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15章 收获
    方寒来到她客厅时,看到她下楼,精神焕发,笑道:“果然好体力,海黛你比大多数男人都厉害了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这可不是夸奖!”

    方寒坐到沙发上接过海黛的茶,轻啜一口:“怎么样,还能坚持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!”海黛奈特坐在他对面,打量着他脸庞,笑道:“你估计多久能确定下来?”

    “大体有几个选择,明天再仔细观察观察。”方寒放下茶盏,沉吟道:“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用考虑那么多的。”海黛奈特明眸盯着他,似乎想看透他心里的想法:“只要合你的意,剩下的政府都能很好的完成,他们效率差,做事还是很认真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,他需要尽量减少政府的工作量,用最快的速度建好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看他的神情知道自己的话没用,无奈道:“那好,我会一直陪着你勘探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多谢。”方寒笑道:“其实这两天已经熟悉了,你不去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嫌我碍事吧?”海黛奈特指着他哼道:“是觉得我没? 用了,所以想我离开,是吧?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笑道:“有大美女在身边,我是求之不得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又来啦!”海黛奈特横他一眼没好气的道:“跟你说过,我不在乎那些记者,绯闻不用理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一拍双手:“明白啦,是你害怕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怕什么?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斜睨他:“你是怕记者们翻你的帐,把你的底细都抖出来,是不是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我有什么帐可翻!”

    “例如……你有多少女朋友。到底几个!”海黛奈特笑盈盈看着他,仔细盯着他的眼:“方寒,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对不起,不能!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哼道:“为什么要保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她们的同意我不会说,海黛,你好奇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那些记者们胡说八道得太厉害。”海黛奈特笑道:“不如你公布出来。免得他们胡写!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记者是怎样的你不是不知道,我公布出来就能天下太平无事了?他们就不乱写了?”

    他看海黛奈特盯着自己看个不停,笑着摸摸脸:“我脸上有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非常好奇你怎么做到的!”海黛奈特收回目光,抿嘴笑道:“太神奇了,可都是大美女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很神奇,难以置信。”方寒摊摊手笑道:“感情的事就是这么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白他一眼:“算啦,你一点也不坦诚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这是我的心里话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真的!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会巫术?”海黛奈特道:“或者魔法?”

    “可能爱情就是一种魔法。让人失去理智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哼道:“可惜只是你给她们施魔法,她们不能给你施魔法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事实上,我也中了魔法!……海黛,你不觉得这个问题有点无聊吗?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上来帮我看看画吧!”海黛奈特放下茶盏起身上楼,方寒跟着来到二楼一房间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画室,大大的落地窗户,能够看到夕阳下的树林与草地。还有山峰与金色的云,大自然构成的美景足以打动人心。

    画室里摆着三个画架与油彩盒及笔架。飘着淡淡的松香味。

    “这一幅!”海黛奈特指向正中央的画架,然后上前把画架转过来,一幅巨峰呈现在画上,绿意盎然,气势森然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退后两步,满意的打量着这幅画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在敷衍我!”海黛奈特蹙眉。不满的瞪他:“难道真的不堪入目?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下颌,沉吟道:“海黛,你要知道,艺术是一个很主观的事,同样一幅画。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直说吧,有哪些缺点!”海黛奈特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我说的话,我会说它不够强烈,没有气势,每一座山都是有其独特的气势,就像每个人的气质一样,你没能抓到它的气势!”

    “有点道理。”海黛奈特点点头,不过她还真没想过这一层,只觉得好看就想画下来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方寒,你是大师,要不,也画一幅?……我这个要求不唐突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啊,那就画一幅!……就这座山吧,画完送给你,算是你做向导的报酬!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慷慨大方的!”海黛奈特哼一声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现在的画作有价无市,价格越炒越高,已经到了千万米元,这几乎是在世画家无法达到的价格,方寒根本没在意,让无数殚精竭虑的画家们看到一定会气死。

    她挪过来画架,然后将准备工作都做好,最终把笔与画盘递过去:“要先起底稿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接过笔开始在纸上作画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紧抿红唇,看着他迅速走笔,一幅山很快呈现在纸上,方寒轻松自如的调和着油彩,形成不同的色彩涂抹到纸上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一座气势巍峨,欲倾倒压下来的高山清晰呈现在海黛奈特的眼前,她站在画前感受到了庞大的压力,情不自禁的想往后退,是一种面对危险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笔,再仔细打量几眼画,点点头:“时间仓促,就画到这里吧。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紧抿红唇,盯着画看了半晌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能入眼吧?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海黛奈特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方寒挑了挑眉行无声的笑笑,跟着她出了画室,觉得自己做法不够厚道,太不给海黛奈特面子,她现在一定觉得很丢脸。觉得自己如班门弄斧的小丑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下楼狠狠坐到客厅沙发上,咕嘟咕嘟灌了两口茶,斜睨一眼坐到面的方寒:“我是不是很可笑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海黛你想多了,艺术很难分出高下。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哼道:“艺术要真不分高下,为什么你的画一千万,多数人不到一万,甚至分文不值?!”

    方寒耸耸肩:“可能我的画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,或者独特。”

    “你画功非常强,这绝不是侥幸!”海黛奈特哼道:“过分的谦虚就是傲慢。我看你就是傲慢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傲慢,真是对不起了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对他毫无诚意的道歉很恼怒,白他一眼道:“现在就是傲慢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海黛,时间不早,我该回去了,不聊啦,晚安!”

    “拜!”海黛奈特恨恨挥挥手。目送方寒离开后狠狠捶打抱枕,仿佛在打方寒出气。

    她一通捶打出了恶气。扔开抱枕直冲冲跑回画室,站在那幅画跟前仔细打量,神情越来越严肃。

    静下心来看,更能感受到这幅画的强烈力量,是远远超过她所见画作的一种神奇力量,感染力可谓诸画之冠。

    她挪过一个画架。坐下来调了调油彩,然后开始摹仿,她视绘画为爱好,调节心情驱走压力,她能保持健康的心态。远离毒品与奢靡,与她这份爱好关系重大。

    她绘画的功力不下于专业画家,而且得到数位大画家的指点,欠缺的只是形成自己独特风格,摹仿对她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她用了两个小时完成,同样的一幅高山图出现,她摇头叹口气,画得很像,几乎一模一样,却少了那份巨石压顶的气势,不能给人压力。

    她盯着方寒的画半晌,又对比自己的,找到一些细微差别,看似不起眼的差别却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。

    她把画拿掉,重新摹仿,这一次慢了许多,不时抬头看一眼,最终花了三个小时,到了深夜才完成。

    她露出笑容,这一幅画隐隐有点儿气势的影子,虽然远不如原画,却远胜自己先前所画。

    这么下去自己终究能临摹得一模一样,得到方寒绘画的神髓,即使超不过他也能把自己的水准狠狠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她放下笔捶捶肩膀,打了个呵欠,疲惫如潮水般涌来,她几乎走不动路睁不开眼,艰难的挪回卧室,来不及看网上新闻的进展,一头倒到床上睡过去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时,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到床前,又是一个好天气,她的心情也莫名的轻松愉快。

    她翻身起来才发现自己昨晚没脱衣服就睡了,忙洗漱一番换了运动衫出去跑步,看到方寒仍旧在树林里练拳,如舞如蹈,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她原地跑步,落落大方的欣赏着方寒练拳,方寒视而不见,专注于动作,直到结束收功,一道白气从嘴里射到地上,高压气枪般吹得草叶飞舞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惊奇的瞪大明眸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微笑:“嗨!”

    “嗨!”海黛奈特用脖上的毛巾拭拭额头,来到近前: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你看起来气色很不错,昨晚做好梦了吧?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抿嘴笑道:“我梦到自己也成了大画家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依你现在的劲头,会美梦成真的!”

    “方寒,谢谢你的画!”海黛奈特道:“我收获很大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今天我们会很辛苦,做好心理准备吧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海黛奈特笑道:“我已经收到报酬,当然会好好做!”(未完待续……)i1292

    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