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0章 龙元
    沈晓欣心不在焉,一直在想心事。.

    昨晚的事她迷迷糊糊的,只记得方寒破门而入,把自己带走,然后回到家,自己浑身发热,恨不得跳进冰水里。

    他随后不见了影子,周小钗过来,自己折腾了一宿,醒来后,周小钗把自己训了一顿。

    小钗能量大,一夜功夫就把事情原委弄清了。

    顾子寒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人,是**老大的儿子,毁在他手上的女人数不过来,昨晚要不是方寒感觉不对,匆匆过来,自己怕已经被两个家伙糟蹋了。

    小钗当时恨恨的道,真要发生那样的事,即使把他们抓住枪毙了又有什么用,事情都发生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沈晓欣打了个冷颤,真要发生那种事,自己真没脸活了,自己还是太天真,不知人心险恶!

    她抬头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风卷残云吃过饭,看沈晓欣仍心不在焉的,开口问道:“沈姐,今天不上班吗?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:“这两天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沈晓欣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是去上班吧,我帮你调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不解的看他,方寒道:“免得别人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稍显单纯,但极聪明,没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而已,方寒轻轻一点拨,她就醒悟了:“嗯,好吧。””

    沈娜莫名其妙的看看两人,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沈娜,你该上学了!”

    “妈妈你送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吧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沈娜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你先吃饭,我把沈娜送去,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点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开车十分钟,把沈娜送到海天第二实验中学,校门口正站一位苗条婀娜的妙龄女子。

    沈娜坐在副驾驶位上,指了指那黄衣女子:“看到了么,那是我语文老师,叫韩雪,漂亮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恰好那韩雪扭头望来,眸子如清水一般,轻轻一转,让人的心跟着一荡。

    沈娜坐在车里招招手,笑道:“我下去啦,要不要帮你介绍一下呀?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走你的吧!”

    沈娜下车轻盈来到韩雪跟前,亲热的打个招呼,韩雪好奇的看一眼车里的方寒:“沈娜,他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舅舅。”沈娜笑道:“帅不帅?”

    韩雪抿嘴笑道:“你觉得他帅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沈娜摇摇头叹口气:“舅舅外表太吃亏了,小韩老师你也以貌取人吗?”

    “老师也是人。”韩雪轻笑道:“当然免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他可厉害了。”沈娜笑道:“只看外表就可惜了!”

    韩雪拍下她肩膀:“行啦,沈娜你心思都用在这上头了,还不赶紧进去,快上课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,今天就不替你们介绍啦。”沈娜转身摆摆手,方寒点头,掉转车头离开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他脑海里仍闪现着那一双翦水般眸子,他并非心动,只是赞叹造化之神奇,竟造有如此一双美目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回到沈家后,沈晓欣已经收拾好了饭桌,方寒道:“沈姐,躺下吧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默默仰躺到沙发上,目光平视看着天花板,方寒右掌在她胸口正中揉了揉,难免触及玉女峰。

    沈晓欣脸红,却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方寒揉了数下,温声道:“你心口堆垒郁气,事情已经过去了,别再多想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轻轻点头,胸口一下松快许多,不闷了!

    周小钗忽然开门进来,见到这般情形怔了一下,随后恢复如常,问道:“调理身体?”

    “师母送她们回去了?”方寒右手不停,在沈晓欣小腹轻轻揉动,温暖的气息钻进去,他现在修为退化,不能用度厄九针,否则也不必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吓得不轻,得给她们一段时间调整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双手猛的一按沈晓欣双膝,然后舒一口气松开。

    沈晓欣发出一声**,顿时脸红了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很舒服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她一眼,周小钗道:“气色好多了,你这回可把方寒折腾惨了,看到他脸色了吗?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不是因为练功?”

    “哼,你呀,还是那么天真!”周小钗摇头,斜了方寒一眼:“他是为了处理你的麻烦才弄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那两人怎么样了?”沈晓欣忙问:“方寒你打他们了?”

    她有些担心,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正经路数的,万一真打起来,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周小钗扫一眼方寒,方寒忙摇头,示意别多说。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反正她早晚要知道!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?”沈晓欣蹙眉:“小钗,干什么鬼鬼祟祟的!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头道:“算啦,还是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方寒松口气,沈晓欣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知道这些,她开着画廊,但骨子里还是画家,眼中的世界是美好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沈晓欣去上班,家里只有周小钗与方寒。

    “师母,李棠要去演电影,我没拦着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你现在还有心思想这些?佩服佩服,你不想顾老大与何老二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我跟他们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自己可做不到这一点儿,杀了两个大人物却能当作没发生过,依旧保持着平常心,关注自己平凡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师母有没有法子护着她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放心?”周小钗皱眉道:“不放心怎么不反对?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摇摇头:“我不想再像从前一样绑着她了,她想飞就飞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她一飞冲天,不再回来了?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那只能怨我没用,抓不住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自信了!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但你也明白的,人这个东西最脆弱,再厉害的人也挡不住环境的影响,进了那个圈子,会不知不觉受影响,对感情就不再认真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好吧,你既然有这自信,我也不多说,我会想办法的,她怎么进去的?”

    方寒说了赵语诗的事,周小钗笑道:“那你可以放心了,赵家的影响力很大,有赵语诗关照,没人敢找她麻烦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曰后真进那个圈子,会有比赵家更厉害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会关照她。”周小钗道:“老葛家的媳妇没人敢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师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给我惹点儿麻烦,我就谢谢你了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次的事没机可趁?”

    “嗯,老葛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。”周小钗摇摇头:“还要闹一阵子,你想让李春雷入场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算清醒!”周小钗道:“现在可不是好机会,容易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想让李春雷沾这些,现在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倒也是。”周小钗轻轻点头:“弄脏了早晚要惹麻烦,他现在的度把握得很好,是个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随后几天,李棠她们没出现,好像真被吓住了,他也没主动去找她们。

    他趁机集中精力练功,恢复紫丹。

    平时不去学校,整天呆在别墅里,早晨晚上在沈晓欣家吃,中午春雪居送饭过来,由李春雷亲自掌勺,做独家秘传的药膳。

    方寒所有时间都用在练功上,休息时看看数学,从高波那里又要了一些题库,练累了就做题,曰子过得很充实。

    十天之后,他接到李棠的电话,要开始进组拍摄了,跟他告别。

    方寒感受到她的疏离,暗自叹息,祝她一切顺利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方寒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,脑海里思绪翻飞,最终化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换了自己,知道对方杀了人,心里怎能不受冲击?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她又要进入一个陌生的对她**极大的环境里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站起来,不管怎样,他不后悔所为,当务之急是恢复实力,这个世界自己没复活的能力。

    转眼五天又过去,他正练低桩,内气滚滚荡荡,在经脉内流转不息,忽然丹田一动,生出一股强大吸引力,所有内气倏的钻进去,一颗鸡蛋大小的紫丹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微笑,随后耳边传来轰鸣,眼前一黑,隐隐听到耳边几声龙吟,虚空卧着一条巨大金龙缓缓睁开眼,朝自己一瞥。

    脑海凭空多了几行金光闪闪的大字,他没见过这种文字,却一下认出它们。

    睁开眼时,他面带笑容,龙息术第七紧!

    从不知道龙息术第七紧竟隐藏着一段口诀,**龙元,名之龙元术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没急着**龙元术,练一遍龙息术,艰难迟涩,宛如身负一座山,做完一遍大汗淋漓,几乎虚脱。

    洗过澡后出门走了一圈,已经是华灯初上,他顺势到了沈家。

    周小钗与沈晓欣在厨房做饭,他过去时,只有沈娜在沙发上看电视,笑**给他沏了一杯茶,挽着他胳膊坐下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李棠真去拍电影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电影啊?”

    “好像叫说你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郑仁侠郑导演的贺岁大片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李棠会参与这个大片,会一举成名的!”沈娜兴奋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周小钗出来,招呼两人吃饭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