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09章 意外
    方寒打量孟婉,显然是好好收拾了一番,简单的搭配却恰到好处,比起白天见的时候更漂亮几分,而且更增几分温婉的气质,女人味十足。

    方寒暗叹孟婉果然是艺术家,眼光很好,这么随意的一搭配,既不显得很严肃,又增添几分魅力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黄高崖忙跟着起身,呵呵笑道:“你好,我是黄高崖。”

    “孟婉。”孟婉伸出手微笑点头,坐到江小晚另一边,与黄高崖隔开,方寒只好挪了位子,坐到黄高崖另一边。

    黄高崖目光炯炯,微笑道:“幸会了,孟老师的作品我见过,非常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孟婉笑着点点头,礼貌而疏远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孟姐,来吧,咱们点菜,准备开饭!”

    孟婉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黄总做能源的,现在不好做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一阵国外不安定,油价浮动很大,确实挺难弄的。”黄高崖点点头感慨的道:“国家的政策还是保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不谈工作的事!”江小晚嗔道:“你们男人谈起工作非常无聊,黄大哥你现在可是快到五十啦,不打算找个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想!”黄高崖摇头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歪头看他:“那怎么现在还单身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可能是习惯了一个人吧。”黄高崖无奈的苦笑道:“先前还想找个女朋友,后来慢慢的没那么热切,现在就是一切随缘了,有缘就在一起,没缘也没什么,单身就单身吧。”

    “黄先生一直遇不到合适的?”孟婉问。

    黄高崖苦笑道:“可能是我这个人有问题,不讨女人喜欢,一身毛病,所以总不能如愿。”

    “黄大哥你有什么毛病?”江小晚歪头问:“我还真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直口快。不会说甜言蜜语哄女人。”黄高崖摇头道:“不懂情趣,像根木头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假。”江小晚抿嘴笑道:“太不懂风情啦,公司那么多女人给你抛媚眼,你却懵然无知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……?”黄高崖苦笑道:“他们只是喜欢我的钱与地位罢了。真不是喜欢我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钱与权也是你的呀。”江小晚笑眯眯的道:“男人的钱与权就像女人的美貌,没必要那么极端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一把年纪,有钱有权的日子没多久。”黄高崖叹道:“就怕那个时候她们一走了之!”

    “嗯,这倒也是。”江小晚点点头:“她们是有点儿势利,孟姐这方面就别担心啦。人家的钱比你还多!”

    “孟老师是大师,我是很敬佩的!”黄高崖笑道。

    孟婉抿嘴笑道:“你说自己不会甜言蜜语可不是实话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心里话!”黄高崖忙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孟姐,黄大哥属于文艺青年,很喜欢艺术,一直练习书法,写得很不错呢!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。”黄高崖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那几笔字可不敢在孟老师跟前班门弄斧!”

    孟婉笑道:“那倒要见识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现场来几笔呗!”江小晚笑道,拍拍手,外面进来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,恭敬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江小晚吩咐找来笔墨纸砚,美女服务员恭敬的答应。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小江,你这是让我出洋相啊!”黄高崖叹息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眯眯的道:“写写看嘛,我也喜欢书法的,看黄大哥你有没有进步!”

    “一直在应酬,哪有什么进步。”黄高崖摇摇头苦笑道:“不退步我就觉得不错了!”

    敲门声再响,三个美女服务员进来,奉上笔墨纸砚,一个服务员开始研墨,并没拿墨水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砚还真不一般呢。”孟婉打量着美女服务员正在研的砚。看一眼江小晚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家会所的奢华也是出了名的,但很低调,而且讲究文化层次,一般人甚至根本看不出这么一块砚值上万元。

    美女服务员很快磨好砚。微笑退后,黄高崖铺开纸,挑了一支毛笔,然后醮墨笔走龙蛇,一挥而就,“宁静致远”四个大字呈现在纸上。

    “好字!”江小晚拍掌。

    孟婉端量着这四个字。看看黄高崖,还真是刮目相看,这个时代真的很少有人能静下心来练字,尤其是他这个年纪,都在拼了命的赚钱,往上爬,哪有闲情逸志练字,平时休闲也多是旅游之类的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这四个字挺有功力,笔力雄健,没二十多年的功夫练不出来。

    黄高崖放下笔呵呵笑道:“献丑献丑!”

    “行啊黄大哥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你的笔力大有长进,看来一直坚持练着呢,厉害!”

    黄高崖笑道:“说来不怕笑话,其实因为我没女朋友,所以能专心的练字,要真有了女朋友,可能没这么好的字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有祸也有福吧。”江小晚抿嘴笑道:“你这么好的字,在孟姐跟前可有加份的!”

    黄高崖不好意思的看一眼孟婉。

    孟婉抿嘴笑道:“好字,黄先生很厉害!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比孟老师的字差远啦!”黄高崖忙摇头。

    孟婉没谦虚,黄高崖的字是不错,但比起她的确实差了一截,毕竟他不是专业的,没经过高师指点,走了很多的弯路。

    “好啦,上饭啦,咱们一边吃一边聊!”江小晚笑道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骑着摩托载着江小晚往回走,车骑得很慢,灯火繁华,夜风徐徐,吹脸上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们能成吗?”江小晚吐气如兰,在方寒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好说?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最有经验啦。一眼就能看出来吧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真没经验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孟姐对黄大哥还是有好感的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恰恰相反,孟姐没看上黄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!”江小晚蹙眉道:“我觉得黄大哥表现得不错嘛,一晚上也没说错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男女之间的事很难说清楚,不是觉得他们是好人就能在一起。个人的感觉谁也没办法说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他们成不了?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哼,我觉得你说得不对!”江小晚道:“他们一定能成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她一眼,两人嘴唇顿时碰到一起,江小晚顿时一颤。好像唇上传来一股电流,整个身子发麻。

    方寒也吓了一跳,没想到这么巧,忙转回脸继续说道:“你想再撮合他们俩?”

    江小晚软绵绵的趴在他背上,懒洋洋不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也没吱声,两人刚才那一下他感觉强烈,平时一直压抑着,却差点儿被一个无意的亲吻点燃,又死死克制住。

    摩托车缓缓驶动,方寒开得很慢。但开得再慢也有到家的时候,返回江家别墅时,江小晚慢慢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她一离开方寒的后背,心里空荡荡的,惆怅而不舍,却表现得很淡然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方寒探手拉住她胳膊:“你真有打算撮合他们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小晚没挣扎,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握住她手腕,两人进了客厅,打开灯后才松手。坐到沙发上,江小晚也慢慢坐到他对面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是到此为止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蹙眉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男女之间的事还是别太掺合,没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看到孟姐孤零零的。”江小晚道,她目光躲闪。不与方寒相接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我觉得到现在这一步已经足够了,搭好了桥,至于他们是不是要过桥要凭自己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们都需要别人推一步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万一弄错了呢?”

    “弄错了再纠正呗,反正现在又不是古代。”江小晚道:“结婚离婚很平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伤害就太大了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我觉得他们都还没做好有男女朋友的准备,不能太急。”

    “慢腾腾的什么时候才能结婚!”江小晚撇撇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也总比贸然在一起又痛苦的分开要好,听我一句。到此为止!”

    江小晚蹙眉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道:“你也说了,我比你的经验丰富!”

    江小晚目光终于望过来,狠狠瞪他一眼:“你真那么有经验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!”

    她说罢起身上楼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看着她离开,却不知怎么做好,摇摇头不再多劝。

    他通过自己的观察,黄高崖是彻底动心了,已经喜欢上孟婉,孟婉这般女人很吸引人,黄高崖一见钟情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孟婉却有点儿犹豫,对黄高崖没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所谓男追女隔重山,两人真要走到一起,黄高崖会非常辛苦,而且也未必能够如愿,失败的机率很高。

    所谓好女怕缠郎,黄高崖好像没那么厉害的手段,否则早就不是单身,凭他的条件追一般的漂亮女人很容易,孟婉可惜不是一般女子。

    方寒为两人考虑还是觉得不撮合为妙,任他们自由发展,免得好心帮倒忙害了两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一眼楼上,摇摇头苦笑,他实在弄不清楚江小晚的心思,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感觉,说最讨厌花心的男人,但好像对自己没那么讨厌……

    ps:又来一更补偿一下没请假,态度还好吧?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