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98章 调解
    三人来到病房外的走廊。

    “大舅,姥姥是什么病?”李棠低声问,范秀青盯着范秀年。

    范秀年苦涩的叹口气:“肝癌晚期。”

    “晚期?!”范秀青脸色一变,失声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范秀年摇头道:“我也不相信,检查了两次,结果都一样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!”范秀青难以接受:“去年体检的时候还好好的,不可能这么快啊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范秀年摇头道:“医生也找不到原因!”

    范秀青脸色难看:“怎么会得这么个病!”

    “妈,别担心了。”李棠道:“肝癌也没什么!”

    范秀青狠狠瞪一眼她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让方寒过来吧,他能治好姥姥!……相信我,没问题的!……再说都这样了,总要试试吧?!”

    “他真有把握?!”范秀青蹙眉道:“这可不是一般的病,是晚期,他没来看你就能断定治得好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会有办法的!”李棠笃定的点点头:“好啦,别愁眉苦脸的让姥姥看出来!……没告诉姥姥吧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范秀年摇头道:“知道了还不吓死?我只说是肝炎,挺麻烦的病,不好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。”李棠道:“癌症有一半人都是吓死的,……我这就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快打快打!”范秀青忙道。

    李棠打给方寒,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,方寒说他马上赶过来。

    范秀青与范秀年坐到走廊的椅子上,两人对坐长叹。

    “青,想开点,人老哪有不得病的?”范秀年叹息着劝道。

    范秀青脸色难看,摇摇头:“我该把妈接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范秀年抬头瞪她道:“你是怪我没照顾好妈?!”

    “这阵子耀庭闹成什么样?!”范秀青没好气的道:“要不是他们闹,妈能着急上火吗?!”

    范秀年张张嘴,无奈的摇头叹口气:“这个混蛋,我真想一锄头楔死他!”

    范秀青道:“你教子无方,都多大的人了还闹这个!”

    “都是妈给宠得,我说话根本不管用!”范秀年道:“这个不省心的东西,气死老子了!”

    范秀青哼道:“好啦好啦,现在说这些没用,反正这次妈出病就住我那边!”

    范秀年摇头道:“她不适应你那边,别忘了上次她过去住,几天就呆不住,非要回来!”

    “妈这个命啊,享不了福!”范秀青摇摇头。

    别墅建好之后,范秀青把母亲接到家住了一阵,结果母亲住得不习惯,死活要走。

    范秀青母亲自己一个人住,隔壁就是范秀年家,两家吃饭一起,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,住到儿女家反而不自在。

    两人又没什么话说。

    半晌后,看李棠还在打电话,范秀年道:“棠棠的男朋友叫方寒吧,听耀庭说,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范秀青点点头,没有说话的心思。

    范耀庭轻轻带上房门出来,烟瘾又犯了想抽一根,范秀青狠狠瞪一眼他:“臭小子!”

    范耀庭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小姑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,我不想跟你说话!”范秀青摆摆手。

    范耀庭挠挠头,看看范秀年,范秀年扭过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李棠放下电话走过来:“他马上动身,估计中午能赶过来,……耀庭哥,你挺能耐啊!”

    “棠棠,我怎么啦?”范耀庭笑道,面对自己这个世界巨星的妹妹,他气势不自觉的弱下来。

    李棠抱臂斜睨他,哼道:“真要离婚?……找到更好的了吧?”

    范耀庭忙摇头:“没有的事,我是真不想过了!”

    “不想过早干什么去了?”李棠哼道:“非要等孩子出世才离婚?”

    范耀庭道:“她怀孕那会儿我不敢提,是怕有个好歹,现在孩子生出来了,也没什么担心的!……棠棠,你是不知道她那个人,对我根本没感情,什么事只听她妈的!”

    “记得当初是你主动追求的人家吧?”李棠冷冷道:“这样的结果你早该料到,你想人家对你像你对她那么深的感情,根本不可能!”

    范耀庭咬牙哼道:“我算看透了!我就是付出再多也没用,她从心底里看不起我,蔑视我小瞧我,一切都是我理所应当的!”

    “真看不起你会跟你结婚,给你生孩子?!”李棠摆摆手道:“根本没道理,你是钻牛角尖了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想跟她过了!”范耀庭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有人主动追求你了吧?”李棠淡淡道:“享受到了被追求的滋味,所以对媳妇不满。”

    范耀庭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撇撇红唇哼道:“得了吧,还想瞒我?!”

    范秀年与范秀青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范耀庭不自在的扭过头,范秀年顿时扬声道:“好啊,你个兔崽子,真有女人勾引你!”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他对儿子很熟悉,一看范耀庭的样子就知道被拆穿了心思,一股无名之火冲上来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范耀庭皱眉道:“爸,喊什么,这是医院!”

    “你个兔崽子,怪不得一直铁了心要离婚,原来是变心了啊!”范秀年扯起他领子,怒目圆睁:“反了你!”

    范耀庭不耐烦的挣开他:“爸,你也真是的,听风就是雨,就是没人追我我也要跟她离婚!”

    李棠抱肩打量着他,摇摇头:“大舅,别闹了,像什么话!”

    范秀年看看她,对上她明亮的目光气势一下就弱了,悻悻放手,犹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耀庭哥,你太没出息啦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离个婚嘛!”范耀庭无奈的道:“就罪大恶极了?!”

    “你要真有能耐,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,你现在倒好,彩旗还没飘起来呢先弄倒了红旗!”李棠摇摇头道:“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先摆平了她,别再闹了,闹来闹去你们不在乎,姥姥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范耀庭看看她,也没办法对眼前这个美丽逼人的表妹说不,叹口气道:“我真没那本事。”

    李棠问:“你现在还在城里上班?”

    范耀庭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蹙眉道:“就没想着自己干?给别人打工只能赚小头。”

    范耀庭道:“我长官了,到了中层,将来说不定能成高层,那么大的商场我不可能开得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商场……”李棠想了想:“酒店呢,你熟悉吗?”

    “不熟。”范耀庭摇头:“没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其实男人的魅力不全是金钱权势,关键还是自身,你自身条件很好,……唉,算啦,对牛弹琴!”

    她摆摆手,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范耀庭笑道:“男人没钱没权哪来什么魅力,棠棠你也是国际巨星了,见多识广的,怎么还这么天真?”

    “浅薄!”李棠横他一眼,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范耀庭挠挠头,从小就说不过这个表妹,也被鄙视惯了,笑道:“我说得不对?你看周围当官的、当大老板的哪个没情人?哪个穷光蛋有女人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现在是升了官,所以抖起来,想换老婆了?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范耀庭摇头:“我不一样,我真是受够她啦!”

    “她也挺漂亮的,性格也不错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范耀庭哼道:“那么听她妈的话,那就跟她妈过日子吧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这是耀庭哥你无能,但凡有一点魅力也不至于这样,媳妇都摆不平你还有脸了!”

    范耀庭瞪大眼睛看她,委屈惊讶:“这到是我的不对啦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要有本事让她死心塌地,哪来这些事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是我不对,行吧?”范耀庭深吸一口气,又吐出来:“那你说,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男人,我怎么知道!”李棠摊摊手:“女人是感性的,最受不了真情,关键还是感情,让她感受到你的真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得够多了,没用!”范耀庭摇头:“棠棠,她不是你,跟她讲感情是没用的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我懒得跟你说了,人都有弱点,哪有攻不击的堡垒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耀庭,你要有李棠男朋友一成的本事,也不会闹成这样!”范秀青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姑你说方寒是吧,人家可不是一般人!”范耀庭笑道:“我根本没法比,不是一个层次的!”

    李棠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好啦,总之耀庭你先把家里弄好了,别再让你奶奶操心。”范秀青道:“就看方寒能不能治好啦。”

    “妈你就放心吧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半上午的时候,老太太刚醒过来,他们围在床边跟她闲聊,李棠忽然接到电话,起身走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带着方寒一块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方寒一身休闲装,神情平和,跟老太太打招呼,又跟众人寒暄了两句,被老太太拉着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趁机查看了老太太的病情,冲李棠点点头,李棠露出笑容:“要多久才能治好?”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吧。”方寒道:“再加上慢慢调养,需要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间吧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紧着这边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范秀青一直盯着方寒,看他跟自己女儿眉来眼去的,忙道:“方寒,真能治好这个病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母放心吧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问题?!”范秀青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范秀年道:“好好,只要能治好就好!”

    范耀庭则好奇的盯着方寒看,他身为一个年轻人,可是把方寒奉为偶像,简直是一个活着的传奇。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