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3章 帮助
    “小方老师!”沈娜娇嗔,挣开他手,两人已经到了方寒的凯迪拉克旁,酒吧的喧嚣似乎变得遥远。.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酒吧,摇摇头,好好一个酒吧硬生生被他们弄成了迪吧,这帮学生还真有想象力。

    方寒横沈娜一眼:“回家吃饭!”

    “我吃过啦!”沈娜不情愿的嗔道:“来这儿是要好好玩一玩的,你不也说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放松不是放纵,你们这么干早晚要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老师在嘛!”沈娜道:“韩老师怕咱们太出格,所以过来看着,大伙都听韩老师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她——?”

    “韩老师在同学中很有威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沈娜歪头想想:“小方老师你说韩老师管不住大伙?”

    “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报警,你们韩老师这点儿常识还是有的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沈娜蹙眉沉吟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走吧,**与师母做好饭,正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你真不管吗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皱,望向酒吧方向,沈娜忙问怎么了,方寒摇头道:“真说中了,闹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看看呀!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沈娜忙扯着他往那边跑,她什么也没听到,但知道方寒耳朵鼻子都比常人灵敏,能听到酒吧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赶进去时,酒吧里乱成一团,高喝声,加油声,大骂声,还有惨叫声,夹杂在一起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他找到开关,“啪”一下,酒吧明亮如白昼,场中央正围一群人,他拉着沈娜拨开人群到了中央。

    十个学生正纠缠在一起,有的倒地被骑着打,有的正摔跤,韩雪在一旁喝止,这些学生热血沸腾根本听不到。

    她鬓发散乱,秀脸酡红,无奈的瞪着他们,徒劳的劝阻,周围学生们喝彩,加油,当成热闹看。

    沈娜扭头看方寒,方寒摇摇头,进了十人当中,双手拨动,一一把他们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十个学生或魁梧,或削瘦,纷纷飞过人们头顶,落到十米外的墙根处。

    韩雪吓一跳,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“行啦,都散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!”方寒拍拍巴掌,扫一眼众人,双眼明亮而冰冷,众人心一寒,不由躲开他目光。

    韩雪忙到那堆男学生旁,低头察看他们伤势,他们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,嘴里发出一声声**。

    韩雪来到方寒跟前:“方先生,他们怎样了?”

    她终于相信沈娜的话了,这位方先生确实是位武功高手,一般人可没法轻轻松松把人掷出十米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过一会儿就好,让他们冷静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吧?”韩雪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受伤,……韩老师料不到这种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就怕他们这样,所以才跟过来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热血青年什么干不出来!”方寒摇摇头:“下次遇到就报警吧!”

    韩雪摇头:“报警就闹大了,他们都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点点头:“你是位好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你。”韩雪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韩老师的号码是……?”

    韩雪明眸睁一下,方寒笑道:“咱们留下联系方式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韩雪点点头,报上自己的号码。

    方寒拿手机拨打,韩雪手机顿时响起。

    方寒收起手机:“他们有什么问题,韩老师可以联系我,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韩雪这才恍然大悟,暗赞这方寒行事倒是周密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酒吧,沈娜嘻嘻笑道:“小方老师,高呀!”

    “高什么高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赶紧上车,再晚了师母要唠叨。”

    沈娜一溜烟钻进车里,坐到副驾驶位上,低头系上安全带,笑道:“小方老师你手段高明呀,怪不得把李棠迷得神魂颠倒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,驱动汽车。

    “这就把韩老师的号码要到了,厉害!厉害!”沈娜摇头赞叹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净胡思乱想,我是看你韩老师不放心我,给她号码是为了安她的心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沈娜撇嘴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白她一眼:“人不大,心眼不少!”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小方老师你刚才很威风,你没看到那些家伙们,一个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时候武功派上用场,不是为了个人恩怨,打架斗殴!”

    “是是,我明白啦!”沈娜笑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回到沈家时,看到葛思壮也在,方寒很惊奇,师父来得太突兀了,难道是自己的事?

    气氛不对,师父与师母好像吵架了,两人视线不接触,沉着脸不搭理对方。

    沈晓欣对望过来的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方寒,咱们上楼说话。”葛思壮穿着一身便装,但魁梧身形,笔直腰杆,掩饰不住军人气息。

    “上楼说什么话!”周小钗哼道:“老葛,我坚决不同意!”

    葛思壮皱眉道:“你怎么这么不懂事!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事还是你不懂事?!”周小钗娇叱道:“一天到晚就想着升官,不替方寒想想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替方寒想?!”葛思壮道:“要是成功了,方寒可以在国内横着走了!”

    “要是失败了呢?”周小钗冷笑:“你以为方寒是神仙,所有人都治不了的病他就能治?”

    “度厄九针很神奇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再神奇也不是仙术!”

    “你太小瞧方寒了!”葛思壮摇头:“你不是练功之人,不知道方寒的厉害,不跟你说了!”

    “万一方寒失败,天下之大哪还有他立锥之地?”周小钗哼道:“你这个当师父的就不想想?”

    葛思壮哼道:“失败了,让方寒出国就是了!富贵险中求,让方寒自己决定!”

    “方寒还年轻,他最容易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比你还成熟,行啦行啦,我不想跟你吵!”葛思壮摆摆手不耐烦的道:“方寒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周小钗张张嘴,方寒笑道:“师母,不管什么事,我先听听再说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你别不知天高地厚,受你师父蛊惑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是,我一定充分听取师母的意见!”

    周小钗玉脸酡红,眼波明亮,看来是真动了怒气,方寒感觉温暖,师母对自己的关心粉身难报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那件事你干得漂亮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我就不问你怎么做到天衣无缝的,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,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说吧,我听着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扭头道:“小欣,娜娜,你们都上去!”

    沈娜嘟嘟嘴,沈晓欣忙拉着她上了楼,周小钗也上去了,楼下只有葛思壮与方寒师徒。

    “师父,到底什么事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葛思壮沉吟一下,慢慢问:“华老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眉头一挑:“不会是军委退下的那位吧……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不等方寒再问,葛思壮道:“华老的身体跟老爷子相似,年轻时有多处枪伤,没什么好办法,前一阵子他健康开始恶化。”

    “到什么程度了?”方寒直接问。

    葛思壮打量一眼周围,低声道:“很衰弱了,吃得越来越少,再这么下去,半年左右就不能进食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么多专家医生,没办法?”

    “都没办法。”葛思壮摇头:“华老这些年一直服药,耐药姓极强,什么药下去都不管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医的理疗法呢?”

    “一直用着,但只能维持衰弱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怕是……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他自信但不自负,华老身份太高,自己医治会受诸多限制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此例一开,将来麻烦无穷,谁都会找来,治吧太辛苦,自己还不是圣骑士,不治吧,得罪了那些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你先看看他的情况,再决定治不治。”葛思壮道:“没把握就不出手,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好。”方寒看看他殷切的目光,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葛思壮露出笑容:“方寒,你要真能治好,功劳可就大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富贵险中求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理儿。”葛思壮笑道:“想得到好处哪能不冒险,不过咱们尽量稳妥,没把握就权当拜访一下长辈,也不损失什么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母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交给我。”葛思壮道:“我去说服她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好,什么时候动身?”

    “最好马上动身。”葛思壮道:“我请假过来的,只有两天,你能走开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手机响,方寒一看是韩雪的电话,没马上接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接电话吧,我去说服你师母!……注意保密,谁也不能说!”

    方寒知机的点头。

    铃声停下,方寒打了过去,微笑道:“韩老师?……那就好!……不用谢,举手之劳!……不用不用,改曰吧,……好好,再见。”

    沈娜跑下来,好奇的道:“韩老师的电话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韩老师说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什么,说那些同学没问题,要请我吃饭答谢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我哪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沈娜用力跺脚,娇嗔道:“你怎么拒绝了啦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真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沈娜娇嗔道:“韩老师还是头一次请男人吃饭呢,你给拒绝了,韩老师多没面子啊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你怎知她是第一次请男人吃饭?”

    “韩老师的情报咱们一清二楚,她可是咱们学校的第一美人儿!”沈娜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没追求者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喽,不过韩老师都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那她是有男朋友了,一直不让人知道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才没有呢!”沈娜忙道:“韩老师没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男朋友,为什么把追求者都拒绝?”方寒笑道:“她又不是**妈,不想成家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师说她年纪还小,不想那么早结婚,也不想谈恋爱。”沈娜道:“韩老师要考博士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是堵大家的嘴,你这个傻丫头还当真了!……行啦,别乱点鸳鸯谱了,闹出笑话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沈娜迟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不信暗中观察观察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先调查清楚!”沈娜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小钗下了楼,玉脸阴沉,沈娜忙溜走了,方寒笑道:“师母,我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十足把握绝不准出手!”周小钗来到他身边,紧盯着他双眼:“不准抱侥幸心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,我知道分寸的,不出手比治坏了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!”周小钗哼道:“全国那么多的专家都治不好,你别逞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摇头:“我就不去了,你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下楼,笑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我回家拿针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先不拿针,真有把握再回来取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不过!”周小钗长舒一口气,忙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葛思壮点点头:“也行,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钻进一辆平常的奥迪车内,直奔军用机场,很快下了飞机,又被一辆奥迪车拉到一座山半腰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四周,这座山与葛老爷子住的不是一座山,但隔着应该不远,树林透着气息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一座四合院,这里看似保安松散,方寒能感受到隐在暗处的警戒,戒备之森严远在葛老爷子之上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美妇迎出来,葛思壮恭敬的叫一声:“二姐。”

    “小壮,你好久不来啦!”她长得珠圆玉润,眉眼弯弯,温柔可亲。

    葛思壮笑道:“二姐,我刚调回京,一直忙得团团转,这不,父亲叮嘱我来看看华叔叔。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点点头:“听说你在海天干得不错,出息了,……过来吧,父亲正在后院溜弯呢。”

    她打量一眼方寒,方寒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不成器的徒弟。”葛思壮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中年美妇笑道:“听说了,老葛家后继有人,是要做妙妙的夫君?”

    “二姐说笑了。”葛思壮笑着摇头:“他不肯呐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个有志气的。”中年美妇打量一眼方寒,抿嘴笑道:“净顾着说话了,走走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