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26章 压制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比白霜更好的酒一定要尝尝的,梅格,来吧!”

    梅格唐恩哼一声道:“你要尝就尝吧,……方寒,谢谢你的酒。,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谢,我也想尝尝威尔斯先生的酒。”

    威尔斯矜持的道:“我的酒庄位于法国波尔多的美度区,有时间请你们过去游玩,那地区是最顶尖的红酒区,我的酒庄的葡萄与酿造工艺都是波尔多地区最顶尖的,你们尝尝!”

    他说话不疾不徐,从容不迫,声音悦耳,从这一点上看很有魅力,应该受女人喜欢。

    不知何故梅格唐恩对他不冷不热,显然没爱上他,不想跟他继续在一起,方寒暗自摇头,找男朋友就像找鞋,很漂亮华丽的鞋未必适合自己,即使看着漂亮华丽买下来,勉强穿一阵也最终要抛开。

    梅格唐恩打断他说话,哼道:“行啦,别说那么多,酒是要品的,不是听你讲!”

    “那好,咱们就尝尝。”威尔斯也不生气,微笑着开瓶倒入醒酒器中,笑道:“要稍待一下,味道会更醇美。”

    梅格唐恩哼道:“麻烦!”

    威尔斯笑道:“梅格你总是太心急,最美好的享受是要细细体味的,急促促的品尝不出美妙滋味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吧你!”梅格唐恩道:“像蜗牛一样慢吞吞的,还品尝什么美妙滋味呢,现在的社会可不来这一套,你太落伍了!”

    威尔斯摇头微笑:“这一套永远不会落伍。”

    梅格唐恩撇撇樱桃小嘴,冲海黛奈特无奈的耸耸肩,摇摇头,一幅他没治了的神情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道:“威尔斯,你将来会继承勋爵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威尔斯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梅格跟你们的圈子格格不入。她受不得那么多的规矩,你该了解她。”

    威尔斯看一眼梅格唐恩,露出深情笑容:“没关系,时间会改变一切,她慢慢能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的习惯!”梅格唐恩没好气的骂一句。

    威尔斯摇摇头,惋惜的道:“梅格。你又说粗话了,注意修养!”

    “烦死了!”梅格唐恩摆手道:“我就是这样的女人,你想找有修养的还是找别人吧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修养是需要积累的,慢慢来吧。”威尔斯微笑着安慰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累不累,烦不烦?”梅格唐恩冲海黛奈特叹气:“碰到这种自恋到极致的家伙,我真的无话可说了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抿嘴轻笑,两人好像在两个频道上,各说各的。梅格唐恩无论怎样脾气,威尔斯都维持着贵族风范,彬彬有礼,温和从容,当真是要把人气炸,也怪不得梅格唐恩这么暴躁。

    方寒也看得暗自好笑,梅格唐恩是没戳到威尔斯的弱点上,骂的都是他自觉为长处的。他当然能维持贵族风度。

    贵族风范这一套原本是很好的仪态之学,是智慧之结晶。如佛家的戒律与仪轨,但后人往往失其精髓,流于表面,显得矫揉造作令人反感。

    威尔斯起身给众人各斟了一杯,笑道:“来来,请品尝一下我这酒如何。”

    晶莹剔透的高脚杯被葡萄酒映红。一丝香气幽幽飘起,方寒感觉更敏锐,一闻到这香气暗自赞叹一声好酒,确实比白霜高一筹。

    白霜酒长处是养生,口味并不是最好的。确实比不过这酒。

    威尔斯矜持的拿起酒杯,轻啜一口,微眯眼睛露出一脸叹息神情:“真是好酒!”

    梅格唐恩没好气的道:“也就那样,有什么好的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梅格,说实话,这酒确实不错,口感一流!”

    “如丝般顺滑!”威尔斯一脸陶醉神情感叹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谢谢你的好酒,威尔斯。”

    威尔斯摇头:“这酒给你们品尝才是它的荣幸,最美的好酒就该进最美的女人嘴里!”

    梅格唐恩道:“那好啊,你说说我跟海黛奈特谁是最美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都很美。”威尔斯笑道:“你的美是甜的,海黛奈特的美是香的,梅格你能说你更喜欢香还是甜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喜欢香的!”梅格唐恩哼道。

    威尔斯摇头微笑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好啊,梅格,你这是吃我的醋啦,看来我不能再见请威尔斯了!”

    “最好别见,省着被他恶心到!”梅格唐恩撇撇红唇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处于隐身状态,没怎么说话,只是静静的品酒吃菜,动作优雅却迅,桌上的菜大部分都进了他肚子。

    威尔斯轻晃着酒杯,轻笑道:“方寒先生,你的胃口真好,非常羡慕!”

    方寒停下刀叉,笑道:“我的饭量比常人大,没吓着你们吧?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身材很好。”梅格唐恩道:“吃那么多不会胖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哦,真让人羡慕!”梅格唐恩叹息:“我每顿都不敢吃饱,不然就会胖,很痛苦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美丽的代价吧。”方寒又叉一块牛排送到嘴里,笑着摇头:“有得必有失,梅格你这么美,值得这么付出。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歪头道:“我上次遇到安妮,她的饭量也很大,吃得很多,非常羡慕!”

    “安妮的身材级魔鬼!”梅格唐恩道:“我跟海黛都差远啦,她吃得很多吗?”

    “绝对让你吃惊,虽然没方寒这么多,她毕竟是女人。”海黛奈特道。

    梅格唐恩道:“那可能她运动量大。”

    据她所知没有吃多了不胖的人,关键是吃什么,还有运动量大小。

    “她运动不多的。”海黛奈特摇头道:“上次我们在飞机上遇到,聊了这些话题,她每天早晚练一遍拳,其余时间不做运动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看向方寒。笑道:“安妮说她练的拳法很神奇,是你教她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放下刀叉,拭拭手笑道:“每人都有自己的健身法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方寒你怎么健身?”梅格唐恩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练拳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给我们演练一下吗?”梅格唐恩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梅格唐恩白他一眼,看向海黛奈特:“海黛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梅格,那你先练一遍瑜伽怎么样?”

    梅格唐恩摊摊手:“你果然向着他!”

    威尔斯道:“我觉得骑马是最好的运动。”

    “骑马……”方寒点点头:“骑马确实是很好的运动。纵马跑一圈会心情舒畅,所有压力都抛开。”

    他暗叹一口气,好一阵子没骑马了,黑星现在可能成了野马王,自己再回去不知道记不记得自己。

    威尔斯道:“方寒先生你也养马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在国内有一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那边也有马场?”威尔斯讶然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机会威尔斯先生可以去看看,那边的马场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。”威尔斯轻点头,笑道:“海黛,我们明天去我的马场吧,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?”海黛奈特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先生。我们切磋一下骑术,见识一下方寒的骑术。”威尔斯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谢谢威尔斯先生的邀请,我明天还有计划,非常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遗憾了!”威尔斯耸耸肩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白一眼方寒,知道他不想去,明天根本没什么计划,就是呆在别墅里看书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道:“我还是不打扰你们啦!梅格,你的骑术练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骑马!”梅格唐恩哼道:“太危险。我还是老老实实骑我的单车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陪单车。”威尔斯忙道。

    梅格唐恩哼道:“不用你陪,海黛。明天我们一起!”

    她恶狠狠瞪着海黛奈特,逼她答应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无奈的道:“好吧,骑单车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们吧。”威尔斯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女人的约会,你来掺合什么?!”梅格唐恩不客气的哼道:“你自己去骑马吧!”

    威尔斯摇头微笑,仍不生气,风度极佳。

    方寒的手机忽然响起。他无奈的拿出来看看,冲众人露出抱歉的神情,示意出去接一下。

    他起身出了客厅,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威尔斯笑道:“看来是很**的电话,难道是女朋友打来的。就是不知道是哪位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威尔斯,这话很不友好!”梅格唐恩蹙眉,海黛奈特也不悦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抱歉,是我失言了!”威尔斯抬手表示抱歉,笑道:“我是个专一的男人,所以非常看不惯他的一些行为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别说了!”梅格唐恩沉着脸哼道。

    “是,对不起,海黛,实在抱歉。”威尔斯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勉强笑笑,摇摇头,看一眼梅格唐恩。

    梅格唐恩耸耸肩,表示无奈,示意她这回看明白了吧,自己要跟他分手是正确的吧?

    方寒接了一会儿电话走回来,表示了歉意。

    梅格唐恩笑眯眯的问:“方寒,是女朋友的电话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笑着摇头:“哦,不是女朋友,是一位朋友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梅格唐恩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失笑,看一眼海黛奈特,海黛奈特瞪梅格唐恩:“梅格,把方寒另一瓶酒打开尝尝!”

    她们不知不觉喝了两瓶,梅格唐恩把方寒带来的第二瓶酒打开,顿时香气袅袅飘荡出来,钻入他们鼻中。

    ps:早晨看时,心情低落,没,晚上再一看,情绪又涨上来,竟有了五票,多谢多谢!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