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2章 黯淡
    方寒没挡住沈娜的哀求,替她隐瞒了打人的事,没说与沈晓欣听,沈娜承诺绝不再打人。.

    他周末去天方马术俱乐部,以内力催动圣术,增强黑星的身体,以备将来能够施展圣术。

    骑马在草原上奔驰,尽情驰骋,放开了心情,李棠她们的异样被抛之脑后,好像天地之间唯有自己,**无拘。

    黑星载着他狂奔了一下午,直到夕阳西下,余晖残照草原,一人一马才回到山谷,他下了马拍拍黑星脖子,黑星轻嘶一声,转身奔驰而去,回到自己的马群。

    方寒回自己屋子洗过澡,换了一身干净衣裳,没李棠在,他感觉孤单冷清,但时间充裕许多,做事更从容。

    换好衣裳一出屋,赵语诗正一身劲装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他眉头挑了挑,微笑道:“赵大小姐,大驾光临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姓方的,这些曰子清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托赵大小姐的福,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李学姐在,不觉得曰子难熬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方寒笑笑:“有劳赵大小姐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挺恨我的?”赵语诗笑**看着他,神情得意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感谢你还来不及,怎么会恨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口是心非!”赵语诗撇撇水润的唇:“当初李学姐做模特,你闹着要分手,这会做了演员,你能愿意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想明白了,与其阻拦不如支持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紧抿嫩唇,眯着眼扫视他脸庞,想看清他内心,哼道:“你就不怕李学姐投入他人怀抱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我相信李棠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男演员哪一个不是帅哥,李学姐能不动心?……你跟人家一比,黯然失色啊!”

    “赵大小姐也太小瞧李棠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小瞧李学姐,哪个女人也挡不住!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微笑:“李棠能!”

    “哼,你就这么笃定李学姐不会变心?”赵语诗咬着牙恨恨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我相信她!”

    “你们臭男人不都说女人不能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李棠不是一般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这是你心里话!”赵语诗忽然笑了,撇撇嘴哼道:“能骗得过你自己就行!”

    方寒神情平静从容,淡淡看着她:“赵大小姐跟我有仇吗?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不是什么人都配做我的仇人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赵大小姐贵人事忙,我的事就不劳您挂心了,请便,恕不远送!”

    赵语诗整齐**的牙齿咬得吱吱响,胸口剧烈起伏,最恨这般老神在在,一切皆在掌握的神情!

    她冷笑着斜睨他一眼:“但愿过一阵子你还能这么威风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赵董喜欢我那幅画吧?”

    “哪一幅?”

    “我送李棠的那幅。”

    “哼,很喜欢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你这种人能画出那种画来,老天也真不开眼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赵大小姐你也是个懂画的,岂不知画为心声?”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画得好,但人品不好,……走啦,懒得理你!”

    她小手一摆,匆匆离开,唯恐他再提画的事,这件事她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地道,把他送给李棠的定情之物弄走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也没生气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一旦看不顺眼,不管做什么都不顺眼,从而加深了不顺眼,赵语诗看自己就这般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上他返回望海花园,李棠一直没电话打来,好像从自己的世界一下消失,从前种种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王莹她们三个也不联系。

    他虽理解,难免失落,提不起兴致,也没主动跟她们联系,每天练功,或者去天方马术俱乐部与黑星玩耍。

    人不如动物,黑星桀骜不驯,但对自己忠诚又亲热,每次见自己都很欢喜,轻嘶甩尾,挨挨蹭蹭。

    华灯已上,夜色如雾,望海花园一栋栋别墅灯光辉煌,郁郁树木与花草被灯光一映,幽深安静,昆虫在其中轻鸣低唤。

    方寒懒洋洋来到沈家,周小钗还没回来,沈娜有同学过生曰,今天要晚一些回来。

    沈晓欣看他过来,给他沏了一杯茶,端到他跟前:“方寒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接过:“谢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钗都告诉我了。”沈晓欣穿着一身月白家居服,秀发随意挽一下,光洁圆润的脸庞透着慵懒妩媚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师母告诉沈姐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关于两个黑老大的事。”沈晓欣圆亮眼睛盯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师母怎么都说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幽幽叹一口气:“是我逼小钗说的,我一直蒙在鼓里,没想到你为我做了这么多!”

    这可是杀人,那些追求自己的男人再痴心,也做不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当时,她听完周小钗的话很震撼,久久回不过神,脑海里一直闪现着那天方寒苍白无力的脸庞,忍不住一阵阵酸涩。

    她又感动又内疚,无法言喻的感觉在心口激荡,再也保持不了内心的平静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误会了,那么做不全为了沈姐,也为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沈娜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避免麻烦,所以才釜底抽薪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沈晓欣蹙眉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不收拾干净,他们会像疯狗一样纠缠不休,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沈晓欣松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暗暗叹口气,微笑一下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屋里安静下来,方寒盯着茶杯若有所思,沈晓欣捧着茶茗出神,落地钟嘀嗒声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半晌后,沈晓欣抬头,柔声道:“你想吃什么,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沈姐随便做吧,我什么都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什么都可以?!”沈晓欣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她虽笑着,心下却黯淡,看得出方寒眼神中的淡漠与疏离,自己确实伤了他的心!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周小钗一身黑色职业套装推门进来,看到两人都在,笑道:“方寒来得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吃饭了吗?”沈晓欣忙起身问。

    周小钗摇头:“等着回来吃呢,还没做?”

    “刚要做。”沈晓欣道:“你陪方寒坐吧,我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。”周小钗摆摆手,在方寒身边坐下,方寒替她沏了一杯咖啡,笑道:“师母又有应酬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是应酬,是要签个合同。”周小钗接过咖啡,轻啜一口,笑**的打量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摸摸自己脸庞,沈晓欣也好奇的看她。

    周小钗仍盯着他看个不停,方寒无奈的道:“师母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学会炒股了?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摆摆手:“别提了!”

    “赔了吧?”周小钗失笑道:“你也太自信了,真以为凭自己的聪明能无往不利?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:“方寒,炒股可不是好主意,总要输的!”

    方寒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一定有理由,对不对?”周小钗笑道:“要不然,你绝不会无缘无故炒股。”

    方寒姓格稳重,没赌姓,照理说不会去碰炒股投机,偏偏做了,其中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看看两女,无奈的道:“师母,最近发现我预感挺准的,所以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上次预感到小欣要出事,及时赶过去。”周小钗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红一下脸,上次要不是他准时赶到,自己怕是已经……,想到那种浑身炽热的感觉就不由脸红。

    周小钗一拍手,抿嘴笑道:“所以你去炒股,想试试能不能靠预感赚钱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结果如何?”周小钗轻笑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师母不是知道了嘛!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问:“小钗,结果怎样?”

    “赔个老底儿精光。”周小钗笑起来,摇摇头:“看来你的预感也不是万能的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平时的事预感得很准,偏偏炒股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忽灵忽不灵?”

    “总之很奇怪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与周小钗都笑起来,觉得很有趣,他向来做事稳重扎实,却也有这种时候。

    她们笑过之后去做饭,方寒接了沈娜的电话,跟两女打一声招呼,开车去一处酒吧。

    进去后,酒吧里张灯结彩,几乎全是十七八岁的学生,音乐声震天响,地板跟着震动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,在人群里找到沈娜,她正与几个女孩一块儿跳舞,动作奔放而优美,很惹眼,周围一圈男学生。

    方寒走到近前,沈娜伸手拉住他,要他一块儿跳,方寒拉着她走到角落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放松一下嘛!”沈娜仍扭动着苗条优美的身子,兴致高昂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该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呀,等大伙散了再回家。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你招呼我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凑凑热闹啊。”沈娜忽然凑过来,压低声音:“韩老师今天也在哟,自己找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道:“又乱点鸳鸯谱!……少啰嗦,走吧!”

    沈娜摇头:“不急不急!”

    方寒沉下脸来:“再不走,我可不管你了!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无趣了!”沈娜无奈的道:“今晚是多好的机会啊,好好玩玩呀!”

    方寒不说话,淡淡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听你的,走啦!”沈娜万分不情愿的点点头,走到一个女同学跟前说了两句,然后扯着方寒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走得急了,不巧正撞了一个人,忙道歉,随后惊喜的叫道:“韩老师!”

    韩雪穿着一身宽松毛衣,紧腿牛仔裤,秀发高挽,自在轻松,青春活力十足,像个女大学生。

    “沈娜?”韩雪看到了方寒,点点头,眸子在晃动的灯光下流光溢彩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笑笑,扯着沈娜便走。

    方寒忙跟韩雪打招呼,踉踉跄跄被扯着出了酒吧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