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7章 回归
    “去过,我一个朋友在凤舞酒吧喝酒,我去把她接回来。.”方寒点点头:“出什么事了?……顾子寒?”

    孙明月紧盯着他:“据他说你与他们起了冲突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起冲突?……算是吧,我朋友喝了他们下的药,我一着急,就把他们弄倒,不过没下重手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把朋友送回家,然后就回家睡觉了,他们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孙明月摇摇头:“不过他们父亲在家身亡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这两天正准备把他们收拾一顿,让他们知道厉害,专门祸害女人,实在是男人的耻辱,……不过既然孙警官找来,那就算了,……他们父亲?”

    “顾老大何老二。”

    “来头这么大?”方寒皱眉,摇摇头:“怪不得胆大包天,……孙警察不会说是我杀了他们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淡淡道:“例行询问。”

    方寒一脸好奇的问:“他们真是被人谋杀的?”

    孙明月淡淡看他一眼:“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摇头道:“那我问孙朋。”

    “问我哥也没用,他也不知道!”孙明月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两眼,呵呵笑了几声,拿起手机打了起来,很快接通,里面传来孙朋豪爽的大笑:“方兄弟,怎么有功夫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方寒将自己想问的说了一遍,孙朋笑道:“这个案子啊,我刚知道,结案了,自然死亡!……老天有眼,终于把这两个老家伙收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道谢,答应下个周末一块儿喝酒,然后收了线。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瞪着他,方寒摊手笑笑:“既然那个案子结了,三位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咱们接到报案,过来调查一下,并不是这个案子的。”孙明月没好气的道:“你这人看着老实,其实一点儿不老实!”

    “是是,我不老实。”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那好,该说的我都说了,孙警官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

    “没了!”孙明月哼道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,摇摇头:“孙警官,像顾子寒那种人,你们警察就不管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管的?”孙明月哼道:“只要有人报案,咱们就依法调查,绝不会包庇任何一个犯罪分子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离开了包间,方寒去结帐时被告知,帐已经结了,方寒一猜就明白是赵语诗的手笔。

    他离开天水阁,刚一出去,手机铃响,罗亚男的声音响起,问他到底怎么回事,警察问什么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安慰两句,警察过来问别的事,让她们放心。

    他回到自己别墅,华灯初上,别墅亮着灯,方寒觉得奇怪,难道师母回来了?

    他忽然心头一跳,快步进了别墅,没进大厅就感觉到了李棠的气息,大厅里很安静,厨房里飘出柔和的音乐。

    他踏进厨房,**高挑的婀娜身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李棠穿着浅蓝色家居服,窈窕而优雅,背影很美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李棠扭头望来,瞥他一眼,又低头接着洗菜。

    方寒一把搂住她,很用力,温香软玉入怀,淡淡幽香入鼻,唤起了他一直强压着的思念。

    他吻住她**的红唇,**啃咬,李棠觉得自己快被揉碎了,完全与他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**一声,李棠轻捶两下他胸口。

    方寒松开手,微笑看着近在咫尺的莹白脸庞,一阵子不见,她越发美艳,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终于回来啦!”

    他把她横抱起来,坐到沙发上,摸摸她细腻晶莹脸庞,微笑道:“瘦了,杀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棠搂着他脖子,偎依着他,轻轻点头:“我给你惹麻烦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上网看到了消息,大是懊恼,没想到弄巧成拙,最终演变成这个样子,所以顾不得怄气,急急忙忙赶回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小菜一碟,不理会就是!”

    “都怨我!”李棠叹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赵语诗跟我说了,张正辉想追求你。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得意的笑笑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大明星想追求你,很得意中?”

    “感觉挺好的。”李棠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亲亲她**红唇:“这次终于过瘾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很过瘾。”李棠轻笑:“大开眼界!”

    “还想再演电影吗?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一次就够了,……你说得对,那个圈子容不下我,我也不想进那圈子。”

    她摸摸方寒的脸,痴痴看着,眸子闪闪放光。

    很平常的眉眼,却越看越喜欢,别人都说张正辉帅得一蹋糊涂,自己却觉得他远不如方寒帅。

    方寒握住她玉手,笑道:“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想没想我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方寒笑着抱起她,三两步上了楼,随后传来李棠一声惊叫,接着是婉转起伏的**,如泣如诉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**过后,方寒搂着她柔软光滑的身子,大手在背脊处**,她浑身**的,仿佛抽去了骨头,眼波如水。

    她细细讲了自己的经历,从进入剧组开始,有赵语诗的照顾,导演很关照,耐心指点,别人都不敢欺负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听到人们躲在暗处恶毒议论自己,那些演员们暗地的往来,荒荡不堪,打破她对这个圈子的美好幻想,想到当初方寒的话,一点儿没错,华丽的外衣下污秽不堪。

    她由此生出厌恶,但答应了赵语诗总不能半途而废,只能咬牙坚持,没想到半途就出了绯闻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一定很生气,在电视访谈上讲了实情,原本以为能平息绯闻,没想到闹得更大,牵扯出了方寒,人们怜悯的谈论着他的身世,觉得他很倒霉。

    她很愤怒,又很无奈,所以忙跑回来,跟方寒解释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听着她的叙述,笑道:“以后你真不想当明星了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算彻底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就怕你将来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这次就够了,也算完成一件心愿,再不进那个圈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人心险恶,世道本就这样,也就大学校园稍微纯净那么一点儿,所以你不用太失望,……什么时候上映?”

    “下个月要去参加一个电影节,月底就上映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天方集团很厉害,打通所有关节。”

    “张正辉呢?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听出忽然曝出一桩丑闻,陷入官司,忙得焦头烂额,没再看见他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:“赵语诗手段倒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是赵学妹做的?”

    “除了她还有谁!”

    李棠笑了起来:“她不是看你不顺眼嘛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看张正辉更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“赵学妹要整他,算他倒霉!”李棠笑道:“赵学妹手段多的很,往后有他受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过几天我要再送一幅画给她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李棠笑道:“对了,下个月初我要去一趟法国,跟剧组一起参加电影节。”

    “没几天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十天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法国可是你们女人向往的地方,去一趟也好。”方寒笑着又把她压到身下,惹得她连连求饶,却仍被他好好一番鞭挞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随后的曰子,李棠恢复了学生身份,按时上课,陪方寒一块儿上课,一起去图书馆。

    两人原本就惹人注目,毕竟她太美,在一起不太般配,现在更加惹眼,两人都算名人了。

    方寒不理会外人目光,李棠也大方,安之若素,方寒常笑她有明星的潜质,内心足够强大。

    周五傍晚,夕阳映着望海花园。

    方寒正在练功,李棠不在,跟宿舍三女及赵语诗一块儿练舞,忙得很,今晚不能回来。

    手机铃响,他停下动作出了练功房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龙元大增后,他五官越发敏锐,一种超越了五官的莫名感觉,手机放在桌上,练功房做了静音处理,根本听不到,他却能隐隐感觉到手机铃响。

    上次他预感到沈晓欣要出事,他去炒了两次股,便死了心,但没想到这预感对股票不管用,对别的事却很准。

    自从龙元增强,预感越发强烈,越发精准。

    接通电话后,说了两句,方寒苦笑:“师母,沈姐肚子疼那就去医院看看呗,何必非要我过去?”

    周小钗的声音响起,嗔道:“你不是医术高超嘛,她最讨厌医院,对医院有心理阴影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也不是无所不精,肚子疼还是看医生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赶紧过去!”周小钗娇叱一句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看看手机,叹口气,只能穿上衣裳来到沈家,沈娜不在,沈晓欣苍白着脸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方寒问:“沈姐,沈娜呢?”

    “参加一个兴趣小组,晚一点儿回来。”沈晓欣有气无力的道:“方寒你自己沏茶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在她身边坐下,手搭上她皓腕。

    沈晓欣脸一下红了,忙缩手,却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方寒蹙眉沉吟一下,扫她一眼,沈晓欣脸更红了,忙道:“我不要紧的,**病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不语,一股内力钻进她身体,在小腹缭绕几圈,融入丹田,她苍白的脸色迅速恢复红润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几天不能吃凉的!”

    沈晓欣红着脸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不再多说,起身道:“那好,我先回去,待师母回来我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沈晓欣忽然唤住他。

    方寒停下动作,扭头看她。

    沈晓欣张张红唇,最终却红着脸说不出话,目光躲躲闪闪,不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转身离开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