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93章 来访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李棠嗔道:“虚伪!……我知道你不想见他们,别勉强自己,忙你的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自己回去?”

    “让莎莎跟我一起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不想见李棠的父母,倒不是不喜欢他们,而是心虚,他们父母绝对看到他的。

    李棠歪头看他,笑道:“你是不是巴不得我现在就走,然后去找叶琳娜,或者英格丽特,巴,甚至安妮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自寻烦恼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你也真够可以的,现在光环加身,更是肆无忌惮了是不是,一点不怕媒体的!”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修长:“我这阵哪有这闲功夫!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伙对你的容忍增加很多啊,我看媒体上写你有几个女朋友,都是一幅平淡的口吻,好像没什么出奇的。”李棠笑盈盈的道:“是不是觉得挺幸福的?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幸福什么,外人看着很美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内里不怎么样,是厌倦了吧?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累!”

    “哟,你还累!”李棠嗔道:“再累你也是自讨苦吃,你一颗心能分成几瓣,纯粹自找的!”

    方寒:“你知道,我也不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纯粹讨了便宜还卖乖!”李棠冷笑道:“哼,你不想,你要是不想。根本不会变成这样!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低头嗅嗅她高耸胸口,幽香入鼻心神荡漾。即使是老夫老妻了她还是让他时时冲动。

    李棠摸摸他头发,哼道:“你就是贪心不足!……对了。罗亚男好像又出新书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够勤奋的,想成大作家?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笑道:“她现在已经有了名气,一定能成作家的,你嫉妒了?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哼道:“我知道她的心思,想跟我较劲呢!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什么不好吧。”方寒笑道:“适当的竞争有益于进步,她在习之余写作确实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拍戏就容易啦?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:“当然,你更不容易!”

    两人正腻在一起柔情蜜意,奥本海默缓缓走过来:“先生。英国大使布莱克先生拜访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英国大使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奥本海默语气一贯的沉缓从容,保持着英国管家的气派:“布莱克先生是英国驻派的大使,并非,好像是私事,只有两辆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私事……”方寒沉吟,摇摇头道:“就说我不在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的。”奥本海默一下点点头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李棠讶然道:“你不见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是不见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得罪人了吧!”李棠蹙眉道:“还不知道什么事呢,我觉得不是疗养中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应该是探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李棠摇摇头道:“做好事未必有好报,你看你现在的状况,简直就是自讨苦吃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政治这东西跟是不相通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。奥本海默又回来,低声道:“先生,布莱克先生很诚恳的想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道:“以后有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奥本海默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忙道:“方寒。这么做伤人了吧,得罪人的,要是将来有什么事求到他们国家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她,李棠道:“我觉得还是见一面吧,把你的想法表达清楚,起码不能这么不给人家面,再就狠了,不留余地了!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下点点头:“好吧,那就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奥本海默答应一声。很快引来两个人,当先的是个拿着明拐棍的儒雅老者。戴着眼镜,风翩翩。身边跟着一个军人姿态的青年,提着公包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相迎,与布莱克握手,然后坐到湖边。

    布莱克微笑:“方寒先生很会享受生活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布莱克先生想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红茶吧。”布莱克朝李棠绅士的笑笑:“李女士的电影非常棒,我很喜欢看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李棠笑着点头,奥本海默亲自去沏茶。

    李棠坐在一边没说话,方寒与布莱克盯着湖面,好似闲聊般说起伦敦的天气与英国的风俗习惯。

    方寒很放松,李棠则听得暗自皱眉不已,两人这么闲扯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,到晚上也说不到正事。

    她性急,最不爽这种事,但不爽归不爽,她却没开口,只是静静的听着他们闲扯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布莱克道明来意:“方寒先生,我这次来是内阁的意思,想方寒先生参加女王的寿宴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摊摊手:“我原本已经答应陛下要参加,但现在是敏感时期,怕是要失信于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这次寿宴只是私人性质的,并不对外公布宾客名单。”布莱克微笑着放下茶:“方寒先生不必担心记者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这种宴会对情报机关没有私密可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担心米国这边的反应?”布莱克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仅仅是米国,还有其它国家,你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先生你想建几座疗养中心?”布莱克问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摇摇头:“目前的打算是座,我最大的能力了,再多的话需要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座少了吧?”布莱克摇摇头道:“疗养中心非常神奇,简直就是神迹,只建座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,建疗养中心消耗我多的精神与心血,难以逆转的消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建造这样一个神迹想必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”布莱克点点头:“我们非常有诚意,想方寒先生你帮我们建一座,条件随便提,我们会尽最大的力量满足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苦笑摇头:“这不是条件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怀着大诚意的。”布莱克微笑道:“方寒先生可以考虑考虑,不必现在答复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原本想断然拒绝的心思放下,还是给彼此留一点余地。

    送走布莱克之后,两人回到客厅打开电话,李棠抱着他胳膊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道:“什么条件都能提?要几个英国美人也可以吧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横她一眼。

    奥本海默再次进来:“先生,又有客人来访,自称是英女皇陛下的特使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[笔趣库手机版 m.biquk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