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7章 预感
    王莹坐起来,抹一把眼泪,摇摇头:“不是方寒,是我自己不舍得爸妈!……爸爸又老了许多,太辛苦了!”

    李棠暗松一口气,叹道:“是啊,每次回去,我也觉得爸妈老了不少!”

    “**妈没问题了吧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王莹点点头:“糊弄过去了,我觉得挺不安的,自己真不孝顺,找人假扮男朋友骗他们!”

    “有负罪感了?”李棠笑道:“他们确实是为你好,不过婚姻可是人生大事,不能一味听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王莹娇叹一口气:“人生在世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李棠笑道:“活着不易,所以更要珍惜好时光,咱们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,无忧无虑,青春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了。”王莹叹道:“什么都不缺了,有一个那么好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?”李棠哼一声,撇撇红唇:“他好是好,可太牵肠挂肚了,一刻也不能安下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放心吧,方寒是个君子。”王莹摇头道:“我觉得你乱吃醋太冤枉他了!”

    “帮你一个小忙,就叛变啦!”李棠笑道:“这么替他说话?”

    王莹白她一眼嗔道:“我是见不得你一直冤枉他!……其实我刚才骗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李棠忙问。

    王莹迟疑一下,摇摇头:“算了,还是说吧,不说心里不舒服,……方寒刚才劝我找一个真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他管得倒宽!”

    王莹白她一眼,嗔道:“我觉得他是误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你喜欢他?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王莹点点头:“他很诚恳的劝我找一个真正的男朋友,这显然是拒绝我嘛,真是气人!”

    “他倒是自我感觉良好嘛!”李棠失笑,摇摇头:“不过我真没想到他能说出这番话,他一向是怜香惜玉的姓子!”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他是看不上我呗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恰恰相反,我觉得他是喜欢你,又怕耽搁了你,所以早早拒绝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谢谢他了!”王莹娇哼一声,犹自气恼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,被拒绝哪能不生气,况且她内心深处确实很喜欢方寒,他正是自己理想中的另一半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拒绝,她确实气恼,但在生气之余反而对方寒更欣赏,对感情这么专一,他是个负责人的男人。

    李棠笑着搂住王莹香肩:“小王莹,是不是挺失落的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生气!”王莹哼道:“好像我找不着男朋友似的,哼,一定要找个比他强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难喽!”李棠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“臭李棠你别得意,我一定找得到!”王莹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好好,那我帮你留意着,一定帮你找到!”

    王莹推开她:“你赶紧走吧,不想看到你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你这是迁怒呐,他拒绝你,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拒绝我还不是因为你!”王莹哼道:“我不想看到你得意的笑,赶紧消失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走就是了!”李棠笑**的拿起包离开宿舍,嘴里哼着歌,心情愉悦,天气格外的好。

    晚上,她对方寒极尽温柔,前所未有的**奔放,让方寒诧异惊喜,纵横驰骋,好一番尽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晚上,方寒没吃晚饭,早早来到沈娜家,别墅只有沈娜在,方寒眉头挑了挑,难不成沈晓欣在避着自己?

    沈娜练完他教的舞术下来,红润的脸庞娇艳妩媚,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他坐到沙发上:“**呢?”

    沈娜挨着他坐下:“好像有两个大客户,非要拉着妈妈一块儿喝酒,拒绝不得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“男的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沈晓欣很美,又是单身一人,在男人眼里就是最肥美的肉,不吃心痒得慌。

    以前葛思壮在,有震慑力,他现在走了,怕是又有人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看他皱眉,沈娜道:“怎么啦,妈妈不该出去喝酒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打个电话给**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娜忙去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打了一会儿,没打通,摇摇头:“可能在酒吧,所以听不到电话,等会儿再打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能定位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沈娜点点头:“我跟妈妈电话绑定,她能看到我在哪,我也能看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在哪儿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妈妈又不是没出去喝过酒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着眉头:“有备无患,快点儿。”

    沈娜摆弄了一番,很快拿给方寒看:“看,妈妈就在这儿,凤舞酒吧,她常去那里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,沉吟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不用吧?”沈娜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不好的预感,你在家呆着。”

    沈娜忙道: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我快去快回,真没事我就回来,拿一件**昨天穿过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沈娜忙上楼找了一件白色羊毛衫。

    方寒拿在手上,嗅了嗅放下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沈娜好奇的问:“小方老师不带着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想靠着气味找我妈?”沈娜跟在身后,笑**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嗯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呀?”沈娜兴奋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以后有机会再给你看,我马上回来!……**的车呢?”

    “在这儿呢。”沈娜忙跑回去拿钥匙,方寒到了车库,她一溜小跑把钥匙送过来,目送方寒驾着宝马滑进夜色里。

    方寒一路超速,五分钟后抵达凤舞酒吧,径直进去,穿过幽静黯淡的大厅,来到一雅间门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一扯门把手,“砰!”一声闷响,房间的门打开,里面是六对男女,欢声笑语一片。

    他一眼看到人群中的沈晓欣,正醉眼朦胧,脸庞酡红,身子**靠在沙发上,强撑着保持清醒,玉脸清清冷冷,没受房间气氛影响。

    她身边坐着两个年轻男人,正笑**跟她说话,旁边男女一块儿凑趣。

    听到闷响,见方寒硬闯进来,一个壮实青年站起来,沉声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方寒一指沈晓欣:“我是她弟弟!”

    沈晓欣朦胧看到了方寒,招招手,嫣然一笑:“弟弟,过来,我给你介绍!”

    方寒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一步到了沈晓欣跟前,把跟前的酒递给她:“喝了这个,咱们该回家了!”

    “好,回家!”沈晓欣笑**点头,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身边两个青年对视一眼,对旁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站起来的壮实青年沉声道:“朋友,你真是沈小姐的弟弟?……据我所知,她没弟弟!”

    “表弟!”方寒道,指指旁边一个青年:“请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英俊青年皱眉:“朋友,你这么做太失礼了吧?现在沈小姐醉了,说话不算数,你真是他弟弟?万一是歹人怎么办?……咱们不能把她交给你!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打量着他:“不知阁下是?”

    “在下顾子寒,经营艺术品收藏,请多指教。”青年傲然微笑。

    另一个阴沉青年冷冷道:“你是哪棵葱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姐姐先前打电话,让我八点过来接她,……顾公子是吧,请让一让!”

    顾子寒摇头:“咱们不证明你的身份,不能把沈小姐交给你!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扫一眼蠢蠢欲动的几人:“那就得罪了!”

    他说罢身形一闪,鬼魅般掠过众人,他们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,身体的力气被抽去,不由自主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方寒先按了沈晓欣一下,内力流转,让她出了一身汗,酒意散掉一些,稍微清醒。

    他又拿起一杯洋酒浇到身上,装成喝醉的模样,搂着沈晓欣摇摇晃晃往外走。

    沈晓欣酒解了一些,仍有些微醺,大脑是清醒了,搂着方寒上了车,方寒驾车一路疾行回了家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阴沉着脸,一路上一言不发,径直进屋。

    沈娜跑出来迎接:“小方老师,妈妈,真快!”

    沈晓欣摆摆手,沈娜忙捂着鼻子:“一身酒味,妈妈你喝了多少酒啊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喝酒?何止是酒!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呀?”沈娜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沈晓欣**坐在沙发上,脸上挂着微笑,她正微醺,浑身畅美飘飘欲飞,沈娜忙冲一杯蜂**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娜,扶**进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让她好好吐干净。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沈娜扶沈晓欣起来,沈晓欣不情愿,方寒亲自出手,半强迫的把她架到一尘不染,锃亮闪光的马桶前。

    右掌在她背后轻轻一拍,沈晓欣身子往前一探呕吐出来,沈娜捂住鼻子,忙打开了通风扇。

    沈晓欣吐了半晌,吐无可吐,方寒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娜忙帮她洗了洗,扶她到沙发上,喂了她蜂**水。

    “热!热!”沈晓欣眸子光亮似能滴出水来,蹙眉撕扯衣服,沈娜忙制止,方寒抱起她送到卧室送**,然后下了楼。

    沈娜在卧室照顾她,半晌后跑下来:“妈妈浑身又红又烫,又不发烧,是不是得病了,赶紧送医院吧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烈姓春药,被吐得差不多了,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呀?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“用冰块儿敷一敷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行吗?”

    “试试看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娜跑进厨房拿了几个冰袋,又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片刻,转身离开,驾车到了春雪居。

    春雪居灯火辉煌,正是热闹时候,看到他进来,一个服务员忙引他上了三楼,李春雷匆匆过来。

    他进来时,方寒正坐在那里画画,李春雷怔了怔,疑惑的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铅笔,把两张画递给他:“这两人认识吗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