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22章 迟疑
    江小晚在他身后兴奋的喝彩。.

    远处的人们也跟着喝彩,没想到在现实能看到这么劲爆的场面,个个鼓掌加油,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江小晚过来摸摸他柔润平和的肌肉,赞叹道:“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好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比江前辈还差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江前辈在,他们一个也甭想活命!”

    “他们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功夫,“吱”一声凄厉的刹车声响起,随后从两辆军用越野跳下四个军人,小跑到江小晚跟前。

    江小晚摆摆手,不让他们说话,扭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没理会躺着惨叫**的大汉们,随江小晚上了车,越野车掉转车头驶出服务区。

    “小姐,去哪里?”一个中年军官低声道:“首长已经知道了这边的情况,让咱们听小姐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去海天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“是,海天!”中年军官应道,越野车加速,风驰电掣般呼啸而行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卡宴前,它已经变成一个冒着黑烟的空壳,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越野车放缓,江小晚打量一眼,摇摇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越野车呼啸而去,身后那辆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车里空气凝重,江小晚胳膊肘放在车窗上,支着头,又弯又细的眉毛轻蹙着,圆亮大眼忽闪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方寒沉默不语,回想先前的一幕,自己预感真的越来越准了,到底是龙元还是圣力?

    他对于圣力摸索一直没停止,可惜只窥到冰山一角,远远达不到了解,这成了他的心病。

    不真正了解圣力,成就圣骑士也施展不了复活术,顶级圣骑士才能施展复活术,复活术需庞大的圣力,依目前的进度,即使救一千个一万个华老这样的人,也积累不够圣力。

    救了江小晚一命,自己增加了一丝圣力,比华老差得多,十分之一还不到,但积少成多,有总比没有强。

    他还发现,龙元好像能跟圣力互相**,这让他惊喜,起码多了一个积蓄圣力的渠道。

    目前龙元尚少,未来随着龙息术的进境,一定能增多,圣力与内力水油不合,互不干涉,龙元术却能驾驭内力,如此一来,自己拥有的三种力量能够同时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越野车在两人发呆中呼啸而驰,平稳安静,三小时后,他们在朦胧夜色里进入海天界内。

    江小晚如梦初醒,放下手,扭头问:“方寒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先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要不要去我家看看,晚上住我家吧!”

    江小晚摇摇头:“今晚要做事,完事了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她这会儿才有了女强人的气势,凛然庄重,有一种令人服从的气度。

    很快来到望海花园外,方寒下车,冲江小晚挥挥手,点头谢过其余人,目送越野车滑进车流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方寒站在原地叹了口气,人生就是如此,远没想象的美好,今天要不是自己在,年轻貌美的江小晚定会香销玉殒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别墅灯火辉煌,方寒进屋后能感觉到李棠的气息,她正从厨房出来,白了他一眼,撅着红唇很**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上前搂住她,狠狠品尝一下她红唇,放开后笑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李棠穿月白家居服,戴着围裙,嗔道:“怎么才回来,菜都凉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开饭吧!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热一下!”李棠过来给他沏一杯茶:“到底有什么事,这么晚才回来?”

    他虽时间紧,但行事从容,习惯上早早坐火车回来,没这么晚的时候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见了一位新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师公帮我介绍的,是位剑法名家。”

    “学剑法做什么?”李棠摇头:“现在不准带剑了,学了也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学好了剑,无物不可为剑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你就折腾吧,我过几天要去法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法国好呀,你们女人都很喜欢,浪漫之都嘛!……这次说不定有斩获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抱这奢望呢,就是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演技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记者们乱说的,他们的话能信?”李棠撇撇红唇:“黑得说成白的,白的说成黑的!”

    与张正辉的绯闻让她对记者们深恶痛绝,要不是方寒心胸开阔,这一次两人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若不好,他们也没办法昧着良心说好吧,漂亮女星多得是,他们夸过几个?”

    “我演技真的好?”李棠歪头想想,摇摇头:“我觉得没怎么演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本色出演吧。”方寒笑道:“其实你也不必急着去逛巴黎,将来我陪你一块儿去玩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绝不虚言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,你那么忙!”李棠不满的哼道。

    谈恋爱之前看到他这么忙,很佩服他的勤奋,成为**之后,却很难受他没时间陪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可能一直那么忙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能不忙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笑道:“看我练得快慢了,练得快了,估计一年半载就没问题,慢了,可能几年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急,不差这几年。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摸摸她脸庞:“放心吧,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难说!”李棠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李棠,要是有一位名导邀你演女主角,你能拒绝吗?”

    “名导?”

    “像郑导演那样的,他再邀请你演,且是女主角,你能拒绝吗?”

    李棠想了想,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很想毫不犹豫的说能,但想一想,实在有些迷茫,不想欺骗他。

    她讨厌那个圈子,但真的很喜欢做演员,那种化身为另一个人的感觉让她迷醉,好像经历了另一个人生,比别人多活了一次。

    她喜欢这种感觉,可惜那个圈子太不堪,她耻于为伍,一直处于矛盾中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来你喜欢演戏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。”李棠叹道:“要是只演戏不做别的,那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会的,吃饭吧,……对了,你们这几天舞蹈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李棠道:“等过一阵子你来看吧,赵学妹请老师编了一套舞,咱们五个人跳,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等有时间欣赏一下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他没急着把凤舞术传给她们,时机还不成熟。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先拿幅画贿赂一下赵学妹,不然她一定反对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口气:“这个赵语诗,真是没办法!”

    “曰久见人心,不急。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方寒醒来刚要练功,手机铃响,一看是江小晚,忙接通。

    “方寒,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,办完事了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嗯,咱们吃个早饭吧,我中午要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寒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马上去接你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方寒他感觉到了别墅外有汽车停下,江小晚已经到了,真是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下,把搂着自己的李棠摇醒,告诉她自己先出去一下,早饭不必给自己准备。

    李棠昨晚被折腾得够呛,睡得正香,懒洋洋的应一声,亲了他一下,转过身又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方寒匆匆起身来到别墅外,江小晚正倚在越野车上,打量着他的别墅,看他出来,招招手,自己先钻进了车。

    方寒进车后笑道:“小晚姐不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他打量了一眼江小晚,一晚上不见,感觉憔悴了许多,耗费了极大的心力与精力,副总裁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头:“金屋藏娇,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子,没否认。

    “我在海天有一个好友,待会儿跟她一块儿吃饭,介绍你们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是一位娱乐公司的老总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江小晚水汪汪的大眼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男的!”

    江小晚摇摇头:“我可没男朋友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不是挑花了眼?”

    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,我确实不算好男人,但总有好男人的,别那么悲观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李棠,是不是还同时喜欢另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方寒迟疑一下,摇头:“喜欢是难免的,但绝不会因为心动而行动,去背叛李棠,弱水三千只取一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胆小,要是胆子大些,能不多找几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方寒挠挠头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们男人就是这德姓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女人也一样吧?”

    “女人本姓就是专一的。”江小晚摇头:“所以你们男人最可恨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:“凭小晚姐的能耐,男人还会花心?”

    “再漂亮的女人看得久了也腻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不腻李棠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看也看不够,怎么会腻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还在热恋,不到时候。”江小晚摇头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功夫,越野车缓缓驶动,竟然没出望海花园,而是来到了后面的二十二号楼。

    大铁门打开,一个娇美妩媚的女袅袅出来,白里透红的芙蓉面,齐耳的烫发,举止间散发着一股能把人融化的妩媚。

    她倚在铁门上轻笑:“江小晚,大驾终于光临啦!”

    江小晚一指方寒:“齐海蓉,这是我弟弟,方寒!……跟你是邻居,前面的九号楼!”

    “情弟弟吧?”齐海蓉吃吃娇笑,花枝乱颤,看得方寒心痒,真是个勾人魂的**。

    “老爸的徒弟,你小心点儿。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冲方寒嫣然一笑:“失敬了,方寒**,我跟小晚开玩笑习惯了,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