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43章 越界
    “真是精彩!”张择中赞叹:“当浮一大白!”

    “还喝呢!”张母不满的瞪他一眼哼道:“我说老张,你该改改这毛病,一天到晚的应酬,身体怎么受得了,你年纪一大把啦!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身子骨结实得很!”张择中摆手笑道:“前两天去医院检查,一切正常,说我这指标跟四十岁的人差不多!”

    “听他们忽悠你!”张母冷笑:“还四十岁呢,怎么不说十八岁!……年龄不饶人,你再这么下去要垮掉的!”

    “瞧瞧你妈,不说好话!”张择中冲张瞳笑道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妈说得对,再好的身体给你这么折腾也受不了,你是校长,有什么必要这么应酬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现在想做事太难!”张择中无奈的摇摇头:“你以为我喜欢这么喝酒啊?!”

    张瞳摇头道:“爸,你都多大年纪了,干一届就退休了,老老实实呆着就好,折腾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张择中眼睛一瞪哼道:“人活一世草木一秋,总要留下点儿什么,什么不干我还不如不当这个校长呢!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没必要这么应酬啊!”张瞳道:“别把自己的老命搭上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张母打她一下。

    张瞳嗔道:“这么糟蹋身体,太气人啦,爸,白霜酒得一直坚持喝!”

    “那酒太奢侈!”张择中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校长,可尽的喝就好,保证供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酿的也要钱!”张择中摆摆手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其实成本没多少,葡萄酒还是比较暴利的。十几倍的利润,没那么贵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那么赚钱?”张择中惊奇的道:“现在的东西很少有这么大的利润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越是高端利润越大,而且控制着产量,所以这么贵,校长就尽情的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喝也只能偷偷摸摸的喝。”张择中笑道:“要是被别人看到。一定怀疑我受贿。”

    “跟他们说清楚就好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张瞳忙道:“还是算了吧,要说清楚了还不知道多麻烦!”

    白霜酒即使贵也很紧俏,是通过郁金香姐妹会来限量销售,卖给富翁,而这些富翁都是买给自己喝,因为控制数量。富翁们都很惜命,自己喝还嫌少,怎么可能去倒卖出去获利。

    白霜酒在国内非常罕见,但不能小瞧了中国富豪们的能量,白霜酒再紧俏他们也搞得到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知道张择中能搞到白霜酒。一定会想方设法给他压力,或者人情或者别的,甭想安宁。

    这是张瞳的顾虑,所以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张择中脑袋一转也考虑明白,叹道:“说来说去,还是要偷偷摸摸的喝嘛,不过这东西确实好!”

    “爸,那就喝点儿吧!”张瞳起身从酒橱里拿出一瓶跟几个杯子:“妈。你也要跟着喝。”

    “我喝不来那味儿!”张母忙摆手。

    张瞳强塞给她一杯:“对身体好,必须喝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母的身体弱,是需要补一补。坚持每天喝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张母像吃药般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不知不觉分了一瓶,张瞳高兴:“再来一瓶!”

    “你爸已经喝不少喝,还喝!”张母道:“美味不可多用,明天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方寒,我们喝!”张瞳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啦。你们去房里喝吧,我们睡觉啦!”张母拉起张择中回屋。客厅里只剩下方寒与张瞳。

    幽静的客厅只有两人对面坐着,方寒笑道:“我们也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晚想多喝点。”张瞳又拿出一杯白霜酒。给两人杯子斟好,举起杯轻轻碰一下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今晚兴致这么好?”

    张瞳把酒一口喝光,露出笑容:“还好吧,有时候我也会跟海蓉喝着酒聊着天,感觉很好,今晚咱们多聊一会,很久没熬这么晚了!”

    她自从生病后就注重起居规律,绝不熬夜,今天破例一回,而且喝酒越喝越觉得兴奋,有说不尽的话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什么心事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生活我挺满意的,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啦……”张瞳轻轻晃动酒杯,眼波潋滟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就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张瞳抬头看他,清亮眼波让方寒心荡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——?我也觉得挺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女人你都要拥有?”张瞳歪头笑眯眯看他:“你太贪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方寒苦笑:“可哪一个都没办法割舍,都成了我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你也成了她们的一部分,海蓉这边还好说,她不想结婚,李棠不行吧?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摇摇头:“珍惜现在吧!”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的女人,追求有限,只要有富裕的物质生活就满足,可他身边的女人都很优秀,都摆脱了物质的层次,有更高的追求,任他本事再强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张瞳晃动酒杯,叹息道:“海蓉挺幸福的,一天到晚的忙,回来的时候很疲惫,但是她并不孤单寂寞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海蓉其实并不需要一个家庭,家庭会成为她的阻碍,她更喜欢她的事业,我的存在正好。”

    张瞳抿嘴吃吃笑起来,白他一眼:“聪明!”

    让齐海蓉一天到晚的照顾一个男人,还不如杀了她,现在这种状况正好,孤单了寂寞了就找他,感情也有寄托,平时则专注于事业,不影响自己的事业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呢。也不想结婚?”

    “我看透了婚姻,也看透了你们男人!”张瞳摇摇头,叹口气:“忠诚专一纯粹是骗人的!”

    方寒默然。

    张瞳斜睨他:“你这人吧,是贪心,但有原则。我挺佩服的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这话别人听了要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看到表象。”张瞳叹口气:“人呐,就是这么肤浅!”

    她又一饮而尽,方寒跟着一口干,替她又斟了一杯,笑道:“找个能理解自己的女人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她们不了解你?”张瞳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们当然了解。”

    张瞳歪头看他:“你那些女朋友们哪一个最了解你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!”张瞳白他一眼哼道:“别打马虎眼,跟我说说呗。到底哪一个最了解你?”

    方寒笑而不语,低头喝酒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觉得是沈晓欣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?”张瞳蹙眉道:“我看她最温柔贤惠,不是她的话,难道是罗亚男?她是个作家。观察力细腻,能够理解人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轻啜一口酒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张瞳歪头想了想,哼道:“总不会是你那些米国女朋友们吧,她们毕竟有文化差异,再聪明也克服不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张瞳盯着他看了半晌,忽然笑道:“不会是李棠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——?”张瞳惊讶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们当初分分合合折腾了好一阵,最终还是在一起。彼此也更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你们算是贫贱夫妻。”张瞳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你就像一团迷雾。想真正了解你太难。”张瞳摇头道:“可能这也是你的魅力所在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其实很简单,生活也枯燥,很好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生活丰富多彩的还容易了解呢。”张瞳道:“你这样的才难弄清,算啦,咱们喝光这一瓶就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喝光,然后分别进入一个房间。方寒做了一遍晚课,半个小时后才躺下入睡。

    睡到半酣。忽然感觉有人靠近,因为没有敌意与警兆。他睡得又深,竟在进入后才现是张瞳。

    张瞳柔软清凉的身体挤进他怀里,幽香扑鼻,方寒僵一下又放松,把她搂紧,感受着她惊人的曲线与弹力,细腻如玉的肌肤,微微喘息。

    方寒能感觉到她的紧张,探头吻住她红唇,慢慢吸吮轻轻啃咬,把柔韧香舌勾出来纠缠。

    张瞳颤抖着,情不自禁嘤咛轻吟,方寒大手轻轻抚摸,她后背细腻如玉,光滑柔软,手慢慢探上臀丘然后钻进山谷……

    一切好像水到渠成,自然而然,在一声长长呻吟中,方寒长枪刺入,顾不得屋子的隔音好坏,尽情的冲刺撞击,把她送上一波又一波潮顶,张瞳纵情呻吟如泣如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方寒醒来时,怀里的张瞳正睁着眼睛,方寒亲亲她红唇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张瞳白他一眼,叹道:“没脸见人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理解的。”方寒笑道,大手仍捂着她胸前的高耸,坚挺的乳峰被挤得变了形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老夫老妻,默契十足,都知道这种情况只能生在这个家,一旦离开这里,他们还恢复到原本的距离,不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张瞳摇摇头:“还不起来?”

    “多睡一会儿吧,昨晚睡得太晚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张瞳朝他怀里挤了挤,感受着温暖与安全,似乎世上再没了烦恼,一切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她说了一会儿话,听到外面敲门才无奈的起床,张择中已经去上班,张母好像什么也没生般,做了满满一桌子菜,两人吃完饭就离开。

    下楼进车里坐下,张瞳探头又看一眼她家,怅然无奈,方寒笑笑,启动车子开了出去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...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