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8章 八紧
    周二傍晚,方寒正在别墅做题,题库被他解决得差不多,这几天集中攻击,娴熟度大增,解题速度越来越快。.

    手机铃响起,他一看竟然是韩雪的,接起来后,韩雪淡淡的说,请他去一趟学校,有话跟他说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一定又是沈娜,不知这小丫头又闯什么祸了,于是开车去了第二实验中学。

    自从给了自己这辆凯迪拉克,再也没见过冯志林,不知他哪去了,跟赵语诗说过,她说不必理他。

    到了学校门口,韩雪与沈娜并肩站一起,韩雪一身黑色职业装,曲线玲珑,身段儿婀娜。

    她冷着脸,沈娜耷拉着头,一看就知道闯祸了。

    方寒下车来到两人跟前,笑道:“韩老师。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方先生,你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娜又闯祸了?……打人了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别提了!”韩雪摇摇头,没好气的剜一眼沈娜:“她现在啊,不自己动手打人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寒扫一眼沈娜,沈娜吐吐舌头,头耷拉得更厉害,一言不发做忏悔状。

    韩雪瞪着沈娜道:“她组织成立了一个什么姐妹会,聚集了二十几个女孩,专门对付男同学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摇摇头。

    韩雪道:“她们看谁不顺眼,就千万百计的捉弄,最后甚至把人家围起来打,影响实在太恶劣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沈娜,又用暴力了?”

    沈娜忙道:“韩老师,我冤枉,咱们没打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明志是自己摔伤的?”韩雪哼道。

    沈娜信誓旦旦:“他真是自己摔倒的,咱们绝没动手!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不堵住他,他怎么会从山坡摔下来?”韩雪蹙眉道。

    沈娜撇撇嘴:“他胆子小,还欺负别的同学,自己吓自己,那怨得了谁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李明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喜欢欺负同学,收保护费!”沈娜哼道:“咱们跟老师反应,可老师只说他两句,也没怎么管,咱们就围住他要跟他讲道理,谁知道他胆子小,吓得滚下了山坡!”

    方寒望向韩雪:“韩老师,这位李同学?”

    “李同学固然不对,可你们就对了?”韩雪没好气的道:“他自然有老师教育他,你们这样伤害他可不好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受了什么伤?”

    “左腿骨折,正躺在医院里,家长闹着要赔医药费呢!”

    “医药费?”方寒点点头: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万,……方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韩雪顿时嗔道:“难道你以为沈娜没错?”

    “沈娜确实有错,该赔医药费。”方寒皱眉道:“不过韩老师,我也要说两句,沈娜她们身为女孩还要跟这种人讲道理伸张正义,这其实也反映出你们老师的失职!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拿出钱包,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韩雪:“韩老师先拿着卡,他花多少钱都由咱们包赔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!”韩雪嗔道:“你是什么态度!”

    韩雪一口气堵在胸口,又憋又闷,推开方寒的手,嗔道:“你把咱们看成什么人了!……医药费咱们学校会出,可沈娜的错也要改!”

    方寒收起钱包,微笑道:“那怎么改?”

    “写一份检讨!”韩雪瞪一眼方寒,哼道:“这么下去,她快成二中的霸王了!”

    沈娜抿嘴笑一下,忙又做严肃状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是应该的,不过她们组一个团体未必是坏事,加以正确引导,会变成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考虑一下。”韩雪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好,就不打扰韩老师了,沈娜!”

    沈娜鞠一躬:“韩老师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字检查!”韩雪哼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沈娜顿时变成苦瓜脸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摆摆手,韩雪没好气瞪他一眼:“你这个做舅舅的别惯坏了她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,一摆手,沈娜钻进了车,坐到副驾驶位朝韩雪笑着摆摆手,方寒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沈娜看着后视镜,笑道:“韩老师很厉害吧?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:“行啊沈娜,会动脑筋了,团伙做战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受小方老师的启发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启发你!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电视上一直是那两个**老大的死,我灵机一动,才想到这个主意的,一个好汉三个帮嘛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,不过要小心别真惹出乱子来!”

    “都是好姐妹能惹出什么乱子呀。”沈娜笑道:“平时咱们一块儿玩,有人欺负咱们姐妹的人,当然不能饶了他们,尤其那些臭男生!”

    “想法不可太偏激!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能让姐妹们受欺负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回到家时,周小钗也刚进家门,皮包还没放下,对方寒笑道:“恭喜啦,第二本书的分成打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呀,周姨?”沈娜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正好一百万。”周小钗道:“转到帐上了,有时间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娜赞叹道:“一百万呀,小方老师准备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呀,只会赚钱不会花钱,最无趣了。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从厨房出来,看一眼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笑道:“妈妈,小方老师今天又碰到韩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没好气的道:“作业做完了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紧去做,待会儿就吃饭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娜朝方寒吐吐舌头,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沈晓欣看一眼方寒:“别跟娜娜一块儿胡闹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位韩老师确实极漂亮,不逊于师母沈姐。”

    “她再漂亮,也大你几岁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真要喜欢,大几岁有什么关系,年龄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你还年轻,太理想主义了,往后过曰子就知道,年纪差太多很麻烦,女人又老得快,你还年轻她都成老太婆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,我有度厄九针,还有一些别的手段,让人年轻十二十年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倒也是。”沈晓欣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把皮包挂好,拿下围巾,哼道:“别想入非非的,你还是学生,人家已经进入社会做老师了,会嫌你幼稚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不假,我跟沈娜都有很深的代沟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准备用这笔钱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目前为止还没想好,先放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一大笔资金放着太浪费,这样罢,投进我公司,给你股份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太**了吧?”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那再好不过!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让人做个评估,签个合同。”周小钗说完上楼换衣裳,只剩下沈晓欣与方寒。

    沈晓欣忙道:“马上就吃饭!”

    她匆匆忙忙跑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时分,方寒独自一人呆在别墅练功,李棠与他腻了两天后,回到宿舍与三女相聚,一起去赵语诗那边练舞。

    虽没陪在自己身边,方寒独自呆在别墅却不觉孤单,心中宁静,静心的思索**之事。

    龙元玄妙,可惜只能窥见一丝奥妙,无从下手,以龙元增强身体素质,进入第八紧的路已经断了。

    龙息术与低桩对身体提升越来越慢,这么下去,不知什么时候能成就圣骑士,他迫切寻找他法,不知道这次拜师会有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忽然灵光一闪,他抬起头想了想,片刻后闭上眼,缓缓呼吸,一丝金雾从神庭钻出,在他口鼻前的虚空处盘旋回荡,随着呼吸而进出口鼻。

    呼吸变得又深又长,声音渐同,如微风轻啸。

    过了一刻钟,又一丝金雾溢出神庭,钻进心脏,血流声如泉水流淌,有轻微的“哗哗”响。

    身体毛孔轻轻起伏,约过了一小时,华灯初上,外面灯火辉煌,他仰天发出一声长啸,双层钢化玻璃颤动,几乎要碎裂。

    啸声慢慢消失,他睁开眼,目光如电,笑容慢慢绽放开来,艰难的握起拳头,骨节出发噼啪响。

    龙息术第八紧!

    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龙息术!

    他感叹一声,方才灵光一闪,忽然想到以龙元驱动龙息术,将金雾融入呼吸之气,从而达到锻炼五脏六腑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先前驱动龙元滋润五脏六腑,但两者互不侵犯,彼此不搭理,融不到一块儿去。

    这次他以龙息术驱动龙元,没想到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,五脏六腑大幅度的增强,很快达到了第八紧。

    他绝没想到这么快达到第八紧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跟沈娜到了沈家。

    昨晚李棠没回来,随着龙息术精进,方寒**越来越强烈,索求无度,李棠禁受不住,而方寒稍一**她就受不住**,又拒绝不了,只有逃避一逃,不时回宿舍躲两天。

    沈娜早早晨练完,把他拉到家,跑到楼上换衣服。

    方寒刚在沙发上坐下,周小钗从厨房出来,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扔到茶几上:“方寒,这是合同,签了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拿起文件,扫了两眼,笑道:“师母,太便宜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该得的。”周小钗道:“分红要年底才能拿。”

    方寒还要说,周小钗没好气的瞪他一眼:“签了就是!”

    方寒想想,师母还真不差这点儿钱,拿起笔来把名签了,从此持有彩虹国际百分之十五的股份。

    方寒心知,自己那一百万美金能值彩虹国际百分之五股份就顶天了,没想到师母一下给了自己百分之十五。

    周小钗把文件收了,重塞回包里,道:“有功夫过来公司看看吧,你现在也是董事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只管拿分红,其余的一概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成。”周小钗点头道:“你真有什么好点子,好创意,优先咱们公司,别便宜了外人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一身灰色家居服从厨房出来,柔美宜人:“什么外人?”

    “方寒现在是彩虹国际的董事了。”周小钗道:“十五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够大方的。”沈晓欣淡淡微笑:“恭喜方寒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师母所赐不能不收,沈姐,我再给你调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沈晓欣顿时脸红了,忙摇头:“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似好了,病根没除,再调理两次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!”周小钗嗔道:“小欣你跟方寒还害什么羞,你们不是姐弟嘛!”

    沈晓欣红着脸白她一眼,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不等她躺下,轻轻一拍她后背,笑道:“好了。””

    两女惊奇的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现在功夫恢复了,不用再那么麻烦,师母,要不要来一下?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不用吃那么多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摇摇头道:“差点儿被你吓死,一次吃一头牛,只在传说里听过,第一次见!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我身体没毛病吧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太劳累了,心思太重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一周调理一次吧。”方寒道:“保准师母一直保持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再怎么保养,也挡不住岁月这把刀。”周小钗摸摸自己脸庞,摇头感叹。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”方寒摇头微笑。

    他有这种恢复青春的圣术,可惜现在没圣力,无法施展。

    “你就哄我吧!”周小钗白他一眼,方寒轻轻一拍她后背,她发出一声婉转的**。

    沈晓欣听得脸红,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周小钗也有点儿脸红,便去瞪方寒,方寒装作什么没发生,大步上楼:“我去看看沈娜。”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他与周小钗一同坐上高铁,很快到了京师,径直上山,见到葛老爷子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刚打完拳,打量一眼方寒:“好小子,进步惊人呐!”

    他的修为不如方寒,但练功这么多年,感觉磨炼得极敏锐,能感受到方寒的强大更胜从前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也不进屋:“走吧,去江承家。”

    “爸,要不要歇一歇?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没好气的道:“他坐一趟火车就累了?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师母,不用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叮嘱道:“那早去早回,我马上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吃不了他!”葛老爷子摆摆手,大步流星往外走,方寒忙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出了院子,走了十几分钟,到了山另一头的一座别墅前,径直进了院门,眼前是一片宽阔的绿草地,东侧是一片树林,几株柳树下,正有一个胖墩墩的老者在练剑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