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1章 食量
    吃饭时候,方寒道:“师母,我饭量要增加了。.”

    周小钗打量他:“练功的缘故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目前为止,想补回亏损只能补充大量食物,没别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三倍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成饭桶了!”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三倍,明白!

    沈晓欣问:“什么亏损?”

    “以后跟你说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不满的瞪一眼周小钗,周小钗笑道:“等你平复一些再说,免得吓着你!”

    “我就那么不禁吓?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低头猛吃,沈娜乐滋滋听着两女说话。

    待她们反应过来时,饭菜大部分进了方寒肚子,她们打量着他肚子,心下好奇,这么多菜怎么装进肚子里的?

    把这些菜堆起来,绝对超过他肚子的容量,难不成他的肚子是个无底洞?练武的人也没这么能吃吧?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睡觉前,方寒开始炼龙元术。

    龙元术藏于龙息术,他很疑惑。

    当初从教廷得龙息术,同时得龙眠术,龙啸术,没龙元术。

    其他**龙息术的人秘而不宣,还是自己得益于内力催动,发生异变,只有自己得到?

    他想了一会,最终意志之剑一斩,斩断这些无益猜想,决定**龙元术。

    开始之后,他发觉艰难得超乎想象,依口诀修行后,浑身酸疼难当,好像周身骨肉分离,如受千刀万剐之苦。

    他精神强横,内视清晰,**时看到一丝无形力量从血肉中飘溢出来,在头顶神庭位置形成一团金色雾气。

    这团雾气好像星空的涡状云,缓缓旋转,形成鸡蛋大小的圆球。

    他试着驱动一缕金雾,在丹田碰到内力,这丝金雾倏的化为一层薄膜包裹住一团内力。

    他感觉立刻变了,这团内力像与自己合为一体,运转由心,他灵机一动,试着将其搬运出体外。

    这团内力如水滴钻出身体,在虚空中不减不灭,金雾薄膜隔绝了外界对它的侵蚀。

    这团内力随他心思而动,运转如意,如臂使指,方寒露出笑容,没想到龙元竟这般好用。

    不过龙元好用,**却不易,全身压榨干净只生这么一点儿金雾,乃自己身体的精华,明天再练,绝无这般丰厚,可能只有一丝而已。

    内力能够如此运用,委实太惊人,可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他精疲力竭的躺在练功房地板上,一动不想动,自从练了龙息术,很少再有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流逝,敲门声响,他懒洋洋应一声,周小钗推门进来,看到他四仰八叉躺着,嗔道:“你脸色不好,是不是又练功过度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饿的!”

    “活该,赶紧去吃夜宵!”

    方寒懒洋洋爬起来,身形踉跄一下,周小钗忙去扶,差点儿被他压倒,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削瘦,却很沉重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得练点儿力量了,凤舞术练了吧?”

    “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方寒点点头,慢慢下楼,**的到了沈家,沈晓欣看他这样,忙跟周小钗一块儿扶他坐下。

    “又是练功弄的?”沈晓欣蹙眉看方寒。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还能有什么!……开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娜娜!”沈晓欣唤道,沈娜一溜小跑下来,看方寒脸色苍白,忙嘘寒问暖,沈晓欣摆摆手,让她快帮忙摆饭。

    三女摆好一桌子菜,方寒上了桌,如饿死鬼投胎,越吃越饿,越饿越吃,一会儿功夫吃光了所有菜。

    三女已经见怪不怪,周小钗道:“看来还得加量!”

    方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师母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饿着你吧。”周小钗道:“你真不要紧?”

    他的胃口超乎寻常,像一种怪病,若非方寒懂医术,会度厄九针,她一定坚持让他去医院查一查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,脾胃生出一丝丝热气,融进血气中,又有更细微的一丝从血肉中飘溢出来融进神庭的金雾。

    热气出现的同时,胃里的东西迅速消失,这一会儿功夫已经下去了一大截,原来竟是龙元术自行运转,加速了消化过程,

    他暗叹侥幸,还好还好,龙元术运转时,没把食物精气完全抽离,还保留一部分滋润血肉,否则这会儿真要没命了。

    方寒与周小钗沈晓欣说了一会儿话,再起来时,胃里已经空空,消化能力太惊人。

    他起身离开,看他脸色恢复了一丝红润,周小钗才放下心,娇嗔道:“回去后不准练功了,休息两天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,我脸色难看是饿的,不是练功所致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练功,会那么饿?”

    “破而后立,现在正是练功的最好时候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不过甭担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个屁数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方寒诧异的看她,没想到优雅端庄的师母会爆粗话。

    沈晓欣摇头:“小钗,注意影响!”

    周小钗红了脸,嗔道:“真被他给气死了!”

    她一看到方寒练功出岔子就心里冒火,他又这么不紧不慢,不忧不愁的,更如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方寒回到自己别墅,不久李春雷出现,带人搬进两个蓝色保温箱,两米见方,封得密密实实,看不出里面有什么。

    李春雷呵呵笑着说请他品评,口味不好他再改进,方寒谢过,李春雷告辞。

    李春雷对他与从前没两样,好像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没发生,方寒暗赞不愧是李春雷,聪明。

    他打开两个保温箱,里面是一大块一大块的牛肉,散发着浓郁香气,他脸露微笑容,肚子咕噜响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两大箱牛肉完全消失在他胃里,肚子仍不鼓,宛如平常。

    龙元术自行运转,一股股温暖的气息在身体流转,他忙进了练功房,再次**龙息术,龙啸术,最后是低桩。

    浑身筋内紧实,沉重如山,比乍进七紧更甚,龙息术的**也艰难,勉强能完成一遍,内力凝实而沉重,紫丹又缩小一圈。

    他略一思忖,驱使神庭中一丝金雾慢慢融入血肉,但金雾与血肉如油与水,毫不相干,再次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慨然叹息,看来自己想法不能实现,内力流转滋润血肉,龙息术吐纳,无形的力量也滋润着血肉,龙元却不行。

    龙元术在消化食物过程中留下一丝精气,能够滋润血肉,一旦化为金雾,则无法再起作用。

    但仅仅这一丝精气的作用,已经不逊于龙息术与内力流转,龙元术确实玄妙。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兴奋起来,又打一个电话,李春雷很快过来,又搬进来四个保温箱,带走了两个空箱。

    方寒一口气将四箱牛肉吃光,在吃第四箱时,他感觉到了饱涨,神庭微微发涨,胃没那么积极消化,吃不动了。

    他摇头叹口气,看来这龙元术有极限,神庭内一团金雾氤氲,与丹田内的紫丹大小相仿。

    他**了几天龙元术,发现龙元术其实不必**,神庭里的龙元只要不消耗,那就不必补充,一旦消耗,自行通过食物补充。

    神庭里的龙元耗完,重新补满,要吃下五头整牛。

    试过一次后,他再也不敢把龙元耗完,一口气吃那么多,把自己吓得够呛,不过有一个莫大好处,滋补血肉,强壮身体。

    几次之后,他身体素质又上一层楼,内力精纯,紫丹缩成鸽蛋大小,给他意外惊喜。

    不过再往下练,又到一个瓶颈,怎么运转龙元术也无法增强身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天傍晚,方寒开车到第二实验中学接沈娜,沈晓欣有事,周小钗也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他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,没见沈娜出来,有点儿不放心,进了学校,很快找到她所在的高三二班。

    教室只剩下两人,一个是沈娜,另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装,身段儿曼妙,是她的语文老师韩雪。

    沈娜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,韩雪蹙着眉头说个不停,方寒沉吟一下,轻轻敲教室门。

    沈娜忙叫:“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韩雪明眸如水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微笑:“韩老师你好,我是沈娜的舅舅,她犯什么错误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沈娜的舅舅?”韩雪细眉轻锁:“你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方寒横一眼沈娜,微笑:“沈娜又闯什么祸了?”

    “她又打人了!”韩雪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问:“打了谁?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她把朱西航同学打伤了!”

    “朱西航?”方寒扭头看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朱西航是个混蛋,一天到晚只会欺负弱小,收保护费,不打他打谁!”

    “沈娜!”韩雪娇叱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你是路见不平,行侠仗义?”

    沈娜用力点头:“当然,他就是欠打,看他还敢不敢欺负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现在能打了,能以一打几?”

    “打三个他那样的没问题!”沈娜昂头挺胸。

    方寒问:“四个一块儿上呢。”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我又不笨,不会跑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万一他们有防备,找个地方堵住你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沈娜迟疑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我当初教你练功怎么说的,能不动手绝不动手,斗智不斗力,你都当耳边风了!?”

    沈娜低下头,不好意思:“我没忍住!”

    方寒沉声哼道:“忍不住,练武就是自取灭亡,再有下一次,逐出师门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!”沈娜无奈的应道。

    韩雪在一旁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方寒脸上的严肃一敛,露出温和笑容:“韩老师,沈娜给你添麻烦了,实在抱歉!”

    韩雪打量着他:“是你教沈娜武术的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韩雪道:“沈娜除了爱打人,其他方面挺好的,尤其这两个学期,她进步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师,都是舅舅的功劳,舅舅是东南大学的,上个学期开始给我补课呢。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韩雪讶然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娜进步离开老师的教导,要是没什么事,我先带沈娜回去。”

    韩雪问:“方同学是东南大学的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韩雪露出一抹微笑,容光映人:“那方同学在做家教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可惜了。”韩雪惋惜的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忙道:“韩老师,要方老师教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姐的女儿也上高三,一直在找家教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找舅舅呀!”沈娜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瞪一眼沈娜,沈娜吐吐舌头:“不过舅舅很忙,没功夫教别人了,实在抱歉啦韩老师!”

    韩雪笑着摇摇头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方寒歉然道:“我实在有心无力,今天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那不远送了,回去跟沈女士说一声,沈娜不能再打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带着沈娜离开教室。

    出校门进了车,沈娜笑道:“韩老师漂亮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娜,不准再动手打人了!”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:“我明白啦,姓朱的那家伙太混蛋,收两个男生的保护费,我看不过眼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有帮人的心思是好的,但方法更重要,为什么不找人商量一下,找个不动手就能整治他的法子?”

    “对呀!”沈娜一拍小手:“我当时脑子一热就没忍住!”

    “绝不准有下次!”

    “是是,没下次!”沈娜忙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她又嘻嘻笑道:“不过韩老师那么漂亮,你怎么拒绝人家的帮忙呀?”

    “有你一个就够我累的,哪有心思再教别人?”方寒没好气的启动车子,缓缓驶离。

    “能拒绝韩老师的请求,小方老师你定力很好呐!”沈娜笑道:“就不想近水楼台先得月?”

    方寒斜睨她一眼。

    沈娜叹道:“妈妈认了你做弟弟,是下了决心的,真没办法了,韩老师挺好的,配得上小方老师你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我配不上人家才对!”

    “配得上!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李棠了!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这般本事,当然要好几个美女才行!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方寒忙道:“被**听到非气死!”

    “嘻嘻,妈妈听过,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小女生呀……”方寒摇头:“疯了!”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起来:“代沟呀!”

    “很深的沟,难以理解,好像两个星球的!”

    “男人女人本就是两个星球的!”

    “你还懂得不少呐!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沈娜白他一眼:“小方老师太小瞧咱们啦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