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51章 枪毙
    方寒收剑而立,松嘴吐出一道白气,落地击出一个小坑。↖,

    他露出一丝笑容,内功的火候更深一层。

    刚才所练的剑法是源自白希云收藏的秘笈中的一部,乃飞剑筑击之法,练气如罡,气剑合一。

    江小晚懒洋洋拍两下小手:“好功夫。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望来:“小晚姐,你的夸奖太没诚意!……这么悠闲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他看江小晚蔫头耷脑,绵软无力,像被霜打的茄子。

    “刚回来。”江小晚伸个懒腰,胸前的茁怒似欲裂衣而出。

    方寒练剑需一气呵成,来人也不停,知道江小晚过来坐下只能练完后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打个招呼我去接你呀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用你这个大忙人!”江小晚斜眼看他,眼波在夕阳映照下流光溢彩,荡人心魄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对面,归鞘的剑放到桌上:“小晚姐发令,我再忙也得赶过去,是师父唤你回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江小晚长长叹口气,嗔道:“不就是生个孙子,我爸至于这么劳师动众的嘛?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下了死命令,大哥二哥就是再忙,大嫂生孩子那天也得在场!”

    “大惊小怪!”江小晚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用师父的话说,嫡长孙,绝对要重视的!”

    江小晚樱桃般饱满红润的小嘴撇了撇:“重男轻女的老思想,什么长孙不长孙的!”

    “反正顺着他来呗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罗亚男她们在非洲遇到麻烦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解决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拔剑出鞘,“呛啷”一声中寒光森森:“就该多出去走走,看看,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们运气不太好,小晚姐也要注意。玉佩一定得戴着!”

    “不戴不舒服。”江小晚挥了两下剑,轻盈而柔韧:“清心宁神,工作效率很高,我觉得已经上瘾了,一刻也离不了!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,看江小晚这动作就知道她功夫没落下。一直勤修不辍,身体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江小晚离开桌边几步远,轻盈的挥动长剑,一边说话:“神像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方便法门。”方寒打量着她动作,漫不经心的道:“其实跟你们的玉佩差不多功效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挥剑加快:“都快成神迹了,你小心点儿!”

    “你的剑还太紧!”方寒道:“这些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剑势缓了缓,多了几分悠然韵味:“装神弄鬼,要是在国内可是犯忌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边对这些很宽松,况且还有海伦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太善良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管那么多干什么。那里现在就是灾难现场,不赶紧抽身回来,也不怕惹上大麻烦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这个博萨病毒很厉害,没特效药,死亡率达到百分之八十多,几乎是得上就死。”

    “传染性如何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方面需要官方的调查,估计飞沫很可能传染。”

    “可怕!”江小晚剑势再快,森森寒气涌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关键还是要政府出面。罗亚男她们只能尽力而为,成败与否要看天意。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挺有效果的,反正传得很玄乎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关键不在有没有效果,而在会不会被人打压,人为的阻止,事情没那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神像显神迹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,尤其影响本地宗教。利益面前人命不足虑,宗教是具有排他性,历史上宗教之争无不是血流成河白骨如山。

    江小晚剑光森森:“要不要公司帮忙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收剑,俏生生的站住不动,缓缓吐出一口白气。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方寒抚掌笑道:“小晚姐这套剑法已得三昧。”

    “我闲得没事就练练剑。”江小晚把剑归鞘递给他:“发泄情绪很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你该找个男朋友啦。”方寒伸手接过剑:“闲着也是闲着,找个乐趣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雅兴!”江小晚沿着林间小径漫步:“我跟你可不一样!”

    方寒提着剑跟她走出树林,看到穿着防辐射孕妇服的李秀娜正在不远处散步,看到他们笑着招招手,慢慢走过来。

    江小晚斜睨她一眼:“大嫂,怎么不见老妈?你现在比大熊猫还珍贵,他们放心你单独出来?”

    李秀娜笑道:“我好不容易争取到了机会,说过来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真够可以的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李秀娜道:“他们着紧的不是我,是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一样嘛。”江小晚道:“大嫂,大哥能回来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李秀娜蹙眉道:“爸是下了死命令,可你大哥现在是身不由己,不是想回来就能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位高权重,责任重大嘛。”江小晚点点头道:“理解。”

    李秀娜问:“方寒,你说我真会早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孩子真的健康吗?”李秀娜不放心的道:“早产往往是有问题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大嫂,别担心啦,小侄子很健康,发育得快所以要早早出来,在里面呆不住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李秀娜点点头,她总有点不放心,患得患失不会因为方寒的厉害而消失,万一出来的是一个先天有残疾的呢,现在的医学仪器虽然能够检测到一些畸形,也有一些检查不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沿着树林小路慢慢走,忽然听到越野车咆哮着冲进来,由远及近,最终停在前面不远处。

    江河一身军装下了车。招招手:“老三!”

    方寒快走几步到他跟前:“二哥这么早就回来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大嫂。”江河道,朝李秀娜笑道:“大嫂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李秀娜跟江小晚慢悠悠走过来:“老二,你这么忙,干什么特意回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你是咱们江家的头号功臣,我可不敢怠慢!”江河笑呵呵的道:“老大能回来?”

    “说是回来。谁知道呢。”李秀娜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二哥,你这话可别让二嫂听到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傻啊!”江河嘿嘿笑道:“小妹,你回来怎么悄不声的,我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悄悄来悄悄去最好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想跟你那些狐朋狗友见面?”江河笑道:“他们有什么可怕的?”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道:“就是懒得搭理他们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也算混出样子来了,不好好显摆显摆?”江河惊讶的看着她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肤浅吗?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二哥,你管得真宽,没正事干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!”江河笑道:“方寒,你交待的事我办得怎么样,漂亮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判了多少年?”

    “已经毙了!”江河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江河道:“我出手还能让他逃得掉?笑话!”

    方寒拿剑柄挠挠下颌:“这么快就判了死刑?”

    “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。审批起来很快。”江河摇头道:“也是上面的人怕他多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会得罪人吧?”

    “得罪人又怎样!”江河摆摆手道:“犯在我手上那就要付出代价,他后台也没什么可说的!”

    “二哥具体是怎么弄的?”方寒笑问。

    江河摸摸下颌呵呵笑道:“我找人弄清他的路线,开一辆普通的车,跟他的车子撞上了,他也是个找死的货,横行霸道!”

    方寒赞叹道:“二哥你也真够狠的!”

    “稳准狠,做不到这个我掌什么兵!”江河得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问:“方寒,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江河道:“小妹。这件事我也是帮你,你不知道海蓉被人欺负吧?”

    “谁——?!”江小晚楚楚动人的脸庞刷一下沉下来。

    江河道:“就是我对付的那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啊?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别卖关子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九爷。小晚姐你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九爷……”江小晚歪头想了想,哼道:“陈九山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江河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冷哼道:“他活腻了吧,敢动海蓉?!”

    江河道:“他威风得很,怎么不敢动海蓉,这次要不是方寒跟我说,他还真能得逞!”

    “拿鸡毛当令箭。狐假虎威的家伙。”江小晚不屑的道:“他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打过交道?”江河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那倒没有,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江河道:“这家伙不能小瞧,要不是我突然袭击还真弄不住他,路子很野,关系通天。 ”

    “真毙了他?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江河点点头:“他不知天高地厚。早该完蛋!”

    陈九山能走到这一步绝对是聪明人,但人无完人,每个人都有性格上的弱点与人性本身的弱点,随着地位升高会不由自主的膨胀,变得狂妄往往还不自觉,醒过来的时候可能已经没命。

    李秀娜蹙眉道:“方寒,你们说这些干什么,对胎儿不好!”

    江河瞪大眼睛做惊奇状,无言以对的看着李秀娜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大嫂说得是,不应该当着侄子的面说这些,走吧,快到吃饭的点!”

    “真的饿了。”李秀娜转身往回走,江小晚跟上,防备她摔倒。

    方寒转身,看江河仍站在那里,笑着摇摇头,江河摇头不已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