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04章 雕刻
    他对自身的精微控制远胜常人,再加上深厚的画功,学习雕刻事半功倍,而且通过制作神像,他也对雕刻产生兴趣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从这三件木雕身上学习到更高明的雕刻技法,偶尔能够雕刻着玩玩怡情冶性很不错。

    况且也能卖钱,现在手工类的艺术品很有市场,雕刻一件精美的,卖几个几万块并不难。

    前提是他能够学到这些雕刻技法,形成独特的风格,比画画更简单。

    他看一眼跟过来的专家,那专家做了个手势,示意还差两百万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,不再挑选,估价是会有误差的,不到一亿最好,免得还让国家买单,这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个人印象与行事做风。

    他随后出了仓库,挑好的东西已经被拍照记录,他并没直接拿走,而是与其余四人离开,是直接离开了伦敦返回京师。

    他的王府虽然没住人,却收拾得很干净,偶尔江小晚回来住这边,平时也有专门的人打理。

    他刚回到王府,就接到了江小晚的电话,于是驱车到了江家别墅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余晖残照,江小晚站在别墅外树林旁迎接。

    她一袭黑色短衫与白色修腿裤,颇有几分白领丽人的精干风采,与她楚楚动人的容貌形成奇异的反差,更加动人。

    “小晚姐。”方寒笑着下车打招呼。

    江小晚摆摆手,哼道:“来了怎么不过来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时间不早了,想等明天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晚饭怎么解决?”江小晚白他一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他们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江小晚摇摇头,不满的道:“他们现在是心野了,在家里呆不住,刚在大哥那边住一阵子又满世界溜达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难得有兴致,也是师父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老年人往往是懒得动弹。即使想去也有心无力,而身体不济往往心力也没了,不能出去旅行,像江承夫妇这样很难得。

    旅行的好处很多。能放飞心情,脱离平常生活,心情愉快再加上运动,能让身体更好。

    江小晚叹口气:“他们倒是舒服了,我回来家里空荡荡的。真不是滋味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怪不得招呼我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哼道:“你很情愿的样子呢?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笑道:“这是我的荣幸,小晚姐,咱们晚饭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“我做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讶然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樱桃小嘴哼道:“怎么,不相信我的厨艺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还会做饭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名师出徒的。”江小晚得意的哼道:“拜过鲁菜大师孙志,可别小瞧我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头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走吧,进屋!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客厅,江家的别墅很宽敞,如果人多的话还好,人一旦少就显得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沙发上看电视,江小晚则系上围裙进厨房开始忙活。原本江家有帮忙做饭的,因为江承夫妇离开就回老家了,江小晚回来后懒得兴师动众,只能自己做着吃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次你去英国干什么?”江小晚的声音从厨房传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疗养中心的事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在英国建疗养中心?”江小晚扬声问。

    方寒“嗯”了一声:“看来是避免不了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走出来,蹙眉道:“咱们国家这么多人,要建几座疗养中心才行,现在就去国外建太早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:“这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建的疗养中心,还不能决定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倒是想在国内多建几座,可惜不能如意。要不让师父推动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批准?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上面的想法更全面,有很多顾虑吧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个屁!”江小晚不忿的爆出一句粗口,哼道:“拿老百姓的命不当回事儿呗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那倒不至于。可能有更多的考虑吧,落后就要挨打,处处吃瘪,国内很多方面还需要引进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所谓屁股决定脑袋,坐在最上面的位置考虑的不仅仅是现在。还有未来,甚至战争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这些不应该成为漠视生命的借口!”江小晚转身往回走,哼道:“冷血没人性,一切只有利益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江小晚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:“你是独门技术,先在国内建几座疗养中心,再去国外建不迟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倒是好算盘,但国外不干呐。”

    “归根到底还是利益胜过人命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江小晚的动作很快,四个菜一个汤,知道方寒的饭量大,特意多煮了一大锅牛肉,先吃这些,待会儿肉才能出锅。

    两人对面坐在桌前吃饭,屋内放着柔和的音乐,灯光也柔和,静谧而温馨,别有一番气氛。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江小晚忙挪开,灯下的江小晚脸如白玉,散发着晶莹温润的光泽,格外的动人。

    江小晚发现了他的异样,嘴角露笑,道:“你接下来准备去英国那边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嗯,要去住一阵子,起码要堪探地址,然后建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国内呢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也会尽快再建一座,还有米国那边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忙的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做无奈状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我想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你是该休息一阵,前一阵的官司太缠人,现在总算能喘一口气了。”

    与跨国巨头打这种商业官司是极耗精力的,往往一打就是几年,江小晚开始没经验,非常紧张,现在已经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种官司其实没什么大不了,交给专业人士就好,反正公司请的这些大律师闲着也是闲着。

    “来点儿葡萄酒?”江小晚忽然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起身拿了一瓶白霜酒,打开后稍微一醒,然后开始喝,两杯下去江小晚就玉脸酡红,越发的娇艳。

    方寒凭着强大的定力不去看她,守持心神,吃过饭后两人看了一会儿电视,然后回卧室睡觉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