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10章 迎接
    第二天清晨起来,他看看客厅,没见江小晚,有些惆怅的去了树林,看到江小晚正在练剑。

    剑光霍霍,杀气盈盈。

    方寒在旁边看了一会儿,见她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,只好无趣的开始自己的修炼。

    他一旦开始修炼很快沉浸于自己的拳意中,绵绵无绝,行云流水,待清醒过来收功时,已经不见江小晚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摇头苦笑,显然江小晚正躲着自己呢。

    待他回到客厅,江小晚也不在,显然是在洗漱,他洗漱完后回客厅,江小晚正在厨房里忙活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,打开音响,柔和的音乐飘荡在客厅,他拿起报纸看起来,看看有什么国家大事。

    片刻后,江小晚端盘摆到桌上,扬声道:“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起身来到桌边坐下,江小晚解下围裙坐到他侧对面,低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,乳白色薄毛衣将她玲珑的身段衬得更加柔美,牛仔裤裹住她浑圆修长的大腿。

    她注重运动,而且身体底子好,身材非常傲人。

    “小晚姐……”方寒开口。

    江小晚摆摆手,示意他别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苦笑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说话!”江小晚哼道,抬头横他一眼,面无表情的又低下头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方寒暗叹,真是女人心海底针,她这般表现说明对昨晚的事在意,可在意有两方面,一是好一是坏,看她的样子真分辩不出好坏。

    江小晚低头吃饭,方寒看看她,见她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。知道多说无益,只能吃饭。

    这顿饭两人吃得很艰难,气氛压抑。

    忽然一声手机铃响打破了两人的压抑,方寒长舒一口气起身拿起茶几上的电话。接通了:“大哥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,好,我吃过饭马上出发,尽快赶过去。”方寒点点头道:“……没必要,我自己一个人就行。尽量弱化政府的存在,……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挂断了电话,江小晚大眼亮晶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:“小晚姐,你马上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蹙眉细细弯弯的眉毛,哼道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英国伦敦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顿时明白,撇撇樱桃小嘴:“要开始建疗养中心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订票!”江小晚起身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她婀娜的背影,很舍不得,惆怅难言,叹道:“要不,小晚姐跟我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江小晚握住电话扭头望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反正小晚姐你闲着没事。不如跟我一块去伦敦转一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小晚咬着樱桃般嫩红下唇,想了想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我自己一个人过去也挺孤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怕孤单?”江小晚冷笑一声:“招呼李棠或者安妮过去就行,她们没空还有一帮女朋友呢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她们都是大忙人,就我一个闲人!”

    “活该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小晚姐你在哪儿不是休息,去伦敦转一转也挺好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江小晚看看他,最终摇头:“算了,我不去!”

    方寒失望的叹口气。没再勉强,知道她其实是拒绝了自己,有些难受,勉强打起精神笑道:“那好吧。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我给你订好了票,今天上午十点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勉强笑笑,低头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江小晚抿着樱唇看看他,没说什么,也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两人的气氛再次恢复了压抑。一点轻微的声音都显得格外的响,勺子碰撞碗碟的声音都让他们觉得刺耳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方寒放下碗筷,吃饱了,江小晚也放下碗,示意他坐回沙发上就好,她会收拾。

    方寒帮她收拾了碗筷,这次做的饭剩了不少,方寒吃得比平时少了三分之一,江小晚也比平时少得多。

    收拾好了之后,方寒起身上楼,去楼上收拾行礼,再怎么简单的行礼也需要收拾一下。

    江小晚待他上楼,软绵绵坐到沙发上,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,通过明净的玻璃盯着远处的树林,怔怔发呆。

    良久过后,方寒下楼,提着一个箱子,表情已经恢复从容,微笑道:“小晚姐,送我去机场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小晚轻轻点头,她上楼穿了一件米黄色风衣,简洁而时尚,令她更添几分绰约风姿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车,方寒开车,车开得很快,呼啸着钻出江家别墅,下了山然后冲进车流里,不停的超着车。

    江小晚稳稳坐在他旁边,看着超过一辆辆车,紧抿樱桃小嘴一言不发,没有制止他的疯狂举动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她终于忍不住,扭头瞪方寒:“你急着赶飞机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怕路上堵车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迫不及待的想离开呐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一眼她,笑了笑。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樱桃小嘴哼道:“不急在这一时,要开罚单的!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你的车也会被罚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我的车怎么不挨罚?不差那点儿钱,还弄得自己多了不起的似的,这种特权不要也罢!”

    “聪明!”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特权是绝对避免不了的,但好钢要用在刃上,平时这种琐事闹特权太招摇而且肤浅,让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这车不超速不快跑实在可惜。”方寒摇头笑道:“是改装过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”江小晚点头:“车身经过改装,加了保险杠。”

    “发动机什么的都改了吧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歪头看看他:“没看出来你对车也有研究啊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觉得这车不该有这么强劲的动力,而且车身很沉,却能跑得这么快,绝不是一般的发动机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怎么改的不清楚,反而不是原装的了。”江小晚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老爷子要是知道一定要骂人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那倒不至于,又不是不给钱。改也是为了更安全,那些汽车厂家我可信不过,偷工减料能省则省,安全性太差!”

    她现在的汽车材质已经不是原来的。即使与大卡车相撞也不会吃亏,在她看来车的安全性是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“小晚姐你平时开车还是要慢点儿。”他发现江小晚开车偏快,她虽然车技好,但架不住现在的马路杀手太多。

    车内的氛围慢慢变好,两人说说笑笑似乎恢复到从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小晚姐。真不跟我一起?”方寒站在机场前,恳切的看着江小晚:“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我才懒得去,走啦!”

    她摆摆手钻进车里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渐渐消失的车,惆怅难言,心里空荡荡的,恨不得追上去把江小晚抱进怀里再不放手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江小晚的脾气,自己真要这么干,她一定会跑得远远的,再也不见自己。

    在两人的关系上,他只能处于被动一方。好与坏全在江小晚身上,自己不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站了半晌,他才拉着行礼箱进了候机大厅。

    抵达伦敦的时候恰是中午,伦敦的天空阴沉沉的,好像要下雨,带着几分冷意,方寒寒暑不侵,仅着一身单衣出了机,来到大厅时,看到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。

    举牌子的人却是一个修长婀娜的女子。大大的墨镜遮住大半雪白脸庞,尖俏的下巴细腻如瓷,修长的脖子如优美的天鹅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她近前,微笑道:“嗨。你好,我是方寒!”

    婀娜女子摘下墨镜露出美丽的脸庞,伸出玉手:“方寒先生,我是海黛奈特,很高兴见到你!”

    方寒伸手握握她,笑道:“海黛你好。你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来接你。”海黛奈特笑道:“请吧!”

    她重新戴上大墨镜,引着方寒往外走,方寒笑道:“怎么会是你……?”

    他认得这位英伦玫瑰,是好莱坞顶尖的影后级人物,虽逊安妮科尔一筹,在英国的影响力与名声却更胜安妮科尔,是英国最顶尖的女星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女王陛下请我帮忙做你的向导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陛下。”方寒恍然,摇摇头道:“其实我不必陪同的,自己一个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先生你对伦敦不熟悉吧?”海黛奈特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还真不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需要一个向导吧?”海黛奈特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笑道:“我不能做方寒你的向导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太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为你做的事尽一份力,我感到十分荣幸!”海黛奈特笑道:“所以方寒先生千万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海黛你太客气了。”方寒道:“叫我方寒就好。”

    海黛奈特嫣然笑道:“好的,方寒,你今天先休息一下,酒店已经安排好,明天我们再行动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必,今天就开始吧。”方寒道:“先去酒店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海黛奈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一辆劳斯莱斯车前,方寒没客气,跟海黛奈特一块进了车里,一位司机已经就座,车子缓缓驶动。

    海黛奈特道:“原本陛下想请你住她的别墅,陛下说你会愿意,就在布朗酒店订了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想得很周到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ps:昨天三更,果然有效果,今天增加了一张月票,虽然只有一张却很欣喜,见到月票的感觉格外的爽,大伙让我更爽一下吧!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