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99章 闲聊
    “要出院?”范秀年迟疑。

    范耀庭忙道:“爸,方寒的医术非常神奇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!”范秀年瞪他。

    范耀庭道:“方寒在米国可是名人,再说了,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可疡的?爸,棠棠的话你都不信?”

    李棠蹙眉道:“大舅!”

    范秀年道:“好吧,棠棠的话我是相信的,妈,咱们就回家?”

    “嗯,回去回去。”老太太笑眯眯点头。

    范秀青看看方寒,又看看李斌,李斌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李棠摆摆手,一直静静呆一旁的李雨莎出去办了出院手续,方寒来的时候出开了一辆奔驰,再加上李棠的越野,两辆车很宽裕的载着众人来到李棠家。

    范秀年看着眼前这座别墅,感慨的曳,自己这辈子是别指望能住上这样的小楼了!

    范耀庭也盯着这座小楼,他来过一次,是上次接奶奶回去时来的,受到了震撼,现在再看还有震撼感,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别墅住!

    李棠扶着姥姥下车,进了客厅,歇了一会儿就进二楼的房间,方寒拿出金针给她施针,十五分钟后老太太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退了出来,回到楼下客厅。

    “方寒,扎针能治好我奶奶?”范耀庭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先通过针法,后期再做调理。”

    “针灸有这么神奇?”范耀庭笑道:“不用你那个神像祈祷术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神像祈祷术也有用,不过越是年纪大的人效果越弱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”范耀庭好奇的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你了解神像祈祷术吗?”

    范耀庭曳道:“我在网上听说过,也看了你的视频』过还是不太明白,挺神奇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切身体会到绝望与渴望才能激发祈祷术的力量。”方寒微笑道:“**不够强烈的人没办法激发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没用?”范耀庭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姥姥的生存欲不强,神像祈祷术用处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姥姥她?”李棠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曳:“可能是心灰意冷,觉得活着没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李棠扭头瞪范耀庭。

    范耀庭尴尬的挠挠头:“又是我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?”李棠哼道:“耀庭哥,姥姥最疼的就是你,不是你闹腾⊙姥能伤心?”

    “唉,我也没想到嘛。”范耀庭曳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老老实实过日子!”李棠道:“看到你们和和美美的,姥姥也就知足了!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”范耀庭叹口气,扭头冲方寒笑笑:“方寒,你给我出出主意呗,怎么收拾了我那媳妇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,指指自己:“我——?”

    “你太厉害啦!”范耀庭看看李棠,低声道:“教我两招呗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耀庭哥,你学不来的。还是老老实实给媳妇陪礼道歉,好好哄一哄吧!”

    方寒能有这么多女人凭的是他的真诚与才华而不是手腕,在她看来,他根本不懂什么手段,甚至还有点儿笨拙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“唉,我真不想跟她过了!”范耀庭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懒得多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范秀青在厨房里忙活,切了两盘水果端过来。范秀年与李斌也下了楼,众人坐在一起说话。

    李棠横一眼妈妈。给她打眼色示意她别找不痛快,范秀青白她一眼,扭头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你现在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母,我正在筹建下一座疗养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疗养中心?”范秀青讶然道:“你还要开医院?”

    方寒曳笑道:“是非营利性的疗养机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不赚钱?”范秀青惊奇的道:“那你是白出力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,有点儿不合适吧?”范秀青笑道:“哪有不给酬劳的呀,建好了怎么维持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交给政府我不再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悟挺高的。”范秀青曳道。

    现在的人都没这么干的。这件事换在以前是觉悟高,现在就是傻,人们听了只会笑话他。

    “小姑,这不是赚钱的,是赚声望的。”范耀庭笑道:“在米国提起方寒谁不尊敬啊!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用?!”范秀青不以为然的道:“虚名没用!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妈,你不懂的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范秀青白她一眼道:“我又不傻,怎么不懂,这不是明摆着的嘛,换了谁会干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没人干,所以人们才会尊敬。”李棠道:“他现在又不缺钱,有了声望有很多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处?”范秀青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声望在米国意味着驯,驯就意味着权力,就是米国总统也不敢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种事!”范秀青曳笑道:“以为我傻呢,米国总统多大的权利,想收拾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?”

    “要是米国总统要对付他,疗养中心出了问题,会有多少人造反?”李棠哼一声道:“权势再大也强不过搽死。”

    范秀青看看她,又看看方寒,有点儿明白了,笑道:“那倒也是,总统也怕死嘛,方寒你别给棠棠买那么贵的车,太浪费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李棠也是明星,需要维持基本的脸面,便宜的车反而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呀,真不知道心疼钱,以后的日子怎么过,到老了赚不着钱了后悔也晚了!”范秀青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又来啦!”李棠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范秀青白她一眼:“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!”

    “方寒,棠棠多亏你照顾了。”李斌笑道:“要是没你在,她不可能顺风顺水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李棠自身条件好,再加上机遇,我就是保驾护航,没什么大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保驾护航才是最重要的,”李斌道:“娱乐圈很乱,要是没有足够的保护很难洁身自好,棠棠能成现在这样,全靠你啊!”

    “伯父客气了,一家人不用说两家话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范耀庭则好奇方寒的经历,问东问西,想学功夫,方寒点头答应,让李棠教他就好,不过武功是要下时间苦练的,要大量时间,在这个时代收益率很低,有这个时候还不如专精一门手艺。

    正说话,方寒的手机响起,博格纳打来电话,问方寒去见女王是不是要在英国建疗养中心。

    [记住网址  三五中文网]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