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20章 出计
    灯火辉煌的客厅内只有方寒一个人,他拿着雕刀静静的刻着一块玉石,神情专注,时间好像静止不动。¤,

    脚步声打破了宁静,江小晚穿着宽大的雪白浴袍,懒洋洋下楼,披散的秀发被浴袍一映越发黑亮,脸庞洁白如玉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看,被她浴袍下圆润光洁的小腿所吸引,象牙般的光泽散发着致命诱惑。

    感受到灼热目光,江小晚玉脸一红,坐到沙发上时拿过抱枕遮住**,嗔瞪他一眼:“看什么呢!”

    方寒收回目光继续运刀,笑眯眯的道:“小晚姐你越来越美了!……明天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“继续处理那些烦人的事!”江小晚懒洋洋的倚在沙发上,拿过一本金融杂志随意的翻看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运刀不停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问这干什么?难道要呆一天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有这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躲风头吧?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你又来啦!”

    “是你又来啦!”江小晚撇撇粉嫩的红唇:“一次又一次,没完没了,什么时候是头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,摇头继续专注于雕刻。

    江小晚挪动婀娜的身子,凑到他近前:“我说方寒,罗亚男她们没造你的反?”

    幽香入鼻,方寒心神一荡,扭头看向她翦水双眸:“小晚姐,你一定撺掇她们造反了吧?”

    江小晚轻笑一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小晚姐你就是嫌我活得太轻松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不惯你这样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哼道:“三宫六院七十二妃,太不把女人当回事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小晚姐你觉得我真不把女人当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是!”江小晚笃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盯着她翦水明眸:“小晚姐,你想找个什么样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你这样的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捂住胸口做心碎状。

    江小晚抿嘴笑着拍一下他肩膀:“少来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你是见多识广的。知道男人的德性,真指望自己像彩票中奖一样碰到那种专一不变心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江小晚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人心易变,这是人性,此时专一未必将来专一,人是最容易受环境影响的,专一是因为诱惑不够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。别给自己找借口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举手做投降状,不再口舌之争,再次运刀如飞,江小晚探头过来看他雕得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一丝秀发飘到方寒脸上,他没动弹,感受着江小晚幽香气息,越发觉得难以自制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我?!”江小晚忽然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两人脸颊近在咫尺,她吐气如兰。方寒能听到如兰气息在她柔软的身体里传播荡动,强忍着凑过去亲吻的冲动,笑了笑:“像不像?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意思!”江小晚点点头,打量着越来越成形的玉雕,心下赞叹,栩栩如生这四个字最贴切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外形一模一样,更重要的是神态与气质,一下抓到了自己的特质。一看就知道是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收刀,手掌在玉像上抚摸一遍。顿时晶莹剔透,温润的光彩闪烁其中,灵气四溢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递给江小晚:“小晚姐,送给你!”

    江小晚伸手接过,抚摸着玉像,有种奇怪奇妙的感觉。笑道:“你这雕功看来是练出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既然要学就学好,这是我头一个雕的人像,给小晚姐留个纪念吧!”

    “算你知趣!”江小晚笑眯眯的打量着玉像:“不枉我费了那么多人情!”

    “当然当然,小晚姐的恩情我是铭记在心的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慢慢放下玉像,哼道:“什么都好。就是太像了!……对了,你不准再雕我的肖像!”

    她明眸炯炯,神情警惕。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小晚姐,你把我想成什么人啦!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好好,我不是好东西,天不早了,咱们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清楚,是你自己睡吧,我再呆会儿!”江小晚摆摆玉手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雕刀想起身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对了,你答应麦肯了?”

    方寒重新坐下,嬉皮笑脸的神情收敛起来,他也就在江小晚跟前能这么放松,不复平时的沉稳。

    他缓缓点头道:“麦肯想竞选纽约州州长,我当然要支持!”

    “对你有什么好处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州长不是他的终点,他很有天赋,又是政治家族出身,有希望达到顶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江小晚撇撇红唇,一甩秀发:“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好处倒算不上,我只是很想看看他能走到哪一步,看一个人奋斗也挺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如自己参选呢!”江小晚哼道:“我敢保证,你只要参选一定能选得上!”

    方寒现在的威望绝非一般人能想象,仅那些从疗养中心活命的人就是一个庞大的基数,他们一个人就是一群人,况且现在没得绝症的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得绝症,将来不需要进入疗养中心,那些高官政客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何必遭那罪?”

    江小晚点点头,这倒也是,政客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,她蹙眉道:“你答应麦肯,那就得做好承受他政敌攻击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交给麦肯就好,他要是应付不来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南希说,麦肯外面也有女人了!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讶然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摇头道:“所以说你们男人呐,真不靠谱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就因为男人不靠谱,所以一直不找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要单身一辈子,靠你们男人还不如靠自己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收敛笑容,皱眉道:“麦肯太不该了,弄不好要身败名裂!”

    国内以前的作风问题是大问题,现在国内放松,国外却很注重这个。婚外情是很严重的过错,对自己的家庭不忠诚怎能对自己的职位忠诚?民众怎能相信他?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有共同语言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感情来了挡不住,英雄难过美人关,……就怕是对手的美人计啊!”

    江小晚明眸瞪大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要小瞧他们的阴谋诡计!”

    江小晚忙道:“要提醒一下麦肯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江小晚不解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陷进情网里的男人智商很低,说什么都不管用,看他自己的造化了,总要经历这一关,现在摔个跟头比将来在更高位置上摔跟头强得多!”

    江小晚看着他:“方寒,我发现你想法够黑暗的!”

    “身在黑暗向往光明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胡扯!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现在黑暗中呢?!……对了。我要不要跟南希说一下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跟南希的关系很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江小晚点点头道:“我们现在是闺蜜,她很照顾我,常来庄园做客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忍心让安娜受伤?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摇头,安娜占了一个娜字的便宜,看到安娜就想到沈娜,再说当初有救命之情,安娜很粘他,确实不忍心她受伤害。

    江小晚看他还在犹豫。没好气的嗔道:“方———寒——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那好,你跟麦肯说我给他出一计。用美人计对付亨特拉尔,看看效果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露出笑容:“要用美人计对付亨特拉尔?……哦,亨特拉尔就是他的政敌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要用美人计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麦肯的意思吧,这个提示很明显,能让他清醒过来吧?”

    “哼,你就是得逼着。先前怎么不说?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哼道:“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再好的朋友也要保持距离,有时候你一片好心却会惹来反感,何苦呢?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也这样?!”江小晚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摊手笑道:“对你们当然不一样,有多近就多近,唯恐说得少!”

    “少来!”江小晚虚踢他一脚哼道:“什么你们。我跟你那些女朋友不一样,别混为一谈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你太敏感了,……如果麦肯还不能省悟,那就随他去吧,别多管。”

    “南希够可怜的!”江小晚叹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南希是个坚强有主见的女人,不会被击倒,再说夫妻间的事别人很难弄清楚,你别涉入太深!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冷血的!”江小晚摇摇头道:“人家南希对你可是推崇备至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小晚姐,我再厉害也没办法控制人心,麦肯怎么想谁也没办法控制!”

    “你真谦虚,你明明就会控制人心!”江小晚撇撇红唇白他一眼:“英伦玫瑰就那么容易动情?我才不信!”

    这些顶尖的影星可不是一般人能打动得了,他们的心都结茧了,强大坚固很难击破,眼界高,尤其是安妮科尔海黛奈特这等天后巨星更如此。

    方寒无辜的摊摊手,叹道:“小晚姐,咱们睡吧!”

    “滚你的吧!”江小晚白生生脚丫踹过来,方寒后背挨了一脚,强忍着不去看她圆润的大腿,笑眯眯的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ps:又增加了四票啊,多谢多谢!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