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25章 入圣
    凯迪拉克来到一片老式居民楼前,韩雪下了车,谢过方寒,转身进了一栋老楼。.

    沈娜趴在车窗打量着这些老楼,感叹道:“还有这么旧的楼啊,早该拆了的,太影响市容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知民间疾苦!”

    沈娜扭头道:“我真没见过这么破的楼嘛,没想到韩老师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住这里的未必穷,看看那些车吧。”

    沈娜扫一眼周围,这小区没停车场,所有的车都挤在楼外空地,几乎把绿化带包围了。

    这些车里不乏奔驰宝马的,看得沈娜惊奇连连,没想到这么破旧的楼里还住着这些富翁。

    方寒亲自见过顾老大住在一处破居民楼里,知道这些地方藏龙卧虎不容小瞧,现在社会有人炫富,有人藏富。

    他开车出了小区,很快回了望海花园,心下却明白,韩雪绝不是什么富裕家庭,通过她的气质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周六上午,他坐车来到京师车站,车站里停了一辆军用吉普,把他拉到了江家别墅。

    他到别墅时,江承正在柳树下练剑,剑光闪动,脚步轻盈,动作舒缓自如,没什么杀伤力。

    方寒站在十几丈外便汗毛竖起,浑身不由的紧绷,摇头感叹,这位江前辈真不知杀了多少人,杀气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他莫名的戒备,一是江承剑法厉害,一击必杀,再者江承杀了太多人,杀气宛如实质,即使掩住了,也瞒不住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上前,抱拳微笑拜见,江承缓缓收剑,扭头看他两眼,点点头:“谢谢你了,方寒。”

    方寒知道他说的是江小晚的事,笑道:“我也是救自己,小晚姐还好吧?”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你别看她长得柔柔弱弱,在个兄妹当中最大胆,像没事人似的,正在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就好,小晚姐的胆量确实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当时的情形很吓人,江小晚却笑得出来,这种胆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具备的,天生的胆大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这次没你在,她在劫难逃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吉人自有天相,没我也有办法躲过这一劫,我适逢其会,自然要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话是这么说。”江承摆手道:“罢了,你的推云掌练得如何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点儿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练来看看。”江承指了指。

    方寒正要练着呢,不远处走来一个老太太,一头的银发,脸色红润,浑身上下整洁朴素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远远的,她就叫道:“是不是方寒?”

    江承扭头道:“我老婆,姓秦。”

    “秦夫人好,我是方寒。”方寒微笑道:“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摆摆手,上前拉住方寒的手上下打量着,抿嘴笑道:“多朴实稳重的小伙子,好!好!”

    方寒有点不好意思,手被她握住,上下端量,感觉好像丈母娘看女婿。

    “行啦,我正教方寒练功呢,你别捣乱!”江承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有什么话等会儿吃饭再说!……对了,你做几个好菜给方寒洗尘!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说我正要去做!”秦夫人斜他一眼,扭头冲着方寒慈祥微笑:“方寒你都喜欢吃什么,我去给你做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胃口还不错,什么菜都行,尤其红烧肉。”

    “红烧肉嘛,好啊,我的拿手菜!”秦夫人瞪一眼江承,笑眯眯的道:“保准你喜欢吃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谢谢夫人!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谢,一家人甭说两家话,你好好练功吧,我去做饭!”秦夫人笑着松开他的手,扭头道:“老头子,让小晚也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没嘴啊,要我叫什么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秦夫人哼道:“这丫头听我的吗?!赶紧的!”

    “啰嗦,知道了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叫!”秦夫人从兜里掏出一枚小巧的手机递过去。

    江承一把夺过来,打了个电话,没好气的道:“丫头,我,你爸!……嗯,方寒来了,赶紧回来吃饭!……就这样,挂了!”

    他把手机递还方寒,扭头道:“行啦,她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丫头又在哪儿疯呢?”

    “正在公司开会呢!”江承摆摆手:“行啦行啦,宝贵时间都让你耽误了,赶紧做饭去!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子!”秦夫人白他一眼,冲方寒笑笑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演练了一遍推云掌,轻飘飘打一趟下来,浑身暖融融的,好像被温泉浸泡着包裹着,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嗯,你已经得了味。”江承缓缓点头,道:“不过你身上的刚力太重,阴劲还不到家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他体悟到阴力的时间尚短,练得火候太浅,需要仔细的磨炼一番,只是入门而已。

    阴力只是一道门,知道这道门的寥寥无几,知道且靠近这道门的更少,而进了这道门的,举世之中数人而已。

    可这毕竟只是一道门,进了门则是一条长长的路,并非是彼岸,需要一段漫长的修行才能攀上武学顶峰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遍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依言再次演练了一遍,浑身软绵绵的,温暖的气息在流转,说不出的舒服畅快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遍!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又练一遍,这一次,周身毛孔好像打开了,随着动作呼吸而开阖起伏,浑身上下好像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越来越入味了。”江承点点头道:“再来一遍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前辈,练阴力不是需要小心不能练过了吗?太耗元气。”

    “对别人是这样,你嘛,不一样。”江承摇摇头:“你身子骨太壮实,平常人只能练一遍,你练十遍也没问题,你一天练一遍,不过是热身而已,能有什么进步?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缓缓点头,他一向练阴力都很小心,免得伤了身体,如今才知道是太过小心了,所以进境不快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一口气练了九遍,浑身上下如有云气相随,周围的柳枝随着他动作而拂动,场面很美。

    江小晚开车回来,远远停了车,在车里看到这一幅场景:方寒缓缓推掌,两丈外的柳枝随之舞动,好像与他嬉戏。

    “好!”江承抚掌赞叹:“果然好悟姓,身似浮云之舒卷,心如闲云之飘逸,气如云雾之缭绕。”

    方寒动作越发的轻柔飘逸,感觉周身上下皆化为浮云,随着双掌而舒卷飘荡,五脏六腑一片清虚,再无渣滓。

    他忽然仰天发出一声长啸,如虎啸如龙吟,啸声高亢入云,响彻整座山脉。

    江小晚吓一跳,忙下车来到近前,方寒啸声已停,江承赞叹的看着方寒,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闭着双眼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江小晚看了两眼,低声道:“爸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突破到了一个新的境界,……悟姓非凡呐!怪不得葛老头那么大方,对他寄于这么深厚期望。”江承低声赞叹。

    “新的境界?”江小晚不明所以,看看方寒,忽然感觉一座山矗立在跟前,巍然不可撼动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一闪即逝,随即恢复平常,她以为一时眼花,没在意。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,江承一直盯着方寒,江小晚也好奇的盯着他瞧,那种恍惚的感觉出现了数次,每一次都不同。

    忽尔如山,忽尔如海,又如巨树,又或一柄利剑,只是一闪即逝,却在她心里留下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江承,父亲眯着眼睛,若有所思,双眼失去了焦距,陷入自己的精神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方寒发出一声悠长的吐气,缓缓睁开眼,江小晚目光与他一碰,好像被电焊弧光灼伤了双眼,疼得流泪。

    方寒忙收敛了精神力量,深深一礼:“多谢江前辈。”

    江承摆手微笑:“是你的悟姓高,你刚才是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心法又进一层,这推云掌当真玄妙。”

    龙息九转,超凡入圣,从此之后他踏入圣境,成为一名真正的圣骑士,虽然只是最低的第一环。

    成为圣骑士后,他能真正看清圣力,一道金环在头顶虚空环绕旋转,仿佛太空中的星云,又如佛祖脑后的光环。

    方寒暗自摇头苦笑,这些圣力只能施展一环圣术,想施展高达九环的复活术,不知需要多少圣力,且要进入九环圣骑。

    但好消息是,只要成了圣骑士,父母早晚能复活,一环圣术活化能保持灵魂的完整不消散,复活只是早晚问题而已。

    江承看出他满心的欢愉,笑道:“恭喜你了!”

    他打量着方寒,整个人不同了,原本如一把匣中宝剑,现在则如平常人无异,全无异样,煞气一丝也无。

    江小晚抹了抹眼睛,圆亮的大眼通红,好像哭过。

    她上下打量方寒,抿嘴笑道:“方寒,嗓门儿挺亮呀,可以去当歌星,唱高音不用喇叭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在你亮嗓子的时候。”江小晚轻笑。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挠挠头:“让小晚姐见笑了,眼睛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这才知道你功夫不是虚的。”江小晚揉揉眼:“目光也能伤人,厉害呀!”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是传说呢,这一次亲身领教,确实玄乎,要是说出去别人一定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江承沉吟道:“看来推云掌你已经掌握了,下一种选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会儿,道:“江前辈觉着呢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