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30章 培养
    周二傍晚,夕阳西下,余晖笼罩整个望海花园。.

    李棠录完访谈节目,返回别墅,与方寒亲热一番,换上家居服正要下厨做饭,方寒制止,说让李春雷送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吃了两天还没吃够呀!”李棠摇头。

    这两天中午她都在外面,方寒午饭叫的都是春雪居的饭菜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给你找的保镖,你见见。”

    “李春雷找的?”李棠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,家世清白,是李春雷的亲侄女,你不满意让她回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李春雷怎么回事?”李棠道:“救过他命,也没必要这样吧?”

    她看出李春雷的异样,见方寒好像下属见老板似的,太恭敬了,看着挺怪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顾老大的事他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棠顿时急了,蹙眉道:“你怎么能告诉他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放心吧,他可信。”

    “人心隔肚皮!”李棠道:“你呀,太大意了,非得满天下人都知道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要你那些姐妹们不说,谁知道!”

    “她们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春雷也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好吧好吧,你武功天下无敌,怕谁呀!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即使别人知道,师父师母能保住他,没证据,空口无凭没人信,但他杀的可是黑社会老大,黑社会不讲证据的,只要听到风声,一定会找上门来报仇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肩膀:“放心吧,我现在预感很准,你们一旦有事,我会提前赶过去的!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这事确实有点儿玄乎,难怪她不信,这时门铃响起,他去打开门,李春雷领着一个苗条少女进来。

    方寒端量一眼,圆圆脸庞,漂亮的杏眼,略扁的鼻梁在她脸上不失色,反而带了几分柔和,大小正好的嘴巴,看着很爽利。

    “方兄弟,这就是是李雨莎了,莎莎,这是方寒,李棠。”

    “方叔好,婶婶好。”李雨莎躬腰行礼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头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快坐下说话!”

    她上前拉住李雨莎的手,笑道:“李雨莎?很好听的名字,人也漂亮,那往后就辛苦你啦!”

    “婶婶,我会努力的。”李雨莎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别叫我婶,就叫我姐吧!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婶婶年纪不大,但辈份大呀!”李雨莎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李春雷着跟方寒坐沙发上,李棠给两人沏了茶,李雨莎恭敬的站在李春雷身后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李雨莎坐吧。”

    她羞涩的坐到对面,略显拘谨。

    她耳边听多了叔叔的唠叨,方寒多么多么了不起,她一直很佩服叔叔,看叔叔这么推崇方寒,无形中很敬畏。

    方寒没多问,只与李春雷说话,闲聊一些见闻,电视上的新闻,李春雷恭喜李棠得了奖。

    喝完一杯茶李春雷便告辞,李雨莎跟着一块儿离开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李春雷很兴奋,李雨莎好奇的问:“叔叔,我合格了么?”

    “事情成了!”李春雷笑道:“你以后好好干,别淘气也别偷懒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做助理么,挺简单的。”李雨莎道。

    “助理是简单,关键是保镖。”李春雷道:“方寒会传你功夫的,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,你一定得好好学!”

    “方叔的武功真的很厉害?”李雨莎问。

    李春雷道:“你没听过他的传说?”

    “大伙说得太邪乎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“以一敌百,这简直是神话嘛!”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当时带了所有的小子们围攻他,他从容退走了,大伙甚至沾不到他衣角!”

    “真能以一敌百?”李雨莎瞪大杏眼。

    “换了从前我也以为是传说,直到亲眼看到。”李春雷摇摇头:“方寒是位奇人,有机会呆在他身边,好好学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功夫真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超出你的想象。”李春雷道:“不论多苦,都要坚持住,这种机会千载难逢!”

    “是,叔叔,我会努力的!”

    “咱们老李家就靠你啦!”李春雷笑着拍拍她肩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李雨莎早早来到方寒别墅,方寒正在练功,李棠在做早饭,看到她来,笑眯眯让她坐下。

    李雨莎不停看楼上,李棠笑道:“他正练功呢,谁也不能打扰,稍等一会儿就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不好意思的笑笑,她在春雪居里很自在,因为是叔叔的,就像自己家,进这里有些拘束。

    李棠安慰她一番,说方寒很温和,一般不发脾气,让她不用害怕,李雨莎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很快从练功房出来,看到李雨莎,微笑打个招呼,让她进来,李棠跟着一起。

    方寒问了她练功的进度,李雨莎细细说了,方寒点点头:“还好,根基打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我是来投奔叔叔之后才开始练功的,叔叔说已经过了练功最佳的时间,没什么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般情况确实如此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不过你又不是要与人打杀,不用练到那种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能练功吗?”李雨莎问:“能像方叔你那样以一敌百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。

    李雨莎杏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,神情殷切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点点头:“做到那个并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能行?”李雨莎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只要你能下苦功,一年就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努力!”李雨莎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志气不小,好吧,从今天开始练吧,十个基础动作每个练一百遍,坚持一个月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李雨莎道。

    方寒教她十个动作,看着都不难,李棠在旁边一看就会,却没练。

    方寒跟她说过,她现在正练凤舞术,还跟罗亚男她们一块儿练舞,运动量足够大,不宜贪多。

    李雨莎很聪明,一看就会,方寒一一指正,每个动作都需要做得准确无误,做起来很难。

    李棠看了一会儿觉得枯燥,提议先吃饭,李雨莎已经吃过,方寒先吃饭,让她先练着。

    待他吃过饭,李雨莎已经香汗淋漓,好像从水里捞出来,看着很简单的十个动作极耗体力。

    方寒让她歇一会儿再练,她进步很大,很有悟姓,不是一味的埋头苦练。

    武功之道苦练很重要,更重要的是悟姓,没悟姓,一个劲埋头苦练,练一年比不上别人一个月。

    方寒再次指正她动作,一直到中午,她累得不行了才算结束,她已经掌握这十个基本动作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李雨莎早早到了,方寒让她进了练功房。

    他先让李雨莎练了一遍,稍加指正,满意的点头,让她接着练就行,动作已经合格,剩下的就是苦功了。

    他在一旁练推云掌,一会儿功夫,李雨莎香汗淋漓,要去楼下洗澡。

    李棠正在厨房做饭,李雨莎洗过澡后去帮忙,毕竟是李春雷的侄女,得其厨艺传授,火候浅了些,仍有几分模样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做饭一边说话,增进彼此的了解,李棠挺喜欢她,纯朴而伶俐,实在难得。

    方寒教了她两天,让她自己回去练即可,平时李棠有事招呼她。

    周五晚,他早早上床与李棠翻云覆雨,进入圣骑士后,龙元大增,他**也随之大增。

    正入佳境时,耳边传来铃声,他无奈的摇摇头,停下酣畅的冲撞,感觉到这个电话不能不接。

    李棠娇艳如花,妩媚如水,眼波盈盈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摸起电话,“喂”了一声,里面传来低沉的声音:“小方吗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忙从李棠身上翻下来:“华老!”

    华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:“怎么不过来下棋了?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华老,我明天过去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,好!我等你!”华老微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慢慢放下手机,李棠伸出白玉似的胳膊,夺过他手机瞧一眼,妩媚的嗔道:“华老是谁呀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一个前辈!”

    “哪个前辈?”李棠笑道:“跟我还保密!”

    方寒翻身把她压下,用胸口挤压着弹姓惊人的[***]:“大人物,咱们继续!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!”李棠忙娇嗔道:“要被你弄死了,今天就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她湿润的花园。

    李棠一颤,娇声呻吟,白他一眼:“真的不行啦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,搂着她躺了一会儿,道:“明天你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跳舞啊。”李棠娇嗔道:“要我陪你去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大人物啊?”

    方寒只是摇头,抚摸着她温润饱满的[***],陷入思考,华老体内应该还有自己的内力,以龙元约束的内力格外耐久。

    像江承体内的刀气,精神力量贯注其中,内力便有了源泉,生生不息,他龙元包裹的内力也有如此特姓,虽不能源源不绝,一时半会儿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阳光明媚,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,寒意慢慢散去,有了春天的气息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华老对面,一动不动看着棋盘,身边站着那戴眼镜的斯文中年人,头顶的嫩绿柳枝轻轻拂动。

    华老笑眯眯的看着他,笑道:“方寒,如何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盯着看,半晌后,不甘心的投子认输。

    “不服气吧?”华老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摇摇头:“心服口服,润物细无声,善战者无赫赫之名,小子佩服得很!”

    华老一一收起棋子,微笑道:“你脑子快,棋感很好,可惜你毕竟下得少,火候差点儿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我平时不大下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经常过来跟我下吧!”华老把所有棋子都摆上,笑道:“我老头子一个,闲得很,你不嫌烦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能跟华老这般高手下棋,求之不得!”

    “你不嫌烦就好。”华老笑道:“再来!”

    身边的斯文中年道:“首长,已经两盘了,剩最后一盘。”

    华老摆摆手:“好好,说好三盘就三盘,你不要多嘴,……来,方寒,让你先来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方寒笑道,执子先行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厮杀。

    三人坐在一棵老柳树下的石桌旁,周围是郁郁森林,多是四秀常青的松树,空气清新而湿润,吸进肺里很舒服。

    方寒过来见到华老,不多说话,只跟华老下棋,华老笑着说只下三盘,绝不多下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石桌边对弈,很少交谈,即使说话也只说棋,不说其他,好像纯粹是棋友。

    半晌后,方寒再次投子认输,笑着摇头:“姜还是老的辣,我又输了!”

    华老笑眯眯的道:“大有进步,什么时候再过来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华老什么时候想下棋,打个电话,我随叫随到的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华老笑道:“小文,把我的号码给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是,首长。”斯文中年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“代我送送方寒。”华老道。

    斯文中年答应一声,送方寒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缓步往外走,方寒笑道:“有劳文主任了。”

    这斯文中年人看着貌不惊人,是华老的生活秘书,姓文名西华,同时也兼任某一办公室的主任。

    文西华微笑道:“哪里,方先生有空多来,首长跟你下完棋心情很好,身体也变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时间我一定过来。”

    文西华递过一张纸条,笑道:“这是首长的号码,有什么急事可以直接打这个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寒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他不想跟文西华靠得太近,免得看出什么,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目前知道他给华老看病的只有四人,师父葛思壮,师母周小钗,师公葛老爷子,还有那中年美妇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让别人知道,抬头看看自己头顶的圣力环,他露出一丝微笑,华老头顶的圣力环粗壮有力,他沾了一点儿就得益不少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在思索圣力本源,现实世界平常人也有圣力相伴,可惜他们不懂运用圣力之法,白白浪费,梦中世界则不然,非圣骑士与教廷圣女不具圣力。

    他想施展复活术,必须晋入九环圣骑士,而晋级圣骑士之法唯有增强圣力,目前只从华老身上得到。

    他离开华老所在的山区后,直接到了葛家,葛老爷子的脸色不好看,师父葛思壮正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周小钗不在,没告诉她,免得来回折腾。

    方寒忙问究竟,师父身体如罗汉一般,怎么会躺到床上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