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57章 神雷
    “你做事我还是放心的。》”江海道:“国内现在已经有了一例博萨病毒,很可能会蔓延开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已经有了?”

    江海叹一口气:“这种情况国内已经预料到了,现在的问题是没有特效药,而你可以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博萨是高传染性,有一例必有十例百例,很快会扩散,形成全国性的恐慌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用非洲的方法,固然能救人,但……”江海摇摇头叹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是不能留在国内了,是吧?”

    江海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这是自己给自己挖坟啊。”

    江海也露出无奈神色:“没办法,所有掌国者对这种事都很忌讳,能动摇基本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吧,我会去看看那位患者,一个两个我还没必要用那种办法,况且,非洲那边的方法这边未必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江海看他。

    车内空气仿佛停止流动,与外面世界截然隔开,让人心灵沉静,方寒摇头叹道:“我用的办法是以信仰为力量之源,那边的宗教基础很深厚,效果不错,咱们国人是没有信仰的。”

    “信仰丧失……”江海叹口气,无奈的道:“这件事很难说清对错,有利有弊,那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方寒看着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江海道:“有什么困难就说,我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办法倒是还有一个,但有点儿惊世骇俗,要问过师父才能决定。”

    江海皱眉:“是跟爸所授的丹法道术有关?”

    他对父亲所说的那些事根本不信,因为父亲江承也没练成,甚至江承的师父师祖都没练成。只说这一脉的祖上出过这种奇人,道法神通强横,凡人难以想象,但年代久远无法可查,肯定偏离了真相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江海沉吟不语,最终道:“现在就问吧!”

    他推开车对司机道:“小盛。去请我父亲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书记。”小伙子答应一声,一溜小跑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江海坐回车里关上门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当初是打算住在这边,偶尔去米国那边看看,现在看来要反过来了,不会限制我入境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。”江海道:“你毕竟是有大贡献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方寒道:“我还是过我的日子,影响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最好。”江海笑道:“国家是不会忘了做贡献的人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大哥,这话你信吗?!”

    政客是最不可靠的一群人,人性缺失。只追逐利益,至于贡献不贡献的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江海道:“这是我的原则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我行事但求无愧于心,其他的却管不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无愧于心!”江海缓缓点头叹道:“我也在努力做到这一条,可惜世事不如人意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功夫,江承过来,没好气的站在车外:“干什么神神秘秘的,有话说话!”

    方寒从车里出来,道:“师父。大哥说咱们国内有人感染了博萨。”

    “博萨?非洲闹得挺凶的那个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国内也有人感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能治好?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那就治呗。”

    “要用师门的秘术。”方寒叹口气道:“需要不小代价,而且施展出来会惊世骇俗。可能有不小的风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道术?”江承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太乙神雷!”

    “哦,你练成了这个?”江承讶然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雷法施展起来可没那么容易。”江承皱眉道:“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应该没问题,就是声势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太乙神雷万邪辟易,倒是能收拾了病毒……”江承点点头,无奈的道:“声势确实很惊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是在别处我没什么顾忌,可这是国内。最反感这一套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江承点点头道:“但你既然练成了太乙神雷,倒不能见死不救,别管那么多,用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寒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江承扭头对江海道:“想办法把感染的人集中到一起,总不能让方寒一次次施展太乙神雷吧。这道法太耗精神!”

    江海道:“爸,我们省目前还没出现感染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逃不了。”江承道:“这东西感染得太快啦,有一个就有十个有一百个,你们哪有这个运气能幸免?”

    江海无奈的道:“就没有办法能预防这个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用太乙神雷的话,你多久能用一次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一个周能用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修为越来越深啦,尽力而为吧,”江承道:“你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,不可能救了所有人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海道:“估计很快会有人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让大哥你探探我的口风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江海无奈摇头道:“即使不是我也会有别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只要你们准备好了,我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江海苦笑道:“说来惭愧,大伙信奉的科学与医学救不了人,只能依靠道术。”

    “中医的存在更长,”江承哼道:“就像中医与西医一样,各有各的长处,道术有长处也有短处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去忙吧。”方寒道:“我上去看看大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走啦。”江海点点头,上车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你也真是。揽这么个差使干什么,出力不讨好!”

    他对上层的思想更深,自己修炼的是道术,却一直修炼未成,没受什么连累,后期更是因为精于养生之术受到追捧。人越老越怕死,再大的官也不能例外,都想活得更久一点。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:“总不能见死不救吧!”

    “救也要有个限度!”江承瞪他一眼道:“听说你在非洲用了一种法术,可以通过祈祷疗伤。”

    他虽传给方寒师门的秘术,自己传授不了的就把秘笈传给他,道家前期的筑基之术浅显,很多人都知道,后面到了丹道境界,则玄之又玄。唯真传可练,道书上漏过了最关键的口诀。

    至于后期的道法,反而披露出很多,因为外人知道了亦无妨,不虞利用道术做恶,毕竟现代社会几乎没人能修成丹道从而施展道法。

    方寒是丹道有成就的,通过其他途径得一些奇异道法并不为奇,他也无心多打听。听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偏门道术,通过祈祷而将香火愿力化为治疗术。”方寒道:“可惜国内的信仰缺失。没办法施展。”

    “挺有意思的道法。”江承点点头:“很省力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施展的时候费力,后期则不用自己的法力,不像太乙神雷要一直消耗法力。”

    江承叹口气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你看着办就好,但要知道,太出风头是取祸之源。别闹得太过,该拒绝就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我过后会去米国呆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嗯,避避风头是没错的。”江承赞许的道:“不被利益与名望束缚住才能活得自在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海天临海听风轩

    方寒卧在阳台的沙滩椅上,懒洋洋看着海面,夕阳把海面映成了钻石珠宝的海洋。

    李棠来到他身边坐下。带来淡淡香风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这日子真悠闲!”方寒感慨一声,伸手捉过她的小手,像摸一块羊脂白玉,手感让他迷恋。

    李棠穿着居家服,秀高挽露出雪白的脖颈,优雅如天鹅:“明天就要走,剧组那边已经在催了,莎莎跟我一块回去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。”方寒点点头道:“你该让莎莎向上一步了,一直跟在你身边,有什么出息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人各有志,莎莎可没有那么大的志向,再者说,只要跟在咱们身边,出息不出息的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莎莎有自己的人生。”方寒道:“不可能一直呆在咱们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将来总要结婚的吧?女生外向,一旦成了亲,她的重心在老公身上。”

    李棠沉默,方寒这话倒是不错,女人一旦有了男朋友,确实一颗心全在他身上,其余人都不如他重要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就是人生,没有什么是不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呆在我身边!”李棠挥挥手道:“多呆一阵是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方寒摇头道:“自讨苦吃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道:“你也急着回去吧?”

    方寒不接这话茬,道:“我先送你回剧组,再回剑桥城,我需要跟科尔萨教授好好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看你是急着见罗亚男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把她小手抓住,笑道:“看了大嫂生孩子,羡慕不羡慕?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。”李棠冷艳脸庞露出一丝笑容:“小家伙太可爱啦,很好玩!”

    “不想生个玩玩?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什么时候想再说,”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这次罗亚男她们差点儿没命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凑一块儿真能折腾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你这部戏拍完,我们两个去旅游吧,你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们俩?”李棠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要好好想想,拍完戏再跟你说!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