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06章 撮合
    大门“啪”一声打开,江小晚推开大门进去,两人一块进到客厅,客厅前站着一个苗条轻盈的中年女子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,这中年女子风韵犹存,年轻时候一定是个大美人,一个这样的大美人竟然埋头做起了这种枯燥的工作,算是异数了。

    方寒推测,要么这个孟婉喜欢平淡生活,不喜欢与人交往,要么极喜欢雕刻,甘于寂寞,不管怎样都不同常人。

    “孟姐!”江小晚扑过去,与孟婉抱在一起,笑嘻嘻的道:“好久不见啦!”

    孟婉拍拍她肩膀笑道:“你总算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我回来休息一阵,很快又要走,忙死啦!”

    “比你在原来的公司忙得多啊。”孟婉笑道:“不过年轻时候忙一点儿好,正是拼搏的好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孟姐你这话可是老气横秋的!”江小晚抿嘴笑道:“你可不老哇!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,已经老啦。”孟婉摇摇头,朝方寒望过来,笑着点点头:“你就是方寒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孟姐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听小晚说了,你想学雕刻。”孟婉笑道:“这可是个寂寞的事,你能耐得住寂寞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只是培养一个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年轻人呐!”孟婉摇头失笑:“雕刻是一门艺术,无穷无尽,需要毕业去追求,你只是玩玩可学不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我想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孟婉横一眼江小晚:“好吧,看在小晚的面子上,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要是一般人这么跟她说。她早就把人骂跑了,哪容得这么放肆,雕刻可是严肃庄重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是江小晚的男朋友那就另说了,江小晚眼光高得很,她男朋友不会太差,不急着下判断。

    三人上楼,来到二楼一间宽敞的房间,阳光从落地窗户照进来,照亮了靠窗的一个石台子。

    这个约有三米长两米宽的石台像是一块玉石所制。温润而柔和,方寒上前摸了摸,确实是一块玉石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怎么样,奢侈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么大一块玉很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玉的原石也就那么回事。”孟婉摇摇头道:“都是炒起来的,本质上还是一块石头!”

    孟婉接着道:“你基本的雕刻常识知道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看书了解一些常识。”

    孟婉道:“那就好,直接上手吧,我来做个示范。”

    她穿起旁边一件围裙,很精致的花围裙,穿上之后别有一番美态,又戴上旁边的眼镜。越发显得知性十足。

    她从旁边拿出一块红色木头,从一排刻刀中挑出一根,然后低头开始忙活。一边刻一边说,讲解自己的手法与思路。

    方寒静静站在一旁听着,不时开口问几句,江小晚很快就打起呵欠,摆摆手走出了工作室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后孟婉停手,放下刻刀与木头,这时木头已经变成了一只小鸟的形状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她摘下眼镜伸了个懒腰。长舒一口气:“这活儿很耗体力,年纪一大就很吃力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孟姐你真不老,怎么总把老挂在嘴边?”

    “对女人来说四十岁已经是岁入老年。”孟婉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四十岁只是青年而已,看电视上那些明星,哪个不是四十多岁还一样美丽动人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一样?”孟婉失笑:“我怎么能跟那些大明星比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孟姐的条件可不比他们差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你就别甜言蜜语了!”孟婉摆手笑道:“去看看小晚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就学会了?”孟婉笑眯眯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看完孟姐的演示,真有点手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。就试试吧。”孟婉拿过一块木头:“照理说刚开始学,要从雕萝卜或者瓜片之类的开始,更容易一些,不过我这里还真没那些,你就拿这块软木将就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试试看。”方寒接过来。挑了一根雕刀低头开始刻起来。

    他下手轻巧好像雕橡皮泥一般,雕刀仿佛变得无比锋利。看得孟婉讶然,眼睛瞪大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方寒刀下出现一只小木鸟,与孟婉雕得有.分相似,宛如模子烙出来的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刀把木鸟递给孟婉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真没学过雕刻?”孟婉接过来打量着,摇摇头:“人比人真是气死人,你这天赋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不停的摇头,看得出来方寒的手法生涩,但是仗着强大的记忆能力与强大的手劲,硬生生雕出这个。

    要是经过系统的训练,他雕功必将一进千里,异日成为一代大师超过自己绝非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天赋还是不错的,就是时间有限,只想用雕刻陶冶情操宁静身心。”

    “雕刻确实是静心的好办法。”孟婉点点头道:“不过你这天赋很难得,不在雕刻上发展可惜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再过来吧,我准备一下,给你系统的请一请。”孟婉沉吟道:“看得出来你的智商很高,学习能力强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谢谢孟姐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,去看看小晚吧。”孟婉放下木鸟,两人出了工作室下楼,江小晚正在客厅里看电视。

    她手上拿着杂志,眼睛盯在杂志上,耳朵听着电视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出来,江小晚放下杂志笑道:“学得怎么样,孟姐,他不是朽木吧?”

    “方寒有这方面的天赋。而且天赋极高,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!”孟婉摇摇头叹道:“要是专心在这方面发展的话,一定会成为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他呀……”江小晚摇摇头笑道:“他时间不够用的,很难专注这上面,学一学平时自娱自乐呗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究竟是干什么的?”孟婉坐到沙发上,笑眯眯的问:“时间这么紧,是做金融的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我还是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!”孟婉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江小晚给两人沏茶,动作优雅从容,自有一股动人的风韵。笑眯眯的道:“他确实还是麻省理工的学生,没毕业呢。”

    “麻省理工?”孟婉恍然道:“据说是魔鬼课程,确实时间紧张,不过你们还有闲情逸志回来玩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他的课学得差不多,回来是有事,孟姐,我准备再带方寒去看看胡老。”

    “胡老可不收徒弟了。”孟婉摇头笑道:“而且他身体不大好,已经闭门谢客了,你们要吃闭门羹的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胡老是得病了?”

    “职业病。”孟婉摇摇头无奈的叹道:“将来我也一样,颈锥有问题。惹得一身毛病,要治也无从下手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看一眼方寒:“胡老可是老一代雕刻大家硕果仅存的一位,掌握有好几种独传的雕刻手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倒要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给胡老看看身体吗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办啦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今天就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真够急的。”孟婉摇头失笑道:“真有把握见到胡老?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问题!”江小晚道:“胡老的手艺就这么失传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孟婉摇摇头:“胡老是不收徒弟的。唉……,也怪当初那个年代,他运气不好碰上那么个白眼狼,把他的心伤透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看江小晚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我也只是听说,好像胡老当初收了一个徒弟,精心调教,却在特殊时期反戈一击,要打倒胡老。胡老是彻底的伤心了,发誓从此不收徒弟,要把这一身手艺带到地下去。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,那是个特殊年代,铸就了太多这种恩怨。

    江小晚用公道杯斟了三杯茶,一一递给他们,道:“孟姐,你就准备一个人过。不再找啦?”

    孟婉接过茶盅,摇摇头:“我都这一把年纪了,找什么,也习惯一个人,找个人还不习惯呢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不习惯。慢慢就好了。”江小晚摇头道:“你这么一个人也不是个事儿呀,真老了怎么办!”

    孟婉笑道:“自己一个人挺好的。真老得走不动了,我就一瓶药下去,来去自在!”

    “你活得真够潇洒的!”江小晚摇摇头道:“孟姐你现在的条件找什么样的找不到啊!”

    “没那种心态也没那种感觉了。”孟婉摇头叹息道:“况且找个一般的男人吧,还不如不找,优秀的男人吧,往往找小姑娘,难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介绍一个?”江小晚笑道:“我原本公司的一个副总,老婆是得病去的,两人没孩子,他很老实本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公司的副总是个成功男人吧,还能这么老实?”孟婉摇头失笑:“况且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想找小姑娘?”

    “他想找个踏实过日子的。”江小晚摇头道:“况且他不喜欢小姑娘,有代沟,想找个知己般的老婆,能谈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种成功男人不缺知心女人。”孟婉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孟姐你真麻烦,到底要不要见一见?!”

    孟婉失笑:“你比我还急呢!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一声道:“孟姐你现在正是好时候,女人魅力最强的时候,再拖上几年真找不到好男人啦!”

    “看缘份吧。”孟婉道。

    “缘份不会从天上掉下来,你天天不出门怎么遇到缘份?!”江小晚道:“就这么定了,我今天就约他!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