棠,你们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哪个李棠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在法国电影节得奖的那个!”

    “哦,那姑娘啊!”韩母恍然。

    韩父无奈的叹口气:“好东西都早有主了啊!”

    韩母道:“那姑娘挺好的,人漂亮又大气,据说有个大学生男友,很恩爱,长得配不上她,她偏偏相中了,……没想到是方寒!”

    “你们女儿也是有自知之明的,虽说天生丽质吧,可跟人家李棠一比,那是比不过的!”韩雪道。

    老两口对视一眼,摇摇头,这倒是实话,女儿虽漂亮,但跟李棠一比,就好像星星对月亮,李棠整个人都会发光一样,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韩母叹口气,无精打采的道:“那就算了吧,好好谢谢人家,别对人家冷眉冷眼的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我会好好说的。”韩雪松口气,忙点头。

    两天后,方寒去接沈娜,在门口又见到了韩雪,顺便捎她。

    进了车后,沈娜道:“舅舅,我困啦,先睡一会儿!”

    她躺到后面座位,眼睛一闭,随身听耳机塞住耳朵,一幅什么也听不到的神情。

    方寒暗笑,不动声色,温声道:“韩老师,叔叔没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韩雪点点头,粉脸透着一丝酡红,被沈娜给弄得挺尴尬,心里暗骂小丫头人小,鬼心眼不小!

    她竭力平静,若无其事的道:“我爸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让叔叔多运动运动,他吃了不少的补药,一直堆积在身体里,时间长了会惹麻烦,**出来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爸这两天浑身有劲,不**难受。”韩雪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,方寒目不转睛盯着前面。

    宝马车里很安静,柔和的音乐飘荡缭绕,韩雪越发紧张,听得到自己心跳与呼吸。

    她暗叫,韩雪,别紧张,别紧张,有什么可紧张的,他就是路人,跟自己没什么关系!

    半晌,韩雪道:“我挺好奇,方先生你用的是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“沈娜不是说过了吗?”方寒微笑:“是一种针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没见你用针啊。”

    “针法未必全得用针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太简单了点儿吧,以前那些医生又是把脉又是问诊,开了一大堆的药,你就这么几下就行了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摇头:“会者不难难者不会。”

    韩雪哼一声,他显然不想多说,自己也没必要多问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