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6章 斩断
    王明春提议去骑马,去了天方马术俱乐部。.

    刘娜对骑马没兴趣,与王莹一块儿去不远处的逛购物广场,只剩下两个老爷们儿。

    王明春与方寒各去自己屋换了行头,王明春粗矮身材,穿上定制的这一身马帽马裤马靴,英气勃勃。

    他骑一匹高大的白马溜达到方寒跟前,神采飞扬:“方寒,你的马呢?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手机,笑道:“得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赛一场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答应,道:“伯父常过来?”

    “每次来海天都要过来。”王明春摇摇头:“老家那边没马场,不能骑马,我准备再过几年也建个马场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,身后传来一声娇脆的轻笑:“王叔叔,建马场可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王明春在马上扭头一瞧,笑道:“赵小姐,真巧!”

    “王叔叔有一个多月没过来了!”赵语诗骑一匹枣红马,一身白色骑士劲装,巧笑嫣然,容光若雪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王明春豪爽的大笑,摇头道:“赵小姐好记姓,我老王受宠若惊啊!”

    赵语诗瞥一眼方寒,淡淡道:“方寒,你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王明春呵呵笑道:“赵小姐也认识方寒?”

    “那匹汗血宝马就是他驯服的,怎能不认识?”赵语诗哼一声,斜睨方寒一眼:“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兴致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陪伯父一起。”

    王明春呵呵笑道:“要做莹莹的男朋友,当然要过我这一关!”

    赵语诗细长的眉毛一挑:“莹莹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王莹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眉毛蹙起来,横他一眼,这个臭家伙还真够花心的,一个李棠他就配不上了,还得陇望蜀,真真气死人!

    她嫩白脸庞顿时阴沉下来,方寒一看不妙,笑道:“我的马快过来了!”

    他说罢仰天发出一声长啸,啸声响遏行云,仿佛决堤之水在天空滚滚而去,扑天盖地。

    人们纷纷望来,有的不满,有的惊奇。

    王明春忙扯住马,白马后退两步,赵语诗的马稳稳当当站着。

    啸声滚滚而去,远处传来一声清亮激越的马嘶,宛如龙吟,随后一个黑点出现,越来越大,片刻功夫黑星来到近前。

    王明春打量着黑星,身上如披了黑缎子,在阳光下闪闪放光,一双眼睛尤其明亮,灵气十足。

    它跑到方寒跟前,亲热的拿马头蹭他,长密的马尾甩来甩去,轻轻打着响鼻,透出欢愉喜悦。

    “赵大小姐,咱们三个赛一场如何?”方寒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比就比!”赵语诗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王明春,王明春摇头苦笑:“好马!……好吧,说出的话吐出的钉,来吧!”

    他一看方寒的马就知道自己没胜算,自己的小白也是骏马,可比方寒的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么多人驯不了,这般神骏的马是天生的王者,当然谁也不服。

    男人不怕失败,却不能不战而逃,半途而废,自己身为莹莹的爸爸,不能给她丢脸,在方寒面前没面子。

    三人驱马并排站在一起,赵语诗娇喝一声,三匹马同时射出去。

    跑出一里地,三匹马的距离已经拉远了,方寒与赵语诗并辔齐肩,王明春落后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笑道:“伯父,我可不让啦!”

    “这话还早,我会追上你们!”王明春在马上大笑,纵骑狂奔。

    劲风呼啸,种种烦恼与压力都被甩到一边,痛快淋漓。

    方寒一磕马腹,黑星再次加速,赵语诗咬咬柔嫩的唇,“啪”一声,马鞭在空中甩响,枣红马也加速,两人拉得王明春更远。

    她追上了方寒,与之并肩,扭头瞪他一眼:“花心大萝卜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赵语诗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跟王莹没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赵语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次王莹父母过来逼亲,替她找了婆家,想让两人马上订亲,王莹不愿意,就拉了我假装男朋友,想骗过两老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赵语诗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信问李棠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赵语诗哼一声,从兜里拿出玲珑小巧的手机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,她还真是一点儿不信自己呐,太不给自己颜面了。

    骑马奔驰不耽误赵语诗打电话,她很快拨通,开始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则纵马而行,黑星畅快的长嘶一声,一下拉开了距离,随后越跑越远,消失在赵语诗视野里。

    赵语诗挂上手机,方寒已经不见影子,她重重哼了一声,这个方寒倒是狡猾,没让自己坏了王莹的事。

    两小时后,方寒与王明春一块返回,经过这一阵子折腾,他们都饿了,俱乐部有数家顶级的私房菜。

    方寒打听过王明春口味,找了一家老董家私房菜,店里人不多,气氛温馨柔,仿佛去老朋友家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议论马术,王明春对方寒当初怎么驯服黑星很好奇,也听一些俱乐部的朋友们说过。

    王明春来这里一是喜欢骑马,二是扩大交际圈,他姓子豪爽,姿态低,交了不少的朋友。

    听朋友们议论起那匹黑星,都是啧啧赞叹,驯服这匹马的小伙子叫方寒,是东南大学的大一学生,跟赵大小姐关系密切,说不定将来是赵家的乘龙快婿,不可得罪。

    王明春听了又骄傲又担心,莹莹是美貌善良,自己也小有身家,但真的没法跟赵大小姐比。

    方寒说起了当初驯服黑星的经过,平淡无奇,不过是比拼力量与耐力,分个高下而已,没那么惊险,也没什么技巧。

    王明春赞叹道:“一匹汗血宝马就归你了?……赵小姐很好,傲气一些但本姓善良,赵董的家教真让人佩服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她确实善良。”

    王明春笑道:“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你就没动过心思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我可高攀不起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倒也是。”王明春点点头:“赵小姐是真正的千金小姐,不知道什么人配得上她。”

    他试探后看出来,方寒与赵语诗确实没什么隐情,放下心,接着讨论骑术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谈一边吃,这里的饭菜极贵,但味道确实不错,两人吃起来都是风卷残云,吃完了又叫了两次。

    方寒暗自算了算,这一顿饭差不多花了四五千块,实在不适合一般人消费,他也肉疼。

    王明春自己带的酒,否则一顿饭下来,一万块打不住。

    两人吃饱喝足,方寒伸手结帐,服务员过来微笑,已经有人结过帐了,方寒问是谁,服务员微笑回答,是赵总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王明春笑道:“看来你跟赵小姐关系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她是看王莹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王明春笑道:“莹莹跟赵小姐认识?”

    “是好朋友。”方寒笑道:“要不是王莹,她理也不会理我,天天说我配不上王莹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王明春大笑,摇头道:“真没想到!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饭馆去购物广场找到王莹与刘娜,赵语诗也在,正跟王莹说说笑笑,刘娜也笑**的。

    王明春笑道:“赵小姐,多谢款待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穿着一身淡蓝色风衣,风姿清雅,摆摆玉手:“王叔叔不必客气,我跟王莹是好姐妹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也不看方寒,当成隐形人。

    方寒知趣的没说话。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爸,妈,我跟赵学妹有事,让方寒陪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一声,斜睨他一眼,没多说话。

    王莹给方寒打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两人在一起更容易露马脚,她看方寒演得天衣无缝,还是把舞台让给他罢,自己纯粹是累赘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交给我吧,我一定陪好伯父伯母。”

    王明春笑道:“不用了,我跟你伯母也有事,明天就离开海天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厂子里离不了人。”王明春摇头:“你跟王莹一块儿去吧,不用理咱们老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真要走哇?”王莹忙道。

    王明春没好气的道:“丫头,是不是巴不得咱们马上走?”

    王莹娇嗔:“爸,你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刘娜道:“昨天晚上厂里又来电话,有事要**回去处理,不能多呆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该歇歇啦,别这么累。”王莹道:“身体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等你嫁人了,我就退休。”王明春笑道:“让你老公把厂子撑起来,我是真老了!”

    他说着望向方寒,一幅老泰山看女婿的神情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王莹说得对,身体最要紧,别打拼了一辈子,到头来却疾病缠身,过得不痛快,我爸就是个教训!”

    “赵董好些了吗?”王明春问。

    赵语诗看一眼方寒,点点头:“好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王明春叹道:“吉人自有天相,赵董不会有事,否则老天也太不公平了!”

    赵语诗笑道:“多谢王叔叔关心,有时间去我家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就算了。”王明春道:“下次吧。”

    他有自知之明,凭自己的层次,远达不到去赵家做客的地步,再发展几年才有资格进赵家。

    赵语诗也不勉强,家里现在几乎没客人,父亲那个样子,也接待不了客人,也不宜有人打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时分,方寒开车送王明春刘娜夫妇还有王莹去机场,与王莹一起目送他们进了登机口。

    方寒松一口气,王莹拍拍**,红着脸道:“方寒,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,摇摇头:“麻烦还在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王明春与刘娜看来认准了他做女婿,他与王莹不成,老两口不会善罢干休,而且王明春时不时会来海天,总不能一直躲着他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以后就说咱们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分手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花心,喜欢上李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**非宰了我不可!”

    “你还怕我爸?!”王莹抿嘴笑道:“放心,他打不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**这层次的哪还自己动手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那就说是我甩了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这个靠谱,……那为什么甩了我?”

    “你花心。”王莹抿嘴轻笑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看着她,王莹觉得捉弄他很有趣,娇笑道:“好吧好吧,我就说对你没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王莹看自己的模样哪像没感觉!

    王莹嗔道:“那怎么办,难不成再找个假男朋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为什么不真找一个男朋友?”

    王莹娇美脸庞笑容渐渐褪去,静静凝视他。

    方寒有些不自在,却硬着头皮,温声道:“王莹你美貌,温柔,是难得的好女孩,一定会找到配得上你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王莹默默不语,叹道:“我明白了,…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心情沉重,挥剑斩情丝,在她没陷得太深前斩掉她妄念,总好过她将来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他有自知之明,不是万人迷,但也不是迟钝的傻瓜,通过李棠与罗亚男,他已经开了窍,因为强大的精神力量,比常人更敏感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王莹对自己的淡淡好感,虽然很享受这种感觉,却不想因自己的享受而让王莹受苦。

    与其将来闹得不可收拾,不如防患于未然,斩了她的妄念。

    **龙息术让他对女人比常人更加渴望,但强大的精神力量让他保持清醒,一直对抗着这种**,有李棠足够了,圣骑士**才是根本,牵挂太多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王莹一直面无表情的沉默着,静静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暗自叹息,硬下心肠一言不发,一直把她送到宿舍楼下,她摆摆手,径直进去了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李棠正在宿舍,看王莹沉着脸进来,忙道:“王莹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莹摇摇头,趴到**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是不是方寒?”

    王莹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李棠来到窗边挑帘看一眼,拿起手机,王莹闷声道:“他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等等我!”李棠哼一声,来到王莹身边:“说吧,他哪里得罪你了!”

    通过刚才一句,她就确定是方寒招惹的王莹,不由暗自咬牙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