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26章 觉醒
    江承笑道:“剑法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选丹法。.”

    江承摇头道:“丹法我只掌握了一部分,后来废了修为更不成了,对你助益甚少,需要你自己领悟,很凶险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是道家的内丹之术?”

    “九转神丹术。”江承点点头:“道家一脉正宗丹法,不过你要想清楚,丹法渊深玄妙,越到后面越凶险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要有正宗传承,我自己摸索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好吧,那就传你丹法!”江承点点头:“那不学剑法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兼学吧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嘿!”江承笑了,指指他:“你小子倒贪心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外一内,应该能同修的。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嗯……,依你的悟姓,倒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江前辈!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道:“你救了小晚的命,就是救了我老头子的命,这一身功夫都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方寒没再推辞,江承就是一座宝库,任意一项武学都极精妙,当世罕有,能学则学。

    “内丹术第一步是筑基,你气息悠长,神光内敛,筑基应该不难,……练精化气,练气化神,炼神还虚,炼虚合道,只有四阶,但一阶数景,精密细致,火候最关键,我经验不足,你自己摸索很容易走火入魔,那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走火了重练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你有这份勇气。”江承摇头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呀,一听练功危险,如避蛇蝎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们还没尝到修炼的真味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错不错,修炼的真味,这句说得好!”江承哈哈大笑,觉得这句挠到心坎了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武功废了还坚持修炼,不是为了重修回来,而是喜欢修炼的滋味,沉醉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传你口诀,你自己摸索着来,有什么异常就过来,咱们一块儿摸索。”江承笑道:“万一来不及,就打电话过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前辈,我略通一点儿医术。”

    “医武不分家,是该学医。”江承点点头:“我最近也在研究,感觉吃力,弄不懂那些医经。”

    方寒伸出手:“我替前辈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江承看看他,摇头笑着把手递上来,方寒分出一股内力钻进他身体,很快洞彻其状况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锁,一动不动的沉思。

    江承笑道:“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前辈这几条经络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被小曰本的高手给伤的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曰本还有这般高手?”

    江承身体里有一股死气,盘旋在三条经络上,不停的吞噬着他生气,若非江承精气强,死气早就吞噬全身精气,取了他姓命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小曰本确实不容小瞧,流派繁多,不乏高手,伤我的是御心流两个刀法高手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想了想:“这是刀气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刀气!”江承点点头:“那两个家伙都是亡命徒,拼了被我杀也要发出这两道刀气,威力果然不小。”

    方寒好奇的道:“当时一定惊心动魄。”

    “我刺杀了不少小曰本军官,很痛快,后来这两家伙找上我,刀法一般,没想到刀气这么难缠。”江承摇摇头:“现在想想也有七十年了,很久的事了,当时的场面还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没找高手试试化去?”

    “找过了,没用,很邪门,化了又生,比癌细胞还顽强!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沉吟:“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试试就试试。”江承不在乎的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下次吧,我取金针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江承没抱什么希望,方寒是奇才,武学修为达到这个时代的巅峰,但毕竟年轻。

    他传了方寒丹道口诀,口诀很简单,关键是修炼及火候,一步一景,一步一个门坎,需要切实印证。

    之后他教方寒剑法,这才是他最拿手的。

    从握剑开始,一点一点指正,仅是一个握剑的手法,他就讲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江小晚一直用胳膊支着脑袋,乖乖听着,听不太明白,但看江承与方寒一个教得认真,一个听得认真,觉得这幅场景很有趣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吃饭了!”秦夫人中气十足的喊声传过来。

    江小晚嘻嘻笑了,扬声道:“妈,做了什么菜?”

    “丫头赶紧过来端菜!”秦夫人喝道。

    “来啦!”江小晚娇声应道,扭头道:“爸,方寒,赶紧的,菜别凉了,好久没尝老妈的手艺了!”

    “走,吃饭去!”江承干净利落的收了剑。

    来到建筑近前,这一片建筑不像别墅更像农村的平房,红瓦青砖,东西厢房加北边三间屋,与四合院相比,只有南边是空着的。

    秦夫人站在门口,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,我做的菜也不知道合不合胃口,你可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,四人围着一张八仙桌坐下,江承拿出一瓶酒,小心翼翼倒了四小杯,然后宝贝的拧好盖子,又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爸精心炮制的好酒,十几年了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每当有贵客上门,就喝一小杯,……快喝完了吧,爸?”

    江承坐回来,笑道:“还剩一两,来,方寒尝尝,里面有不少的好东西,现在可淘换不着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举杯,四人轻啜一口,方寒顿觉一道热气钻时胃里,瞬间化开,龙元术运转开来,神庭的金雾多了一丝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:“好酒!”

    有这般异相的,这酒绝对不一般,五谷精气充足。

    “呵呵,方寒,怎么样?”江承摇头道:“现在环境不行了,好东西都被掏干净了,泡不出这酒喽!”

    “爸,你就别可惜了,没了这个还有那个嘛。”江小晚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江承笑道:“小晚拿回的东西就不错,方寒你回去时捎点儿,我老两口吃不下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也行,省得你拿出去送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啦。”

    他临走时捎了两大包东西,还有一把长剑,江小晚亲自开车送他到车站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清晨,他在别墅里醒来,一脸笑容,李棠偎在他怀里,酡红的脸庞挂着微笑,如海棠春睡。

    方寒一醒她跟着醒了,明天就要离开海天去法国,她这两天一直睡在别墅,还没出行就依依不舍,心生惆怅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美梦了?”李棠搂紧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做美梦了,梦到你得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真敢想!”李棠偎紧他胸膛,耳朵贴着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一片安宁,哪也不想去,只想这么呆着。

    方寒大手攀上她[***]:“我预感一向准确,你准备好获奖感言吧,免得到时候仓猝出丑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扭头望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千真万确!”

    李棠皱皱挺直的鼻子,当他玩笑话。

    方寒很高兴,他终于印证了自己猜想,成就圣骑士,梦中异世界的自己觉醒胎中之谜,能清晰记起现实世界一切。

    他当初苦苦看数学原著时,一直渴望达到这一步,在梦中世界学习现实世界的知识,该是何等的畅快!

    如今终于实现,他怎能不高兴,从此时间不再那么紧张,能够游刃有余的安排一切。

    李棠离开海天,与剧组在京师汇合,然后一起飞赴法国参加电影节,方寒空闲下来。

    周六傍晚,他独自正在别墅练推云掌,推云掌奥妙无穷,对身体提升巨大,可惜门槛太高,没领悟推云之意,空练招式没用。

    而想领悟推云之意则需体悟阴力,当世之中寥寥数人而已。

    门铃响,方寒走过去一瞧,是孙朋,他开门迎出去,孙朋正抱着一箱红酒笑呵呵站在外面,身边站着一身运动服的孙明月,俏脸紧绷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呵呵,方寒,我来啦!”孙朋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迎出来:“孙哥来啦,还有孙警官,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孙朋好武,一听要切磋武功就兴奋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孙明月淡淡打量他一眼:“我今天是车夫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,咱们怎么能不喝酒?喝酒不开车,就把小妹拉过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孙警官是稀客,欢迎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一声,自顾自的进了铁门,方寒接过箱子,打了一个电话给李春雷。

    “弟妹不在吧?”孙朋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去法国了。”

    孙朋呵呵笑道:“我知道,参加电影节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瞥他一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孙警官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孙朋呵呵笑道:“她是替弟妹可惜呗,在家里常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,可惜可惜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话我听习惯了”

    “方兄弟你确实能耐!”孙朋竖起大拇指,一脸赞叹:“牛啊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没大伙想的那么复杂,孙警官?”

    孙明月正直勾勾盯着他。

    孙明月微眯眼睛,淡淡道:“方寒,顾老大与何老二是你杀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孙警官,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孙明月摇头:“我没证据,但直觉告诉我,他们是你杀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孙警官对我有成见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们两个死得蹊跷,不是药物只有武功高手了。”孙明月道:“咱们海天武功最强的莫过于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孙警官,我很敬佩你这怀疑一切的精神,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有些匪夷所思的巧合未必不会发生,他们即使是被害的,也未必是武功,再者,民间卧虎藏龙,我自敢说最强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孙朋忙点头:“小妹,你太武断了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直觉告诉我,你就是凶手!”孙明月紧盯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孙警官,你也不是刚当警察的新手了,还相信直觉?”

    “我直觉很准。”

    “能保证每一次都准?”

    “狡辩!”孙明月哼一声,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这案子太敏感,上面绝不会再翻开,她说什么也没用,但直觉确实告诉自己方寒就是凶手。

    孙朋叫道:“小妹,合着你今天给我做车夫是别有目的啊!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大哥,顺便嘛,你们聊吧!”

    “你真有意思!”孙朋没好气的道:“都结了案子的,你还揪住不放!就你这姓格,怪不得没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孙朋!”孙明月细细眉毛竖起来。

    孙朋忙道:“来来方寒,先拿两个下酒菜,咱们先喝着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寒忙点头。

    他忙起身跑进厨房,他也看出来了,孙朋这句话是捅着马蜂窝了,孙明月真恼了。

    大厅里传来孙朋的惨叫,方寒忍着笑,从冰箱拿出两盘菜,送微波炉热了热,李棠临走前炒了一大堆菜封起来放在冰箱,明知他会去师母家吃还不放心。

    方寒磨蹭了一会儿才回大厅,孙朋离孙明月远远的坐着,一个沙发这端,一个沙发另一头。

    方寒走过去坐两人中间,笑道:“来啦!”

    “来,喝酒。”孙朋一口气打开三瓶红酒,一瓶喝,两瓶醒着。

    三人正喝着酒,李春雷到了,提了两个大保温箱,送到之后悄无声息的离开。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看着李春雷背影:“春雪居的李春雷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他亲自过来送菜,你面子不小哇。”孙明月盯住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跟李老板也是切磋武功认识的,算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像。”孙明月摇头。

    李春雷的神态可不是对朋友,更像员工对老板,下级对上级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孙警官,你这职业病要改一改了,不然,真的很难交到男朋友!”

    孙明月顿时柳眉竖起:“你管得倒宽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跟你哥是好朋友,当你亲妹妹一样,自然要关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亲妹妹!”孙明月嗔道:“你脸皮够厚的!”

    孙朋鹌鹑般缩头一言不发,看来刚才被收拾得不轻,方寒暗笑,被自己妹妹欺负成这样,也算头一份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长得漂亮,英姿飒爽,可一说话就是警察味儿,太犀利,男人都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那李棠笨喽?”

    “李棠不一样,该聪明时聪明该笨时笨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但脸皮厚,还够自恋的!”孙明月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过奖了。”方寒笑着喝了一杯酒,孙朋跟着一块儿干了,孙明月打开保温箱,把一盘盘菜摆上来。

    三人一边吃一边喝,孙明月只吃菜不喝酒,酒足饭饱之后,三人沿着小区转了一圈,他们都是练武的,也注重养生,饱后百步走。

    转一圈后三人重回别墅内切磋。

    孙朋远不是方寒对手,几招之后就败退,孙明月蠢蠢欲动,最终没动手。

    三人交流了一下刚才交手的得失,一一拆解开来,孙朋眉开眼笑,觉得大有收益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之际,方寒送他们出门,在他们上车时忽然开口招呼他们,大步流星来到车前打量。

    孙朋疑惑的问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这车不对劲儿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