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23章 铺路
    三人进了别墅。.

    望海花园的别墅每一栋都是不同设计,这栋比方寒的小一些,里面布置却更奢华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有钱人,一张茶几下不来十万,沙发怕是不下百万。

    家具的布置也独具匠心,一进来感觉很舒服,温馨而温暖,丝毫不觉空旷,与方寒别墅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方寒没这方面天份,一直忙着练功也没这心思,李棠想布置时,他资金不充裕,资金充裕了,又被投进了彩虹国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有钱人吧?”江小晚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江小晚道:“她是富婆,天娱文化艺术公司的总裁,不少明星大腕都在她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经纪公司?”

    “不算完全的经纪公司,搞发行的,也搞制作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齐海蓉从厨房端着盘子袅袅娜娜来到近前,递给两人茶,微笑道:“方寒是吧,九号楼的?父亲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哪壶不开提哪壶!”江小晚嗔道:“方寒是孤儿,现在是东南大学大一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。”齐海蓉笑盈盈的道:“咱们是邻居,往后常来串门儿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看出齐海蓉只是客套,对自己不感冒。

    齐海蓉优雅的坐下,跟江小晚说起最近的见闻。

    两个**老大授首,大快人心,她早就恨两人入骨,有两个好苗子毁在他们手上,死有余辜。

    两人的死有猫腻,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警察已经结案,尸检没查出什么问题,都是心梗死,无药物痕迹,家属不依不饶也没用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头,她也觉得奇怪,两人同时死于同一种病,这种概率实在太小,显然是人为。

    但找不到人为的痕迹,他们的身份又敏感,警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方寒默默在一旁听着,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外表温和平静,甚至还有几分羞涩,内心受梦境影响,有杀人如草芥的气度,两个**老大在他眼里无异猪狗,杀就杀了,内心波澜不生。

    江小晚说到自己这一次经历,差点儿着了道,没想到这些家伙越来越疯狂,什么都敢干,没方寒自己这次次真没命了。

    齐海蓉紧锁眉头,摇头道:“也是你大意了!……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,你身份再厉害,他们也只能走这一步,别无选择!”

    “确实大意了,老爸狠狠批评了我。”江小晚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水汪汪目光落在方寒身上,抿嘴笑道:“真没看出来,方寒**看着瘦瘦弱弱的,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她伸手摸摸方寒的胳膊,方寒苦笑摇头,她明显没把自己当男人看,还当成男孩嘛。

    “肌肉很好!”齐海蓉赞叹:“比公司里那些男演员强,在健身房里练的不行!”

    “他是练武术的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十几个大汉靠不了身,你这样的,一根小指头!”

    “吹牛吧?”齐海蓉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摇头,投以一个鄙视的眼神,自己这个闺**心高气傲,偏不说破,看她将来怎么惭愧!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方寒,李棠要当演员找她就行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望向齐海蓉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当演员?好啊,长得漂亮不漂亮?”

    “拿出照片瞧瞧吧。”江小晚道:“有她罩着,李棠不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无奈的拿出钱包递过去,他没想到江小晚来这一出,虽不以为然也只能领这份情。

    齐海蓉接过了打开一瞧,端量两眼,笑道:“嗯,形象不错,看起来也是个伶俐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前阵子演了一个女二,郑仁侠导演的那部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你爱我,我弄的一个本子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想起来了,语诗力挺加进来的,……小姑娘挺特立独行的,说有个大学男朋友,两人感情很好,就是方寒你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看来她与赵语诗也是熟人。

    “这小姑娘是个可造之才。”齐海蓉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进演艺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圈子确实不怎么样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不过也没想的那么黑暗,有好有坏,社会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方寒,天娱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娱乐公司,赵天方的集团在娱乐这方面也是跟天娱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语诗丫头兴趣广泛,喜欢电影就一口气投拍了两部,还有一部也想请郑仁侠导演执筒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不想让她进来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一直挺矛盾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倒也是。”江小晚道:“演艺圈是个大染缸,想独善其身也不容易,你得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白她一眼:“哪有你说得那么邪乎?”

    “行啦,先这样吧。”江小晚道:“我今天就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

    “那些家伙虽然处理了,可首尾也很麻烦。”江小晚揉揉眉心:“有一阵好忙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副总载不能只拿钱不干活嘛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这件事也怨你们老总,太没魄力,早该处理了这帮家伙!”

    江小晚摇头道:“他想做老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他爬上来不容易,结果靠山倒了,他活得战战兢兢,得罪人的事当然要由你来做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叹道:“他毕竟是老总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不以为然的撇撇红唇:“你就任劳任怨吧,别把自己搭进去就好!”

    “这次就差点儿,往后我得长个心眼儿!”江小晚起身笑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回到别墅时,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这个齐海蓉心高气傲,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他也不生气,这种情况见得多了,况且别人的观感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她的身份给了他一个启发。

    他用一天时间又完成一幅画,随着圣力及龙元的深厚,画的意境越来越有感染力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打给赵语诗电话,她很快开车过来。

    一进别墅大厅,她便扬声叫道:“画呢?”

    方寒从楼上下来,指了指墙角位置,那儿正躺着一人长的长方形木板。

    赵语诗三两步上前把木板翻过来,一幅松风图映入眼帘,她发出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摇摇头,一身淡蓝色风衣,牛仔裤紧绷着腿**,青春活力十足,确实是个令人眼前一亮的美少女。

    她啧啧赞叹着盯着方寒的画,画中是一株松树傲立于山崖上,随风摇摆。

    盯着这幅画,她仿佛置身凛冽的罡风里,承受着狂风的吹荡,随时要坠落崖下,寒冷与恐惧攫住她身心,不由打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方寒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赵语诗扭头瞪他一眼,哼道:“好画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乱献殷勤,是不是有事求我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赵语诗松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指了指沙发,赵语诗目光依依不舍的离开画,坐下来,哼道:“是关于李棠的?”

    方寒开始沏茶,漫不经心的问:“天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赵语诗点头:“经常与他们合作,怎么啦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让李棠签进去如何?”

    赵语诗讶然:“你真不反对李棠进演艺圈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口气:“李棠很喜欢演戏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打量他几眼,点点头:“看来我小瞧你啦,经过上次的事,你还能尊重李棠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想做,我又不想她受伤害,只能想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签进天娱嘛……”赵语诗想了想:“这样罢,我成立一个娱乐公司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可不是为了你,是为了李棠,她喜欢演戏,我帮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你对她太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,你管得着嘛!”赵语诗哼道:“我就是跟李棠投脾气,这点儿小事有什么难的?”

    “有钱人呐……”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甭跟我面前哭穷,你也是个有钱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跟天方集团一比,云泥之别!”

    他将茶盏递过去。

    赵语诗接过茶盏,优雅的轻啜一口,哼道:“我父亲是商业奇才,积累了一辈子,你想一两年就赶上,口气不小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倒也是,不过娱乐圈自有其规则,不是有钱就玩得转,你得好好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摆摆手:“这你就甭担心了,我让小姨帮忙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小姨?”

    “天娱的总裁。”

    “齐海蓉?”

    “你认得小姨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认得小姨?”赵语诗讶然:“她可是眼高于顶,平时根本不搭理人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个朋友介绍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你交游挺广阔嘛。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怎么样的,想让李棠进小姨的公司?……我看你还是死心吧,小姨公司里大腕云集,哪有时间管李棠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好,就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什么交给我了,好像李棠是你的一样,我帮李棠可不是看你的面子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一指墙根下的画:“看它的面子吧!”

    “看它的面子才来见你,不然才懒得理你呢!”赵语诗撇撇嘴:“你想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谈钱多俗!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多高雅?!”赵语诗哼道:“少胡扯八扯的,说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算是答谢你对李棠的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万!”赵语诗哼道:“我照顾李棠是帮朋友,可不是为了几个臭钱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,就用那辆车顶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姓冯的家得了一大笔生意,现在在南非呢,一年半载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搞艺术品收藏,去南非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孤陋寡闻,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赵语诗摆摆手,显然没耐心跟他细说,起身去拿那副画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要替她拿,这幅画装裱精致,画框是货真价实的红木,方寒找机会学了装裱,准备画几幅送罗亚男她们。

    赵语诗挥手让他走开,要自己拿。

    她用力把它举起来,身子一歪差点儿摔倒,扭头瞪方寒:“怎么这么重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红木的。”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!”赵语诗嗔道,红着脸:“还不赶紧送到我车上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,摇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紧抿着水润的唇,狠狠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几声才停住,伸手提起画,轻松自如的走出别墅,赵语诗跟在他身后,朝他背后虚捣几拳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回头,她动作戛然而止,拳头停在半空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是什么舞蹈?”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!”赵语诗娇喝一声,狠狠在方寒后背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方寒感觉蚊子叮一下,大笑着摇头出去,大步流星来到别墅外,恰好看到李棠往这边走。

    赵语诗化怒为笑,忙迎上去:“李学姐!”

    “赵学妹,你怎么来啦?”李棠穿一身月白薄尼子大衣,亭亭玉立,优雅冷艳,笑着挽起赵语诗的手。

    赵语诗恨恨瞪一眼方寒:“他画了一幅画给我爸,不自己送去,偏要我自己来拿!”

    李棠笑看方寒,方寒摇头道:“你们今晚不是去逛街么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不去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李棠哼道:“怪烦人的!”

    赵语诗抿嘴笑道:“李学姐现在是名人,出去会被人要求签名。”

    “一部还没上映的电影,就能达到这程度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一声:“你是不知道李学姐的魅力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李棠冷艳无双,气质独特,把那些成名的女星比下去,但娱乐圈也是讲资历的,她不过是个新人,怎能有这么大的关注度?

    李棠道:“咱们海天没出什么本土名星,所以格外热情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天娱旗下有不少大腕,可几乎没海天本地的,李学姐漂亮,又找了你这么个穷小子,所以大伙印象深刻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把画给放进她的商务车里:“你们姐妹聊吧,我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棠点头,赵语诗迫不及待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好一会儿,李棠才进来,换了衣裳,笑道:“你们有什么秘密,跟我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说漏嘴了?”

    “赵学妹说你还算有良心,知道替我铺路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将跟赵语诗的话说了,李棠顿时沉默下来,她一直纠结挣扎,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喜欢演戏,但不想进娱乐圈,一直左右摇摆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真组建一个经纪公司,你就进去吧,我也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李棠想了想,轻轻点头,欲言又止的看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选剧本的时候,不能跟男演员有亲热戏,我受不了那个,……只演电影不演电视,过过瘾就好!”

    他目光炯炯盯着李棠。

    “好!”李棠毫不犹豫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赵语诗对你们够好的。”方寒摇头赞叹:“掏心掏肺。”

    “赵学妹也挺可怜。”李棠道:“从小没朋友,咱们几个跟她一块儿玩,算是弥补了她的缺憾吧,所以对咱们一片赤诚。”

    “嗯,难得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投之以李报之以桃,你对赵学妹好一些,看在我的面子上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心情有点儿沉重,李棠从骨子里喜欢演戏,不想失去她而扼杀她爱好,还是冒着失去她的危险成全她的爱好,他也一直在纠结,最终还是做出这个决定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