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58章 欲施
    方寒返回剑桥城时,罗亚男与王莹到机场接的机,回到别墅后,晚饭已经做好,方寒洗漱一下后就开始吃饭,边吃边聊。@

    “方寒,你收拾那些家伙了吗?”王莹清亮的眼睛望向方寒,她坐在方寒的对面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还没倒出功夫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忙的!”海伦蒂娜哼道:“不把他们灭了,他们还会再来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们怕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怕什么!”海伦蒂娜撇撇红唇哼道:“他们要是真敢追来米国,我可不会客气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是要杀人?”方寒笑道:“你练的功夫是用来自保的,最好杀人,杀人之后的世界会变得不一样!”

    宋玉雅修长的眉毛轻挑,沉吟道:“你跟cia打过招呼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cia与f逼都会盯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段时间他们有人过来吗?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真过份!……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!”海伦蒂娜恼怒的瞪他,明媚的大眼闪着怒火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是不怕吗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家伙!”海伦蒂娜伸手要打他。

    方寒缩胳膊躲过她玉手,笑道:“好啦,这是难得的机会,锻炼你们的精神,增强你们的危机感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问:“几个人追来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共四拨人,都bsp;   “怎么处理他们?”罗亚男蹙眉道:“应该没什么证据吧?”

    “有反恐法案,够他们喝一壶。”方寒笑道:“这件事你们就甭操心了,平时注意一点就好,保持警惕!”

    米国的反恐法案非常霸道,可以无限期的扣押可疑人员。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!?”海伦蒂娜哼道:“能买通艾伦。这些人绝不是小人物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各路人马,有宗教人士,有权贵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这么算了?”海伦蒂娜不满的道:“要不是咱们懂功夫,可能已经被杀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慢慢算帐吧。”

    神像的存在不仅仅增涨圣力,还有一些玄妙的应用,算是一个分身。可以直接施展圣术。

    不过隔着这么远施展圣术对圣力的消耗极大,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用,却可以让神像做为自己的耳目,观看那边的情形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现在一尊神像已经离开了原本的地方,来到了一位大人物的家里,大人物身怀绝症,祈祷虔诚。

    在神像跟前,这位大人物的病慢慢好转。毕竟人在绝境之下会变得至诚至恳,再有权利的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在一般人的感觉中,这些权贵更聪明更懂科学,所以不信神之类的,事实恰恰相反,越是权贵人物越明白人的卑渺,越能感觉到冥冥之中有无形的力量在左右这个世界,信仰越虔诚。

    看到他如此漫不经心。海伦蒂娜气得够呛,恶狠狠瞪他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这次的博萨病毒死了很多人。你觉得是自然形成的,还是人为的?”

    方寒讶然,打量她一眼笑道:“玉雅你大有进步啊!”

    要是以前,宋玉雅虽然冷静理智,却不会有这种想法,这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。

    宋玉雅横他一眼:“不是人为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的直觉是从动物身上传播的。不是人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动物?”宋玉雅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能是斑马。”

    “斑马,不会吧?”海伦蒂娜惊奇的道:“再说斑马跟人也没那么亲近啊!”

    “**不离十。”方寒道:“这要问那些医学家们,应该有不少医学家在攻克博萨病毒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要什么时候,到那时会死多少人!”宋玉雅摇头叹道:“医学的进步都是以生命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听说国内也开始有感染者了!”罗亚男蹙眉道:“会很快扩散开。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会出手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也用神像?……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王莹道:“在非洲证明很管用啊,太神奇啦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可能行不通,国内的信仰缺失,更关键的是从小进行唯物主义教育,根本不信这个,信才能灵,是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唯物主义!”宋玉雅无奈的道:“原本觉得很好,现在又觉得反而错了,没有信仰非常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办?”罗亚男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用别的办法,总能治好,要真正断绝还是需要疫苗,所以说个人的力量很微小,我再厉害也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已经救了无数人!”赵语诗道:“已经够好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在中午时分返回京师,去医院看大嫂李秀娜。

    他踏进病房的时候,李秀娜正在床上躺着给婴儿喂奶,看到他进来也没害羞,继续喂奶:“方寒,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怎么都不见人?”方寒扭头看看,病房里只有她自己,甚至不见月嫂。

    李秀娜道:“齐大姐去拿汤了,爸妈去外面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她脸色,点点头:“气色不错,看来恢复得很好,有什么难受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李秀娜笑道:“浑身轻飘飘的,好得不得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拿去几斤的负担肯定很轻松,奶水还充足吧?”

    李秀娜笑眯眯的道:“挺好的,……护士说我这个年纪能这么足的奶水,真的很罕见!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功夫,江承与一个中年男子进来,方寒起身笑着问候,江承摆摆手道:“方寒,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国务院特殊事务办公室的韩主任,请你去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握手寒暄两句。

    韩主任标准体形,国字脸,眉毛粗,看着相貌堂堂,英武过人,丝毫不像是文职人员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这次要拜托你啦。”韩主任握着他的手,摇晃两下:“主席说事后要亲自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场地已经准备好,人也聚集起来,随时可以施术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就开始吧,早早处理能省点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跟李秀娜道别,然后跟江承韩主任一块上车,车子行驶出了市外,进了近郊一个度假山庄,来到山庄中央一处山峰,峰上有两间屋子,正安置着十二个人,躺在床上挂着吊瓶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他们,死气沉沉,显然已经被摧毁了信心与意志,只在等死而已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