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VIP卷 第1047章 艰难
    看到方寒出现,李秀娜露出笑容:“方寒,你可算来啦!”

    她穿了一件休闲家居服,身形已经恢复,而且比产前更火爆,不但不显老反而年轻了几岁。

    “大嫂,怎么样了?”方寒上前摸摸江远的小手。

    江远乖乖的看着他,一点不认生,笑嘻嘻的让方寒握手,明亮的眼睛盯着方寒看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手,点点头:“没什么大碍,平常的感冒。”

    “可把我吓坏了!”李秀娜拍拍胸脯感慨道:“真是不养儿不知父母恩,这担惊受怕的滋味真要命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各有各的命运,咱们自己的命运尚且不能做主,况且是孩子的,现在吃什么药?”

    李秀娜笑道:“你配的丸药吃了两颗,再没吃药,效果很神奇!”

    她当时惶急无着,一看孩子烧到四十度,惟恐抽风惊厥,想送去医院打吊针退烧,临去时先服了方寒配的丹丸,结果到了医院,烧就退下去了,比退烧针还神奇。

    于是她就给方寒打了电话,方寒说不必住院,服那药就好,她给江远又吃了一颗,看他不再发烧,也没再吃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没问题了,江远的身子很壮实,是病毒性感冒,难免有一个抗击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李秀娜道:“他的身体不是很好吗,怎么还会感冒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身体再好,面对病毒也吃力,他还没练到百毒不侵呢。不过他抵抗力强,发两次烧就消灭了病毒,别担心他会烧坏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抽风了怎么办!”李秀娜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他的玉佩会护着脑袋的,关键时候会起作用,大嫂你放宽了心。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在就好了。”李秀娜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包在我身上!……大哥这阵子挺忙的?”

    “好像在搞什么改革。很忙!”李秀娜摇头道:“他是舒服日子过够了,瞎折腾什么啊,净得罪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江远的头,笑道:“大嫂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断有人来找我,让我劝劝你大哥。”李秀娜无奈的叹口气:“再这么干下去,一定要众叛亲离,我说你大哥不听。你劝劝他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相信大哥不会做没把握的事。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,没说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“他只是说再不改革,就要被人看笑话。”李秀娜摇头道:“他在家不跟我说这些的,说什么女人不能干政,真是老封建!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:“他是怕大嫂你无意透露什么消息,会犯错误,好吧,我会跟大哥好好说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。江承回来了,看到方寒在。露出笑容:“你怎么有功夫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回来看看江远。”方寒笑道:“把大嫂吓得够呛,要不回来看一趟,大嫂要恨我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净胡说!”李秀娜白他一眼:“你们聊吧,我哄小远睡觉。”

    她抱起江远要走,江远却开始哭起来,方寒摸摸他脑袋,江远顿时安静下来,瞪着圆溜溜的大眼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小子跟你亲。”江承摇摇头:“我一抱就哭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婴儿敏感,大哥你杀气太重了呗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杀气不重不行呐!”江承摇摇头,抬头道:“你赶紧抱小远睡吧,我跟方寒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李秀娜起身。

    方寒到了高铁站,在出站口看到了亭亭玉立的张瞳,穿一身薄毛衣,牛仔裤,好像女大学生,粉色的薄毛衣让她曲线柔美曼妙,再加上跳舞形成的挺拔身形,还有精致的瓜子脸,气质出众,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出现,她招招手,方寒露出笑容,来到近前搂她入怀,她红着脸挣扎一下,低声道:“有人呢!”

    这一幕惹得众人恨恨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听她声音温柔,笑道:“好吧,那咱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去我家吧。”张瞳低声道:“我爸妈想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鸿门宴吧?”方寒放开她柔软幽香的身子。

    张瞳抿嘴笑道:“差不多吧!”

    “那倒要一定要领教一下的。”方寒呵呵笑道:“张校长是想让干什么?不会是结婚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张瞳摇头:“只说让我请你去吃饭,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去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张瞳挽起他胳膊:“那就走吧!”

    两人上了张瞳的车,方寒不由出神,想到跟江承的话,江承现在的处境确实不太好,四面楚歌。

    他的行政改革很不顺利,众叛亲离,所有人都不赞成,纯粹靠着他强硬的意志在推动,进度缓慢,即使他是一号,也不能独掌大权无人制衡,有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,包括上层。

    不过他已经走到这一步,一旦半途而废,那将成为笑话,他的执政之路也要结束,这一辈子的理想都要破灭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如此,即使艰难也要进行下去,而且还没借助家里的力量,所以底气犹在,不见颓意。

    方寒鼓励了一番,没有多劝,他知道这件事的严重程度,如果真能成功,那收获之大难以想象,失败了那就失败,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张瞳打着方向盘,盯着前面的路,笑道:“是害怕待会儿怎么跟他们说话?”

    “他们真要来个鸿门宴?”方寒收拾心情笑道,齐海蓉不在海天,只有张瞳在家,所以两人回哪里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什么事儿吧。”张瞳摇头道:“看他们的脸色,不像是坏事,放心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心里没底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桃花运很盛啊。”张瞳轻笑,摇摇头:“真是胡闹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校长他们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知道吧。”张瞳道:“国内没有报道,他不看国外新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方寒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真跟那位英伦玫瑰分手了?”张瞳问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道:“根本没影子的事,纯粹是一场闹剧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是够可以的!”张瞳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笑而不答,说下去徒惹麻烦,转开话题,问她最近的生活怎么样,有什么变化没有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