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21章 追杀
    方寒提起两个保温箱,放回卡宴后备箱,坐上副驾驶位,淡淡幽香扑鼻而来,车里的装饰无一不彰显少女风格。.

    “怎么样,会不会开车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开车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坐高铁?”

    “太麻烦,不习惯跟陌生人一块儿呆着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启动卡宴,一阵风般出了大门,一路畅通无阻的冲下了山,方寒能感受到周围的戒备。

    江小晚坐卡宴里越发显得苗条窈窕,开起车来丝毫没有外表的清纯温柔,楚楚动人,像下山的猛虎,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出了京师,江小晚提议换位子,方寒开车上了高速,江小晚兴致勃勃问一些书中问题,方寒一边开车一边耐心解答。

    他暗自感叹,没想到江小晚真是自己的忠实读者,书读得很深,很多问题自己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还好他脑子转得快,稍一迟疑就能想个七七八八,有的真不知道便实说,让江小晚又得意又赞赏。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很快熟识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真跟我爸练武吗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方寒点点头:“江前辈的武功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社会,我爸的功夫没用啊,他练的是杀人功夫,练了一不小心就能杀人,那麻烦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练到家能收放自如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你还没练深时,碰上了烦人的家伙,你一发火动了手,真把人杀了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能控制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!”江小晚摇头:“谁敢说能控制自己谁吹牛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控制自己是练武的第一关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一关谁也过不去!”江小晚哼道:“我爸要能过去,也不会把自己练成这样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我控制不了别的,怒气起码还能控制,制怒第一,这是对敌的决要,否则早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我爸的徒弟呢!”江小晚摇头道:“这世道想杀人,只能去当兵,你东南大学的高材生,总不会去当兵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还没这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呀,所以你练了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学的是推云掌,强身健体效果很强,江前辈没这推云掌,身体早就崩溃了!”

    “推云掌真这么好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练好了,年轻个十几年二十几年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江小晚扭头望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当然,练好推云掌也不容易,要进入阴阳相济的境界,一般人达不到这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你达到了?”

    “侥幸刚刚触及。”方寒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还挺傲的!”江小晚哼道:“那我能达到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终生无望!”

    “我就那么笨?”江小晚不服气的瞪大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江姐,不是聪明不聪明的问题,关键是领悟与体会,在生死之间触发灵感才有一丝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叫我江姐!”江小晚摆摆小手:“听着怪糁人,又不是红岩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我叫你小晚姐吧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还好。”江小晚笑盈盈的道:“说说,你怎么追到那么漂亮的女朋友的,她可不像一般的女孩!”

    方寒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江小晚听得双眼放光,赞叹道:“真是浪漫呢,你运气真好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次到海天,我得请她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还是算了,她醋劲大,看到小晚姐这么漂亮,非要跟我闹!”

    “那是着紧你,要是不在乎,怎会吃醋!”江小晚抿嘴笑。

    方寒平时开车很稳,在高速上却很快,他反应速度远远超越常人,速度再快也能驾驭自如。

    江小晚看他看得很稳,也不担心,笑道:“看来你常开这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就是卡宴,所以手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师母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将自己身世说了一遍,江小晚属于可交之人,随江承学艺,将来总要相处,不如给她一个诚实憨厚的印象,更容易相交。

    江小晚点点头:“怪不得你能拜我爸为师呢,原来是有葛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认识我师公?”

    “我更认识周小钗!”江小晚哼道:“她还那么泼辣?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两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:“看来没错了!……葛大哥被管得死死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还是呵呵笑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看来你也是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对我很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什么好!”江小晚哼道:“脾气坏,又要强,……最烦女强人了!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你不是女强人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了,江小晚是华北能源集团的副总裁,堂堂的女强人,在江承跟前做小女儿状,在外面可是威风八面的江总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没听我爸说嘛,我是沾了他的光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这次回去不能见周小钗了,对了,别跟她提我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,笑**的问:“小晚姐与师母有仇?”

    “没仇!”江小晚哼一声:“我哪敢跟她有仇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摇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,嗔道:“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好,我不跟师母说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算啦!”江小晚摆摆手:“你既然都进我家门了,早晚她能知道,不说反而心虚!”

    方寒断定她跟师母确实有恩怨,至于是仇是怨自己则猜不出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一个服务区,下去停了停,喝口水上趟卫生间,休息放松一下精神。

    江小晚要开车,方寒忙道:“小晚姐,我来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累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方寒笑着推她去了车另一侧,江小晚没勉强,顺势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方寒坐进车内后漫不经心的问:“小晚姐这次去海天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海天分部出了一点儿事,我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很紧急的事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头道:“安全责任事故,这帮家伙无法无天,不处理天理不容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不会狗急跳墙吧!”

    “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人在监视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江小晚左右看看,没发现什么异常:“谁这么大的胆子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他只是直觉,没看到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看错了?”江小晚回头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江小晚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江前辈应该有这种感觉吧?对危险的直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,父亲确实有,要不然早死了!”江小晚点点头:“他们真有这胆子?我不相信他们敢找死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狗急跳墙,反正一死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江小晚道:“呆在这儿?”

    她半信半疑,圆亮的大眼看看方寒,笑道:“总不能报警吧?或者跟我爸救助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无奈的摇摇头:“那就接着走吧,小心一点儿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江小晚笑道,她还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方寒开车上了高速,打起全副精神,双眼如电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的眼睛很亮!”江小晚赞叹。

    方寒双眼清亮,如阳光下的宝石般熠熠闪光,她看一下觉得刺眼,不敢再直视了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车速放缓,速度九十,以备随时而来的危险,在脑海里推测他们会用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忽然一声尖厉啸声响起,方寒一踩刹车,江小晚系着安全带,猛的往前一冲被安全带勒住。

    方寒两手一扯,断开自己与江小晚的安全带,抱起她“砰”一下撞开了车的天窗,冲上天空。

    前方飞来一个车门,高速旋转,刀入豆腐般插进挡风玻璃,卡宴仰翻着飞起来,在空中翻滚了五六圈,落地后“砰”一声爆炸。

    方寒抱着江小晚落地,翻滚十几米后停住,离卡宴仅十米左右。

    江小晚苗条,被方寒一抱完全裹进怀里,只有乌黑的长发散落开,方寒浑身衣衫一片片一缕缕,比乞丐还破烂。

    “砰!”卡宴再次爆炸,江小晚吓了一跳,忙钻进方寒怀里,只有在他怀里最安全。

    方寒转身用背挡住爆炸的气浪,气浪里夹杂几个零件,它们射到他背上又弹飞开去。

    外套再受不住,纷纷散落,他只剩一件迷彩背心一件迷彩短裤,露出豹子般的身体。

    江小晚从他怀里出来,看看成为一团火球的车,又看看方寒,“扑哧”一下笑了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小晚姐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这江小晚真不是平常人,遇到这种差点儿没命的情况,她不但不生气,不惊怒,不害怕,反而能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这模样真搞笑!”江小晚咯咯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无奈的摊摊手:“手机呢?我的在车里。”

    方寒从背心兜里掏出手机,迷彩背心质量很好。

    这是师母送给他的,他穿着很舒服,所以经常穿,这次只有它们幸存,还好他思维缜密,提前想到难免打斗,手机放到背心兜里。

    江小晚娇笑道:“运气不错,不然只能光着脚走路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两人的鞋都不见影子,翻滚中被甩飞,这一会儿一辆经过的车也没。

    江小晚打开手机,拨了两下,顿时没好气的瞪他:“没电啦!”

    她圆亮的大眼瞪着方寒,嗔道:“你怎么不充电?怎么不充电?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昨晚没回去,忘带充电器了!”

    “气死人啦!”江小晚恨恨道:“该死的电池,太不靠谱了!唉……,只能光着脚走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,我背你吧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不就扎点儿脚嘛,死不了人,走吧!”

    她嫩生生的小脚踩在高速路上,格外扎眼,方寒看得心疼,上前不由分说的背起她。

    江小晚拍打两下他后背,无奈的道:“你还有力气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方寒笑道:“咱们往回返,应该近些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。”江小晚趴在他后背,笑道:“你肩膀很厚实,很给人安全感呐,李棠挺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歪头道:“方寒,我这条小命被你给救了,你有什么想要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没想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好好想想,……嘿,要不要姐姐以身相许呀?”

    “再好不过!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,有了李棠,还有别的心思,你们男人呐,都一个德姓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贪得无厌,喜新厌旧,男人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咱们女人命苦!”江小晚叹口气:“我决定一辈子不嫁人了,嫁给臭男人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个人清静,也很孤单,尤其到老了难免孤独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再说,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老呢!”江小晚哼道:“活一天算一天,就像今天,没你的话我可没命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生死由命,小晚姐命不该绝,没我也有别人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可没你这本事。”江小晚哼道,想起先前的一幕,至今觉得神乎其神,他能提前预感到,看到东西飞来,根本来不及躲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车门是对面逆向车道飞过来的,看来是算准了,又狠又准,不是一般人呐,小晚姐得小心!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机会了!”江小晚冷哼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前走,方寒大步流星,速度极快,好像奔马一般,江小晚趴在他背上,感觉劲风扑面,比骑自行车还快。

    两人离服务区没多远,又说了一会儿话,回到了服务区,江小晚挣扎着要下来,方寒却不同意,一直来到充电器前。

    插上电源,周小钗开始打电话,方寒左右顾盼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打电话只说了几句,随后挂断,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那种感觉还在,小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很快有人过来接咱们!”江小晚把手机还给他。

    方寒仍插着充电器,想给手机多充点儿电,待会有人来也能打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吱!”“吱!”两辆商务车冲进服务区。

    每辆车钻出六个戴墨镜的大汉,拿着棒子来到方寒跟前,看也不看他,只上下打量着江小晚,彼此交换一下眼色,然后二话不说冲向江小晚。

    方寒背起江小晚往外冲,撞开四个大汉冲到了门口,放下江小晚,守住门口。

    十二个大汉不叫不骂,沉默如山,带着慑人气势冲过来,方寒一夫当关,挥拳如锤,砸断了十二根棒子,踢飞了十二个大汉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