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33章 报警
    宝马车发出狂怒的嘶吼,在城市的公路上狂奔,掠过一辆辆车,好像奔行在旷野之上。.

    沈娜吓得脸色苍白,每次觉得都要撞上了,又堪堪避开,心快要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方寒,方寒脸色平静从容,好整以暇,好像开的是卡丁车,看他如此平静从容,沈娜的心不由的安稳。

    宝马车跑了约半个小时,从繁华的都市来到旷野,数里外不见村落,黑漆漆一片,只有宝马车的低鸣声,车灯显得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宝马车缓缓停下,熄火,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远处有一片灯光,仔细看能看出是一片废弃的工厂,厂房连绵,灯光两三处,透着荒凉。

    沈娜左右打量:“这是哪里呀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娜,你先下车,找个地方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沈娜忙道:“妈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看一眼远处连绵一片的厂房:“我会把**带出来,然后咱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沈娜点头。

    所有的灯光都灭掉,车内外与夜色融为一体,天空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月黑风高。

    沈娜悄悄下了车,钻进车旁的石头后,方寒扫两眼,点点头,也无声无息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车离着厂房约有两百米,他无声无息靠近,宛如狸猫。

    沈娜趴在石头上瞪大眼睛,一眨不眨,只能看到灯光,看不到方寒,周围轻微的昆虫鸣叫声,越发显得安静。

    她心跳得厉害,砰砰声听得清清楚楚,不时扭头看四周,生怕忽然扑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她想看看手机,但不敢弄出光亮,于是自己默默数自己的心跳,当心跳三百下时,她忽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方寒横抱着沈晓欣出现在车旁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她忙起身迎过去。

    她眼睛适应了黑暗,看不清方寒的脸,却认出他的身形与轮廓。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沈娜,上车!”

    沈娜忙去看沈晓欣:“妈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外面漆黑一片,她看不清沈晓欣脸庞,她只是一动不动趴在方寒怀里,沈娜心一下揪紧,恐惧攫住了她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**不要紧,就是吓着了,醒过神就好!”

    沈娜松口气,忙拉开车门,方寒把沈晓欣放进去,沈晓欣却紧搂住他不松手,方寒无奈,也坐进去,轻轻搂着她。

    “沈姐,不要紧了。”他轻轻拍着沈晓欣后背,慢慢度过去一道内气,温暖的气息流转,包裹着她身体,驱散她的惊恐。

    他没打开车灯,静静搂着沈晓欣,柔声道:“过去了,一切都过去了,这里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沈娜坐到副驾驶位子,探过头来:“妈妈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沈娜,你怎么也来了?”沈晓欣沙哑的声音响起,让沈娜彻底放下心来,忙道:“我跟小方老师一块儿来的!”

    沈晓欣偎在方寒怀里没动,声音却平静下来:“胡闹!”

    “有小方老师在,谁也不怕!”沈娜笑嘻嘻的道:“妈妈,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要紧。”沈晓欣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从怀里掏出手机,拨出一个号:“孙警官,是我,……这么晚当然有事,我在海天南郊二十里处的纯和轮胎厂,我要报警,我朋友被人绑架到这里,请派人过来,……人已经制服了,需要你们警察处理!”

    “报警了?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用法律惩处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**。”沈晓欣轻声道,她声音平静,但透出一股柔弱:“不怕警察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**最怕警察,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他接着又挂给周小钗,把情况说了一遍,周小钗在电话里一腔怒气,狠狠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打开车灯吧?”他柔声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晓欣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方寒放开她**丰盈的身子,探身到前面,启动发动机,打开空调,车灯也亮起来。

    沈晓欣脸色苍白,双眼通红,嘴唇破了皮,隐隐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嘴唇破了,要不要去医院?”沈娜惊叫。

    沈晓欣脸一红,迅速一扫方寒,忙摇头:“不用,我自己咬破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你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虐待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绑架妈妈你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顾子寒指使的!”沈晓欣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顾子寒?这个臭家伙!”沈娜恨恨道:“小方老师,一定要逮住他,把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嗯,会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看他一眼,摇摇头:“算了,让警察收拾他吧,没必要招惹他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我会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沈娜看看沈晓欣,又看看方寒,总觉得有些古怪,两人眼神不时交流,好像眉目传情似的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妈妈,这次又亏了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沈晓欣点点头,红着脸扭过头看车外,外面一片漆黑,只有车里明亮,她忽然有一种茫茫世界只剩下自己三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忽然感觉温馨与安宁,扭头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正微笑看着她,她脸不由红了,又扭过头,心中甜**。

    沈娜微眯眼睛,慢慢扭过头,装作没看到两人情形,心下暗叫,小方老师英雄救美,妈妈要以身相报么!?

    车里很安静,沈娜打开了音乐,轻柔的音乐充满了车内。

    车内温暖明亮,车外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小时,三辆警车呼啸而至,先把宝马包围起来,随后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拿枪指着车。

    方寒打开车窗,淡淡道:“诸位警官,是我报的案,孙警官?”

    孙明月身穿警服从一辆车下来,警服很合体,衬出她身段的苗条。

    她到了车外看了看里面,皱眉道:“这位沈女士是受害人?”

    方寒打开车门,点点头:“是,她被绑架至此处,凶手正在厂子里,劳烦诸位警官将他们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说,咱们会做该做的!”孙明月哼道,一摆手:“三队包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应一声,分成三个小队,小心翼翼往厂房包围过去。

    孙明月扫一眼平静的沈晓欣,对方寒道:“咱们要给沈女士做个笔录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下了车,随着孙明月一块儿来到警车内,有两个警察一一询问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片刻后,孙明月的对讲机响,报告了里面见闻,二十个人,都失去行动能力,四肢被人打断。

    “叫救护车!”孙明月狠狠瞪一眼方寒:“方先生,你也要一份笔录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微笑:“遵命!”

    又有两个警察带他到另一辆车内询问,方寒如实回答,非常配合,孙明月很快过来,静静听他的述说。

    待他说完,孙明月冷冷道:“下手够狠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微笑:“要是狠,我直接宰了他们找个地方埋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干不出来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孙警官你对我有偏见,他们二十个人,我只有一个,只能下狠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能伤得了你?”

    “万一他们有凶器呢,你们搜过吧,有没有带枪的?”

    孙明月瞪他一眼:“反正你有理!”

    对讲机再次响起,通报了这些人的情况,身怀利器,有管制刀具,有三个人带五四手枪。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,没想到他们真这么胆大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摊摊手:“孙警官,我真手软的话,现在倒下的就是我跟沈女士甚至沈娜了!”

    “行啦,不会饶了他们的,你不用啰嗦!”孙明月没好气的摆手道:“做好笔录,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谢诸位警官!”

    他出了警车回到宝马车里,沈晓欣与沈娜已经坐那儿,他正要开车,“吱”一声凄厉的刹车响。

    周小钗坐卡宴里匆匆钻出,钻进宝马车里。

    她紧抿嘴唇,玉脸挂霜:“小欣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:“他们突然冲出来,把我绑住拉来这里,还没等说什么呢,方寒就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:“你怎么不听方寒的?!”

    沈晓欣有些不好意思,这件事确实怨自己,枉顾方寒的警告,出了画廊被人一下绑了。

    她回想当时的情形,被忽然绑住扔到车里,一动不能动,心中惶恐之后便起了决死之心,知道难以幸免了。

    她想来想去,最放不下的除了沈娜就是方寒,很后悔,早知道自己如此短命,为什么有那么多顾忌,想那么多,结果到头来只能抱憾而死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重活一回,一定不像原来那么活,敢爱敢恨,抛弃那些世俗之见与别人的眼光,过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她又懊恼又不甘,正在这时,耳边忽然传来惨叫,然后方寒如天神下凡般出现,狂喜溢满整个身体,她心怀激荡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方寒一松开她绳子,她便搂住他狠狠吻上他。

    方寒迟疑一下,慢慢回吻,直到快喘不过气,她才松开,这一吻好像又把她所有的激情宣泄了,勇气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方寒弯腰把她横抱起来,慢慢走出去,她感觉说不出的安宁与安全,在他怀里一切都不可怕,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小钗咬牙恨恨道:“还反了天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咱们先回去,沈姐也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回去!”周小钗咬着牙哼道:“这回不把他们治死,我就不姓周!”

    她怒气冲冲回了卡宴,卡宴冲了出去,方寒忙开车跟上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