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23章 杀人
    众人坐到沙发上,沈晓欣笑道:“嫂子今天也来点儿酒?”

    “我要喝奶,不敢喝。”丁婕忙摆手,怀里的婴儿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方寒,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对,孩子还小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难得凑齐一家子,可惜娜娜不在。”丁婕道。

    “娜娜这丫头正跟同学一块儿做假期作业,要搞什么调查研究,挺像那么回事儿的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假期作业很重要,娜娜的态度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沈家总算出了个人才。”沈白笑道:“想好娜娜毕业后做什么了吗?回来还是在外面?”

    “随她的想法吧,她是大人了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沈白道:“她小脑袋瓜一会儿一个想法,变来变去,还是咱们帮忙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学得独立了,听不进去。”沈晓欣摇头道:“受同学的影响,凡事自己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给众人沏了茶,丁婕是白开水。

    沈白沉吟道:“我觉得还是回来吧,国内发展得越来越好,不比国外差,况且在国内还有个照料,国外人生地不熟的,一个女孩子家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丁婕笑道:“晓欣你心也真大,放心她一个人在那边?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了笑,摇头道:“她没那么娇弱。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强也是女人。”丁婕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哥做了区委书记,能进市委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差不多。”沈白放下茶杯点点头:“我现在刚上任,威望不足,还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预祝大哥早日进市委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沈白笑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区的一把手,一旦进入市委那就完全不同。权力急剧扩张到整个市,那是数倍的权力。

    “别好高骛远,现在就不错啦!”丁婕摇头道:“我现在是看开了,官没必要做那么大,做得再大上头也有管着的,总要弯腰低头。劳心劳力干什么,现在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丁婕自从有了孩子,而且孩子发生意外,经历了痛苦绝望,对生命与生活有了新的感悟,想法大变。

    她从前是觉得官越大越好,出去越威风,活得更有尊严,现在却不同。觉得平平安安最好,即使不做官也没什么大不了,尊严与安全相比不值一提!

    “你这想法要不得,小富即安嘛!”沈白不以为然的摇头。

    他经历儿子被盗的事之后,也有新的感悟,与丁婕的想法恰恰相反,官越小越受欺负,如果自己当初就是区委主任。姓郑的哪敢那么胡来!

    丁婕没好气的道:“要是再来一次,我看你也把小命搭进去了。一天到晚紧张兮兮的,升了官也没命当!”

    沈白摇摇头不再多说,说不一块去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我觉得嫂子说得有理,哥,你别把官看得太重了!”

    沈白道:“小妹,别听你嫂子的。没权力怎么保护你们?”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挺好了。”沈晓欣道:“你有现在的官,我们已经不会受欺负,别再贪心不足啦!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沈白摇头失笑,看一眼方寒:“女生就是外向!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拿起茶杯喝一口。

    沈白笑道:“小妹,放心吧。我以后升官也不会麻烦方寒的,现在不比从前,关系也算足够!”

    他知道妹妹的想法,是怕自己再让方寒出力,这次如果不是方寒,区委书记这个位子绝没自己的份儿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已经成了区委书记,又搭上了市委书记的线,以后就要靠自己,如果还要靠方寒,那自己真没脸了!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关系哪有够的时候,就像挣钱一样,越赚越想赚,没有想收手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沈白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小欣,你现在也算知名画家了,一幅画能卖多少?”丁婕笑眯眯的道:“比方寒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沈晓欣看一眼方寒,摇头笑道:“那不能比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现在的名气不见得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他没签画廊,直接把画送在贝弗利山庄的画廊卖,没有继续推广,而且他的画作不多。

    沈晓欣则不同,签了大画廊,背后有推手持续不断的推广,扩大她的名气与层次。

    “在国内是这样。”沈晓欣点点头:“在国外就差远啦,不是一个层次,画技是骗不了人的!”

    因为没有画廊的推广,没有公关,国内媒体报道方寒画作的时候只是顺嘴一提,轻描淡写,读者们还会以为他名气一般,却不知他在国际上的声望远非国内这些画家可比,独开一派,举足轻重,这就是媒体的力量。

    丁婕笑道:“那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沈晓欣想了想:“卖不多少,现在市场一般,能卖个一百万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?!”丁婕讶然:“一幅画?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多么?”

    丁婕道:“这还不多?一百万呐,凭我的工资要工作半辈子!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道:“方寒一幅画卖了一千万,米金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丁婕瞪大眼睛,吃惊的看着方寒:“一千万米元一幅画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国外的钱还是比较好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干什么了。”沈晓欣道:“真那么好赚,为什么现在这么多海归?”

    “真吓人!”丁婕摇头苦笑:“一千万米元,那要花多久啊!”

    “他赚得多花得也快,钱还是不够花的!”沈晓欣摇头横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笑笑。

    丁婕忙道:“一千万呐,怎么会不够花?”

    “贝弗利山庄买了别墅,纽约买了庄园,剑桥城买了几座别墅,多少钱够这么花?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真不够……”丁婕苦笑。

    她再孤陋寡闻也知道贝弗利山庄的别墅是天文数字。纽约的庄园更了不得,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沈白道:“方寒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了一句又摆摆手:“嗨,算啦,你能花也能赚,不过你没回国发展的打算?你在国内的环境比国外强吧?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在国外更逍遥自在。”沈晓欣道:“国外有钱的就是大爷,钱就是权。他又是知名人士,再加上fbi的顾问,比国内更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国外还是有肤色问题的。”沈白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那也要看人,对一般人是这样,米国人尊崇强者追逐成功者,到了他现在的层次,肤色问题不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要留在国外?”沈白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两边跑着吧,反而交通很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买架飞机嘛。”丁婕笑道:“现在国内的富豪有不少买飞机的,更方便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他没有买飞机的打算,他时间又不赶,实在有急事可以用瞬移,平时有事就做飞机,现在飞机已经很方便,以后还会增加班次,再者说,他在fbi的地位超然。况且还有cia的关系在,他也可以乘军机。

    沈白道:“买飞机太招摇了。这样也好,小妹呢,打算不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两边住着吧。”沈晓欣道:“那边方寒已经给买了别墅,那边呆腻了就回来住,换个地方换个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富豪的生活就是不一样。”丁婕笑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我哪算什么富豪!”

    丁婕道:“一幅画一百万还不行啊?你一年最少做十幅吧?一千万进帐,绝对的富豪!”

    她不像那些做生意的大老板。看着身家很丰厚,但多数是固定资产,不能转卖,手上的余钱也不多,而且做生意很有风险。随时可能赔个老底朝天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没那么简单的,画得太多就会贬值,要看画廊那边的打算,控制数量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产量高,画廊那边会直接买下,慢慢控制往外放的速度而已,还是挺富豪的!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丁婕抿嘴笑道:“还跟我们藏着心眼呢,怕志浩跟你这个小姑伸手要钱花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晓欣没好气的道:“你们两个还缺钱呐!”

    丁婕笑道:“你大哥志向远大,不能伸手捞钱,我这个官也不上不下的,纯粹是养老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让方寒笑话。”沈白摆手道。

    他家还真不缺钱,丁婕家境很好,老两口只有她一个女儿,平时没少补贴,他们两个花钱也不大手大脚,日子过得很宽松。

    沈晓欣白丁婕一眼,嫂子家算是富翁,自己当初为什么能开得起画廊,就是嫂子资助的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忽然响起,沈晓欣起身从方寒外套里拿出手机,看一眼眉头挑了挑道:“是娜娜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能有什么事,接吧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忙接通:“娜娜?”

    “妈,小方老师跟你在一块儿?”

    “嗯,正在你舅舅家呢。”

    “让小方老师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沈晓欣忙问,她听得出沈娜声音里的焦急与沉重。

    “妈,快把电话给小方老师,我过一阵再跟你说,现在挺急的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沈晓欣把手机递给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接过来沉声道:“闯祸了?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我杀人啦!”沈娜声音轻颤,低声道:“我们正在做假期作业的调查,有四个家伙拿着枪过来抢劫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在现场,哦,纽约的汉克公园,我已经报警了!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会让乔安娜过去,怎么做你明白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说话要等律师过来。”沈娜深吸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是正当防卫,不用担心,先挂了吧。”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