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6章 低调
    “请问你父母真的都在车祸中去世了吗?”

    “李棠是因为可怜你,从而喜欢上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不觉得自己配不上李棠,她现在是大明星,你只不过一个大学生,两人差距太大,会不会分手,何时会分手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能比过张正辉吗?李棠会不会移情别恋?”

    其他记者七嘴八舌的发问,阶梯教室闹成一团。.

    张大江四人在一旁听得快气炸了肺,这些狗屁记者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,净往方寒伤口撒盐,一个劲的贬低他,每一句都往他心里戳。

    面对记者们七嘴八舌的恶意发问,方寒微笑面对,从容不迫,这时又涌进来一群记者,拿着摄像机。

    方寒暗忖,看来李棠的名气不小,竟然出动了电视记者。

    数架摄像头对准了他,张大江四人气恼的瞪着他们,不管不问,强迫采访,这帮人也太过份了!

    方寒轻咳一声,声音不大,但众人心都跟着一跳,身体震动一下,好像触电一般,随后才恢复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谢谢大伙对李棠的关心,我是方寒,关于李棠的男朋友是谁,我想这是个人**,恕我不便多嘴。”

    有记者大声问:“方寒,你到底是不是李棠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方寒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又有记者道:“你不否认,那就是承认了,你觉得你们两个能不能走到最后,李棠成了影星,你身为一个平常人,会不会觉得压力很大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摇头:“对不起,我还有急事,不能跟大伙多聊了,大家有什么话还是找李棠本人吧,再见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站起来,拨开汹涌的人群,洒然而去。

    摄像机忠实的记录了一切,当天晚上就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张大江他们鼓掌,老二真是大将风度,骤然面对这么多记者,像要吃了自己似的,能这般沉着淡定!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你是方寒的朋友吗?”面容姣好的李红玲冲着张大江嫣然微笑:“我是娱乐周刊李红玲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张大江,跟方寒一个宿舍。”张大江轻咳一声,得意洋洋的道。

    李红玲把录音笔放到张大江嘴边,微笑问道:“张同学你好,请问张同学,方寒是不是李棠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了!”张大江用力点头:“我们全班同学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据李棠说当初是她主动追求的方寒,是不是真的?”李红玲双眼放光,笑容更甜。

    张大江笑着点头:“是真的,李棠经常过来找方寒,陪他一起上课,两人感情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条件很出色,为什么主动追求方寒呢?”李红玲问。

    张大江笑道:“咱们老二有魅力呗!”

    “老二?方寒是吧?”李红玲笑道:“那张同学能说一说方寒有什么魅力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就得问李棠了。”张大江呵呵笑道:“要不是有魅力,李棠当初怎么会死追着老二不放?”

    张雨瑶用力扯他袖子,张大江省悟过来,咳嗽一声:“有什么问题还是问方寒本人吧,先走啦!”

    他说着不管李红玲的发问,扯着张雨瑶便走,何磊与李彬帮忙,四人一块儿冲出了记者的包围。

    四人一出来,张雨瑶就埋怨道:“你说多啦!”

    “我说得都是实话,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张大江大咧咧的摆手。

    张雨瑶嗔道:“那方寒为什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张大江挠挠后脑勺:“老二最低调,可能不想出名吧,嘿嘿,这一回他不想出名都难喽!”

    何磊摇摇头,李彬道:“真没想到方寒这么出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回宿舍问问老二,到底怎么想的。”张大江心急如焚,赶到宿舍时,却没见到方寒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天水阁,罗亚男,王莹,宋玉雅三女穿着同一款风衣,颜色不同,罗亚男月白,王莹粉红,宋玉雅银灰。

    她们一出现在天水阁大厅,大厅里仿佛明亮了许多,人们眼前一亮,不由的望过来。

    王莹扭头道:“几号间来着?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九号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打量大厅中央正谈钢琴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罗亚男问:“你认识?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摇头,王莹顾盼四周,忽然一指:“九号在那边!”

    三女走过去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温和的声音:“进来!”

    三女对视一眼,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,紫色大圆桌后面坐着方寒,他正拿一壶茶自斟自饮,神态悠闲。

    看她们进来,他站起来,微笑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罗亚男打量他一眼,淡淡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伸手:“请坐吧。”

    三女坐下,王莹与宋玉雅都好奇的打量着他,好久不见,他的样子在脑海有些模糊了,需要再仔细看看。

    方寒暗松一口气,看来她们已经走出了阴影,不害怕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,说吧。”罗亚男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边吃一边说,女士们点菜吧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看看两女,王莹哼道:“吃就吃,我来!”

    她扬声唤一声,外面进来一个服务员,三女各点了几道菜,方寒也点了几道,天水阁上菜很快,转眼功夫上满一桌子菜。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李棠的访谈你看到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听说过,但没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看?!”王莹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这个大忙人!……李棠豁出去了,说自己有男朋友,不炒作跟张正辉的绯闻,还都是为了你?”王莹哼道:“你倒好,还说自己没时间看她的访谈,一点儿不关心她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是怕看了生闲气,索姓耳不听心不烦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眼儿,还是不放心李棠!”王莹撇撇**。

    罗亚男与宋玉雅有些奇怪的看向王莹,她语气不对呀,什么时候跟方寒这么亲近了?

    王莹被她们看得脸红了,嗔瞪她们一眼,闭上**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今天请你们过来,是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罗亚男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很多记者过来采访,我想大伙别谈我,我不想把一切都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!”

    宋玉雅点点头:“嗯,咱们明白,不会乱说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要低调了,杀过人的,万一真惹起有心人注意可不妙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跟李棠联系?”罗亚男蹙眉问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她把我黑名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会过来找我们?”罗亚男没好气的道:“咱们不找你,你就不会过来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不是怕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觉得我们会害怕你?”罗亚男哼道:“你再怎么变,还是方寒,咱们有什么怕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这就好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咱们也看过新闻了,那两人确实罪该万死,早该杀了,活到现在是老天不开眼!”

    她们看过顾老大与何老二的新闻,电视里把两人这些年的一桩桩恶行都翻了出来,网上激烈争论吵成一团。

    新闻媒体也加入进来,专家人在电视上辩论,为什么这般恶贯满盈的家伙一直都逍遥法外,是政斧太无能,警察渎职,还是有保护伞。

    耳边一天到晚是他们两个的恶行,众人对他们的谴责,她们也转变了想法,方寒好像替天行道的侠客,杀人不是恶而是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放心吧,咱们不会乱说,李棠很累,你这个男朋友该好好安慰她,别斗气了!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点头,伸出手。

    罗亚男白他一眼,把手机递给他,方寒拿着手机出去了。

    房间内三女对视一眼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一点儿看不出。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他帅了好多。”宋玉雅笑道。

    人们对杀人者有一种莫名的敬畏,这是骨子里的本姓,就像动物面对天敌一样。

    三女对他有一丝敬畏,感受到从没过的威严,跟他相处一会儿,虽然温煦如春风,恢复一部分从前感觉,但毕竟回不到从前。

    她们刚说两句,方寒回来,罗亚男皱眉:“李棠挂了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都怨你,早干什么了!”罗亚男哼道:“你这个男朋友太不称职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是不是因为李棠的绯闻,所以生气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换了你,会不生气?”

    “生气也是应该的。”王莹轻轻点头:“不过李棠做得够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如此。”方寒点头笑道:“放心吧,她很快会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是吃定了她,是不是?”宋玉雅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也很险恶,李棠善良,不适合那圈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王莹点头。

    她一直跟李棠通电话,一天一次,听她说所见所闻,才知道那个圈子远不是那么光鲜亮丽,李棠越来越不喜欢那里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那次李棠跟张正辉吃饭,其实剧组所有人都在,可那记者摄影技巧很高,只拍上两人,炮制一份绯闻,是剧组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,这种手段很常见。

    宋玉雅笑**的道:“张正辉也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,宋玉雅笑道:“比你帅,比你有钱,还比你温柔体贴,你该有点儿忧患意识了,别以为吃定了李棠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明白明白。”

    她们轮流一番语重心长的告戒,不要疏于大意,要对李棠更好,免得她真跟别人跑了,说得方寒苦笑连连,她们眉开眼笑,又找到了原来喜欢欺负他的感觉,知道他杀了两个坏蛋后,欺负起来感觉更爽。

    饭吃到半晌,敲门声响,赵语诗一身淡蓝风衣进来。

    她斜睨方寒一眼,径直坐到王莹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怎么大驾光临了?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方寒,你现在出名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看着她凝脂般秀脸:“这件事不会是你的手笔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!”赵语诗哼道:“我是觉得你配不上李棠,却也不会用这种下作手段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知道!”赵语诗哼道:“我来就是要跟你解释清楚,别冤枉我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那你猜不到?”

    “郑导演也很意外,是张正辉搞的!”

    “张正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看上李棠了!”赵语诗撇撇水润的唇。

    方寒微眯眼睛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李棠这么漂亮,张正辉动心也没什么,李棠不理他就是了!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他是个什么东西,敢暗算李棠,这回看他老不老实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收拾他了?”

    “不信他能翻了天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终于知道李棠多招人喜欢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怨我就行了!”赵语诗道:“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低调处理,避几天风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想办法的。”赵语诗道:“你不想趁机出名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三女跟着一块儿点头,他确实不宜出名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那就好,现在的人最健忘,很快有别的事吸引注意,很快会忘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这话有理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敲门声再响,方寒拉开门一瞧,门外站了三个神情严肃的警察。

    方寒怔一下,微笑问道:“孙警官?”

    当头一个他认识,孙明月,市刑警大队的指导员,孙朋的妹妹,当初比过射击,也算熟人了。

    “方寒同学,方便说话吗?”孙明月一身警服,英姿飒爽,严肃的板着脸,声音清脆:“咱们有话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请进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带着两个青年警察进了雅间,宋玉雅三女脸色微变,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罗亚男,我就不送你们回校了,等李棠回来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她估计这两天会回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她们起身,暗自凛然,脸紧绷着有些紧张,孙明月只以为她们是见到警察的自然反应,没多想。

    赵语诗坐着没动,歪头笑道:“孙警官,你要问方寒什么?”

    孙明月淡淡道:“赵小姐认识方寒?”

    “认识。”赵语诗斜睨一眼方寒,哼道:“他是不是犯事了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赵大小姐,诅咒别人可不是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要不干坏事,警察找你干什么!”赵语诗撇撇嘴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赵学妹,咱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来。”赵语诗点点头,对方寒道:“要不要帮你请律师啊?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笑道:“恕不远送!”

    “那走啦!”赵语诗冲孙明月打个招呼,与三女离开了雅间。

    雅间只剩下四人,方寒请孙明月三人坐下,笑道:“孙警官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,先来壶茶润润嗓子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孙明月道:“咱们是例行询问,你三月十号晚上是不是去了凤舞酒吧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下:“三月十号,星期三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孙明月点头,另两个青年警察目光炯炯盯着他,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微表情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