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16章 离开
    在一座山下,方寒下车,与海黛奈特一起爬上这座不高的山,站在山顶俯看周围。

    今天的伦敦难得的好天气,蓝天白云,明媚阳光,海黛奈特伸开双臂长吸一口气,用力吐出,体会着畅快感。

    方寒则盯着对面的山谷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扭头看他,顺着他目光望去:“建那儿不行吧?路很难走,总不能用直升机运材料过来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盯着那山谷叹道:“走,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真要建那里?”海黛奈特瞪大明眸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往下走,他体会到了汹涌的灵气,他先前竟没发现这处灵地,它灵气收敛得很厉害,站在山峰很舒服就是受这灵气影响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白他一眼,紧跟几步追上他,方寒的脚步很急,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山谷到底有什么奥妙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觉得他越走越快,只能加速,忽然一个踉跄摔向一块石头,吓得她闭上眼睛拼命挥舞双手。

    ⊥≦腰间忽然一紧,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,她忙睁开眼,发现自己被方寒搂在怀里,被他似笑非笑的看着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用力挣扎,方寒松手,她踉跄一步才站稳,没好气的道:“走这么快干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接受批评,笑道:“对不起啦,看看你的脚吧,没事吗?”

    “啊!”海黛奈特一声忙坐到地上,双手捂住脚踝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方寒蹲下伸手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细长的眉毛紧蹙:“好像扭到了!”

    方寒拨开她柔软白皙的手,握上白皙细腻的脚腕。海黛奈特大腿不自觉动一下,方寒的手掌好像烙铁般烫人。

    “嗯,是扭到了,……不要紧,”方寒抬头冲她笑笑:“休息一天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海黛奈特蹙眉迟疑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应该已经找到地方了,不出意外的话。这片山谷将是疗养中心的位置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道:“真要建在这儿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与其他条件相比,不方便是最不值得在意的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撇撇红唇哼道:“你决定!”

    方寒低头抚摸着她脚腕,一股股热量在脚踝钻来钻去,海黛奈特紧抿红唇抵制舒服引起的。

    待方寒收手站起来时,海黛奈特额头一层细密汗珠,身体轻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,比**的快感更强烈。

    方寒蹲到地上:“上来吧,我背你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抿着红唇盯着他后脑勺看,方寒没催促。等了足足一分钟,海黛奈特慢慢趴到他肩头。

    方寒感受着后背传来的温软与幽香,心旌摇荡,深吸一口气压住绮念,一边走一边笑道:“你可以光明正大偷懒了,这个办法不错!”

    他的玩笑话吹散了刚升起来的暧昧气息,海黛奈特明白他的用意,哼道:“对。我就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会喜欢我选的地址的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道:“山谷有什么好的?暴雨会淹了它!”

    “依山而建。”方寒道:“剩下的交给专家们来设计,……到了!”

    他一边走一边说话。缓慢的语调与奇快的速度极不协调,一句话他就跨出十几步远,快逾奔马,两句话的功夫已经到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迎风眯着眼:“你完全可以去跑短跑,百米绝对能夺冠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等哪天我没钱了就去做运动员!”

    “真够自大的!”海黛奈特冲他后脑勺吹口气,笑眯眯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站在一块巨大石头上。笑道:“感觉怎么样?……闭上眼睛,试着深深呼吸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闭上眼,深深呼吸一口,张开双臂,充分舒展饱满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她依依不舍的吐出气。赞叹道:“很不错!”

    空气好像是凉的,甜的,就像甘冽的泉水钻进肺里,所有的肺泡都舒展开来,冲掉身体的浊气,整个人似乎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维持展翅双飞姿势,再深吸一口气,再慢慢吐出,一脸陶醉神情:“真的很不错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建在这里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撇撇红唇哼道:“好吧,算你有理!……但接下来会很麻烦,先要修一条路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政府的吧,我不想插手。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沉默片刻,再次开口:“方寒,你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暂时会离开,很快又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海黛奈特似乎漫不经心的问:“收了你那幅画,我这个导游太不称职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:“下次继续吧,下一次过来你继续做我的导游,买了房子会经常过来住的!”

    “下一次我可未必有时间!”海黛奈特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趁你有时间过来。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道:“你会在这边呆几天?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明天就走了。”方寒道:“那边还有一些事要处理,等这边建得差不多我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方寒背着她沿着山谷走一圈,步伐缓慢从容,仔细看遍每一处,想回去之后画下来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静静趴在方寒后背,感受着温暖与安全,天地安静了很多,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清风掠过树梢声,不知名的小鸟在欢快的轻鸣,还有他的脚踩在地上的声音,一切都显示着世界的美好。

    方寒转了两圈然后返回,把海黛奈特放回车上,坐到她旁边,海黛奈特道:“明天就走的话,今晚会亲自下厨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今天要忙一阵。下次吧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紧抿红唇瞪他,方寒笑道:“要跟政府交涉一下,会耽搁不少时间,下次再领教你的厨艺!”

    “跟政府交涉很麻烦?”海黛奈特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也知道他们的效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我帮忙吗?”海黛奈特道:“我还有点影响力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白他一眼扭过头看窗外,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没多说话,想着山谷的情形。在国外弄地是非常麻烦的事,因为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,与国内的强征截然不同,扯起皮来甚至能扯几十年,不知道这次会不会顺利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海黛奈特睁开眼睛,卧室很明亮,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床边,她趴在床上懒洋洋不想动。

    透过窗户看,蓝天白云。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,可惜她却没有感受到美好,反而懒洋洋不想动弹,不知做什么好,一切都那么无趣,做什么也没意思,只能躺着不动。

    昨晚方寒没在这边吃饭,打了个电话算是告别。要今天就坐飞机返回剑桥城,声音充满了歉意。

    她没好声气。仿佛两人吵架了一般,冷淡的说了两句然后挂断电话,一股郁气在胸口缭绕,蹿来蹿去怎么也发泄不出去。

    她换上运动衫出去跑步,不时从他别墅前经过,他别墅亮着灯光。显然他还没睡觉,却也没出来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想上前敲门,到门口又停下,转身继续跑,然后又绕了过来。脚好像不属于自己的,不时的往那边靠近,被她用理智压住。

    看到他别墅温暖的灯光,她恨不得这灯光照在自己身上,自己此刻就在那栋别墅内,坐在他跟前一块说话。

    她用力甩甩头,最终逼着自己离开,返回自己别墅,洗一个澡,把自己扔到床上不动弹。

    她的脚好像根本没扭伤过一般,中午就恢复了,现在这么用力的奔跑丝毫没有不适,她有些恼它恢复得太快,如果能再受伤也能有理由见见他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她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,一觉醒来天光大亮,好像自己根本没睡似的。

    她忽然“呼”的坐起来,忙不迭去看床头的液晶闹钟,显示的是七点钟。

    她起身披了一件外套,来到别墅外,站着看了一会方寒的别墅,慢慢移步来到他别墅前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推门出来,提着一个垃圾袋,显然是出来倒垃圾,看到海黛奈特站在门口,讶然笑道:“这到巧?”

    “早餐吃了吗?”海黛奈特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去机场吃吧,你刚起床吧?”

    “过来吃早餐吧!”海黛奈特道:“飞机是十点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十点。”

    “早得很,过来吧!”海黛奈特哼道:“你是不是怕我?”

    她当然能感到方寒在躲着自己,既生气又高兴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情绪,复杂得无法说清,从没有过的复杂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的错觉,我怕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来不来?!”海黛奈特挑衅的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吧,那就再吃一顿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白他一眼扭头往回走,方寒跟上来,两人进了客厅,她示意方寒自己随意,然后开始沏茶。

    方寒拿起茶几上的报纸看,海黛奈特沏完茶,看方寒认真的读报,忽然觉得这个画面很温馨,好像老夫老妻的清晨,他喝茶读报,自己做饭。

    这念头一起马上被她浇灭,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,对他不是一见钟情,为什么短短三天自己就陷进去了,难道他真会魔法?!自己也太莫名其妙了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方寒抬头望来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摇摇头,忙起身钻进厨房不出来了,一直到两人坐下吃饭,才开始说话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