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42章 拒绝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工作而已,没什么可说的。︽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不是在上学嘛,怎么去f逼了?”张母不解的问:“麻省理工的课很紧张吧?邻居老王家的孩子在米国什么大学来着,好像是一所常青藤大学,说学习的压力太大了,每天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的觉,全靠咖啡提着神,快成精神病了!”

    张瞳笑道:“妈,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老王亲口说的,说米国的大学跟国内的根本不是一回事,完全就是地狱,很少有人能坚持下来!”张母摇摇头道:“真叫一个惨!”

    “妈,别听风就是雨的!”张瞳摇头道:“王重阳的脑袋瓜不够用,当然要拼命了!”

    “重阳那孩子要是不聪明能考进去?”张母不信的撇撇嘴:“你别蒙我,我知道重阳是个学习尖子,很聪明!”

    “他是聪明,方寒是天才,学习很轻松。”张瞳道:“学习之余会做一些课外的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,我当初出国不是留学,是工作的。”方寒笑道,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,听得张母感慨连连。

    “你年纪轻轻就能当警察,有门路吧?”张母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没否认,神情自若的点点头:“是,我师母的关系挺强的,要不然我也进不去,当然,只是挂职做个顾问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有关系也不是万能的。”张母摇头道:“没有真本事也站不稳,不错不错!”

    “妈,赶紧吃饭吧!”张瞳不满的嗔道。

    张母笑道:“吃饭吃饭,你爸也不知道喝没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应酬还能不喝酒,不喝醉就算好的!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张母拍一下她肩膀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吃饭。动作优雅而迅,桌上的大半菜都落进他肚子里,张母看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方寒吃完饭要走,被张母留住,要他等张择中回来再走,时间流逝。张择中一直没回来。

    到了半夜,张母已经在沙上睡着,张瞳与方寒坐一起看电视,不时议论几句,他们的体质好,精神充沛,倒没觉得困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的白霜酒效果很不错,爸妈的身体好多了。”张瞳换了一个姿势。双手抱膝蜷在沙上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健身效果还是不错的,平时多喝一点,下次我再捎一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吧。”张瞳道:“我爸知道了白霜酒的价格,了好大的火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他觉得我太**,要是被别人看到家里有白霜酒,那真是有喝说不清了!”

    “你孝敬的又不是别人送的,有什么关系?”方寒笑道:“即使纪委介入,我也可以做证。”

    “真相不是关键。关键是流言杀人!”张瞳摇头苦笑:“还是要注意风评的,我爸这官本来就侥幸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看张校长的根基很扎实。上下通畅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当了半辈子副校长,所以能这么容易,但盯着他位置的可不少,都巴不得他犯错让出位子!”张瞳叹道:“官场险恶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险恶才更有趣,更有成就感,我看张校长精神奕奕。倒像是年轻了几岁!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,但我担心是他透支生命。”张瞳蹙眉道:“好像服了兴奋剂一样,你瞧现在几点了,还不回来!”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香肩:“放心吧,人逢喜事精神爽。张校长精神状态好,所以身体变好,只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将来不做校长了呢?”张瞳不以为然的摇头:“一旦从校长的位置上退下来,一定会迅衰老,我看了太多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:“教他们功夫?”
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张瞳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关键是他们相信这个吗?张校长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当然相信!”张瞳笑道:“我的例子在,他们非常信服!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问题。”方寒道:“你教他们吧,慢慢来,不要急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在家闲得无聊,有事做挺好,省得一天到晚替我操心!”张瞳笑道,看一眼已经睡过去的母亲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,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张瞳省起方寒父母都不在了,虽然有义父有师父,到底比不上自己父母。

    两人正低声说话,开门声响起,张择中打开了门,踉跄进来,一个青年男子扶着他,低声道:“校长,慢点儿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进屋看到灯光大亮,张瞳与方寒站起来看这边,张择中神智清醒,只是手脚不太利索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来啦!”张择中笑道:“难得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校长,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张择中摆摆手:“小董,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校长,那我回去了,张姐,再见。”小伙子把公文包放到沙上,冲张瞳打声招呼,对方寒笑笑,轻手轻脚的离开。

    张择中坐在沙上精神有点儿恍惚,酒醉的人一直提着精神,不让自己失神,一旦到家,则会放松下来,彻底醉倒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一拍他背心,一道热流钻进他身体,游走一圈,酒精气味飘散出来,张择中双眼恢复神采,彻底清醒。

    “好功夫!”张择中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校长你可得注意身体,年轻人这么干都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偶尔一次。”张择中笑道,扭头看张瞳:“瞳瞳总算舍得回来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们!”张瞳嗔道:“一天到晚的嘟囔,耳朵都要被弄出茧子,我也没办法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得理解你妈的苦衷!”张择中笑道:“她那些好姐妹一天到晚的烦她,她只能烦你。”

    张瞳无奈的道:“爸,你管管妈妈吧!”

    “管我干什么?”张母悠悠醒过来。揉揉眼看墙上的钟:“都十二点了,老张,你们是不是去那些不干不净的地方了?!”

    张择中没好气的道:“胡说什么,方寒在呢,我就是有那个心也得有那个劲吧!”

    张母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妈,我们走啦。都半夜了!”

    张母摆手道:“走什么走,今晚就睡这边!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!”张瞳忙叫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张母笑眯眯的道:“别以为我是老封建,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开放,早就住一起了,别在我们跟前演戏!”

    “妈,谁说的!”张瞳忙道:“我们还没到那一步呢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的问题了,太古板!”张母摇摇头,不以为然的道:“都什么时代啦,今晚你们就住在这里。大晚上的再回去,瞎折腾,甭想睡觉了!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么定了!”张择中点头道:“方寒,你在米国那边挺热闹的,这两天学校的反响很大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张择中笑道:“你在海大也是名人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?”方寒摇头失笑: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就是本校的校草校花之类的也算不上名人,自己是去了不少次海大。但离成名人还差了无数倍,认识自己的很少。

    张择中笑道:“李棠是咱们海大最大的明星。当初在学校就是名声不低,你一个外校的,跟着沾光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    张择中的英语绝对不差,应该知道国外的新闻,那就该知道自己的绯闻,一定是对自己有看法的。不过能当校长的人当然城府很深,没表现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张择中道:“大伙都挺好奇,你是怎么闯出来的,按照岁数说,你只是个学生而已。却进了f逼,成了席顾问,太有传奇性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:“适逢其会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方寒,来学校做个讲演吧,给大伙讲讲,鼓鼓劲儿,现在的大学生很迷茫,不知道自己的路在哪里,挺让人着急的!”张择中道。

    “校长就别笑了我,我哪能做什么讲演!”方寒摆手。

    张择中哼道:“你现在的成就有几个人能达到,听说麻省理工的课程学完了,开始研究生的课程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很了不起!”张择中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这是天赋问题,不是人为能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他能提前完成本科学业关键不是他的勤奋,是他有梦中世界,否则很难完成,常青藤大学的学生们都差不多努力,拼到了极限,每年还是有许多坚持不下去,只能黯然退学或者休学。

    张择中道:“不管怎样,大伙只看结果不看原因,你能做到这一步就是成功,就有资格给他们讲一讲!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爸,你还是饶了他吧!”

    张择中笑道:“这是好事啊,怎么到你跟前就成了负担,面对杀人犯都不憷,怎么不敢站上讲台?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道:“校长,我真的不成,其实我做到这些都是天赋所致,根本没资格给大伙做榜样,就不误人子弟了!”

    “爸,他真不喜欢!”张瞳嗔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那就算啦!……方寒你跟我仔细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,电视里可把人吹得神乎其神!”张择中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张,都什么时间了,还说!”张母不满的瞪他。

    张择中笑道:“今天兴致很好,讲讲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答应,把自己的经历轻描淡写的讲了讲,听得张择中不停的点头,对方寒的理解更深几分。

    看似带着几分侥幸,却是他能力所致,确实没什么出奇的,有人一等的能力不愁不能出头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