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07章 出手
    “这种事赶早不赶晚!”江小晚低头摆弄手机,头也不抬的回答,终于露出笑容,拨通了一个电话:“黄哥,我是小晚!……”

    孟婉无奈的看看方寒,叹口气:“这个小晚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是过份热情了,不过小晚的眼光还是可以的,孟姐见一见也没什么,不行就算,就当多个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我可没那个心思!”孟婉摇摇头道:“过了那个时期,真不想再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出去就好,孟姐你是一直呆在家里变懒了。”方寒笑道:“我有这个体会,越是宅在家越不想动,出去活动一下就好,孟姐你是搞艺术的,应该知道生活丰富能活跃灵感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有理。”孟婉点点头:“一直呆在家越来越没灵感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话的功夫,江小晚也打完了电话,笑眯眯的道:“黄哥现在还单着呢,不过不能全信,先接触着,他是个好人,可以做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孟婉无奈的道:“你呀……!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眯眯的道:“好啦,那我们晚上见,我跟黄哥约好在新酷那边见面,七点,别忘啦!”

    ●“好好!”孟婉点点头道:“你们要去胡老那边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江小晚道:“不知道胡老能不能见呢,看看再说,给胡大哥打过电话了,他也摸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十有作九是不行的。”孟婉苦笑道:“我也想见胡老请教,可惜一直拒绝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也不见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孟婉道:“那倒不至于,可能别的人还行。雕刻行业的那就甭想了,你们要是去请教雕刻,那纯粹是自讨苦吃!”

    “试试再说吧,丢脸就丢脸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孟婉失笑:“看来你对这个男朋友很上心嘛,脸也豁出去啦!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她一眼哼道:“走啦!”

    两人在孟婉的相送下出了别墅,进了车里然后驶出别墅区。往东而行。

    “有收获吧?”江小晚打开车窗,风吹起她的长发,轻轻飘舞,与她白玉般的脸庞相映,柔美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收获很大,不愧是大师,见解精辟!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孟姐是个雕刻痴,一心扑在雕刻上,真是糟蹋了她的容貌。可惜啊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一直没结婚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小晚点点头:“她是用情至深的人,年轻的时候谈恋爱,后来男朋友出车祸死了,她就没再交男朋友啦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感慨道:“现在这个社会很少有这样的人啦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是她太痴迷雕刻了。”江小晚道:“要是不一天到晚的呆在家里雕东西,可能早就交新的男朋友结婚生子啦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成为大师了。”方寒点点头道:“她的雕刻非常厉害,很少有人能比。”

    “她投入的精力比别人多!”江小晚道:“当别的雕刻大师在应酬,在享受的时候,她一直在雕刻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酬勤嘛。”方寒道:“不过这位胡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要不行咱们可以啊。”江小晚笑眯眯的道:“他不是有病嘛。先把他的病治喽,再说学习雕刻他能拒绝?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太简单了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那有什么复杂的。他想活命就得靠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关键是他凭什么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我做保呢!”江小晚拍拍傲人双峰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摇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难道小晚姐你跟他们很熟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江小晚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,我发现以前不了解你呀!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我的名声是吹出来的?!”江小晚撇撇樱桃小嘴,傲然道:“京师里的厉害人物我哪个不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怎么会跟胡老认识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眯眯的道:“胡老是老爷子的老朋友,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讶然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胡老不仅仅是雕刻大师。还擅长各类古玩,老爷子当初痴迷那些,没少跟胡老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这回心里有底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真是难为小晚姐你啦!”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!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知道就好,记在心里不用说出来!”

    方寒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,车子加速。一口气超过数辆车,不理会限速。

    最终他们停在东郊别墅区一栋别墅前,方寒打量四周,比起孟婉所在的别墅区,这里显然建得更早,没那么新潮,透着一股宁静气息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江小晚下了车,朝着别墅走去,按了门铃。

    大门很快打开,一个中年人迎出来:“小晚!”

    “胡大哥!”江小晚招手笑道:“胡伯伯在不在家?”

    “在呢。”中年人点头笑道:“你们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他相貌俊逸,年轻时必是一个帅哥,如今则充满了成熟的魅力,他笑眯眯打量着方寒,带着探究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胡剑歌,这是方寒,我爸的徒弟。”江小晚指指方寒,笑道:“他正想学一学雕刻,见见胡伯伯。”

    “小晚你不是不知道老爷子的脾气。”胡剑歌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听说胡老身子不太利落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人老了呗,各种病都找上来,他年轻时候又太拼了,也受过伤,所以……”他说着无可奈何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那让方寒看看吧。方寒的医术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懂医术?”胡剑歌讶然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他看方寒年纪轻轻,貌不惊人,倒不至于轻视,能成为江老的弟子绝不是一般人,可要是会别的他相信,医术嘛……。中医是天才的学问,也需要经验的积累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略通一二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,胡大哥,你难道没听说过方寒的传说?”

    “传说?”胡剑歌怔了怔,看看方寒,若有所思,忽然一拍手:“那位大内神医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眯眯的道:“总算想起来啦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胡剑歌讶然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什么神医,太夸张了,略通医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那位神医?!”胡剑歌忙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胡大哥你可得保密。要不然麻烦得很,一个个要找上来的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胡剑歌忙不迭的点头,脸上笑容更盛:“来来,快进屋!快进屋!”

    三人进了屋,客厅很宽敞,古色古香的家具充满了古代的书香之气,装修得很用心。

    胡剑歌请他们坐下,然后沏了茶。诚恳的望向方寒:“方先生,真是怠慢了。不知能否看看我父亲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让我父亲下来。”胡剑歌拔身便走,噔噔噔上了楼。

    很快他扶着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者下了楼,老者身形瘦小,与胡剑歌不同,显然胡剑歌肖母。

    “胡伯伯。”江小晚笑盈盈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胡老胡靖呵呵笑着下了楼,推开胡剑歌的手。笑道:“小晚,你这丫头怎么有功夫来看我啦?”

    他看着孱弱,气息也不足,精神头还不错,笑道:“听说你出国做大生意。赚了大钱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还好吧,赚了几个子,听说胡伯伯你身子骨不太好啦?”

    “人老了都这样,没什么,我都看开啦。”胡靖摆手笑着坐到江小晚身边,看一眼方寒:“这小伙子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嘻嘻没否定,笑道:“胡伯伯,他的医术很好,帮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胡靖笑着点头:“要诊脉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伸出手,胡靖递上手腕:“江老弟有福呐!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胡伯伯你更有福,胡大哥这么孝顺的可不多啦。”

    胡靖笑道:“那倒也是,你们都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放下他的手,胡靖笑道:“我有什么毛病没有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诸脉迟滞,血气不畅,肺也有点毛病,……看来确实是颈锥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吗?”胡靖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问题不大,调养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可是顽症。”胡靖笑道:“谁也没办法,医生说不能开刀,正骨的捏过,用处不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其实只是一小块地方,问题不大,现在就动手吧,胡老你躺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开始?好好。”胡靖对方寒倒是信任,毕竟江小晚不会骗自己,况且还是江承的徒弟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在他后背上走了两遍,然后轻轻一拍背心正中。

    “噗!”胡靖不由自主的仰头喷出一口痰,落地呈褐色,似是血干枯之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舒坦!”胡靖长长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他觉得整个胸口一下空了,好像不存在了,轻飘飘的想飞起来一样,从没有这么轻松过。

    方寒松开手笑道:“再吃点儿清淡的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胡靖扭头望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颈锥变形引起的血气滞积,现在疏通好应该不会再有事,往后还是要注意多转一转脖子,每天早晚各一次,每次正反各转三十六次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胡靖笑道。

    他声音比先前饱满响亮了几分,呵呵笑道:“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,果然是神医!”

    ps:从前天晚上开始下大暴雨,昨天狂风暴雨交加,结果把村里的线杆刮倒了,上不去网,刚刚修好,把昨天的发出来。(未完待续。。)i752

    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