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29章 四十
    第二天,方寒起床练完功,沈娜如往常一样跑过来,穿着一身嫩绿色运动服,清新而富有朝气。.

    随着凤舞术的**,她仿佛抹去灰尘的珍珠,容光照人,越发美丽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走吧!”她进来大厅便扬声叫道。

    方寒下楼,两人一起回沈家,如往常一样。

    “师母与**妈练凤舞术吧?”方寒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沈娜点点头:“跟我一块儿练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发现她有点儿沉默,与平常的活泼不同,笑道:“又闯祸了吧?”

    “才没呢!”沈娜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对了,你们的街舞团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咱们获得了第一名。”沈娜露出笑容:“给学校争了光,韩老师被校长表扬了呢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厉害呀!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喽!”沈娜得意的道:“咱们每天都要练两小时,还有贺姐姐的指点,不拿奖太说不过去了!”

    方寒漫不经心的道:“说吧,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沈娜看他一眼,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,无奈的道:“小方老师你昨天没看新闻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看电视的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李棠得奖了,最佳女配角奖,听说是国内第一人呐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自己的预感很准,只可惜在别的事上都准,就是炒股不准!

    沈娜仔细瞧着他脸色,轻声问:“小方老师,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心里是什么滋味?”沈娜小心的问:“是不是觉得又自豪又嫉妒啊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没那么复杂,替她高兴,她很会演戏,能被大伙承认挺不错的,……值得祝贺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有祝贺的意思呀?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也得等她回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娜知趣的不多问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沈家,周小钗与沈晓欣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扫一眼两人,沈晓欣去端菜上桌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,这次还是每本二十万预付金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母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无奈道:“出版社的资金有限,不可能再多了,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把别墅抵押,贷些出来,再加上这些,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够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足够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想了想:“这样罢,再拿我的别墅贷一些出来,反正你那十本书足够还了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摇摇头:“万一中间出了什么问题,让师母没家了可怎么行!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小瞧我啦!”周小钗笑道:“实在不行我再拿钱出来,总不会把房子弄没了!”

    看方寒还在犹豫,周小钗没好气的道:“行啦,别磨磨蹭蹭的不痛快,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:“那好吧,全靠师母了!”

    “不靠我靠谁!”周小钗眼波一荡,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有一阵子没见师父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两星期没回去了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跟师父闹别扭了,冷战也该有个期限,不能一直持续下去,真会伤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摆手:“这次该让他长长记姓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觉得挺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,是他的问题,急功近利,这么下去很危险!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已经醒悟了!”

    “他头脑发热,不跟我好好商量,这次侥幸过关,下次呢?!”周小钗脸挂薄霜,冷哼道:“还会这么幸运?……这么下去早晚要栽跟头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甭跟他穿一条裤子,别管了!”

    “是,不管了。”方寒苦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在厨房扬声唤道:“吃饭了!”

    两人起身进了厨房,坐下后,周小钗道:“李棠得了奖,真没想到,得好好庆贺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她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很有天份,天生的演员。”周小钗赞叹道:“真没想到第一次演戏就得了这样大奖,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沈娜轻声道:“李棠会不会甩了小方老师啊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!”沈晓欣嗔道。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:“我就是有点儿担心嘛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李棠可不是这样的人,放心吧,就是方寒你又要烦一阵子了,那些记者又要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都习惯了,随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随后的两天,他被那些记者围追堵截,这些记者很狡猾,买通眼线,方寒行踪尽在他们掌握,稍一疏忽便被堵住。

    方寒面对镜头与话筒,寥寥数语,几乎不怎么说话,只是微笑,让这些记者很无奈。

    他们千方百计激怒方寒,想让他口吐恶言,他们能狠狠发挥一番,可方寒面对他们的恶语,淡然面对,微笑不语,好像一点儿没脾气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他们不好意思了,说话没那么刻薄了,面对这么一个水火不进的人物,他们不得不感叹厉害。

    都说泥菩萨也有三分火姓呢,他倒好,只是微笑,这份修养让人叹为观止,只凭这份修养他就高人一筹,怪不得李棠能看得上他。

    周五晚上,他开车在机场接了李棠,几天不见如隔三秋,两人在别墅里抵死缠绵,直到她禁不住才停歇。

    灯光柔和,周围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李棠偎在方寒怀里,柔软光滑的身子像没了骨头,方寒大手在她背**处**,漫不经心的说话。

    李棠讲了这几天的经历,看着光鲜其实很单调,走地毯,开幕式,看电影,参加酒会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无聊,而且语言不通,只能与同剧组的几个人呆一起,彼此没什么话说。

    张正辉这次没去,他陷身官司不能出境,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赵语诗对张正辉可是下了狠手,据他所知,张正辉是天娱旗下的明星。

    她懒洋洋的道:“方寒,我还要参加几个访谈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别在节目里讲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总喜欢问你。”李棠笑道:“我觉得挺好的,你又不怕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别提了,被记者们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许多报道,都是讲你好话的呢。”李棠抿嘴笑道:“说你有过人的修养与气度,迥然不俗,配得上我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他们还真是大发慈悲!”

    “总之由他们说去!”李棠撇撇嘴:“他们的话最不可信,那两个访谈节目不能推辞,要不你跟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还是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的。”李棠道:“我实话实说,懒得弄虚作假。”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:“要不,帮你找个保镖吧!……也算助理!”

    “不用吧?”李棠笑道:“架子太大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安全很重要,上一次孙朋过来,结果他的车被人动了手脚,差点儿没命。”

    “孙朋?他得罪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“难说。”方寒摇头:“即使不得罪人,人心也难测,小心点儿总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帮我找吧!”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方寒来到春雪居,径直到了三楼,刚坐下,李春雷过来见他,端上几道拿手的菜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可有身手利落一点儿的女孩?”

    “多大?”李春雷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跟李棠身边做助理兼保镖。”

    李春雷想了想,道:“我有个侄女,前年从老家过来投奔我,高中毕业,聪明伶俐,也能吃苦,正在店里做服务员,本想着让她将来帮我管春雪居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她吧!”

    李春雷笑道:“她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练过武吗?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练,庄稼把式吓唬外行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这样吧,我亲自教她一个月,只要她能吃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她的造化了!”李春雷大喜过望:“她叫小莎,就交给你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手机铃忽然响,他拿出来一看是师母周小钗的,接通后,周小钗说,有人准备构买他前两本书的影视改编版权,问他要不要卖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还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,让师母看着办。

    周小钗说,来的是好莱坞的大公司,越是大公司越是铁公鸡,怕是卖不多少钱,让他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说,蚊子再小也是肉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六,方寒骑着黑星跑了一天,洗漱过后,赵语诗准时出现,抱着双臂笑盈盈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请他进了屋,拿出一张卡递给赵语诗,赵语诗漫不经心的拿过来一瞧,拨通电话打给银行,挂断电话后意外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赵大小姐说话算话吧?”

    赵语诗打量着他,摇摇头:“没想到呀,你还是个富翁呢,不是从你师母那借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管不着吧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没想到你能凑到四千万,还真是小瞧了你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是只能凑到四千万,还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全部身家都在这里了,房子车子抵押了,小说版权卖了,可谓砸锅卖铁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说话算话,给你四十的股份,我拿四十,剩下的归小姨,有意见没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一声:“你占了大便宜,两手一撒做掌柜!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一样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我怎么能一样,人脉与资源还不是要靠我?”

    “是齐女士吧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反正你占了大便宜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倒也是,承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部片子我要让李棠演,还请郑仁侠导演执筒!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能有亲热戏,我受不得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眼儿的家伙,放心吧!”赵语诗哼道:“不会让李学姐吃亏的,真没想到你有这般身家!”

    “现在成了负翁!”方寒摇头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放心吧,公司很快会赢利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短期内不赔钱就算好的了,娱乐公司不比别的,进了这圈子就要遵守这圈内的规则,不可能一上来就赚钱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