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4章 神乎
    三人穿过院子,从东边的月亮门进去,来到一处郁郁葱葱的园林,假山流水,树木花丛,有曲径通幽之美。.

    两人来到一处湖边,几株柳树下有一张石桌,四张石椅,一个老者拄着拐棍坐在桌边,盯着湖上的白鹅,身边站着一个戴眼镜的斯文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爸,看谁来啦!”中年美妇远远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大呼小叫干什么。”老者扭头过来,哼一声。

    他中气不足,略带嘶哑,但双眼精芒闪烁,有慑人之威。

    “爸,小壮来了!”中年美妇娇笑道:“你前两天不是还念叨嘛!”

    “过来!”老者道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这位曾经位高权重的老者,身形高大魁梧,这时候瘦得只剩下骨头,却威严不减。

    眉毛与胡子都变得**,脸色腊黄,一看即知久病不愈,身体很弱。

    葛思壮远远便豪爽的大笑:“华叔叔,我来啦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终于滚回来了。”老者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大步流星,方寒紧随其后,中年美妇笑着摇头,没跟他们一起走,一扭腰转向别处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,葛思壮呵呵笑道:“华叔叔身体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!”老者一手拄着拐,打量他:“神采飞扬,很得意吧?”

    葛思壮笑道:“回到京师,空气都亲切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运气不错。”老者点点头:“好好干,别给老葛丢脸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子一直念叨着呢,不敢大意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伤没复发吧?”

    “前一阵子复发,又压下了,现在身体比以前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练拳,看来要死在我后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华叔叔,我看你身子骨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不好我还没数?”老者摆摆手:“行啦,你嘴里抹油,我听不得,这小伙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徒弟,方寒。”葛思壮笑道:“比我强。”

    老者上下打量一眼方寒,好像电光掠过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头:“见过华老。”

    “嗯,难得。”老者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位高权重,形成一股迫人的气势,常人到了自己跟前,说话都不利落,方寒神情自若,这份心志与气度不一般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说华老的棋艺很高,小子想讨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他一路上从葛思壮嘴里打听了华老的喜好与姓情。

    “方寒!”葛思壮皱眉。

    “哦,你也懂棋?”华老笑**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略通一二,还请华老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华老点点头:“很久没找人切磋了,来,杀两盘看看!”

    葛思壮为难的看向一直默默不语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中年人微笑:“首长,只能下两盘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规矩多,摆棋!”华老一摆手,把拐棍放到石桌上,身体端正坐着,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方寒在对面坐下,葛思壮与中年人分座两边,看他们两个下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中年美妇端来了茶,站在一边观瞧。

    转眼功夫走了十几步棋,华老忽然叫一声:“哎哟,不对!”

    方寒托住他手腕,笑道:“华老,君子落子不悔!”

    华老瞪着方寒叫道:“我手一抖落错了,不行不行,重来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他趁机一丝内力钻进华老身体,这一丝内力被金雾包裹,速度奇快,瞬息转了一圈,几乎微不可察。

    他忽然发觉异样,抬头看一眼华老头顶,再次发现了圣力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你这小娃娃真小气!”华老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接着下了一招,华老顿时精神大振,呵呵笑起来,接连下了几子,把方寒杀得丢盔弃甲,很快输了一盘。

    “再来再来!”华老精神抖擞,呵呵笑道:“小娃娃的棋艺是不错的,就是沉不住气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又跟他下了一盘,又输了,华老接连剔了他几个字,眉开眼笑,得意不已。

    “首长,两盘了!”中年男子低声劝道。

    华老点点头:“小文,你先去看看我的药熬得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首长,今天就玩两盘吧。”中年男子道。

    “三盘两胜嘛,再下一盘!”华老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无奈的道:“那只能三盘,不能再多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,答应你!”华老摆摆手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望向中年美妇: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笑道:“我会监督父亲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离开,华老扭头望向方寒:“小娃娃,捣什么鬼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华老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华老点点头:“很舒服,很暖和,很久没这么暖和了。”

    他见过不少奇人异士,尤其经历过数十年前那场全国气功热潮,见闻过不少治病救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像今天这般奇异经历还是首次。

    棋子上附着奇异的力量,一碰到就钻进身体,一枚棋子一道力量,有的冷有的热,有的厚实有的轻薄。

    两盘棋下来,他浑身通畅,气息充足,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葛思壮忙道:“方寒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华老这病与师公差不多,都是旧伤引起身体虚弱,元气不足,又虚不受补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中年美妇忙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笑道:“父亲被方寒调理得差不多了,说改天过来拜访华叔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老葛好久不出门了!”华老点头笑道:“小娃娃手段很厉害,不错不错!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鲁莽了,华老见谅。”

    自己这番举动冒着巨大风险,一个不好就惹来杀身之祸,所以连师父一块儿瞒着,但因为圣力,他不得不冒此大险。

    用龙元将内力附于棋上,华老一接触棋子,内力顺势而上,随方寒心意到达一处地方,神乎其神。

    华老冲着葛思壮道:“你说方寒比你强,这话没错,你们师徒姓子倒也一样,莽撞!”

    葛思壮看着方寒,无奈的摇摇头: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华老道:“聪明的小娃娃!……也是艺高人胆大,小娃娃,你真能治了我的病?”

    他转眼想明白了方寒的用心,倒是个有担当的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不瞒华老,不能根治,只能扶正气压邪气。”

    “**病很难治好了,你倒不虚诳!”华老摇摇头:“今年以来我这身子骨一天比一天差,眼见要不成了,能压得住旧伤就好。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道:“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华老摆手:“小壮我信得过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扭头道:“方寒,能治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恢复到十年前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吹牛吧?”华老呵呵笑道:“十年前我一身旧伤还没发作,生龙活虎呐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怎么配合?”华老道。

    换了别的时间,找来这么一个年轻的后生瞧病,他直接轰出门,看也不看,却没想到这方寒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个星期我陪华老下一次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娃娃,说说,你怎么做到的?”华老好奇的打量着手上的棋子,很想弄明白怎么会附着力量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只可意会不能言传!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练功夫的都神神秘秘的,老葛也这样!”华老摆摆手,也不生气:“静惠,给小方弄张通行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父亲。”中年美妇笑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华叔叔,我有一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的事最好保密。”葛思壮露出为难神情:“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华老点头:“不过世上没不透风的墙,小娃娃得有思想准备啊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尽力而已。”

    华老笑**的道:“放心吧,老头子只要不死,总能保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华老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知趣的告辞,扯着方寒离开。

    一上车,葛思壮长舒一口气:“差点儿被你吓死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确实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先看看有没有把握嘛!”葛思壮摇头道:“胆大包天!……哪有你这样的,先斩后奏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,我有把握,师父说了他们未必信,一定不会答应,只能出此下策!”

    “有父亲出面作证,大有希望的。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真这般容易,他身体也不会拖到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那倒也是。”葛思壮点点头:“现在想想,这事还真有点儿险,是我太一厢情愿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有什么情况随时叫我。”

    他理解师父的心思,因为心怀壮志,想要做将军,所以对机会看得很重,难免激进一些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确实有点儿急,但师父有事**服其劳,总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“华老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他保养得很好,问题不大,过两天就能见效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不会张扬开吧!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,我能理解师母了。”

    他倒不怕张扬开,因为发现圣力的一丝奥妙,他竟然借到了一丝圣力,至关重要!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小钗是挺有见识,……好啦,事已至此多想无益,你现在就回去,还是看看妙妙?”

    “拜见一下师公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他回到葛家见过葛老爷子,把事情说了一遍,惹得葛老爷子吹胡子瞪眼,骂他们胆大包天,胡乱掺合,不知天高地厚,万一真有个好歹,自己也保不住他们,只能出国了。

    葛思壮耷拉着脑袋,没敢反驳。

    骂过之后,葛老爷子哼一声:“不管怎么说方寒也救了他命,总要还了这个人情!”

    他扭头瞪一眼葛思壮:“你不准浪费了这个人情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葛思壮点头。

    他倒没有用这人情的想法,只要华老稍微**儿口风,自己的处境就会变得容易,这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方寒,从此之后他会有一道护身符,再加上葛家,算是双保险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