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9章 偷听
    五人正说说笑笑,周小钗匆匆进来,阴沉着脸。.

    看到她脸色,方寒知道她得到消息了,对李棠道:“你们先出去一下吧,我跟师母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勉强笑笑,冲众女点头。

    众女看到周小钗脸色不善,知道准没好事,知趣的出了卧室,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,我看周姐的脸色……”宋玉雅皱眉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,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她知道周小钗对方寒是一片真心,拿他当自己儿子一般,平时虽然管得严,却从不使脸色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情形她是头一次见,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,再结合方寒虚弱的身体,她更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“要不,去听听看?”王莹悄声道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这纯粹是馊主意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听听嘛,又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方寒耳朵尖,咱们一过去他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咱们用舞步,不信他能听得到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宋玉雅笑道。

    “宋姐,你也跟着凑热闹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好奇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李棠无奈的点点头:“小点儿声,不能出一点儿动静,不然方寒听到一定生气!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没出息的样!”宋玉雅摇摇头:“他生气又怎么样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等她谈恋爱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都甩了拖鞋,用跳现代舞的步伐,先迈出腿,然后脚尖轻轻点地,再放下脚跟,两脚柔软如猫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她们到了楼上,出来时卧室的门没关严,透过门缝能看到里面情形。

    周小钗抱臂站在方寒跟前一动不动,腰肢挺拔,气质优雅,眼睛不眨的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若无其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两人瞪视良久不说话,卧室的空气好像凝结了,她们在门外都觉得紧张,下意识的放轻呼吸。

    良久过后,周小钗哼道:“方寒,是你干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装!”周小钗冷冷道:“你胆大包天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师母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昨晚老葛来电话,让我劝你别那么大火气,我还莫名其妙,又被小欣弄得团团转,没顾得上仔细寻思。”周小钗哼道:“现在才明白,你竟这么大胆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师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装糊涂!”周小钗哼道:“顾老大与何老二那么好对付,老葛早就收拾了他们!……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,他们都是有枪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到底怎么想的!”周小钗越说越气:“你以为你是超人啊,挡得住子弹?泄露出去,整个海天地下世界都要对付你!”

    方寒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以为老葛不想对付他们,可想也没用!……他手上有军队,你呢?!练了一点儿武就不知天高地厚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点点头:“师母教训得是,我下次一定小心!”

    “还有下次?!”周小钗瞪眼嗔道:“再有下次,我就让老葛逐你出师门,不认你这个徒弟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,外面没什么动静吧?”

    “大龙头二龙头同时死了,你说能没有动静?都闹翻天了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人怀疑我吧?”

    “已经做了尸检。”周小钗冷冷道:“心梗,自然死亡,不是谋杀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皱眉瞪着他:“你用了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我几乎舍了一身修为,现在要重新**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就保密吧!”周小钗道:“你想好了,这种手法用一两次行,用多了,怎么也掩不住的,都不傻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海天除了两害,可不能说,说出没你好曰子过!”周小钗哼道:“对李棠也不准说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种事我怎会跟她说?”

    “怕吓着李棠吧?”周小钗哼道:“冲冠一怒为红颜,英雄救美,很浪漫呢,小欣倒没白认你这个弟弟!”

    她是军人世家的女儿,对这种事并不少见,现在是和平年代,但哪个优秀的士兵手上不沾血?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师母该认真跟沈姐谈谈,她还不知人心险恶,这么下去总要吃亏的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把这件事原原本本跟她说。”周小钗叹道:“这件事没旁人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李春雷猜得出来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糊涂!”周小钗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他可以相信,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周小钗沉吟一下:“你想用他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他行事有分寸,足够聪明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上下打量他,摇头叹道:“恩威并施,你倒是好手段,比你师父强得多!”

    她对方寒很满意,这一次的事更满意。

    何老大顾老二的儿子要糟蹋小欣,这是找死。

    他狂怒之下没动手,只把沈晓欣抢出来,未留把柄,这份隐忍冷静几乎没人做到。

    他又断然出手,舍了那两家伙,釜底抽薪,打蛇七寸,直接宰了他们老子,他们的下场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他神不知鬼不觉动手,别人又很难联想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这份气魄与胆识也超人一等。

    超人的心智与修养,过人的气魄与胆识,足够的实力,所以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解决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静如止水,温润平和,动若雷霆,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他犹如一名绝世剑客,平时深藏内敛,韬光养晦,剑一出鞘则一击致命,不留后患,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听得周小钗夸赞,方寒笑道:“师母言重了,顺势而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再看看李春雷。”周小钗道:“你呀,往后跟我商量一下,别自己来,一人智短两人智长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转身开门,一下怔住,李棠她们正缩头缩脚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她脸色难看,扭头望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大伙都进来吧!”

    李棠瞪一眼王莹,都怪听了她们,偷听了不该听的,虽然没听明白到底是什么事,但绝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她们磨磨蹭蹭进来了,宋玉雅轻咳一声:“咱们什么都没听到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看来你们什么都听到了!……你们就当没听到吧。”

    王莹迟疑一下,打量一眼苍白脸色的方寒:“方寒,你……你真杀人了?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王莹从没想过方寒会杀人,杀人犯法,杀人偿命,这观念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她有点儿担心的看着他:“你会不会做牢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不会。”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证据啊。”方寒温和的微笑:“只要你们不说出去,没人知道是我杀了这两个恶棍。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谁?”

    “两个黑老大。”方寒笑道:“你们看新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们没想到方寒如此坦白,目光对视,无言以对,心中茫然,头一次面对这种情况,做梦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周小钗摇摇头:“你们是温室里的花朵,好啦,就当什么没发生,什么没听到,先回学校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,你送她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点点头:“嗯,你去小欣家吃饭吧,她恢复得差不多了,……李棠,咱们回去!”

    李棠看一眼方寒,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离开,方寒摇头叹息,这一次怕是毁了自己的形象,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暗自叩心问己,后不后悔,很快弄清楚,再来一次,自己还会这么做!绝不能容忍沈晓欣受伤害!

    他来到练功室练伏龙桩,内气滚滚,但已经不是内力,紫丹已经不在。

    练了一会儿伏龙桩接着是低桩,直至肚子雷鸣停下,他不急不躁,只要积累足够的精气,紫丹能够再现。

    他来到沈家,沈娜开的门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你可算来啦!……咦,脸色这么难看!”

    “练功过度,不要紧。”方寒笑道:“**呢?”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:“正做饭呢!”

    “好了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正生闷气呢。”沈娜摇摇头:“小方老师你来就好啦,劝劝妈妈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就怕火上浇油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,妈妈可危险了!”沈娜道:“周姨好好训了一顿妈妈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上去吧,我试试看。”方寒摆摆手。

    沈娜握拳头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式,笑**上了楼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厨房,沈晓欣正穿着围裙低头做饭,鬓发些许散乱,添了几分妩媚风情。

    “沈姐。”方寒轻唤。

    沈晓欣动作一顿,扭头看他一眼:“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方寒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一言不发把几个菜端上桌,然后扬声唤沈娜,沈娜跑下来,看看方寒又看看沈晓欣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三人坐桌边吃饭,方寒与沈晓欣不说话,沈娜却不受影响:“小方老师,你脸色这么难看,到底怎么啦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累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练功过度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儿呀,周姨看了一定要训话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训过了。”方寒苦笑。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起来,想着威严肃重的小方老师被训得一句话不能说,觉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沈晓欣心不在焉的夹着菜,停在嘴边没动,沈娜忙叫道:“妈妈,菜凉啦!”

    沈晓欣把菜放进嘴,抬头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妈妈,该做点儿好吃的慰劳一下小方老师的。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抬头白她一眼:“吃你的饭!”

    沈娜朝方寒无奈耸耸肩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