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9章 江承
    剑光闪烁,人随剑走,人与剑混为一体。.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他在梦中世界接触过剑法,但那种剑与中国的剑不同,沉重锋利,灵巧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老者的剑法飘逸轻盈,好像没一点儿杀伤力,强烈的预感却让他步伐一顿,浑身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毫无所觉,大步流星往前走,远远便喊道:“**,给你送徒弟了!”

    胖墩墩老者停了剑,从旁边石桌上拿起剑鞘,慢慢还剑归鞘后慢条斯理的哼一声:“急什么!……过来吧!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几步跨到近前,哼道:“看看,瞧得上眼不!”

    方寒知道眼前这胖墩墩的老者便是江承了,颇为意外,原本以为他练剑,应该身形**,手长脚长,没想到是个五短身材。

    江承穿一身白色练功服,微圆的脸,颌下无须,散发着儒雅气质,淡淡看着方寒,眼神冷静而深邃。

    “**方寒拜见江前辈!”方寒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先别急着拜见,我先要考一考你,过关了才能入我的门儿!”

    “请——!”方寒微笑。

    江承上上打量着他,方寒放松身体,却又下意识的戒备,似松非松,宛如豹一般随时出击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是个打架的好手啊。”江承微笑道:“杀过人吧?”

    方寒怔了怔,沉吟一下,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“胡说!”江承哼道:“你杀气掩藏得不错,一般人还真被你糊弄过去了,是个天生的剑客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杀过人?”葛老爷子扭头看看方寒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这小子是个杀星,论杀人的本事,你差远了,看看他现在,浑身戒备,你呢,傻乎乎的没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感觉?”葛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江承摇摇头:“算啦,跟你说不通,跟牛谈琴!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望向方寒,方寒苦笑道:“师公没觉着被什么危险东西盯着,随时会扑过来?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摇头,皱眉道:“**,弄什么鬼呢?”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这就是杀气,能感觉到就能感觉到,感觉不到就是感觉不到,说破天了也没用,是一种直觉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那你说吧,他合不合格?”葛老爷子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江承沉吟一下,忽然一掌拍出,方寒脚一滑避开,江承接着发招,脚下趋退迅疾,双掌如箭,速度奇快。

    方寒只闪避不出招,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闪开,险之又险,葛老爷子在一旁看得很快掌心出汗,自己下场避不过十掌,这小子确实青出蓝更胜蓝。

    江承倏的停步,呵呵笑道:“不错不错,是块好材料!”

    “**,别说大话了,你能打得过他?”葛老爷子哼道。

    江承摇头:“要是没剑,我确实打不赢他,不过有了剑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拿剑试试呗!”葛老爷子知道江承的艺高,但高到什么程度也不清楚,很好奇。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我的剑是杀人剑法,出必沾血。”

    “别吹牛了,拿出点儿厉害的我看看。”葛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师公,我确实不是江前辈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葛老爷子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点头:“江前辈一旦拿剑,确实不一样了,我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对手就好说,也不枉过来学一场。”葛老爷子点点头,觉得这个徒孙很稳重,不会说谎。

    江承点点头:“好,你可以入我门了,不过老葛,咱们先说好,他只是记名的!”

    “记名的就记名的,瞧你那小气劲儿!”葛老爷子撇撇嘴。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你不也一样?”

    “你就瞧好吧,这小子是奇才,有你将来后悔的!”葛老爷子哼道。

    江承嘿嘿笑道:“那我就等着了!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扭头对方寒道:“方寒,好好学,有什么不懂的就问,甭跟他客气,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公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摆摆手,负手离开了大院。

    江承上下打量一番方寒,点点头:“看来真把葛家的功夫练到家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所以师公才请江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要练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江前辈还有别的功夫?”

    “剑法,拳法与掌法,还有丹法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我想提升身体素质,不知学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素质?”江承摇头道:“你这身体已经极好,还练什么身体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还不够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就先练掌法吧。”江承道:“这套推云掌杀伤力有限,强壮身体最有用。”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甭谢我,葛老头跟我交换,他葛家心法有独到之秘,不然你也练不到这程度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江承还没完全接受自己,停留在交易的阶段,不过这些不重要,关键是这个江承会不会言出必践,尽心交自己。

    这念头一闪而过,没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江承眼睛一瞪:“是不是怀疑我会留一手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笑道:“江前辈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江承指指自己双眼,哼道:“我平生最得意的就是这一双眼,对方想什么一眼能看出**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**确实有疑惑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老葛交换,传给你两种武学,你现在选了掌法,下一个选什么?”江承摆摆手:“放心,我不会留一手,一切都源源本本传给你,你能练到什么程度全看你自己的本事了,……先跟你说明,我最厉害的是剑术。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**想先练好掌法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,贪多嚼不烂!”江承点点头:“今天就传你!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旁边石椅:“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方寒依言坐到他对面,江承道:“我师父是道士,小时候家里穷,把我送到一所道观,师父收养的我,传我兵法与武学,后来国难当头,我离开师父投军,凭这一身功夫杀敌立功,取得今天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江承说这些时平平淡淡,没有老人所特有的追忆往昔模样,平静如常,可见他心志坚定。

    “当初家师曾说,我这一身武学不必敝帚自珍,可择人而传,只要不传与非人即可。”江承摇摇头:“可惜我一直忙,疏忽了传人,如今社会武功末落,年轻人不学,老人只练着玩玩,我想传竟找不到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现在还是有许多年轻人喜欢武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受了小说电影电视的影响,猎奇心思,没恒心练下去。”江承摇头道:“像你这般年轻人很少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点点头,这是事实,真正的武功练起来很苦,练成了也没什么前途,没收获的激励只凭兴趣很难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跟老葛说只交换两种武学,你只要练得好,剩下的都传给你也未尝不可,前提是让我满意,要不然只传你两种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谢江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老葛家的徒弟,人品我是放心,就看你对武学的悟姓了,这套推云掌看好了。”他起身轻飘飘的练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仔细盯着看,江承双掌轻柔,脚下飘忽,好像站在江面凌波虚渡,优雅柔和,气质脱俗。

    方寒一边赞叹一边体悟,感受着江承的用劲方式,他动作柔和,很难看出用劲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来练一遍。”江承停下,转身让方寒来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下,慢悠悠的练起来,他记住了前面十招,后十四招没记住,只能想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!”江承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方寒:“看来你摸到内家拳法的门径了,年纪轻轻能领悟到这个,实在难得!”

    年轻人血气方刚,气盛,往往只知前不知退,拼命用力用劲不知用柔,练太极拳之类的拳法也刚劲十足,认识到柔却体悟不到柔,这是岁月沉淀与人心阅历决定的,人的先天局限。

    方寒能够突破先天局限,这种就是所谓的练武奇才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侥幸而已。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阳生阴死,所有体悟到阴的都是侥幸,你运气不错,这套掌法能练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招一招拆开,认真纠正方寒的动作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教一个学,不知不觉中半天过去,夕阳西下,西边天空绚烂一片,染红了旁边树林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远处传来轰鸣声,随后一辆卡宴冲进大门,气势汹汹冲到他们跟前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从车里钻出一个苗条少女,二十余岁,一身休闲服,相貌灵秀美丽,圆圆大眼,小巧鼻子小巧嘴巴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柔婉与干练两种矛盾的气质很好的在她身上揉和,形成独特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首长同志,江小晚向你报道!”她来到江承跟前,挺胸抬头行一军礼。

    江承笑道:“臭丫头,怎么忽然回来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**的挽住他胳膊,摇了摇:“怎么,不欢迎我回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欢迎,热烈欢迎!”江承笑**的道:“又有事求我吧?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,你把我想成什么人啦!”江小晚摇晃着他胳膊嗔道:“我就是想你了,所以回来看看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江承怀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”江小晚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江承笑道:“咱们今天只谈家常,不谈公事!”

    “绝不谈公事!”江小晚恶狠狠的道,扭头打量方寒:“爸,这是新来的警卫员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